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21 12:25:04
  1. 愛閱小說
  2. 歷史
  3. 1111年西域崛起
  4. 第二章 復仇 (一)

第二章 復仇 (一)

更新于:2018-03-18 10:53:35 字數:2221

字體: 字號:
  月明星稀,低矮的坡頂上,秦驃躺在草地上,雙手枕在腦后,靜靜地看著天空,看著明亮的圓月,思慮慢慢的飄向自己遠方。來到這個世界已經三十多天了,自己的那個世界現在應該是中秋節了吧,不知道父母怎么樣了,想想自己還是真的不孝順,當了五年的兵,連家都沒回幾次,每年的中秋、春節都是和戰友一起過的,和父母吃飯的次數更是十個手指頭都數得過來,幸虧自己還有一個弟弟,要不然-------搖了搖頭苦笑。重生之前,自己已經二十五歲,由于把所有的心思都放在了部隊上,連一個女朋友都沒有談,家里也曾今給自己介紹過,但是自己根本沒有這方面的心思,幾次都被自己弄砸了。自己也不是不想女人,二十多歲的年紀,真是血氣方剛的時候,有時候晚上精力過剩睡不覺,便在床上做俯臥撐,直到累的爬不起來,直接睡過去。自己不想談女朋友,主要還是自己的事業心很重,說到底是對權利的欲望非常大。現在想起來,自己還是虧大發了,好不容易升到了少校,也算事業有成,卻胡里糊涂的犧牲了,人生的樂趣都還沒有享受,真是挺冤的。可能老天也覺得自己挺冤的吧,讓自己再活一次。哎,不去想了,自己又回不去了,還是想想現在和以后吧。查探馬匪老巢這事現在想也沒用,不過,根據自己這二十一世紀特種兵所學的本領,相信找出老巢應該不難。那以后自己的目標呢?在秦家莊呆一輩子,以后接父親的班,管理秦家莊?不,自己這一身的本領,豈能甘于默默無聞。而且這種經歷也不是每個人都能擁有,不干出點事業,不僅枉費了這次重生,更對不起自己。還有一點秦驃心里也不得不承認,自己對權利非常的渴望。想到這,秦驃用力握了握拳頭,眼睛煥發出異樣的光彩,全身充滿了干勁,從草地上一下子騰地站了起來。看向月亮,心里暗道‘我來了,我就要在這世界留下屬于我的痕跡。’

  第二天,秦驃一大早起來,騎著坐騎便跑出了村莊,前世的秦驃并不會騎馬,不過由于身體的本能,秦驃的騎術還是非常高超的。大概跑了一個小時左右,感覺到有點累,便停了下來。跳下馬,站在草地上,看著這西北的日出,充滿了朝氣。就像受到感染一樣,秦驃充滿了力氣。“啊”秦驃對著太陽大聲吼道,接著便哈哈大笑。歇息片刻之后,秦驃練習了一下拳法和刀法,秦驃前世用的都是冷兵器主要是匕首,像這個世界的馬刀,他根本使不習慣。在練習的時候,秦驃試著將前世所學習的招式溶入到現在的刀法,到練習完之后,秦驃已經感覺到有點成績,融合后的刀法要比原有的刀法簡練了不少,卻更加實用了一些。練習完刀法,估摸著過去了兩個小時,想到還有重要的事情要辦,騎著馬便往回趕。回到莊里,一進家門,發現一家人都坐在桌子邊,正在聊著天,桌子上擺滿了菜,菜還沒有動,看的出來是在等他.看到秦驃進來,曹芬首先站起,向秦驃走了過來,邊走邊說道:“阿驃,今天這么早出去干什么了,還這么長時間,連飯都忘記了回來吃?”雖然在責怪著他,但臉上卻是一副心疼的模樣。看到這個陌生母親疼愛兒子的樣子,心里像流過一層暖流一樣溫暖,雖然心里對接受這個便宜母親還有一點疙瘩,但與曹芬確實親近了不少。曹芬走到秦驃身邊,拉著他的手往飯桌走去,邊走邊說道;“你傷剛好,也不在家休息,來來來,快坐下吃飯。”秦驃被拉著手有點不習慣,自己都不知道有多久沒有被父母這樣拉過了,這么一拉,讓他感覺到一種熟悉的溫暖的感覺。“娘,我沒事,到外面遛會馬,對身體有好處。”秦驃邊走邊笑著對著母親安慰道,“以后我來晚了,就不用等我了,隨便留點飯菜就可以。”秦驃來到桌邊,對幾位長輩打了聲招咐,兩位弟弟也紛紛站了起來對秦驃喊了聲大哥。“阿驃,你現在是這個家的男子漢、頂梁柱,家里的大小事也可以做主,一家之主,在家吃飯應該在場。”秦驃的祖父秦老爺子說道。“是,祖父,我知道了。”秦驃朗聲回答。“恩,好了那就開飯吧。”秦老爺子笑著說到。桌子上有蔬菜也有葷菜,還有有名的瓜州特產“密瓜”、“葡萄”等水果,主食則是面條,而且還有幾小壺酒。看得出來秦驃這個家,還是小有薄資。雖然整個秦家莊較貧窮,但是還是有幾家是薄有家財的,這些家族主要是祖上比較有地位的人,比如秦驃的祖上,就有一位將軍和一位知府,由于持家有度,雖然過了這么多年,但還留有足夠過上殷實般生活的家產。“阿驃啊,馬匪的事你打算怎么辦啊?”飯后,在大堂上,秦風向秦驃問到。“兒子現在還無打算,我想今天去李家莊看一下,看看能不能發現什么線索。”秦驃回答道,“恩,阿驃啊,這些馬匪都是來無影,去無蹤,而且他們的活動范圍非常大,我們不能保證他們會不會流竄出瓜州。所以這件事的難度不小啊!”秦老爺子突然開口說道。聽到老爺子的話,眾人都沉默了起來,確實,范圍這么大,這該怎么找,只有秦驃心里有著充足的信心,他相信憑借著自己在部隊所學習的偵察本領,找出馬匪問題不大。不過他有一點比較擔心,那就是如果馬匪出了瓜州,就算找出了馬匪,想要報仇,也比較麻煩,因為帶著人馬出瓜州,如果被西夏官府發現的話,勢必會受到官府的懷疑,而官府更可能借此刁難以及訛詐。秦驃將自己的顧慮說了出來,眾人更加憂慮了起來。看著幾人都沒說話,默默地沉思了半天,便說道:“爺爺,爹。我看不用想了,先找到他們在再說,說不定他們就離著秦家莊不遠。”兩人聽罷,才發現自己想的有點遠了,人都還沒找到呢。兩人都點了點頭,表示贊同。秦驃接著說道:“爺爺,爹,事不宜遲,那我現在就去李家莊。”說完便站了起來。“恩,那你去吧。”秦風點著頭說道,頓了下又補充道:“哦,在莊里多找幾個幫手。”秦驃應了聲便告辭離去

字體: 字號: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