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12 22:46:35
  1. 愛閱小說
  2. 仙俠
  3. 登天頂
  4. 第一章 南溫村奎山

第一章 南溫村奎山

更新于:2018-03-17 15:44:26 字數:2567

  奎山是南溫村里楊木匠的兒子,楊木匠口碑很好,經常逢年過節時給村里人送上自己平時制作的小玩意兒,而且制作捕獵工具給獵戶,價錢,楊木匠向來不看重,只說保住父子倆有一碗口食就成了。這對時常遭遇危險的獵戶們是一個福音。

  奎山剛出生就喪母,他的長大就是村里當時有著奶水的婦女一家一戶擠出來的,所以每一次奎山出去玩時,遇著她們都親切地喊聲媽,大家伙們對這個從小就特別乖巧的男孩非常喜歡,所以都當他是自家的兒子。

  奎山雖然在大人面前老實巴交,但是他的小伙伴們可不這么認為,這個家伙就是人小鬼大,小時候調皮搗蛋,曾經跑到人家二胖家里做客,順手就溜走二胖最喜愛的青銅手鐲,這可是人家準備做傳宗之寶的東西呀!后來,還是被他父親偶然翻到,認真核實后黑著臉扭著奎山的耳朵,親自到二胖家陪不是。

  一波未平,再起一波。這家伙天生腦子一刻都不能歇,大人他是沒膽捉弄,不過這就苦了一眾小子們嘍!隔三差五,就來一次孩子大會,誰要不聽他的,一準就被惡搞。

  這孩子的確是和父母告狀,但是根本沒用,父母對奎山比對自己都親呢!漸漸地,一幫小子們迫于奎山的淫威,都成他的“爪牙”,不過這奎山十分講義氣,什么困難的事,他都愿意伸手幫助,這點與他父親尤為相似,私下里小伙伴們除了稱他為搗蛋鬼之外,還被稱為情義侯。

  樸實的楊木匠對他頗有微詞每次一提起他這寶貝兒子,都頭大如斗,煩不勝煩。越是想把奎山抓在手里,這情況越是適得其反,到最后楊木匠也沒轍了,由著他來。

  奎山樂意得緊啊!于是更加為所欲為了,不是東挖一家紅薯,就是西拿一家蘋果,當然這些事被發現后,都有人心甘情愿替他頂包,而他自己一臉憨厚地站在一旁聽著村里阿姨拿他與自家孩子做榜樣,教訓完后就頗為嫉妒地對楊木匠說:“楊家有此子,何愁光耀門戶?”

  楊木匠自然是哭笑不得,不過讓人欣慰的是,奎山隨著年齡增長,就“金盆洗手”了,可是一幫小弟舍不得這個重義氣的老大,這不,十幾人浩浩湯湯準備去一地兒。

  奎山現在早就不是以前那個小不點了,身高有一米八,體格壯實得像頭牛一樣,站在人面前,都不敢相信這挺大一小伙子只有十五歲,而身邊的小伙伴們也是風華正茂,英姿勃發,走在一起,連村里有名的獵戶王武都豎起大拇指贊一聲,“小子們,擔當起來,村子以后就靠你們了!”自然大伙都是打心底高興。

  這會兒,幾伙人都打打笑笑地出了村兒,不過誰也沒有告訴家里大人,因為這可是奎山老大親自吩咐的呢!

  其實他們是想去離村里有八百里的十萬大山,據說那里風景宜人,鳥語花香,比這窮山惡水的南溫村美麗不知幾凡呢!最重要的原因是二胖家祖上曾留有記載,在十萬大山里深藏著一座仙人墓,當時那尊仙人入葬時,天空閃耀群星,大晚上的竟然四處飄花,更有傳言,四方神獸哭泣,地涌神血。

  種種奇異顯示的不凡讓奎山等孩子心生向往。當然他們是不知其中兇險,一個個滿腔熱血,摩拳擦掌。仙人啊!這可是這個世界最偉大神秘的存在,奎山自己也聽村中老一輩人談過,這個世界有一種叫修仙者的存在,每過百年,都會下山在凡間找些有潛質的子弟入山學道,這要是被選上,可是百世善德修來的福氣!

  奎山不知道什么時候,這機會會沖著自己,但這次竟然查到十萬大山中有仙人墓的存在,當即想法就冒出來了,既然有仙人,何必舍近求遠,找到那些神奇功法后,自個兒修煉個十年八年,一出山,立馬不就騰挪變化,神通廣大了嗎?,奎山這一思考,心中的欲望就像止不住的滔滔洪流一樣,大早上,就喊一眾小子們在遠離村子的密地集合,說了一番豪言壯語,下面就吼翻天了,什么“山哥威武,”“山哥大氣,”之類的話直沖云霄,隨后十幾人成了一條線上的螞蚱。

  這一路上大伙很累,終于走到十萬大山了,竟然發現上面并不像剛才路上野獸毒蟲虎視眈眈,走起來費力得很。這實在太安靜了,什么聲音都不存在,眾人可能真的太累了,一看到這秀美風景神經都放松下來,只有一人清醒地認識到這周圍有絲不妥,就是奎山。大伙中有一個長著濃眉大眼的孩子提議,“我們竟然來到這仙人墓,不如我們講個鬼故事吧!”

  大家伙都很贊同,走著講著,大伙深入進去發現周圍環境竟有了不小的改變,而且和大家說的鬼故事環境驚人相似,甚至本來無聲的世界傳來若有若無的狐鳴鬼哭,“這是······是鬼嗎?”,“我眼前好像出現一個披頭散發的女鬼,“大家臉色蒼白,兩肩顫抖,膽小的人甚至忍不住心里的驚恐,大聲尖叫,發泄自己快要崩潰的情緒。恐懼無聲的席卷這伙天不怕,地不怕的少年的世界。死寂的沉默悄悄地蔓延開來。

  冷風獵獵,陰風颯颯。走在與鳥語花香截然相反的地方,腳下的土地踩得咯吱咯吱響,好像隨時都會龜裂,出現一個大縫,將所有人吞沒。冷汗直冒,濕漉漉的頭發就像緊繃的弦隨時都會炸起,所有人都無法正常講話,只能結結巴巴地小聲低喘,“奎山,怎么辦,我們來到這里,是不是觸犯了仙的威嚴。”奎山澀然道:“不知道,仙如此偉大神圣,應該會憐憫我們的罪過。”奎山明白仙一定像古代皇帝大臣一樣不準后人侵犯他們至高無上的尊嚴。事已至此,他們都對著無名之處拜了三拜,然后以最戰戰勀勀的姿勢,祈禱著走出去。

  而后方只有一條只容一人走的狹小道路,所有人都依次排序,而奎山自己主動要求最后一個出去,當大家都已經邁開步子,奎山也正準備走,異變突生,奎山與前面的小伙伴們中間裂了一道房子大小的縫,巨大的轟鳴聲瞬間引起前面小伙伴注意,“奎山,怎么會這樣,快,用繩子,”其中一個小伙伴用身上的繩子系了個圓往奎山的方向一扔,希望奎山能夠套上回來。奎山心中一片溫暖,將繩子馬上系在自己的腰間,正要一跳,忽然一道巨大的火舌“呼”地一聲燒紅半邊天,像魔鬼的手張牙舞爪,將繩子燒的一干二凈,連灰都不剩。這火燒得太旺盛好像永遠都不會熄滅,奎山與小伙伴們隔了一個巨大的鴻溝,只能聽到對岸他們撕心裂肺的大喊自己的名字,灼熱的氣浪撲打在肌膚上,奎山感覺體內的水分不受控制的流失。

  在這千鈞一發的時刻,奎山立下決斷,不能守在這里,他奔跑挪移,觀察地形,前是火溝,后是懸崖,兩邊是一望無際的冰山,這簡直是大兇之地,眼眸中閃耀一絲精光,兩邊冰山和前面火溝都不是他人體承受了得,下面懸崖他剛剛發現有一條寬闊綿延的大河,跳下去,是唯一的生機。

  奎山深吸一口氣,雙腳一蹬,風在耳旁刮得呼呼響,終于他在一聲沉重的噗通聲中昏迷,隨著翻卷的浪花流到遠處。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