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20-01-05 20:08:33
  1. 愛閱小說
  2. 都市
  3. 裂項相消與高錳酸鉀的故事
  4. 第一章 用辣椒醬拌飯吃很爽

第一章 用辣椒醬拌飯吃很爽

更新于:2018-03-15 10:49:06 字數:2352

  我覺得,如果我能長得不這么放蕩,肯定會成為世界第一宅男。

  還記得上次領導來學校考察,考察到我們天上高中的住宿金的金額,姓蔡的胖子,教育局局長,覺得這費用有點頗高,頂起他的肥臀,問我們的校長瑪麗蘇:“你看懂了沒有,弟弟我可能急需錢用,銀行正在換新100大鈔不給貸款,真是讓我有點著急。”

  瑪麗蘇腦袋一轉,哦不對腦袋一轉那不是僵尸嗎?,她是腦袋里的大腦神經元里的神經遞質一飛,匆匆一想,想到了自己與“弟弟”蔡69的場景,不禁喉結一動。

  “哦,這樣,蔡局長,不,蔡弟弟。我們都了解一件事。”“嗯哼?”

  瑪麗蘇一本正經地開始胡扯:“基督教教會本部地處解放軍軍區的后門,這對于解放軍來說,肯定是badend嗎?所以解放軍的領導打電話,說急需money來擺平教會的頭頭。”

  其實各位,瑪麗蘇因為我兇狠地瞪了她一眼,看得她變成ISO9001產品了,而且還是IIE區監督局的ll等級的ll分次的超次品。

  說實話,那金額也不算多,最多讓吉爾吉斯斯坦國家銀行破產,然后政府大樓樓頂總統開著蘭博基尼跑出一個SOS的形狀了。

  噢這又讓我想起我們班里一個挺像瑪麗蘇的女生了。她made總是說:“do-it-if-you-are-pretty.”我擦這女的長得挺像摩納哥那個卡瓦略,還do,do-love啊?So你也是一個x-man咯,是不是和那個藍色那女的可以隨便變相貌,還不需要導演給你附加費哦。

  那位女生叫元靚亮,我擦這名字不談了,能否讓我們再high一次?畢竟我打字也累啊。很好,我特么想起我那個friend,叫老許,老**絲了,一聽見湖人輸球就會憤怒地吼道:“黑曼巴我xxxx,老子彩票錢又飛了!”但這不是他瘋狂的本質,他真正的偶像是--(其實應該說是仰慕的對象)--元素養!我擦這Omg的名字,我特么真不知道元氏姐妹的老豆是怎么給她們起的名字。Shit!噢我沖動了,不好意思。但為了廣大讀者,還是得說怎么那么狗。他的長相是沒事,可是總是看著元素養的照片出神,看著開心到自己啃鉆石,10克拉的,牙床卡住鉆石棱角了也不知道。克使,我覺得好多女的可以追,為什么一定要去追元素那個鬼?結果老許的回答就好像空對空導彈一樣:“出口在那里,我給你10秒跑。”

  嗨我這曝脾氣!你當你處長開心吃飯不給錢拽到飛起?你妹媽德發客我立馬100邁跑出了宿舍門!這時我就明白一個廣告的意思了,男人行不行很重要。所以褲襠什么如果是寬松款式的話,一跑快就容易掉。

  哦,此時我們三番隊長來電話了,手機一放耳邊就仿佛聞到了隊長他那陳壇老醋的煙味:“u,快給哦丫滾來!”

  我提了提松動的內褲冷笑:“三番隊長,讓你買歐冠的彩票,是不是0:0把你逼瘋了,讓你感覺到你的肌膚有點潤滑,就飄飄然了!?我擦我可是七番大隊長啊!你上次的IC卡還是我用焗油的錢來付的!”

  三番隊長在遙遠的酒吧里被漱口水狠狠地嗆到了:“哦只是問你你決定了麼有,哦剛才喝了許多,脾氣不好,哦平靜一下。”

  我就在寒冷的夜晚里右手提著寬松且被我跑松的內褲,左手拿著手機靜靜地等了半小時,三番隊長在那里好像還在摳腳丫冷靜。我突然好想唱歌啊,我特么的喉嚨卻被這刺骨的寒風咽住,連一點低音也吼不出,吞了一口口水,終于可以發出一點嘶啞的歌聲:“我愛你,愛著你,就像……”

  那邊三番隊長剛好恢復了:“哦擦你說什么?”

  “咳咳,我說你大爺摳腳丫很爽啊?有什么嘔吐物快噴出來!”

  “額,你快來學校動心湖的附近,解放附屬高中的‘后爺‘帶人來砸場了!近日因為八番的人進去他們學校玩斗雞,把后爺的金二次郎的玩具給搞壞了,那可是二次郎滴新款游戲哦!今日呢他就帶人砸場景來了。”

  三番隊長說完話,我的耳屎都被我摳出來一大坨了,我使勁吹了幾口氣把耳屎吹開,然后不屑道:“客人來訪,怎能不好好招待?”

  就是在這個時候,開發區的工程隊正好路過,用元靚亮的話來說就是:“If-i-have-money-i-will-fIy-them-away.”噪聲大得我不得不草草關掉手機,然后提著內褲像個瘸子走回了宿舍。準備拿家伙去干后爺。

  剛走到宿舍門口,就聽見了元素那個女的聲音:“讓你就喜歡我,你就可以亂來嗎?我的心很糟誒,這些男女事情你都不懂怎么泡妞?”我相信此刻老許就是長毛兔,話入耳需要一個光年的距離。

  元素話音剛落元靚亮那個撲街也開口了:“u-sun-of-beach非要我們慪氣干嘛?OhShit你了不起啊?今年大部分**你百分百都花到我妹妹照片了對不對?難道你給你我們看你那條2cm的水管嗎?”

  剎那間,我突然忍不下去了,這個女人的話大大刺激了我。并不是說她說中我了,而是我特么一聽見水管這兩字,我自己的水泵就開始運作了!如果vt=s的話,那么據我的技算,專業的守門員也攔不住我要射門的心!

  內褲,其實乃身外之物,所以那些有錢人裸睡,正是懂得了這個道理。我仿佛,也領悟了……

  內褲悄悄地從腳尖劃過,輕盈地落在宿舍的門口。頓時,金光閃耀!人類最偉大的部位閃耀著無比瞎眼的光輝!升本科的難題、看看dv吃花生做的爆米花、我為什么1對1總是過不了人的種種難題,今天,就此終了!

  “覅的,四十歲的人不敢這么做,及你卻做了!鞥的!你牛!”老許事后對我豎起大拇指。

  那么那時元氏姐妹呢?她們嗎,自然嚇過去了。之后便要求瑪麗蘇讓我付什么精神損失費。瑪麗蘇戰戰兢兢地問我:“款你付嗎?”

  于是,上面我曾講過的事就發生了,誰叫我如此放蕩不羈?

  之后元素養找瑪麗蘇,問錢怎么辦。據說瑪麗蘇這么答的:

  “佛講道理有時都無憑無據……嗯……你們呢,付款就包在我的宿舍樓費用上算了,畢竟宿管阿姨和我都是女人嘛!”

  元素養每次回想這事,都會說句她一生用的幾率不超過千分之一次的話:“奶奶的!”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