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18 18:25:42
  1. 愛閱小說
  2. 玄幻
  3. 九州乾坤
  4. 第二章 洛河天書

第二章 洛河天書

更新于:2018-03-18 08:13:43 字數:4768

字體: 字號:
  第二章洛河天書

  費豐心神一動,手上已經多出一個一尺來長的青銅盒,上面雕刻著古樸的花紋。看著這個盒子,費豐心中又忍不住一陣狂熱,伏羲乃是數萬年前天下第一人,實力之強,空前絕后,幾乎以一己之力奠定了人族在九州的地位,功成之后卻銷聲匿跡,只為后人留下一段傳奇。伏羲遺寶,這可是會令天下所有人眼饞的東西,竟然就落到了自己手里。青銅盒沒有上鎖,費豐下意識的翻了下盒蓋,竟然輕輕松松就打開了,竟然連禁制都沒有。天助我也!費豐狂喜,盒子里面是一宗泛黃的軸卷,不知是何材料所制,攤開一覽,最上面寫著“洛河天書”四字,光看這四個字就氣勢逼人,讓費豐有種頂禮膜拜的沖動。“哈哈哈哈...”費豐狂笑,粗略一覽便知真假,如果沒理解錯,這軸卷里面記載了伏羲當年自創的心法以及功法。只要假以時日鉆研,自己定能成為當今天下第一人。現在要做的就是等待,等待這個封印陣時間自然結束。“方天敬啊方天敬,枉你精心設下如此陣法,暫時封住我一身功力,但那又如何,在這種地方連個鬼影都沒有,又有誰能威脅到我!哈...啊!”費豐的笑聲突然啞然而止,后面卻是一聲慘叫。艱難轉頭一看,一個憤怒的少年正舉著一張弓對著自己,而那只箭矢,已經插在自己后腦勺上。是他,那三個獵人的其中一個,他還沒死,費豐做夢也沒想到,自己竟然會死在這個凡人手中,洛河天書啪的一聲掉在地上,費豐向后倒去,死不瞑目......

  葉天羽全身無力跌坐在地上,這是他第一次殺人,眼淚不受控制的涌出來。剛才若不是父親在最后時刻趴在自己身上,自己現在已經是一具尸體了,剛醒轉過來,父親與六叔已經沒了氣息,而那兩個神仙一般的人,一個也已經死了,另一個拿著一個軸卷,時而自言自語,時而仰天狂笑。葉天羽何曾見過這種事,又怕又恨,看著父親六叔的尸體,不敢哭出聲來,最終心里的那股憤怒戰勝了恐懼,悄悄爬起來,開弓搭箭,一箭射死費豐。可憐費豐被封住了功力,對身后之事毫無察覺,否則以他的功力,就算站在那里任一萬個凡人拿箭射,也傷不到他分毫。正所謂樂極生悲,死在一個凡人手里,費豐在這方面也能算是天下第一人了。

  費豐與方天敬兩人的打斗幾乎將這座大山削去一半,大大小小的巨石散落的到處都是。傷心過后,葉天羽本想將父親與六叔的尸體搬下山去,但這周圍都是巨石,自己單身一人想翻越都很困難,先下山去叫人幫忙又怕山里豺狼傷害父親六叔的尸身,萬般無奈之下,只好挖了兩個坑,將父親與六叔埋掉,削出兩塊木板做墓碑,咬破手指以血撰寫碑文,然后再切些山羚肉擺在父親與六叔墳前,怎么說這比那些外出打獵就一去不回的村民結果好多了。接下來幾天,便是給父親六叔戴孝,一連七日,到第八日,在父親六叔墳前拜了三拜。轉身準備下山,突然發現地上那個軸卷和一旁費豐的尸體,葉天羽知道那日那兩個人就是爭奪這東西,撿起軸卷塞進懷了,再將費豐的尸體扔到看不見的地方,這才想起還有另一個灰袍老人的尸體,一只腳被壓在巨石下,猶豫了一會,葉天羽撿了些碎石,將灰袍老人掩埋掉。恩怨分明,殺害父親與六叔的是那個紅袍人,但紅袍人卻是灰袍老人引來的,這樣也算對的起他了。

  跌跌撞撞走下山來,葉天羽卻找不到自己生活了十多年的小村莊,入目所及,眼前全都是大大小小的石頭以及被這些石頭撞斷的古樹。這...自己不可能會迷路啊,雖說這周圍一片狼藉,但大致地方還是不會錯的,葉天羽不敢去想,倘若這半截北山的土石翻滾下來,怕是埋它十個八個葉莊也毫無問題的。想起父親以及那些友好的鄉鄰,眼淚又不爭氣的流了下來。葉天羽邊呼喚村人的名字邊不死心的將周圍找了個遍,卻依舊找不到生自己的村莊...黑夜降臨,葉天羽靠坐在一株斷去的大樹邊,雙手抱膝偷偷哭泣,夜風凄涼,仿佛是那些村民在無聲哭訴。家鄉的月光依舊如此清晰明媚,在無數個類似的過往里,一大一小兩個身影并排而坐,月光下,父親在追憶,兒子在向往。

  早起的鳥兒打攪了葉天羽的美夢,雖然同樣家園被毀,但這些樂觀派的小家伙們卻依然哼著歌忙碌起來。這半月以來,葉天羽頭一回做了個好夢,心情開朗了不少。眼下村莊沒了,這里也住不下去,似乎去外面的世界看看也不錯。打定主意,葉天羽掏出胸前的那個軸卷,這是那兩個外界人帶進來的,而且似乎是個很重要的東西。打開軸卷,首當其沖是洛河天書四字,葉天羽境界不到,自然感受不到那日費豐的震懾,只是覺得這軸卷的作者字寫的不錯。閱覽完畢,最后的落款讓葉天羽震驚了,伏羲,這可是個大大有名的人物,在村里老人的故事里,不止一次出現過。“吾曾于洛河偶得一龜甲,借以印證參悟天地,自盤古開天以來,天地便分陰陽,陰陽相濟,而生萬物。有所領悟,便該福澤天下,得遠古女媧相助,立創世之志,然恐力有不歹,故留書于后人,繼我之志......兩儀心法,四象神功,八門破甲......”葉天羽默念道。心里不由升起一個念頭,按這軸卷所載練習,不知可能與那兩個外界人一比?我此去外界,若是再遇到那種厲害人人物,可不能像棧板上的豬任人宰割,絕對不行!葉天羽練過導氣術,但這兩儀心法卻比自家世代相傳的導氣術繁雜萬倍,修煉的是陰陽二氣,若不是這洛河天書上有介紹,葉天羽連陰陽二氣是什么都不知道。按照心法所記,葉天羽深吸一口氣,將其運轉至各大經脈之中,緩緩流動......“呼”吐出一口濁氣,葉天羽睜開眼睛,神清氣爽,連日來的疲憊一掃而空,看來這兩儀心法果然神妙,只是這運轉一周天都花了兩個時辰,以前練導氣術一刻足矣。其實他不知道他已經足足在這里坐了一天一夜。

  南面的小鎮是葉天羽所知道的唯一一處外界所在,六歲那年他曾纏著父親跟去過一次。憑著兒時的記憶,葉天羽白天趕路,晚上修煉兩儀心法,但他不知道他這一修煉就是一天,睜開眼睛是黑夜,晚上就該睡覺,但他每次修煉完都精神振奮,睡又睡不著,只有再練練八門破甲這種招式,練到累了倒地便睡,而四象神功在他看來卻是徒有其表,練了好幾次,沒有一點效果。作為一個山中的獵人,葉天羽自然知道該如何防范野獸偷襲,每次修煉之前都會在周圍布置好陷阱,確保修習睡覺的時候不會被打擾。而這也免去了葉天羽再花費時間去尋找食物的功夫,每次一覺醒來,陷阱里都會有些大小型獵物,不但為他提供了食物,更為他提供了皮毛,這些皮毛拿到鎮上可以換銀子,他知道,這外面,想要別人的東西,別人可只認銀子的。

  “掌柜的,給,這是我近些日子打獵所得的皮毛”葉天羽走進一家收購皮毛的小店,直接將幾塊動物皮毛遞了過去。

  “四塊狐皮、一塊山羚皮、一塊野豬皮,哦!這還有一塊老虎皮”中年老板不由眼睛一亮,豎起一根大拇指,道:“小兄弟可真是厲害啊,竟然能捕獲老虎這種兇猛的動物。”

  “呵呵,這都是它自己跑到我陷阱里面去的”葉天羽撓撓頭憨厚笑道。

  “小兄弟謙虛了,諾,這是四十三兩銀子,小兄弟收好,虎皮算你二十兩、狐皮五兩一張、山羚二兩一張、野豬皮一兩一張,總共四十三兩”老板笑容可掬,遞過一個袋子。

  “那多謝掌柜的了,告辭了”葉天羽接過一袋銀子,隨手系在腰帶上道。

  “小兄弟慢走,下次有皮毛可記得再送到我這店里來”老板點頭哈腰,目送葉天羽離開。

  出了皮毛店,葉天羽便毫無目的在鎮上逛起來。話說麻雀雖小,五臟俱全,這話倒是很貼切。雖然這只是個邊陲小鎮,但酒樓客棧一應俱全,沿街小販的叫賣聲更是不絕于耳,各種各樣稀奇古怪的東西應接不暇。逛了半天時間,才感覺肚子餓了,從今天早上到現在水米未進,正好前面有一家名為十里香的酒樓。

  “站住!干什么的?”酒樓門口兩個黑衣大漢突然攔住葉天羽。

  葉天羽疑惑的看著眼前二人,“來酒店當然是吃飯了”葉天羽不解回答道。

  其中一個黑衣大漢鄙視道:“哼!吃飯?呸!瞧你那樣也配?我看是吃霸王餐吧!老二快去告訴掌柜的,又來一個要飯的想吃霸王餐。”另一個大漢立刻跑進客棧去,留一個大漢瞪著葉天羽。

  葉天羽丈二的和尚摸不著頭,只聽說這外界吃飯要銀子,怎么還攔著不讓進?“什么叫霸王餐?”葉天羽疑惑問道,他對外界還很不了解,不懂就要問。

  “喲!你還裝,霸王餐就是吃飯不給錢!”黑衣大漢翻著百眼道,難道眼前這小伙子竟是個要飯的傻子。

  原來所謂霸王餐是這個意思,葉天羽無辜道:“我又沒說吃飯不給錢...”

  這時跑進酒樓那個大漢出來了,身后還跟著一身錦衣的肥胖中年男子。“掌柜的,就是這個小要飯的。”黑衣大漢一指葉天羽,躬身道。

  葉天羽這時候算明白了,原來他們是以為自己沒錢。葉天羽扯下腰間的錢袋道:“放心,我吃完會付給你銀子的”

  看到眼前的小叫花拿出一袋銀子,原本正準備呵斥葉天羽一番的掌柜馬上換了副表情,迎上來抱拳道:“多有得罪,小兄弟,都是這兩個瞎了狗眼的奴才,我正準備教訓他們呢。這...小兄弟你一表人才,氣質更是與眾不同,怎是那些要飯的可比得!”掌柜這才認真打量眼前少年,一身破破爛爛的衣服,憋了半晌終于憋出一個贊美的詞來,足見其老辣。“這都是前幾日那個老叫花子鬧的,在我們這白吃白喝好幾次,哎!客官見諒,咱這可都是小本生意,我上有八十老母......”

  葉天羽算是明白了,這掌柜根本就是個勢利眼,見自己穿的破爛就認為自己吃白食。這也辦法,一路趕到這個祁河鎮,衣服早就破爛不堪,可他一進鎮就被這鎮上從未見過的新奇玩意吸引,而忘了自身形象,不過眼下填飽肚子要緊,一切等之后再說。

  這個時候酒樓客人倒是不少,來往亦不乏衣著光鮮之輩,看來酒店檔次不低。葉天羽尋得一張空桌坐下,立馬就有小二上去來端茶倒水。

  “客官,您想吃些什么?”

  “你們這里有什么?”

  “看客官是外地來的吧!呵呵,您別看我們這店小,卻什么吃的東西都有,天上飛的,地上跑的,水里游的,您看這是菜單。”

  “那就給我來一份這個清蒸黃魚、秘制烤鴨,再給我一碗飯就行了。”

  “好咧,客官您稍等,菜馬上就好”

  這酒樓辦事效率倒是挺快,不一會功夫,葉天羽點的菜上桌。“嗯,真香...”葉天羽由衷贊道。比起大小在山莊吃的野菜,臘肉,這酒樓的菜當真可稱為山珍海味。

  正在葉天羽吃得歡快的時候,外面卻傳來一陣吵鬧聲。循聲望去,剛好抬頭見門口那兩個黑衣大漢其中一人跑進來。

  “掌柜的,前幾日那個老要飯的又來了...”黑衣大漢道。

  肥胖掌柜目光不由得瞟了一眼葉天羽那張桌子,見他正朝這里看來,立刻轉移視線,道:“走,去看看,今天非得打斷他一條腿。虎子,你那天不是說已經打折他一條腿了嗎?怎么今天又來了?”

  叫虎子的中年漢子慌忙辯解道:“掌柜的,您可要相信小的啊!小的那日的確是使了十分子力氣,用那杉木打斷了他的腿,老二可以給我作證。”虎子信誓旦旦,若是因此又被掌柜克扣工錢就不值了。

  “你這老叫花還真不知好歹,又想來吃白食,難道還嫌上次教訓的你不夠嗎?”肥胖掌柜厲喝道。

  “掌柜的,這說話可得憑良心啊,我老叫花何曾在里這吃過白食?還不是你這店里不講究,每次飯菜里不是有蒼蠅蟑螂就是有老鼠螞蚱,最離譜的一次,里面竟然還有一坨屎.....你說,你這不是坑我們顧客嗎?就這種服務水平你還敢讓我們顧客付錢結賬......”老叫花言辭銼銼,聲情并茂,就差捶胸頓足而哭了。

  “噗!”這老叫花子嗓門奇大,正在酒樓吃飯喝酒的客人聽到老叫花說的話,酒菜噴了一地,緩過氣來,已經沒有胃口再吃,紛紛結賬離去。

  肥胖掌柜差點被眼前這老叫花子顛倒黑白的本事給氣暈了,幸好被虎子扶住,別人不知道,他開店幾十年又豈能不知,這絕對是栽贓嫁禍。“別人我不管,老叫花子,今日你若想進我這店就先拿出銀子來,如果沒有那就證明你就是個騙吃騙喝的,我立馬拉你去見官”掌柜的一臉豬肝色,激動著說出話全身肥肉亂顫。

  老叫花眼珠一轉:“今天是有人請我來這里吃飯,否則就憑你這破酒樓來八抬大轎請我老叫花也不會來。”說完繞過大步邁進酒樓。

  聽到老叫花子這么說,掌柜一跺腳,“我到要看看今天誰會請你吃飯!”

字體: 字號:
上一章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