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15 04:11:18
  1. 愛閱小說
  2. 玄幻
  3. 無心記
  4. 第一章 離家 紅角

第一章 離家 紅角

更新于:2018-03-18 20:40:34 字數:6441

字體: 字號:
無心記目錄
共325章
  無風,但雨很大,天上黑壓壓的一片。

  今年的雨比往年小了一些,雨滴打落在這全部由青石構成的街道上,奏起滴答滴答的樂章。

  街上來來往往的大多都是婦女,打著傘,穿梭在這付家鎮中。

  富貴米店里,一個五十多歲滿臉紅光的女掌柜,半倚在柜前,對著兩位約莫四十歲的白凈婦女說說笑笑。

  “李家妹子,你家的閨女和楊管家的三兒子的親事,說上了嗎?”女掌柜對靠左邊,畫著淡妝的中年婦女,微抬了兩下頭問道。

  旁邊有點福態的婦女,驚訝的看著同伴,抬起拿著手絹的右手,拍了拍淡妝婦女,聲音有些發尖:“李家妹子,我怎么還不知道這事呀!”

  淡妝的李家妹子顯得有些不好意思:“唉呀,我家男人那,前天去找的楊管家,楊管家說,要等到小蘭子的廚師長之職交接完了,才上門來提親呢。”

  “那可要恭喜呀。”福態婦女有些羨慕。

  女掌柜眼睛一亮,將頭向前伸了些,小聲問道:“那小蘭子真要當廚師長?”

  福態婦女也好奇的向前靠了靠,眼睛一眨不眨的盯著同伴。

  李家妹子眼珠向上抬了一會,在思考什么。

  福態婦女想了一想,又開口道:“斯蘭那小子,又不是真正付家的人,這么小就將他安排進長老團里,是不是有些......”

  女掌柜做了一幅怪異的表情看著福態婦女說道:“你又不是不知道,付老爺子就疼斯蘭,將大少爺送到旦森國去修行,聽他們說,二少爺再等幾年也會被送走的,全付家老爺子都準備交給小蘭子打理。”

  “我家男人也這么說過。”李家妹子從思考中脫離出來急忙應聲。

  福態婦女想了一下,就拿著自己的東西,邊向外走邊急忙說:“我還有事,我先走了。”

  屋里的兩人臉帶深意的笑容,看著福態婦女離去。

  天色暗下,在付家的大宅西房中。

  “蘭長老,那我們先下去了。”一個三十幾歲的漢子,站在一個坐著十二三歲少年的椅子前問道。

  這個十二三歲的蘭長老,一臉無奈;“好了,陳叔,別叫我蘭長老。”

  中年漢子笑著點了下頭,就退下去。

  盯著桌上的一大堆的賬本和花名冊,斯蘭不由發起楞來。

  這位付家最年輕的長老,現在是相當的苦惱。

  按他的性格,他本就不喜歡做事,他很懶,而且他喜歡平靜的生活,不愛出頭。

  可就在前不久,他那位慈祥的付爺爺,將這個廚師長的大帽子,狠狠地壓在他弱小的頭上。

  他在想,需要一個辦法擺脫這個位置。

  忽然,斯蘭從沉思中出來,他站起身來,眼中充滿毅然。

  繞開大桌子,走到窗前向外望去,天空黑云密布,下著密密小雨,天的樣子似乎令他很滿意,斯蘭的臉上掛起釋然的笑容。

  轉過身跑進剛剛收拾好的臥室里,臥室的墻角有一個大箱子,斯蘭從腰間,迅速的拿出鑰匙,打開柜板。

  使勁地從里邊拿出一個碩大的包裹,這似乎是早已準備好的。

  “爺爺,斯文,對不起了。”斯蘭小聲的嘀咕著。

  原來這剛當上長老的斯蘭,卻是想趁著黑色雨夜,實施他許久的離家出走計劃。

  此刻,在付家的大廳中。

  一個穿著干勁的黑臉漢子,手上捧這一顆血紅色的大石頭,站在一位精神飽滿,長著黑色長須的老頭子面前。

  這老頭子就是付家的家主,付通才。

  付通才長滿老皮的右手,撫摸著這血紅色石頭。

  “將它放在地上。”

  黑臉漢子將石頭放下,蹲下身打量著石頭。

  付通才也蹲下,仔細地端詳起這奇怪的石頭。

  他們發現這石頭像是活的,因為這石頭里,有許多的暗黑色的東西,來回的流動著。

  付通才皺著眉,對黑臉漢子吩咐道:“去找一把斧子放在院子里敲一敲。”

  黑臉漢子抬頭看了看老爺子,點頭道:“好呢。”

  抱起石頭,就向外走去,在院子中放下石頭,轉身去找斧子,老爺子走到石頭前,繼續觀察這石頭。

  不一會兒,黑臉漢子就拿來一把紅色斧子,不,應該是一把,還在流著血的斧子。

  “家主,沒有其他的了,就這把在廚房找到的,還挺順手。”黑臉漢子拿著滴血的斧子說道。

  老爺子定眼看了看斧子,點了點頭。

  黑臉漢子當即提了口氣,撈高斧子,猛地劈下去。

  “嘭”一聲巨響,斧子上出現一個大的缺口,地板被震開裂了少許,但那石頭卻是完好無損。

  兩人都愣住了,老爺子心中有些糾結,也有些煩躁。

  “家主,家主,快看,看啦。”黑臉漢子有些驚訝,又有些激動的叫道。

  老爺子定眼看向奇怪的石頭,卻看到更加奇怪的事。

  斧子上滴落的血,沾在石頭上。

  可就這石頭,現在它在吸血,血在石頭上流動著,一會兒就消失不見。

  這石頭剛吸完血,突然就爆發出強烈的紅光,亮的讓人睜不開眼。

  等兩人睜開眼,這石頭的紅光也消失不見。

  兩個大男人就生生的被這一幕,嚇住了。

  好一會,付通才回過神來,迅速的彎下腰抱起石頭就走向書房,黑臉漢子低著頭有些茫然的跟在老爺子后邊。

  付通才走進書房,在書房的左墻角有一根柱子。

  為什么說它是一根柱子呢?因為它有三尺高,卻只有半尺寬,而它的作用也是儲物的箱子,付通才將石頭放進去鎖了起來。

  黑臉漢子緊皺著眉,嘀咕道:“這混球撿了一個什么怪物回來,真邪門了。”

  付通才轉過身對黑臉漢子認真說道:“你去將斯蘭那邊的事,安排一下吧。”

  黑臉漢子聞言,點了點頭就轉身離開。

  老爺子站在柱子似的箱子前,不知道在想什么。

  時間倒回去幾刻鐘,在離付家鎮西邊五百公里的野林,這里不知道發生了什么。

  附近的野獸們,都遠離了這個百丈高的小山。

  而這時,這小山的周圍的野獸不是沒有了,而是變得更多。

  一群直立著,高約七八尺的野獸,身上都是黑白斑駁的毛皮。面目猙獰,大嘴,滿口的森白牙齒,小鼻子,無耳,頭頂無毛,卻長有一個紅色的長角。

  它們有一個很特切的名字——紅角,紅角一種普通,但又不平凡的野獸。

  而此時這小山和小山的周圍,都密密麻麻的站著紅角。

  小山的中間有一個洞,洞口整齊的站著四只紅角,這四只紅角發出呼呼的聲音。

  離洞口百米的地方有一個大坑,大坑的周圍也站滿了紅角。

  大坑中有兩個人,一個右手已經斷去,雙腿也齊膝而斷的中年人,艱難的靠在坑壁上,旁邊睡著一個青年,雙眼毫無神采,衣服都已經破爛不堪。

  “告訴本王東西在哪兒?本王可以給你們一個痛快,否則,本王將你們抽魄煅魂,生不如死。”一個本不是人的聲音,在洞中響起來。

  中年人有些諷刺的笑道:“前輩,那人已經背叛了我們,你問我他在哪兒,可笑啊,哈哈哈。”中年人的笑聲中,充滿了恨意。

  他的左手,緊緊的握著一個碧色的手鐲,眼睛空洞的看著青年。

  五個月前,中年人和夫人還有他的弟弟,在夕月國過著人上人的生活。

  而這一切,都因為他的朋友金榜生的到來而改變。

  金榜生來到他的住處,告訴中年人,他發現了可以突破瓶頸的血輪石。

  中年人已經在念生后期,停留了近十年之久,血輪石本是紅角獸的傳承之寶,但紅角獸卻大多都是野獸,戰力不足為慮,即使它們的族長也最多是蠻獸,但紅角獸的老窩,卻是最難找到。

  聽到這個消息,他的心就活絡了起來,中年人當場就答應一起去。不知道是老天睡著了,還是他們的命運,本就這么的差。

  當他們拿到血輪石時,金榜生卻對拿著血輪石的夫人,發起了偷襲。使中年人的夫人,當場受了重傷,就在中年人憤怒的準備和金榜生拼命時,一股強大而且爆烈的氣息鎖定了他們。

  “混蛋。”一個如熊咆的聲音,從遠處傳來。

  眨眼的功夫,出現在他們面前的是一只暴怒,雪白皮毛的紅角王,這紅角王足足有一丈高,他的樣子并不是最可怕的,可怕的是這紅角王,不僅僅漂在空中,而且口吐人言。

  他們四人意識到,他們的估計全錯了,這紅角王不是一只普通的蠻獸,而是境界高出他們整整一階的智獸,他們連反抗的心也沒了。

  紅角王一出現,就伸出那長約五尺的雪白長臂,抓向金榜生,爪還未到金榜生,金榜生就已經,被紅角王爪上傳出的念力所傷。金榜生一發狠,雙臂自發的斷掉。

  金榜生以自斷雙臂的代價,施展一種秘術,活生生的從紅角王爪下逃脫開來。

  紅角王對金榜生連同血輪石,從自己的精神力范圍中消失,感到驚詫,而后紅角王憤怒異常。

  紅角王兇狠的瞪著,身上沾有少許血輪石氣息的女子,左爪向她猛一推,雄厚的念力從左手中傳出,中年人的夫人當場死亡,而后......

  突然,這個有些昏暗的山洞不停地晃動,洞上的灰塵掉落。

  而洞外的許許多多的紅角,驚恐的趴在地上,渾身瑟瑟發抖。

  這一切,都是因為洞中,有一只雪白的紅角,從它坐著的石板上站了起來,有些興奮,又有些憤怒的,釋放出自己的威壓。

  現在還站著的,只有紅角王身后的五只高大的紅角,不過這五只紅角,也不好受。

  “啊......”一陣高低不同的聲音從紅角王口中吼出。

  吼完,紅角王就收回了威壓,走到坑前,看了看坑中的兩個人,對四周的紅角吼了幾句,就向洞外走去,那高大異常的的五只紅角跟在后邊,坑前的紅角都是紋絲未動。

  洞外所有的紅角,全都站起了身體,向東方狂奔而去,所過之處全是鳥獸驚起。

  幾萬只紅角的奔走,激起一陣雨浪。

  紅角王坐上由那五只紅角,抬起的大木板上,也向東方急速前進。

  這東方現在卻是不知,會激起什么樣的波浪。

  就在紅角出發不久,原來的這個小山的上空,突兀出現了一位年輕人,這人約莫有二十歲。

  他好像是被裝在一個套子中,雨水都在他身體的上方濺落。

  這年輕人一襲青衣,頭上的黑色長發,順在腰間,白凈的臉上有一雙犀利的眼神,眼睛的上方卻有一對細長的女性眉毛,薄薄的嘴唇泛起一絲微笑。

  這時這嘴唇中發出嘀咕聲:“這竟然是一只智段的紅角,這可是奇怪了。不過,它們的傳承之物,我喜歡,下來接小姐,還遇見這等好事,不錯,走,去看看。”

  這青衣青年嘀咕完,就在空中絕雨跟去。

  天已經愈發的暗了,付家鎮外已經沒有一絲的亮光,而就在這黑色的雨里,“噠噠噠”的馬蹄聲,在雨中飄蕩,定眼一看,你會發現,有一匹身掛黑油甲的絕蹄,身托一個身穿黑色油甲的少年,在雨中狂奔。

  他就是要離家出走,而且現在已經踏上征途的付斯蘭。

  此時付斯蘭騎得絕蹄,是他小時候被遺棄時,拖著他到付家的絕蹄。

  他離家出走的目的:一是為了滿足好奇心,看一下這個世界;二是為了逃脫對付爺爺安排的高職位,斯蘭自認為自己不是一個當官的料,所以他放棄。

  實話說一個十二三歲的天真貪玩的少年,你讓他按時按班的工作,先不說他行不行,他做的下去嗎?

  他不行,所以這是他認為的最好的選擇。

  三是他要去找他的生身父母,雖然線索不多,但還是要去找的。此時斯蘭那顆不知所畏的心,在黑夜中加速的跳動著,不停,不停。

  一夜無話。

  天慢慢大亮,雨打在這已不熟悉的森林中,滋潤著萬物。

  雨年的野獸雖說起來的晚一些,但也還是有起得早的,所以斯蘭現在必須要找個遮雨的地方,吃些東西,再好好的睡一覺。

  昨夜,都好幾次在絕蹄背上,睡著掉下來。

  幸運的小子,斯蘭很快的找到了地方,一個碩大而干燥的樹洞。

  斯蘭將絕蹄放了韁,道:“黑子,去找吃的去。”絕蹄聽言拔腿就跑走。

  斯蘭走進洞中,吃了一些東西,就開始在洞中睡了起來。

  斯蘭醒來,就已經是下午時分,睜開眼,看見黑子將半個腦袋,擠到洞中,斯蘭心中有些溫暖,摸了摸黑子的鼻子。

  將頭伸出洞外看了看天,自言自語道:“今夜的雨,似乎會比昨夜大,再走一夜的夜路,就只有白天趕路了。”

  突然黑子拔出光,迅速站起身,將頭看向前方,耳朵一動一動,似乎在聽什么。

  “黑子怎么了。”斯蘭拍了拍,和自己一樣高的黑子的背脊。

  黑子迅速的轉過頭,將頭伸進洞里,用嘴扯出大包裹。

  斯蘭似乎感覺到有什么不對勁,連忙將包裹系在黑子背上,翻身而上。

  黑子連忙向后方跑,斯蘭轉過頭看到,遠處的林子里,全是奔跑的各種野獸向這邊急速而來,它們似乎受到了什么驚嚇。

  這兒出現了一個奇怪的畫面,一個黑衣少年騎著一黑色絕蹄在雨中狂奔,后邊卻是密密麻麻的各種野獸,這少年就像是它們的王,在前方領跑。

  “這混球小子,他竟然跟我玩離家出走,太不像話了,氣死我了。”付通才坐在大廳的椅子上,氣呼呼地看著手上的兩封信。

  付通才氣的雙手不停地抖,旁邊的黑臉漢子,小聲的問道:“要不要去把他追回來。”

  付通才瞪大了眼,對著黑臉漢子吼道:“追,追個鬼呀追,他騎著黑子,現在早就在百里之外了,氣死我了。”

  黑臉漢子低著頭,上斜著眼悄悄的看了一下家主,吞下一大口唾沫,靜靜的站著。

  付通才將兩封信甩在桌子上,深吸了口氣,嘆息道:“算了,是蛇它要鉆草,是龍它遲早是要上天的。唉!”

  黑臉漢子聽了,諂媚笑道:“有道理,有道理。”

  付通才轉過頭,有些生氣的盯著黑臉漢子,黑臉漢子連忙縮回脖子,咽了口唾沫。

  “去把二少爺哄一哄,就說斯蘭會回來的,叫他不要鬧了。”付通才輕聲的吩咐到。

  黑臉漢子如蒙大赦,跑出門去。

  付通才坐回椅子上,看著兩封信邊搖頭邊嘆氣。

  森林里,一個裂縫中擠著一人一蹄,而他們頭頂上,卻是一只一只的野獸跳過。

  斯蘭小心的盯著上方,一臉的驚詫,心中嘀咕著:“天啦,這到底是怎么了,這些野獸似乎是被什么嚇到在驚走。”

  好一段時間,斯蘭的頭頂都是野獸跳過。

  突然,黑子鳴叫了一聲,斯蘭感受到,大地似乎在動,越來越劇烈。

  過了許久,這地動才停止下來。

  外邊的野獸,也沒有了動靜,斯蘭和黑子艱難的從裂縫中爬出來。

  斯蘭靠在一棵樹邊,大口的吸著氣,驚恐的看了看四周的植被,除了少部分的大樹,大多已經被踐踏壞了。

  斯蘭踹了一會氣,騎上黑子:“走,我們向獸潮移動的相反方向去。”說完,斯蘭就拍了拍黑子,黑子拔腿就跑,似乎也被這些驚走的野獸嚇著了。

  付家鎮上男人們都從木廠中,回到家里,一頓溫馨的晚飯,在各家各戶中開鍋。

  街上現在也只有少許的人,打著傘在走動。

  在鎮上的望塔上工作的三人,也在開始吃飯了。

  一個左手拿筷子的人,抬頭對同伴說:“聽說沒,斯蘭那小子,離家出走了。”

  左邊一個有些單薄的漢子,邊嚼邊說道:“陳家嫂子可有得氣咯,她都準備上門說親,都收了別人的禮錢,可誰知道,這小子跑了。哈哈。”

  雨又大了一些,打在塔樓的頂板上,啪嗒啪嗒地響。

  此時,那個顯得沉默的漢子,突然的站起身來,望向遠處的黑色林子。

  左撇子站起來問道:“王哥,怎么了?”

  王哥皺了皺眉,將耳朵對著林子。

  突然王哥大叫道:“敲鐘,快敲鐘。”

  左撇子甩下飯碗,拿起地上的木棒,對著塔上的大鐘,狠狠地敲了下去。

  “獸群來了。”王哥的聲音夾在鐘聲里,在鎮上回蕩起來。

  各家各戶的女人們聽到鐘聲,都迅速地抱起孩子,拉著老人,躲進地窖里,男人們紛紛拿起家中的斧子,從屋里跑到水淋淋的街道上,向鎮外跑去。

  家主大廳,付通才拿起一把大刀,對黑臉漢子道:“強盜來了?”黑臉漢子搖了搖頭。

  突然,一個人從外邊跑了過來,用粗狂的聲音大叫道:“家主,獸群來了。”

  “什么。”老爺子和黑臉漢子大驚,兩人趕緊地向鎮外奔去。

  “氣息怎么會沒有,算了,應該在這兒吧。”林子邊的一個土坡上,一個由五只紅角抬著的紅角王,這么想著。

  紅角王睜開那雙紅色的眼睛,對空中一聲大吼。

  林子中成千上萬的紅角,全部邁著大步子,向付家鎮沖去。

  鎮外的近一丈高的柵欄,被紅角們一沖就垮,老爺子看著漫山遍野的紅角,心中大駭。

  “放箭。”黑臉漢子大聲的,對守衛們叫道。

  幾百只箭射去,可對紅角的傷害,卻是微乎其微。

  眾多的紅角狂奔,幾個呼吸就離鎮子只有幾百來米。

  看著這些瘋狂,而又不知來意的紅角,付通才的心在狠狠地抽搐。

  付家鎮現在面臨著,有史以來,最大的災難。

  欲知后事如何,且聽下回分解。

  (注:1、意師:以修煉念力為主,精神力控制為輔。“步虛”是進入意師的標志。意師的前部分等級為:步虛、念生、圓融、靈溢。每個等級都分四期,分別是前期、中期、后期、頂峰期。2、兩年為一個季年,八年一輪回,雨年只是夏年中的前一年。3、一天分為十二個時辰,一個時辰分為十二刻鐘,一刻鐘分為十二點。)

  起點中文網www.qidian.com歡迎廣大書友光臨閱讀,最新、最快、最火的連載作品盡在起點原創!

字體: 字號:
下一章
無心記目錄
共325章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