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15 14:19:59
  1. 愛閱小說
  2. 玄幻
  3. 胤殤東
  4. 第一章 拜訪

第一章 拜訪

更新于:2018-03-15 21:01:11 字數:2199

字體: 字號:
  胤殤東

  簡介:這蔚藍的天空,我記得,曾經答應一個人去守護它,每個人都有著自己的守護,執著,信念,我會憑借心中的這個承諾,在這條道路上走下去,直至我生命的盡頭……

  第一章拜訪

  “大哥,我吃完了,我先上去收拾東西了。”姜胤站起身對著身前一身黑色皮衣的男子道。

  聶飛點了頭,深邃的眸子盯著左臂的那條白色絲帶,那份情景有種說不住的傷感。

  姜胤回到閣樓,站在窗戶旁,看著天空泛起的魚肚白,回想起一年前。

  ——————————————————————

  海浪一波一波的呼嘯而來,聶飛一身黑色皮衣,在泛著金色的海灘上顯得極為突出。

  “兄弟……對不起”聶飛掃了一眼左臂的白色絲帶,右手抓著額頭前的碎發。

  襲來的海浪將一個少年帶到了沙灘上。

  “這是……”聶飛的瞳孔驟然收縮,有些踉蹌的走到少年的身邊。

  少年長得極為俊朗,干練的短發突顯了他的陽剛,身穿黑色作戰服,胸前的一個金色骷髏的標志代表了他的身份。

  聶飛盯著少年猶豫了一會,神色起伏不定,可終究還是背起少年,走向自己的住處。

  ——————————————————————

  “咚”門口傳來敲門聲

  “好了么?該走了。”聶飛的聲音從門外傳來。

  “好了,這就來了。”姜胤拿起一個背包,打開門,聶飛正站在門口打量著他。

  “快點,他不喜歡遲到。”聶飛看了眼姜胤,隨后直步走出了屋子。

  姜胤見狀也緊緊的跟了上去。

  這時天才剛亮,街上并沒有什么人,聶飛在前走著,姜胤就這么默默地跟著,兩人并沒有什么交流。

  約過了半個多小時,兩人停在了一座宏大的門前。

  這足有十米高的大門前,一條條石雕的金龍飛舞,極為傳神。

  門前左掛:天行健,君子以自強不息。

  門前右掛:地勢坤,君子以厚德載物。

  橫掛:天川!

  “天川學院?”姜胤皺了下眉。

  “你總有一天會回到從前,你知道,你從前的生活是怎么樣的么?”聶飛回頭嘴角微翹,深邃的眸子仿佛能看清任何人的心。

  “既然來了,總得先看看吧。”聶飛向里走去。

  兩人穿過天川學院的前院后出現了一條岔路,左面是通往天賜部,右面則是通往魔技部。

  聶飛帶著姜胤往天賜部走去。

  “不好意思,天賜部不允許隨意進入。”天賜部的門口,兩名穿著白色天川校服的男子道。

  聶飛道:“沒人通知你今天有人會來見君鵬的么?”

  一名男子突然驚道:“你就是老師說的那個人?!”話雖然是疑問句,可語氣卻是陳述。

  聶飛點了點頭,走了進去,這次兩人并沒有阻攔。

  待兩人都走過去,其中一名男子道:“老師說的?他是誰?”

  天川男子嘆了口氣,望向兩人離去的背影,目光中穿瞞著敬畏:“他是一個傳說,一個永遠不會被打破的傳說,一個……墮落的……傳說”

  “好久沒見了”一名穿著金色武袍的白發青年道。

  “如果沒有事我是不會來找你的。”聶飛的眸子像冬天的雪一樣冰冷。

  “哥,過了這么久,你還沒有原諒我。”白發青年哀愁的眸子讓姜胤想起了一些事。

  那一年,也曾有一名女孩目光中透露出哀愁對他說:這么長時間,你還沒有原諒我,既然這樣,你以后就恨著我吧,起碼這樣能讓你記著我……

  那時,他本來想對她說我不恨你,我只是有些遲疑,但是那時他怕沒有面子,所以錯過了一個人,一些事……

  “你做的事我一輩子都無法原諒。”聶飛狠狠的說道。

  “我不后悔,我做的是正確的,你走錯了路,我必須將你待帶回正確的道路!”君鵬道。

  “呵,正確的路,正確是什么?錯誤又是什么?又有誰來決定對與錯!看看你現在的模樣!白發!你活不了多久了!都快走到頭的人了,還來跟我說教!哈哈!真是可笑……”聶飛說著說著,眼里卻流出些許淚光。

  “你還有多少時間……”聶飛突然有些傷感的問道。

  君鵬笑著道:“還有將近一年的時間。足夠我處理一些事了。”

  聶飛沉默了一會,道:“我希望你能幫我,教導這個孩子。”說完,朝著君鵬深深地鞠了一躬。

  君鵬站起身,有些凝重的看著聶飛,他知道,這個男人,能做到這樣說明了他對這件事的看重。

  “既然你都這么說了,我還能拒絕么?”君鵬笑了笑。

  ——————————————————————

  “從今天起,你跟著君鵬訓練。”聶飛在門口對著姜胤說道。

  “你呢?”

  “本來我需要教你,現在有君鵬來代替,我可以去完成我自己的事了。”

  “他能教導我么?”姜胤語氣里透漏著懷疑。

  “絕對可以,這個人,他比我強。”

  “怎么可能,你可是傳說!”姜胤不可置信的道。

  “那又怎么樣,他是我曾經的同伴,唯一一個有資格與我并肩的人,而且在幾年前他就超越了我,到現在他被稱為世界上最接近神的男人……”聶飛的心里充滿著懷念。

  如果當年他沒有超越我,她,也不會死吧……

  “最接近神的男人……”姜胤喃喃道。

  “哈哈!最接近神又怎么樣!就算你離神只有半步又怎么樣?你的天賦注定你只能接近神而不能成為神,甚至超越神!”聶飛閉上眼,仰著頭看著天空。

  天空下起了小雨,雨滴落在聶飛的臉龐上,然后緩緩落下。

  “我走了……”聶飛摸了摸姜胤的頭,轉身離去。

  神佑2334年1月23日,姜胤與聶飛離別,他不知道這次會不會是永別,他只記得他與聶飛相處的一年零三個月十七天,這些時間里,聶飛待他如家人。而他早已把聶飛當做了自己的大哥……

  (第一次寫書,如果覺得還可以的話希望大家給我評論一下,多給點建議,給木晨一個動力,謝謝。最開始保持每天一更,后面兩更至三更。)

字體: 字號: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