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21 20:10:33
  1. 愛閱小說
  2. 玄幻
  3. 第一修煉者
  4. 第三章 天使變魔女

第三章 天使變魔女

更新于:2018-03-17 10:14:29 字數:2331

  蜀山派內,楚曉月那如嬌鶯出谷般的話語,婉轉地在衛紫衣的耳旁響起。

  “福伯,給我閹了他。”

  “嗡!”

  衛紫衣聽到后只感覺腦中一陣轟響,整個人險些當場嚇昏過去。看著楚曉月那嫵媚迷人的笑容,衛紫衣直感覺全身上下一陣發寒。都說女兒溫柔似水,可這哪里還是一個人見人愛,花見花開的小姑娘啊,這簡直就是一個心如蛇蝎,人見人怕,鬼見鬼逃的惡魔啊!

  福伯接過楚曉月手中的長劍,慢條斯理的走到了衛紫衣的面前。由于被點住了穴道,衛紫衣想掙扎卻是動彈不得。他的雙眼緊緊地盯著福伯手中的長劍,一刻也不敢離開。這老頭的神智時而清醒時而恍惚的,萬一他稍不留神一個不小心,衛紫衣的這一輩子可就全完了。

  “那個啥,福伯,這件事咱們好商量。”

  衛紫衣有些無力的慘然一笑,此刻說不怕那全是他娘的騙人,衛紫衣心中當真是恐懼到了極點,絲絲冷汗如小蛇般浸透了他的衣衫。

  福伯沒有說話,轉身看了一眼楚曉月,見她沒有發話隨即回頭對衛紫衣說道:“我估計夠……夠嗆,你看人家都沒……沒有發話。”看衛紫衣痛苦的樣子,福伯著實有些同情憐憫于他。只見他在衛紫衣面前來回的走動,卻遲遲下不了手,甚至就連握劍的雙手也不禁有些顫抖起來。

  “福伯,這可不是小孩子玩過家家,大不了重新再來一回。這可是玩命啊,你這一劍下去就什么都沒了。”

  福伯嘿嘿一笑,“沒……沒事,不就棗大的一……一塊疤嗎?”

  衛紫衣臉一黑,徹底無語,這他娘的還真是一對奇葩的主仆啊!

  福伯手握長劍,臉上帶著一副玩世不恭的笑容,饒有興趣的看著衛紫衣飽受煎熬的樣子。“你不用這……這么緊張,我盡量下……下手快些,你看我還沒……沒有動手你都被嚇得快……快抽過去了。”

  他娘的,事情又沒在你身上,要不反過來試試。衛紫衣心里現在是一陣忐忑一陣無語,復雜緊張的要命。

  這時,身后的楚曉月見福伯遲遲不肯動手,似乎等得有些不耐煩了,忍不住催促道:“福伯,你怎么還不動手啊?”

  福伯輕哦一聲,回應道:“小……小姐,我正在尋……尋思從哪兒開……開始閹呢?”

  楚曉月走過來接過福伯手中的長劍,對他說道:“福伯,看好了,我告訴你從哪兒開始。”

  楚曉月說完臉上露出一絲邪惡的笑容,她手握長劍在衛紫衣的面前不停地晃來晃去,直嚇得衛紫衣一陣陣心驚肉跳,起了一身的雞皮疙瘩。這種煎熬似的折磨令衛紫衣痛不欲生,只是須臾間的工夫,他整個人已經近乎虛脫。

  “怎么樣,這種享受的滋味兒還不錯吧。”楚曉月將手中的長劍在衛紫衣的臉上拍了拍,不懷好意的說道,然后她將長劍向著衛紫衣的下體斜斬而去。

  與此同時,兩聲驚呼自福伯和衛紫衣的口中同時傳出。“把根留住!”

  “小……小姐,不……不要沖動,沖動是魔……魔鬼啊!”

  楚曉月收回長劍冷哼一聲,再次恢復冷漠的神色,對著衛紫衣冷聲說道:“想要本小姐放過你也可以,不過……。”

  楚曉月臉上帶著一絲不懷好意的笑容,看向衛紫衣道:“不過,從今天開始你就是本小姐的男仆,你必須鞍前馬后的伺候我,期限為一個月。當然,如果你表現優秀的話,我可以提前解除我們之間的主仆之約。”

  “什么,讓我做你的男仆?”一聽這話,衛紫衣一張臉登時就綠了。

  “怎么,聽這話你還覺得委屈?那好,福伯,把劍給我拿來。”

  “別,別,大小姐,我們有話好商量,犯不著動刀動劍的。”

  “那你是答應還是不答應呢?”

  楚曉月把玩著手中的長劍,鋒利的劍刃泛射出一絲森冷的寒芒,衛紫衣直看得心驚膽顫。楚曉月嫵媚一笑,劍鋒順著衛紫衣的臉頰一掃而過,削斷了他的幾縷頭發。

  “大小姐,劍下留情,我答應你還不成嗎!”

  天哪,這什么世道啊,世上怎么會有這種魔女啊!衛紫衣當真有些哭笑不得,可是現下的局勢是人為刀俎我為魚肉,沒想到剛來到這個世界還沒蹦跶兩天,就受到了這種待遇。尼瑪的,什么劇本啊,是不是玩死人不償命啊!

  “另外還有件事,再過一個月就是正式弟子選拔之日了,屆時整個蜀山劍派的所有弟子都會參加,而你將無條件作為我的跟班,隨同我一起參加。否則的話……。”楚曉月不懷好意的一笑道:“我們之間的主仆之約,將由一個月的期限改為一年。”

  “啊!”

  “啊什么啊,我告訴你沒有我的命令,這幾天你哪兒都不許去,曉得沒,聽到沒,記住沒?”楚曉月一陣張牙舞爪地說道,看到衛紫衣連連點頭,心中才有些消氣。

  “好了,你走吧。”

  衛紫衣一愣,有些回不過神來。不過腳下卻是不停,逃也似的疾馳而去。

  望著衛紫衣離去的方向,楚曉月那嬌美的容顏上,升騰起了一絲如釋重負的笑容。

  “小……小姐,你讓他做你的搭檔是……不是有些太輕心了,小心他反……咬你一口?”

  “福伯,放心吧,我相信他不敢亂來的。”楚曉月嬌俏一笑,儼然一副成竹在胸的樣子。

  就在楚曉月他們剛離開沒多久,兩名年輕人從不遠處的一棵大樹后面相繼走了出來。

  望著楚曉月離去的方向,其中之一冷冷道:“沒想到曉月居然讓這小子做搭檔,不過我一見到他就來氣,我實在想不出這小子有什么好的,要不是少主有言在先,我真恨不得立刻將他抽皮扒筋。”

  另一名年輕人說道:“郭濤,我知道你恨他是因為上次去執法堂打你小報告一事,可是你不要忘了,我們都是以少主馬首是瞻的。我們不能因為這些雞毛蒜皮的個人恩怨,耽誤了少主交代給我們的事情。”

  “這個你大可放心。”郭濤哈哈一笑道:“你沒看到曉月剛才那副兇神惡煞的樣子,姓衛的那小子逃還來不及呢,又如何敢對她心存歹意,倒是我們有些杞人憂天了。但我郭濤向來是個睚眥必報之人,不懲罰一下他我實在是難解上次心頭之恨。”

  “既然你都說到這份上了,不如就將此事交由我來安排,最遲明天我找幾個人了卻你心中的這樁心事。”

  “如此就有勞你了。”郭濤森然一笑道:“記住,明天一定要幫我好好地照顧照顧他!”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