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13 16:29:44
  1. 愛閱小說
  2. 仙俠
  3. 都市求真記
  4. 第一章 羅德斯學院

第一章 羅德斯學院

更新于:2018-03-16 07:32:10 字數:2544

  無邊的黑暗籠罩在周圍,封緣打量著空無一人的四周:“我這是在哪?”一聲聲的回響回蕩了過來,突然,一聲刺耳的喊叫聲響起:“封緣!”封緣感覺自己的心仿佛糾痛了起來:“這是誰?這聲音,好熟悉。啊~”封緣痛的昏倒在了地上,周圍又恢復了平靜,仿佛什么都沒有發生過一樣。

  “叮鈴~”一聲急促的鬧鈴聲將封緣從睡夢中拖了出來,封緣晃了晃略微有些昏沉的頭。順手拿起鬧鐘看了一眼,剛剛七點。恩?七點,按常理來說這個點老媽應該早就給我做早餐了,為什么這么安靜?睡過頭了?封緣簡單的穿上衣物從床上爬了起來,推開房間門走到客廳,走到父母的房門前敲了敲們:“老爸?老媽?你們醒了么?”半天不見門里面有動靜,封緣輕輕推了下房門,房門竟然沒鎖。難道老爸老媽偷偷跑出去旅游了?封緣走進房間,發現房間里面一片混亂,衣物丟的滿地都是,封緣頭有點發蒙,這是怎么了?老爸老媽去哪了?封緣趕忙跑到門口,發現爸媽平時穿的鞋子已經不見了,才松了一口氣,看來是老爸老媽自己離開的。于是開始滿房間搜索起來,看看爸媽有沒有留下什么信。果然搜索不多時,便看見床頭上擺著一張紙,封緣拿起紙開始查看:,

  小緣,當你看到這封信的時候,你老爸老媽可能已經離開了。不用擔心,我們只是去調查一些事情,其實雖然我們家一直以來都表現的像是普普通通的家庭,但是我們也有不為人知的秘密,這件事我也不便向你多透露。事情的真相還要你自己去追尋,我們相信你長大了,是時候該去知道真相了,在桌子上我留下了一張羅德斯學院的入學通知書,那里有你想知道的信息,我們該走了。當下一次見到的時候,或許你就都明白了。

  封緣看完以后頓時呆住了,手中的紙不知覺得飄落了下來,半天才回味過來。封緣仔細回憶了自己從前的所有經歷,想找出一點點的蛛絲馬跡,但都是毫無頭緒,封緣癱坐在沙發上:“看來只能去那個什么羅德斯學院走一走了,也許會有發現。”封緣重新站了起來,不管怎么樣,總要去看看。父母不會這么輕易就拋棄我的,肯定有很著急的事。我一定要找到他。封緣從桌子上找到了羅德斯學院的入學通知,看了一眼開學的日期,就在三天以后了。從這里到學院大概還要兩天的路程,看來是迫在眉睫了。封緣思索了一下,開始收拾自己的行李。

  當封緣拉著行李箱走出門口的時候,封緣心中突然糾緊了一下,仿佛自己踏出這一步,前面是無底的深淵,仿佛自己再也走不回原來的地方。封緣從領口拉出從小佩戴的父母送給自己的禮物,一枚精致的龍形玉佩,封緣看著玉佩發了一會呆。嘆了一口氣,將玉佩握在手心默默的祈禱,自己一點要找到自己的父母,找到他們說的真相。希望上帝保佑。封緣又回頭看了一眼這個自己生活了18年的地方,欣慰的笑了一下,才把門關上,拉著行李箱向外面走去。

  也許封緣不知道,前面有無數的故事在等著他,朋友,戀人,背叛,親情。殘酷的現實..........羅德斯學院,世界上歷史最為悠久的學院,號稱世界文化博物館。每年都有無數的貴族子弟進入其中學習,但今天,羅德斯學院迎來了又一屆的新生。

  一輛紅色的邁凱輪一個飄逸剎車停在了羅德斯學院的門前。無數學生側目,雖然基本上這里的學生都不缺錢,但是這種限量版的車并不是有錢就能買的到的。車門緩緩的打開,一名衣著清新,氣質優雅的男生從車里面走了出來。他摘下墨鏡看著羅德斯學院的校門,眉頭微微皺了一下:“不知道老頭子怎么想的,讓我來這種學院上課,好歹也是個世界首富,還要我跑這么遠過來上大學,還交代我什么遇到一個叫封緣的小子要多留意。麻煩死了,希望這里的美女多一些,不然大學就太無聊了。”說完戴上墨鏡向學校內走去。

  與此同時,封緣也到了羅德斯學院,正在辦理入學手續。“什么?這么貴。你們教的都是什么知識,搶銀行么,一年500萬的學費,誰會來上學?”封緣看著入學收費單頓時驚呆了,別說一年500萬,一年5萬封緣都拿不出來,畢竟家里原本事普通家庭。周圍的人聞言都跟看白癡一樣的眼神看著他,不少人竊竊私語“500萬還嫌多,這種窮比是怎么來咱們羅德斯學院的?不會是混進來的吧。”收費處的老師一臉無奈的看著他“這位同學,羅德斯學院事世界上獨一無二的學院,這里就讀的學生,非富即貴,一人一年500萬這已經是剛剛夠我們學院的基本支出。我們學院本身并不盈利的.”封緣頓時窘迫了起來,這時,后面突然傳來一陣嘈雜聲“好帥啊,怎么有這么帥的男生?”封緣向后望去,一道優雅的身影已經走了過來,看著攔在眼前的封緣皺著眉頭說:“同學,速度辦理好么?我不喜歡排隊。”封緣看著眼前這名男子,打量著男子身上的穿著和手表還有戒指,盤算了一下。于是臉色一轉,一臉懇求的說:“這位同學,我出門忘記帶錢包了,能幫忙墊付一下學費么,回去以后我就還你。你要相信我,我封緣從來說到做到。”這名男子本來聽到前半段已經有些憤怒,但是聽到封緣這個名字的時候,這名男子眼中閃過一絲異色,欣喜的說:“可以,就當交個朋友嘛。錢還不還也無所謂,都是同學,認識一下。”封緣開心的拍打了下男子的肩膀:“好說好說,從今天起你就是我兄弟了,一會咱倆去喝點。”男子眼中閃過一絲別扭,下意識的排開封緣的手:“隨意,先把學費交了,咱倆再細談。”說完從包里掏出一張金色的龍卡,丟給收費處的老師:“我和這位同學的學費,一起付上,快一點。”收費處的老師趕忙開始刷卡,他們也是見過大風浪的人,知道擁有這種龍卡的人世界上不超過十指之數這種人不能怠慢。

  封緣和男子走出收費處,封緣走到男子面前停了下來:“今天多謝你了,還幫我墊付了學費,不知道你叫什么,以后咱們就是朋友了。”男子打量了一下封緣,似笑非笑的說:“我叫莫得凱斯,你也可以叫我的中文名字。陳旭,很高興認識你。”說完伸出手“我相信咱們會成為要好的朋友的。”封緣會意,伸出手握住了陳旭的手:“我叫封緣,以后還要多多關照。我先去收拾一下行李,晚上有空么,一起去外面的酒吧喝幾杯?”陳旭笑了笑:“可以,那晚上再聯系。再見。”說完便拉著行李箱向宿舍走去。

  封緣看著陳旭的背影,沉思了一下“雖然看不出什么來歷,但既然幫了我,總歸還是好的,看來大學也不是那么無聊嘛,”說完便開心的往自己的宿舍走去。

  多年后,當陳旭在回憶起這一次的相遇的時候,總是苦笑:“如果能重來一次,我絕對先抽封緣兩巴掌,這小子真事我命中的災星。”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