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19 06:49:19
  1. 愛閱小說
  2. 奇幻
  3. 千世一世
  4. 第四章 考核

第四章 考核

更新于:2018-03-16 20:09:46 字數:2023

字體: 字號:
  “終于要到了嗎?秋,你看,好壯觀啊!”圣島其實并不適合人居住,其上兇險萬分,也只有罪惡者們可以適應那樣的環境,因為圣島到處是懸崖峭壁,沒有開闊的平原,學員只能傍山而建,每一個學園掌管一片區域。

  “嗯,你想做什么,我想成為賢士。”莫秋臉上掛滿了愁緒,爺爺說過自己的父母都是軍人,自己會在這里找到他們的足跡嗎,“子欲養,而親不在,爸媽!”

  “兄弟,打起精神啊,我和你一樣,也想成為賢士。我家是個破落的貴族,我的親人大都為帝國戰死,可惜帝國最終還是覆滅,那一戰后,許多古老的家族都受到聯合軍部的打壓,現在還存在的都是底蘊強大的大家,不過他們的日子不會好過啊,新興貴族雖然薄弱,可他們背后有聯合軍部啊,我討厭戰爭啊,你呢?”希爾曼一直微笑著,這種人就像一條毒蛇一樣,不得不讓人提防,你永遠不知道他心里在想什么,不知道他會不會突然在背后咬你一口。

  “希爾曼,就這樣樣分開吧,等到我們彼此有實力的時候再見吧,這么多天,你應該了解我的性格,我是一個很沒有安全感的人,不能被現在的我所了解的人,會讓我們彼此充滿了猜忌,對不起,等我真正成長吧!”

  “我也是,看來我們都很有信心啊,再見。秋!”

  ....................................

  “我先申明,想要進入執事學園,需通過三個測試,第一,筆試;第二,體能;第三,面試。請拿好各自的牌碼,在大廳等候。”說話的是一個很英武的中年男人,古銅色的皮膚,猙獰的傷疤無不顯示他曾經是一個經歷沙場的鐵血軍人。

  話說和希爾曼分開后的莫秋獨自己一人來到了報名處,他可以肯定未來一年都不會遇到希爾曼,因為他是平民,希爾曼是小貴族,小貴族與平民的生活是分開的,只有學習一年后才會合并。莫秋拿著B組56號的牌碼,靜靜地坐在寬敞明亮的大廳中,眼神緊緊的盯著二層樓梯口,堅定而瘋狂。

  “B組成員來這里,請各位跟我來。”這是一位很有教養的侍者,絲毫沒有對這群沒見過世面的平民輕視,因為在多年的訓練中,他們早已清楚這世界上沒有絕對的事,就像你昨天看見的人是平民但也許他今天就變成貴族了。

  “那個,領路小姐,考核是怎么樣的呢。”

  “我也不是很清楚,不過每一個位置都有結界,坐上去后,你們無法看到周圍的人,身上任何可以作弊的物品都會被吞噬,分數也會當場出來,當一切考核都結束后,就可以知道哪些人可以留下來在執事學園學習,哪些人要去參加潛能挖掘訓練。”女侍者不再說話,腳步也快了些。

  雖然提前有了心理準備,可還是被嚇了一大跳,好大的手筆,桌子、椅子都是上好的紅木做的,不過莫秋隨即鎮定了心神,自己以后肯定是要接觸這種上層社會的,不能再露出這種神情了,誰也沒發現,在他們進來的時候,一些導師正盯著他們交頭接耳,隨即又恢復正常。莫秋走近監考導師,拿出牌碼,只見一位導師在背面幾個格子里,劃去一個,當下也沒在意,不緩不慢地走到56號位置,坐上去,隨即開始開始作答,這些都是一些基礎題,沒什么難度,主要是問問平時的生活細節,畢竟執事是一個需要留心生活的職業。

  等莫秋做完題已經過去一個小時了,他忽然想起自己好像沒看幾點開始考試幾點結束考試,天啦,頓時急得和熱鍋上的螞蟻一樣,約莫五分鐘后才穩定,好吧相信自己,于是開始檢查,確定沒有粗心大意之后,莫秋果斷的走出位置,自己的時間應該掌握在自己手里,猶豫意味著錯過。

  “哦,這位可愛的先生,你已經好了嗎,不再做會兒嗎,時間還很充裕。”白發導師親切道。

  “不了,愈是猶豫,愈會犯錯,我已經檢查三遍了,接下來就是水平高低的問題了。”

  旁邊的女導師把劃好的牌碼遞給了莫秋:“加油,年輕的先生,不需要緊張,放松,祝你好運!”

  “謝謝。”莫秋悄悄的走出了門,看到了守候在這里的女侍者,便對她微微一笑。

  “先生這是廣場地圖,由于您是提前出來,我無法脫身,因此........”女侍者面露歉意。

  “可是我對這里并不熟啊。”

  “您就把它當作考核的內容之一吧,祝您幸運!”

  莫秋無奈的搖了搖頭,也是,執事是來照顧主人生活的,連路都找不對,那還當個毛的執事啊。莫秋無奈的認命了,因為是山地,所以路彎彎曲曲的,偏偏天又這么熱,但莫秋絲毫不敢怠慢,以執事為跳躍板是他最好的選擇,走上上流社會的最快途徑,參加潛能挖掘訓練實在太不保險。

  大概在四個半小時后莫秋才到達廣場,此時廣場上已經有幾個人了,大家互相點點頭,便不再接觸了。一個小時后,才有一些導師來了,有些人并沒有急著把牌碼遞上去,而有些人則迫不及待的上前遞給導師。

  “好的,剩下的學員吧牌碼給我。”這時又來了一群導師輕喝。

  考核并沒有立馬拿到成績,在這個炎熱的洲上,注定有許多人不眠,包括莫秋,他心頭堵滿了愁緒,望著窗外,天空中掛著的一輪金黃的圓月,莫秋突然想起,今天是中秋節,從前爺爺總總要抱著自己在庭院里賞月,哎,只可惜...................

  不知為何,莫秋總覺得,這里的月好圓啊!

字體: 字號: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