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18 07:54:52
  1. 愛閱小說
  2. 玄幻
  3. 超越眾神
  4. 第一章:初遇仙人

第一章:初遇仙人

更新于:2018-03-15 21:08:07 字數:3132

字體: 字號:
  前線的夜異常的寒冷,雖然現在只是十月,但是北方大陸已經下起了雪。

  篝火在噼里啪啦聲中跳躍,眾將士已然在等著慶祝剛剛取得的勝利,明日就要凱旋歸去,也在等參戰以來的第一次狂歡。

  大帳掀起,只見一人領頭,走出九人。見那領頭之人,身穿黑色盔甲,盔甲正中虎頭圖騰,活靈活現,仿佛隨時都要沖出來一樣,一頭烏黑長發散落至肩,雙眼沒有瞳孔漆黑一片,仿佛可以望穿一切,給人一種不怒自威的感覺。

  “參見眾將軍!”將士齊聲喊到,喊聲震天。

  “邊境告急,我秦某有幸帶領各位勇士保衛家園,趕走鄰國入侵搶占我國土,時經五年,各位不畏生死,拼死為國,雖然我們失去了許多的好將士,但是,我們趕走了那入侵者,那吉里國已向我國求和,愿意做我國的附屬國,永不侵犯!這一切,都是你們和死去的將士們的功勞,你們保衛了祖國,讓百姓可以安心的生活,你們是英雄!”秦明大聲喊到。

  “將軍萬歲!將軍萬歲!”

  “現在,留守兩隊,開始慶祝!”

  “嗷~”將士們沸騰了!壓抑了好幾年,終于可以放松放松了!雖然好多人身上還帶著傷,但是這種喜悅仿佛把一切負面的東西都沖淡了。

  “子騰,你與張賀隨我進賬。”秦明回頭說到。

  “是,將軍!”子騰與張賀齊聲說到。

  “都坐下吧,沒外人,不要如此拘束了。”秦明看著眼前這兩個跟隨自己出生入死的好友說到。

  “嘿嘿!”此時子騰傻傻笑到,“早就憋不住了!”

  “胡鬧,將軍就是太縱容你了,你說你大大小小犯了多少軍紀,要是換到別的軍帳,你這腦袋,早就不是你的了,怎可如此…”

  張賀話沒說完,子騰身子猛然站立,便叫到“別的軍帳我還不去呢!我要永遠跟著秦哥…”

  "好了,都別吵了,明天我們就可以回去了,你們也早都想家了吧,也不知道現在家鄉什么樣了。"秦明沉聲說到。

  “怎不想家!我那剛娶的媳婦可是在家守了五年活寡,也不知道現在是胖了還是瘦了!爹娘身體應該都還好吧…”子騰說著雙眼露出一絲思念。

  “我看你就是想你的媳婦!”張賀哈哈一笑。

  “明天我們午時啟程,一個月就能趕回京城,到時候就不用思念了!”秦明也朗朗的說到。“去,子騰,拿酒去,把其他人也叫來,今晚我們就喝個痛快!”

  “好嘞!”子騰笑著便大步邁向帳外。不多時,酒肉上桌,眾將軍也陸續進帳,九人圍坐,開始拼酒,已然沒有往日的拘禮,氣氛也越來越高,此時外面已經叫好聲一片,仿佛都要將這漫天的大雪融化。

  深夜,聲音已然漸漸小了,秦明望著此時已經趴下去的八個人,酒意上擁,也慢慢地閉上了眼睛。

  “咦?什么聲音?”秦明猛然睜開雙眼,雖然現在已經勝利了,但是這么多年,敵方行刺不斷,讓秦明時刻都保持一絲清醒的習慣。

  秦明走出軍帳,看著東倒西歪的將士,聽見嗖嗖之聲從上空傳來,便抬頭看向天空。雪夜的天空本應是灰蒙蒙的一片,但此時卻見天空中來著四面八方一道道黑絲向著天空中的一個漩渦中不斷涌進,仿佛被吸入無窮的黑洞。

  秦明大驚失色,此前從未見過如此天象,更不知哪來如此多的黑絲,仿佛無窮無盡般不斷涌入那漩渦中,那漩渦仔細望去,里面又仿佛五光十色,一會又仿佛是無窮黑洞。

  突然一道霞光自遠處飛來,此霞光在灰蒙蒙的天空與黑絲之間特別顯眼。霞光越飛越近,數息已然臨近頭頂的黑洞下。

  秦明此時定睛一看,哪里還有什么霞光,卻見一位長眉老者飛在空中,此時手中拿著一青色瓷瓶,隨手將瓷瓶扔向黑洞中,那瓷瓶見風漸長,停于黑洞口前,一股吸力在瓶內升起,向黑洞猛然一吸,數股液體從黑洞中涌入瓶內,瓷瓶猛然一震,迅速縮小,回到那長眉老者手中。此時那長眉老者看向秦明,只見老者雙眼精芒一閃,呵道:“還不回去!”

  此時秦明雙眼一黑,猛然掙扎一下,卻從桌前站起。

  “是夢?”秦明擦著額頭上的冷汗低語道。

  “小友莫驚,不是夢”一個聲音突然傳來。

  秦明下意識抓起桌前佩劍,“出來,誰?”其實他已然聽出這聲音便是那長眉老者。

  “今日你能見我,你我便是有緣…”秦明猛然轉身,卻見那老者不知何時就站在自己身后。

  “仙人?”秦明問道。

  “不是仙人,到也是你們口中的仙人。”老者一臉笑意,看著秦明答道。

  秦明不由放下手中佩劍,他知道能突然出現在自己身后,其他就在身邊的將軍們又都不被驚醒,再結合剛才的所見,手中的佩劍已經不可以保護自己了,不管那老者是不是仙人,至少暫時也應該沒有惡意。

  “哦?輪回眼?難怪可以看到我的身影,能在此處碰到你,是你的造化,也是我的造化。”老者對秦明說到。

  “什么輪回眼?”秦明問到。

  “你的雙眼便是可以望見輪回的輪回眼,此輪回眼應該是三十年開眼,我見你年齡也應該是三十左右,也應該是剛剛開眼。”老者說到。

  “此眼雖說罕見,但也不是獨有,不過近千年未在出現過,這是你的造化,也是你的災難,今天你能看到我,也是我們有緣,你可愿跟我修仙?”

  “修仙?”秦明沉吟道。自古都有仙人的傳說,但那也是口口相傳,也沒有誰親眼見過,自然不會有誰刻意去追求修仙,就算是刻意去追求,也不知從何追起。

  “不知仙人剛才說我雙眼是造化,也是災難,不知是何災難?”秦明想起修仙固然向往,但是總要先知道不明的危險才好。

  “你雙眼固然神奇,但是卻也能吸引化形妖獸,化形妖獸已然化作人身,但卻不能望穿生死,若能擁有你的雙眼煉化本命法寶,自然可以更好領悟生死之道,早日修成獸仙,對每一個化形妖獸都有莫大的吸引力,當然,心術不正的修士欲走捷徑,自然也會想要得到你的雙眼”長眉老者徐徐說到,“你若有自保之力,自然可以體會生死意境,若沒有,豈不是災難?”

  “妖獸?修士?”今日所聽秦明聞所未聞,自然特別驚訝,暗道老者所說從未見過,不過能見此人,又覺得所言非虛。

  “仙人所說在下可否考慮一二?而且我現在也不能突然和仙人離去,畢竟在下還有皇命在身,還有好多事沒有處理。”

  長眉老者淡淡說到“你既然要考慮一二,我自然無妨,哪怕你不愿與我修仙,我也不會強求于你,不過你我相遇必是有緣,你若考慮清楚可以點燃此香,半燭香內我就會去尋你。”

  說著順手遞出一截短香,此香外觀與普通長香無異,但入手卻有金屬的質感,秦明不自覺的用力一捏,此香紋絲不動,心中不覺稱奇,口中說到“多謝仙人!”

  “不要仙人,仙人的,你就先稱呼我為前輩吧,我姓周,你可以叫我周前輩。”

  “周前輩!”秦明立刻行禮說到。

  老者笑著微微點頭,“此行我還有其他要事去辦,你記著若是考慮清楚便可燃香。我再送你一道符錄,他可以保你五次性命,若是你我緣分至此,也算你我善緣,你且收好。”

  秦明立刻雙手接過,五次性命,若是常人都可作為傳家之寶,頓然覺得此物貴重無比。

  “周前輩,我想問,我剛才所見,那黑絲與黑洞,是何物?”秦明躬身問到。

  “那便是輪回,”說著,老者身影模糊,聲音越來越遠“日后你便會知曉…”

  此時,子騰含糊中說到:“秦哥,我再敬你一杯…”

  秦明看了看身邊的數人,不由失聲一笑,今日一事離奇怪異,他自然不愿和身邊的人去說,把香與符錄貼身收好后,想了會剛才所見所聞,不自覺中又睡了過去。

  第二日午時,眾將士已然收拾妥當,按計劃班師回朝。

  秦明在路上不斷的回首,看向這血雨腥風待了五年的故地,仿佛有太多的生死,仿佛有太多的回憶,又承載了太多人希望的地方。

  戰爭的痛苦只有戰斗的人才真正知道。但有些時候又不得不去戰斗,這就是戰爭的可悲。

  戰爭,是希望,也是欲望。希望的一方是正義,欲望的一方就是邪惡。秦明一直這么告訴自己,也是這個信念,一直支撐著他。

  漫漫腸道,一望無際的將士,好像前進了快一天的步伐也不曾減慢,所有人都歸心似箭,全都看向家鄉的方向。行軍也似沒有那么乏味,好像擁有許多快樂,回家,才是所有人,哪怕再熱血的男兒也最愿意去做的事。

  回家了…

字體: 字號: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