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18 18:25:53
  1. 愛閱小說
  2. 仙俠
  3. 我自必成仙
  4. 第一章 煜奇抓周要葫蘆

第一章 煜奇抓周要葫蘆

更新于:2018-03-15 19:07:34 字數:2186

  東方城,自古傳聞有一仙家大派朝天門,朝天門何時在東方城開山立派無人知曉,只知道,每逢十年,通往朝天門的神秘之門就會敞開,從中走出來朝天門的使者,在東方城選拔人才,而這些人才一旦被選上,那就等于一只腳踏進了成仙之門!所以,每當到了朝天門選拔人才的時候,是東方城最熱鬧的時候,選上的,笑口常開,選不上的,唉聲嘆氣。

  而在東方城城中有一大戶人家,乃是東方城第一家李家,李家傳到今天,也整整傳了二十三代了,當家老爺李子默已年近五十,妻妾十幾個,可就是沒有一個給李家傳香火了,生的全是女兒,也看這十九姨太太肚子一天天的大起來了,李子默是天天跪祠堂,日日燒香禱告,祈求老天能給李家降個麒麟兒。

  也許是誠心打動了老天,還真的給他賜了個兒子,這孩子生下來就瘦骨嶙峋,說句不好聽的就跟個瘦猴子似得,而且不像別的孩子,出生的時候嚎啕大哭,他不,生下來眼睛緊閉,別說哭了,哼都不哼一聲!這可嚇壞了李家上上下下,把東方城的所有的神醫都請了來,更是把祖傳了多少代的神丹妙藥都拿了出來,目的只有一個,要這孩子活下來,可這孩子似乎不領情,依舊閉著眼睛,任憑你們折騰去吧,直到第七天的響午時分,這孩子才慢慢的睜開眼睛,嘴巴砸吧砸吧的要吃呢,可把他老子李子默高興壞了,高興之余,心里也隱隱的擔心,要知道正常的成年人七天不吃不喝不死也要大病一場,可他的寶貝兒子不但沒事,貌似還比剛出生的時候胖了點。

  這可不符合常理啊,李子默暗暗的給他的寶貝兒子算了生辰八字,可奇怪的是,怎么也算不出這孩子的未來,實在沒辦法,又給這孩子摸了骨,不摸不要緊,一摸嚇一跳,這孩子就跟沒骨頭一般,這讓李子默甚是糾結,這可如何是好?

  不過這孩子能吃能睡,短短的半年時間,養成了大胖小子!更讓人驚訝的是,這孩子在四個月的時候竟然就會說話了,六個月就會走了,看在這孩子這么讓人驚奇的份上,李子默給這個寶貝兒子按家譜起了名字:李煜奇。

  很快,李煜奇一周歲了,李家上上下下熱鬧非凡,給這李家大少爺過周歲生日。

  李子默特地準備了多樣的東西放在那,然后讓寶貝兒子李煜奇過來抓周。

  這李煜奇卻看也不看放在那讓他抓的東西,一個人盤坐在椅子上吃著水果,這可讓他老子李子默臉上掛不住了,好家伙,我特地在親朋好友面前準備這些讓你來抓,你倒是來抓啊,你不抓就罷了,你連看都不看一眼,你讓你老子的面子往哪擺?

  李子默上去一把將李煜奇抱了起來,“好兒子,過來,咱們抓周啊。”

  李煜奇卻是雙腿直蹬,一副不情愿的模樣,“你的那些東西我不要!”

  “你不要?”李子默一愣,“那你要什么?”

  李煜奇小手向前一指,指向一個來賓,此來賓不是別人,乃是一個修仙的道人,名喚做戀塵,戀塵見這個**小兒竟然伸手指向他,當下笑了笑,“禪越不會是要貧道嗎?”

  李子默一愣,沒想到自己的寶貝兒子竟然什么都不要,要這個道人,頓時有點不高興了,我李家還指望你傳宗接代呢,難道這小子將來要去做道人?

  李煜奇連連搖頭,“哎呀,你放我下來啊,我自己去拿。”說著掙脫李子默的懷抱下來,小跑到戀塵面前,小手一伸,“我要你的這個葫蘆!”

  戀塵臉色頓時有點變了,別人不知道,他這腰間的葫蘆可是一件法器,雖然是低的不能再低的法器,卻也是他們修仙之人的救命法寶,特別是他們這樣的散修,往往一不留神就會被比自己級別高的修仙之人給滅掉,而且往往是死的連三魂七魄都沒了,連轉世投胎的機會都沒有,所以,身上能有個法器那就是等于給自己的命買了保險,而此刻,這個牙沒長齊的孩童竟然開口就向他要這個葫蘆,他能不急嘛?

  “葫蘆有什么好的啊,你要真的想要東西,來,我給你這個。”戀塵也不好翻臉,畢竟自己是客,從身上掏出了一道符來,這符喚作隱身符,可在自己遇到危險的時候,用此符將自己隱身。

  哪知道李煜奇看也不看那道符,搖了搖頭,“不,我只要葫蘆。”

  戀塵有點急了,“這符好啊,很好玩的,可以隱身的啊,你看啊。”說著,手一揮,那道符金光一閃,戀塵頓時在眾人眼前就不見了。

  人群中一陣驚呼,在座的都是尋常百姓,雖然也聽說過修仙之事,知道修仙之人手段過人,可眼睜睜的看著一個大活人在眼前不見了,還是打心里發出驚嘆之聲。

  隨后時間不長,戀塵又出現在眾人面前,手里拿著那道符,笑著對李煜奇道,“你看,是不是很好玩?我送你啊。”

  “這有啥好玩的?我就要葫蘆!”李煜奇也怪了,就認準那葫蘆了。

  戀塵臉色不好看了,這孩子怎么怎么說都不聽呢?

  李子默連忙上前,一把抱住李煜奇,“我說你這孩子咋就這么不省事呢?那是道長的東西,你怎么可以要呢?”

  “可我就想要那葫蘆。”李煜奇撅著嘴。

  “是誰要葫蘆啊?”一個蒼老的聲音傳了過來,李子默抬頭一看,不是別人,是自己的結拜大哥林俊健,林俊健個子不高,卻身板結實,黑黑的皮膚向外透著亮,“老弟啊,我來遲了啊,你別見怪啊。”

  李子默沖林俊健一抱拳,“犬子啊,看上了戀塵道長的葫蘆了,想要呢,這孩子也太不懂事了。”

  “哎呀,大侄兒,過來過來,不就是個葫蘆嗎,你看看大伯給你帶什么的。”說著,剛要把禮物拿給李煜奇,李煜奇卻看也沒看,小嘴一撅,“我今天就要這葫蘆,別的我什么都不要!”

  李子默也是老來得子,疼這兒子不得了,此刻見李煜奇只要這個葫蘆,也是沒法子,就厚著臉皮沖戀塵抱了抱拳,“戀塵道長,您看這事?”言下之意不就一個葫蘆嘛,你就給我兒子又能怎樣呢?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