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15 19:19:28
  1. 愛閱小說
  2. 玄幻
  3. 洪與荒
  4. 第三章 卍字紋身

第三章 卍字紋身

更新于:2018-03-18 11:32:23 字數:2680

字體: 字號:
  “即時如來,從胸萬字涌出寶光...”

  “于萬字印中說佛八萬四千諸功德行...”

  這是什么,莫杞的腦海里不斷的浮現出這些殘缺不全的經文,感覺自己深處混沌,失去了身體的控制。

  。。。

  “小杞,你醒了?太好了!”

  莫杞躺在床上,迷迷糊糊地睜開了雙眼,耳邊便傳來了滿嬸喜極的聲音。

  “你到底怎么回事兒,從那天晚上在山頂把你找到,這都三天了!”

  恍惚的莫杞隱約引入眼簾的場景是自己的房間,這才看到了坐在床邊是滿嬸,關切的看著自己。

  “什么?有三天了?”莫杞不敢相信,他明明記得自己正在和那個胖和尚扯淡,突然就...

  不記得了,莫杞的記憶就斷片了,不過他總感覺多了些什么。

  “那是,整整三天了,小杞,你發生了什么,還有,你什么時候紋的身?”滿嬸問道。

  莫杞一驚,紋身??

  這才向自己的身體上看去,正在自己的胸口,不知道什么時候印上了一個暗金色的“卍”圖案。

  莫杞本來想告訴滿嬸,這在碰到那個隨緣胖和尚前是絕對沒有了。自己又沒有這方面的愛好。

  可是話到嘴邊了,卻總覺得這個紋身給自己一種親切的感覺,是那種發自靈魂深處的親切。

  ‘卍’字印在莫杞的前世可是佛教的圣印,這也讓莫杞比較詫異,難道這個世界的佛教也信釋迦摩尼?

  不知道怎么的,莫杞愣是沒有說出口,反而說道:“這是我前段時間覺得好看就紋的,滿婆。”

  “臭小子,一天到晚不學好,你告訴我,你在后山到底發生了什么,怎么會暈過去?”

  莫杞心里一咯噔,到底告不告訴滿嬸那個和尚的事兒,哎,算了,反正已經瞞住了紋身,索性一起瞞吧,“滿婆,沒事兒,我只是嘗了嘗后山野生的昏睡草,看看好不好吃。”

  昏睡草,是一種很普遍生長的植物,葉長而細,墨綠色的,名副其實,因為市面上賣的蒙汗藥都是以這玩意兒為原料制作的,不小心誤食就會昏睡過去,不過對身體沒有什么傷

  害。

  “你傻啊?臭小子,你就那么饞!那玩意兒你也敢說去試試好不好吃!”滿嬸氣憤的說道,還帶著一股無奈。

  “嘿,滿婆,不好吃,真的還沒咱家的白面饅頭香!我餓了...”莫杞貧嘴道,耍著無賴。

  “也是,早就該餓了,滿婆去給你拿饅頭,三天都沒吃東西了。”說罷滿嬸便起身出了房門,向廚房走去,為莫杞去準備吃食了。

  空蕩蕩的房間里,莫杞靜靜的思考著,全然沒有滿婆在時那股孩子氣。

  “這隨緣和尚究竟是何方神圣,這個‘卍’字印肯定和他脫不了干系,不過我始終覺得這個和尚沒有惡意,而且,他說他送我一份造化,難道就是這個紋身?”莫杞一個人嘀咕

  著。

  “算了,暫時先保密,只要沒什么壞的影響,就懶得再去想了,反正現在也想不出個什么名堂。”

  不一會兒,滿嬸就端著一盤大白饅頭進來了莫杞的房間,莫杞二話不說開始狼吞虎咽,開玩笑,現在可是莫杞正在發育的階段,三天沒有吃飯是個什么概念,他可不會節制。

  “慢點,小杞,沒人跟你搶。”滿嬸佝僂的身子站在莫杞的身邊,看到莫杞的吃相,生怕他噎著,一邊送上水杯,一邊嘮叨著莫杞,臉上有著濃濃的溺愛。

  “咳咳..好了啦,滿婆,我知道了,我慢慢吃,這不是餓著了嘛。”

  “對,慢慢吃,不夠了廚房還多著呢,滿婆去給你拿。”滿嬸說道。

  “謝謝滿婆,就知道滿婆最疼我了。”

  “對了,小杞啊,你這一睡就是三天,吃完趕緊去你爹那看看,你有三天沒去了吧。”滿嬸對著莫杞說道。

  莫杞回應道:“恩,我知道,我等下就過去。”

  飯后,莫杞向著自己的父親,莫問的房間走去,一路上不時的有家丁下人們的指指點點,雖然都為了躲避天煞災星而離得遠遠的,可是他們一如既往的嘴臉盡皆引入莫杞的眼里

  。

  “這些家伙,十二年,同一個表情和眼神,他們不膩我都膩歪了。”莫杞自嘲的笑道,可眼里卻沒有絲毫在意。

  “也不知道爹這三天沒見著我,會不會擔心?”莫杞邊想著一邊已經來到了莫問房間的門口。

  推門而入,莫杞看見莫問依舊坐在床邊,披頭散發的樣子和死寂的眼神,依舊空洞洞的,身上的黑衣再也襯托不起他的挺拔,感覺已經被心里的痛楚淹沒著。

  “爹,孩兒來看你了。”

  沒有回答,不過莫杞早已經習慣了,這些年他沒有聽過自己父親的聲音。

  莫杞從來不在意自己是什么天煞災星,可是兩世為人的他,每每看到自己這世父親這般摸樣,心里的愧疚是著實深刻。

  莫杞上前走到莫問的身邊,拿出發繩和梳子開始為莫問打理頭發,還邊說著:“爹,你吃飯了嗎,孩兒這三天是有事情才沒來看你,不要擔心,今天外面的天氣不錯,要是你愿

  意出去走走就好了。”

  “孫少爺,老爺叫你去趟他那兒。”突然門外傳來了一個聲音喊道,是莫家的家丁,不敢進門的原因除了主仆有別外,誰也不想和這個傳言中的天煞災星有什么過近的接觸。

  “恩,我馬上過去。”莫杞揚聲道,轉過頭對著莫問說:“爹,那你好好休息,我明天再來看你。”

  “也不知道這老頭找我什么事,如果是問我后山的事兒,我該不該告訴他呢。”莫杞嘀咕著。

  說完便出了門,向這個莫家大院里最氣派的建筑走去。

  莫南山正坐在大堂之上,面色安詳,不過若是因此而小瞧了這位老人,那真的會后悔莫及。

  莫杞開口道:“老頭,叫我來干嘛,有事快說!”

  “臭小子,沒大沒小的!我是你爺爺!什么老頭老頭的!”莫南山開口笑罵道。

  莫杞早就習慣這個態度對自己的爺爺了,只要不是在人前,他倆之間用不著這么拘束,不過人前他還是得像個乖孩子一樣。

  因為知道爺爺頂著家族的壓力把自己養大,這個天煞災星,雖然自己不覺得有什么,不過確實苦了身邊關心自己的人。

  想到這,莫杞不由的自嘲一笑。

  “說吧,什么事兒?”莫杞問道。

  莫南山躊躇了一會兒,沉默了一陣后緩緩說道:“小杞啊,明天就是族里新一輩測試納元度的日子,納元度知道嗎?就是成為武者前,測試身體內可以容納多大程度的元氣,也就是看武者的天分如何。”

  “我知道,書上看過,怎么我也去嗎?族里的其他長輩會同意?”莫杞笑道。

  莫南山繼續說著,“我想你去試試,我這次也有著一定的壓力,畢竟他們總覺得你是災星,不該參與這樣的家族活動,可是我堅決下來了,要你去試試。”

  莫杞反問道:“為什么?”目光緊緊地盯著眼前的老人。

  “如果你能測試過關,成為武者,這樣家族里接受你應該來說要容易一些。”

  “我不在乎,這個家我只要有爹、滿婆、還有你這個糟老頭就行,其他的人我不在乎。”

  “臭小子,最甜也沒用,是我想你去試試,這畢竟是你的家族,我希望你生活的更好。”

  “再說吧。”

  說完莫杞直接轉身出了房門,留下莫南山一個人微微地嘆了一口氣。

  他知道自己這個小孫子雖然嘴上沒直接答應,不過自己說了想他去,他就一定會去!

字體: 字號: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