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12 07:40:49
  1. 愛閱小說
  2. 奇幻
  3. 侵蝕魔甲
  4. 第一章:護送之路

第一章:護送之路

更新于:2018-03-17 19:19:29 字數:3159

字體: 字號:
  “呲”隨著這聲響,一名士兵的脖子被白色的劍芒割去了大半,由于出手太快士兵脖子處的血并沒有大量噴出,甚至于士兵原本的表情也只是停留在拔出劍想勇往直前的那一刻。那名出劍者手握著一把普通的細長利劍,劍尖處的血水滴下。與此同時,兩股勢力,官兵與敵人,叫喊聲與兵器碰撞的聲音響遍這空蕩的山間,與這山里的綠色美景格格不入。身披斗篷的持劍男人一直站在原地。他緩緩抬起頭,長發遮住的臉慢慢露了出來,下巴略帶胡渣,眼神略帶松懈,一臉大叔相的男人再次抬起了手中的細長利劍,劍停在了半空指向一臉驚慌,臉微肥胖的中年將軍。持劍大叔用略帶挑釁低沉的聲音說:“來,打一場,一個將領應該還算有得玩兩下。”肥胖將軍拔出腰上的長劍帶著憤怒吼道:“可惡的山賊。”橫劍掃開指著他的劍,揮起劍向前邁出一步直刺向持劍大叔。持劍大叔并沒有后退,他劍橫放在胸前迅速把迎面直刺來的劍格擋抬起,并迅速向前踏上一步揮動細長利劍。這強有力橫掃的一劍,讓肥胖將軍嚇得急速向后退去兩步。他呼吸急促左手捂著掃在身上的劍痕,這才發現如果不是胸甲夠厚就切到肉了,冷汗冒出的肥胖將軍急忙顫抖地說:“副、、、、、、副官,快、、、、、、快上,殺了他,殺了他!”他用劍指著持劍大叔,慌亂的眼神看向站在后面的手放在劍把并沒有拔劍的副官,副官眉頭皺起凝視著持劍大叔。持劍大叔這才仔細的看著那名副官。他驚訝得右腳向后退了一步說:“是、、、、、、是你嗎?埃德森嗎?這、、、、、、這真是讓我吃驚啊!哈哈、、、、、、沒想到你居然落得這副下場!號稱“鬼兵”的你,現在成了這個垃圾的手下?你到底在搞什么?”副官還是一樣的表情,沉默地凝視著持劍大叔,不一會兒才緩緩道:“你才是在搞什么鬼?居然來搶劫官兵,你到底有什么目的?、、、、、、說。”最后的一個字副官壓低了聲音。持劍大叔冷冷地說;“哼!自從離開了國衛隊我就暗自發誓一定要報仇,我為了得到力量加入的我的組織,我一定要毀掉現在所保衛的國家。埃德森我不懂你怎么想的,自從執行那次任務我就知道,忠誠只會迎來死亡,可以信得過的人只有自己。對于曾經是戰友的你我現在對你的行為視為背叛!今天你就和以前的弟兄們以死謝罪吧!”“哐”持劍大叔一劍刺向了副官,副官迅速抬手格擋住了這一劍。兩人使上了勁,耗上了。誰也不敢輕易打破力量間的平衡,一旦打破就要比對方出手更快。副官咬著牙艱難的說:“我、、、、、、我沒有背叛,服從命令是軍人的第一選擇。就算是死我也會執行命令!”“啊!”兩人同時喊出!同時兩股力量也就此分開。持劍大叔迅速抬起劍豎著砍向副官。副官并沒有躲閃,反向前踏出一步抗住了這一有力的落劍。副官知道這一劍其實是虛招,是利用閃躲的空隙迅速變招。兩人又同時耗上了勁。持劍大叔憤怒的吼道:“你這個笨蛋,命令怎么會比自己的命重要,為了軍人的尊嚴這種傻到家的事,我才不想做呢!”伴隨著吼叫持劍大叔的力道加大了些許。副官頭冒汗水艱難的說:“我是、、、、、、我是軍人,隨時準備死掉。當上了軍人,我就沒有了生命的概念,有的就是服從長官的命令。”持劍大叔反駁道:“軍人也渴望生命,順從命令而丟掉性命也要在戰場上,而不是自己人殺自己人。”副官:“命令就是命令,服從就是回答。反對就是背叛!”持劍大叔:“你真是腦袋死板,所以總是一副死人臉,你這只聽話的狗完成任務總是不惜一切,多危險的都回得來。“鬼兵”今天就死在這吧!啊!”力量爆發的大叔震開了副官!正八邊行光芒陣匯聚在大叔的左手。空氣被這股力量震開,左手的周圍空氣亂散。大叔:“這是我組織賜予我的力量!光導術式-箭之雨。啊!~啊!”大叔左手的正八型光芒散開飛出八只光箭,光箭間隔很快鎖定了副官全身的范圍,無數光箭從八只光箭中衍化出來,就如招式的名字箭之雨!副官無處可躲,只能用劍下意識的擋在自己胸前,結結實實吃了這招的副官已經單膝跪在地上用劍插在面前支撐這自己。傷口布滿了副官的全身,最為嚴重的就是腹部的傷口,腹部流出的血染紅了那片衣服。雖然傷很痛,但是副官還是艱難的問:“你、、、、、這到底是什么?能導術嗎?為什么沒有法術陣?”大叔:“哼!這叫界之術!能導術是開發體內精神力量轉換魔力形成元素傷害,我的界之術是控制外界的元素直接轉換為傷害。去地獄為弟兄們懺悔吧!”光之雨再次發動,無數的箭雨直逼副官。副官心中焦急地喊:不行了嗎,可惡!根本動不了。”無數的箭雨穿人副官的背部,血染紅了他的身體,口吐鮮血趴在了地上。大叔無感情地:“哼。”了一聲。在隨著副官倒下不久前那邊的豆腐渣官兵就已經投降了。那位肥胖將軍已經抱頭求饒。大叔:“莫升爾王國已經腐敗得不成樣子了!等著吧我會親手終結這該死的國家。”一名蒙面手下手正用劍抵這一官兵的脖子問:“副終使!接下來?”大叔毫不猶豫地說:“殺。”隨著命令的發布,官兵的腦袋無不被砍下,鮮血染紅了這山路。剩余的隨從仆人已經顫抖得連恐懼的吶喊都沒有,五個仆人抱作一團不停顫抖。一名手下已經手持利劍向他們走來,抬起手的瞬間一把旋轉飛刀割斷了這名手下的手掌,一痛苦的吶喊后他隨之倒地。大叔手下眾人立刻警惕了起來,每一個人都下意識的捏緊劍柄。大叔大喊:“出來!你們這六只老鼠。”隨著大叔的聲音落下,六名身穿火焰條紋的白袍,帶著面具的人從樹上跳下。六人中站在最前面的是一名帶著鐵色面具的,其余的五名則是白色面具。鐵面具人發出老成男低音說:“放了他們。”大叔嚴肅的說:“圣教使!哼!不是救他們這么簡單吧?是不是還要拿點東西?”鐵面具男人:“、、、、、、既然知道就交出來。”大叔略帶笑意說:“哈?你們六人就想搶我們二十幾人的東西?、、、、、、我倒要看看是不是真的像道上說的那樣,鐵之教徒,不倒的身軀?來玩玩吧!呵呵~。”大叔高舉利劍縱身一躍砍向鐵面具男人,鐵面具男人毫不慌張不快不慢地抬起左手張開五指。大叔的劍并沒有任何收手的意思,下一秒“當”的一聲,鐵面具男人仍然維持著剛才的姿勢,大叔的劍卻停在了鐵面具男人的五指前。大叔感覺自己像是砍向了一面鐵盾,他皺起眉頭心想:這家伙真有兩下子,腳下和手上的法術陣只出現了一下,法術就能續航。”在這不出兩秒的思考后,鐵面具男人迅速的抬起右手握成拳與左手的手掌相撞,手掌之間立即出現了白色的法術陣,然后再次分開雙手握成拳頭,“啊!”鐵面具男人抬起散發著白色光芒的右拳一拳打向了大叔的劍身。“這下糟了。”這個想法涌上了大叔的心頭,這強力的一拳讓剛才的進攻所保持持劍姿勢硬直的大叔的握劍力道發生了改變,“呯”的一聲劍飛了出去。鐵面具男人乘勢追擊身體微蹲猛地起身,帶著散發著白色光芒的左拳沖向了大叔。大叔瞳孔放大迅速伸出雙手,正八邊行光芒陣出現在雙手化為一面金黃色光芒的屏障頂住了這次攻擊。這一幕讓鐵面具男人的同伙們再次吃驚,之前他們就在樹上偵查到了這一奇怪的力量,可是沒想到居然能抵擋這次攻擊。白色光芒的左拳的力量非常巨大,雖然大叔擋住了,但是兩人的都隨著這股力量在半空中飛向了森林。大叔一連撞斷了幾顆樹,最后隨著這股強大力量的削弱停了下來,停下了后兩人迅速跳開保持三米左右的距離。大叔臉上冒出了許多汗,他眉頭緊皺,眼睛警惕著鐵面具男人,咬著牙嘴角流著血,背部的傷勢很嚴重,身為軍人的他有著一副好身體,要不然早就口吐鮮血昏迷過去了。大叔心想:“可惡,好強啊。”鐵面具男也頗感到意外,這個男人居然還能站起來。鐵面具男人:“你不是我的對手。”他意圖把這個男人抓回去拷問獲取情報,右手凝集的能量隨時準備將他打暈。大叔一看不妙,皺起眉頭,不過又馬上恢復了平靜,他揚起嘴角得意的說:“哼,我打不過你,可你也別想捉住我。”正八邊行光芒陣從大叔的腳下浮現,一秒都不到的施法,鐵面具男人也感到驚訝,大叔整個身體自腳底下升起了白光,瞬間消失。放下了右手的鐵面具男人腦海在不斷思索這在眼前發生的事情。
字體: 字號: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