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20 16:03:06
  1. 愛閱小說
  2. 奇幻
  3. 數碼暴龍拯救隊
  4. 第二章 我們是朋友,不是主仆

第二章 我們是朋友,不是主仆

更新于:2018-03-17 16:29:35 字數:2643

  古雷亞有點出神的看著我,神圣天女獸也是皺著眉頭,讓我頗感奇怪。

  “怎么了?古雷亞隊長?我,很奇怪?”我看見古雷亞用那種眼神看我,就覺得渾身不自在。

  還在出神的古雷亞被神圣天女獸用手肘捅了一下才回過神來,恍惚的答道:“不....不,沒有。”

  我還以為是我眼睛的顏色嚇到了他,剛想解釋,突然想到我們都認識好久了.........的確,紅色的眸子看起來很嚇人,甚至有點像惡魔。因為總是嚇到人,所以我盡量避免和他們直視。因為這,我自己都有所覺察,自己變得非常冷漠,對什么事情都不太上心。

  “好的!!各位觀眾!我們的最后一場擂臺賽馬上就要開始了!!難道夜之鴉就要被全滅了嗎?還是說他們有壓軸選手還沒有來?那么我們就在最后一場比賽中揭曉吧。”解說員看著漸漸接近的時間不由自主的興奮起來。

  “那,我期待著你的表現哦,羽軒。”古雷亞丟下這么一句話就轉身走了。

  在確認了數碼獸們都在暴龍機里面之后,我就跟著隊長去了選手通道,她給我說,最后一場比賽通常是用兩只數碼獸進行對戰的雙人對戰,我的對手叫“昂”(日光中的主角),(據說絲毫不比當時的我差,甚至還略勝一籌)之前只用了一只天使獸就穩坐擂主的位置。

  “對了,隊長。”我叫了一聲,在我前面走的茱莉亞隊長轉過來,疑惑的看著我問:“怎么了?”

  “沒有,我是想問一下,如果我輸了,夜之鴉是不是又刷新了一條新紀錄啊?”我壞笑著盯著茱莉亞隊長那即將發作的臉。

  “bang!”

  “.........”果不其然,我被賞了一個暴栗.......

  “這種事情你最好像都不要想。”

  “哦......”

  “到了,去吧。”茱莉亞在通道盡頭停下,想了想又對我說道:“記得冷靜點。”

  我應聲點頭,不知道為什么,頓時有種走向不歸路的感覺.........

  伴著解說員們大呼小叫的聲音,我站上了擂臺,“沒什么變化么....”我自言自語道。順便將目光轉移到我的對手身上:和我差不多的身高,但因為在聚光燈下,看不清臉。橙色的頭發仿佛昭示著他的強大一般,總覺得有種熟悉的感覺........

  “你好,你就是隊長說的羽軒啊,久仰大名。”昂開口說道。我仿佛看到他在笑,但好像又不是。可能是沒適應光線吧。我第一次覺得聚光燈這么晃眼。

  “恩,你好。能把我的隊友挨個放倒,你也不弱啊。”我笑道。他也只是笑笑。的確這個句子不好回答,無論他怎么回答,都有種夜之鴉很弱的感覺。

  “那,要聊天還是先等隊伍之間的事解決再說吧。”

  “正有此意。”

  “出來吧,耀獅獸,新月獸。”

  “躍升暴龍獸,音速加奧加獸。”

  在臺下的裁判阿奴比獸宣布比賽開始,由挑戰者先攻。我也很興奮,因為又有了這種久違的感覺。

  “那我就不客氣了。音速加奧加獸,勝利鐵拳。躍升暴龍獸,原地待命。”音速加奧加獸很聰明,他知道我為什么要讓躍升暴龍獸原地待命,于是把拳頭揮向了體型較大,行動較緩的耀獅獸。

  我看見對面的昂皺了皺眉,我就知道他在好奇為什么不讓攻擊力高的躍升暴龍獸攻擊。

  “耀獅獸,用紅蓮獸王波反擊。新月獸,對躍升暴龍獸近身使用月之舞。”昂直到下達完指令還是那副疑惑的眼神。

  “我就知道。”我輕笑一下,“不要以為躍升暴龍獸不能近身攻擊哦.....躍升暴龍獸,固體強襲!”

  躍升暴龍獸看著眼前的新月獸,不由得得意的一笑,用數碼合金槍狠狠的向它砸去,而新月獸則下意識用手中的新月來抵擋攻擊,但它嬌小的身體根本沒有能力抵擋這一擊,飛了出去。

  “三叉戟左輪!”躍升暴龍獸對著新月獸的方向就是一記必殺。

  “喂喂,躍升暴龍獸,不要隨便就......音速加奧加獸還在那邊。”看到躍升暴龍獸的果斷決絕,我就覺得一個頭三個大。

  但戲劇性的一幕出現了,音速加奧加獸被耀獅獸的紅蓮獸王波打到了一邊,而被三叉戟左輪打中的新月獸則因為沖力飛到了正要給音速加奧加獸補一記獸王波的耀獅獸身上,而耀獅獸正要釋放的力量被打斷,發生了小爆炸,導致它們都沒有再站起來。

  “哇唔.....好一個大烏龍......”還跌坐在地上的音速加奧加獸一副吃驚的樣子。

  現場觀眾們,先是安靜了下來,然后沸騰了起來。而夜之鴉的各位則表現的興奮之極。

  “啊呀.....你們真是的...什么時候都沒正經呢......”昂苦笑著把耀獅獸和新月獸收回暴龍機里。又沖我笑笑,說:“雖然沒看到你真正的實力,但是運氣這么好,想必實力也不會差。”

  “運氣是實力的一部分,下次我會讓你看到我的實力....”我也順便開了個玩笑。

  “不要覺得戰勝我就是戰勝了光之牙,我們隊伍里還有很多強的可怕的人物,小心點,說不定下次就沒這么好運了。”昂說著,把暴龍機拿出來,我也把暴龍機拿出來,在他的上面碰了一下,編碼自動記錄完成,記錄了我的戰績,也讓我們隨時可以通訊。

  告別了昂,我準備回休息室,但是剛走到選手大廳,就有一個穿博士服的人攔住了我的去路。我抬起頭來看了他一眼,沒想到他卻哈哈大笑起來,一邊還念叨著:“找到了,終于找到了。”

  “對不起,我有爸媽。”我以為他是來認親的,因為據說十年前有許多孩子和大人被莫名其妙的吸進一個類似于黑洞的東西中,最后才確定是到了數碼世界,而競技場剛好有數碼大門。

  “不不不,我是說.....你是極好的戰士。我叫滄田。要不要加入我呢......我們一起去玩一個好游戲......”那個叫滄田的男人手舞足蹈的對我解釋著。

  “游戲?”

  “對.......去數碼世界.....跟數碼獸們玩一個棒極了的游戲.......”滄田越說下去,聲音就越陰森“帶著你的仆人們.....我們一起去。”

  “仆人?”我看著他問道:“你是指什么?”

  “數碼獸,你的數碼獸不正是你的仆人嗎。”滄田扶了扶眼鏡,我發現他在說“數碼獸”這個詞時,眼中充滿了不屑和輕視。

  “呵......”我冷笑一聲“你認為數碼獸是仆人?”

  “説它們是仆人都夠高抬他們了。”

  “對不起,我對你的‘游戲’沒興趣。”我繞過他,向休息室走去。

  “喂。”滄田叫住了我“它們只是工具而已,何必呢。”

  “我說,你見過有獨立思想還會說話而且有感情的工具嗎?”我沒有轉過去,只是這么問了他一句。

  “哼.....數碼獸不需要這些,這些會成為影響它們能力的因素。”滄田回答。

  我還真是低估了他臉皮厚的程度。

  “滄田先生,我不管你是怎么想的。但是我想告訴你,我和數碼獸,我們之間的關系是朋友,不是主仆。所以請你不要再糾纏我了。”我說完就走了。身后的滄田一臉的惋惜。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