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16 08:13:58
  1. 愛閱小說
  2. 武俠
  3. 拭天下
  4. 第一章 楔子

第一章 楔子

更新于:2018-03-17 07:13:43 字數:2715

  落雁崖。

  少年,著一身青黑衣袍,曲著左膝,將右腿垂于崖邊,隨之靜坐。

  右手,只一柄殘楓軒轅,劍身泛著淡淡的青色漣漪,撐著地面。

  這般情境,不知可否謂之愜意?

  這里再無他人——沒人有膽來打擾,這場曠世的大戰。哪怕是百里以外,也未見敢翔過雁陣一群!

  少年在等人。

  夕陽的余輝映在他的側臉,本應柔情無限的少年臉龐,此刻卻滿是滄桑。這般滄桑,使得那黯淡的眼眸,更是多了一抹悲傷。輕撫而過的微風,使得一滴晶瑩從那少年的臉龐無奈地滑落而下,那是淚,還是傷感?或許,當它跌至谷底時,這場還未開始的戰斗便早已結束了吧!

  邊塞的荒涼風景里,除了塵沙,便是沙塵,但也足以襯托出少年的孤寂。緩緩落下的夕陽,似欲遁入山谷,不忍目睹這場廝殺。

  那人仍未來。失約了?不,他一定會來的!少年堅信。

  時間慢慢將光線吞噬,少年略顯健碩的身軀在逐漸黯淡的天色中卻顯得愈發孤獨。他等的人呢?在這充斥著凄涼與蕭條的塞北地區,除了偶爾掠過的幾只離隊的大雁還在嘶鳴,少年的嘆息聲顯得尤為珍貴。

  唉!少年完成了這最后一聲嘆息,起身準備離去。緩緩轉過身,耷拉著的腦袋無奈的搖了搖。只是低著頭,在走。

  霎時間,風大起,揚起塵沙,呼嘯之聲越發響巨——似是在迎合著什么。

  少年察覺到了,正欲抬頭,卻見得余光前方的塵沙中,多了一個人影。

  嘴角上揚,少年慢慢抬起頭來。待得瞧見這人模樣,嘴角的上揚卻頓時變為了驚詫——眼前的似是位素未謀面陌生人!

  卻說眼前是為一中年男子,四十歲來往的年紀,眉宇間不乏一種強者的高傲氣質,但此時,更多的是和藹與仁慈。一身赤黑血袍,一柄長戟幻音奪魂,此刻從他身上難以感受到絲毫的殺氣,英氣逼人的雙目也透出一股祥和與寧定,如上帝注目望著自己的子民一般,縱是修行有為的高僧老道也未必能如此吧!

  怔怔望著對面的中年人,少傾,氣氛變得尤為凝重起來——正欲張口的少年竟不知該說什么了。微微張開的嘴卻變作目瞪口呆的形狀,嘴角微微一動,原本呆滯的眼神卻是掠過了一抹自嘲,嘴角的一彎弧度帶出一聲冷笑,隨即道:“你終于來了。”

  “玄兒,”中年人低沉著聲音,似是有些愧疚,“原諒我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這么叫你。我……”

  “今日后,無須再提原諒二字!”中年人話還未說完,卻聽少年厲聲插道。

  聽得面前這位少年的話,中年人便也知道意味著什么,便也不多說什么——握著長戟的右手緊了緊,準備接招。卻也正是這時,對面的少年,只深低著頭,眼眸中再次落下淚滴。可與先前不同的是,那淚滴竟呈碧藍乳色,其中竟還夾帶著血絲!淚滴落到少年腳前的一個小石塊上,竟使那石塊通體泛著碧光!

  “碧靈韻血淚!”見狀,中年人吃了一驚,不禁失聲道。

  正說之間,少年一緊握劍的右手,意念一指,“鏘!”一聲落下,只見那柄殘楓軒轅便已然插在兩人間的地面上,劍法之快,不待眨眼!

  見得少年的舉動,中年人先是一怔,低頭看著倒插著的長劍,不知少年使得是那般招數。隨即疑惑的抬起了頭,望向少年,不覺更是大驚——少年此時已然到了崖邊,身體微曲,一縱身竟跳下了崖!

  不及中年人作何反應,少年便是已然消失于崖邊!面對突如其來的變故,中年人自是吃驚不已,顯然十分無措。

  卻也是時,先前的那滴晶瑩已落至了谷底。

  “玄兒!”中年人失聲大喊,狂吼之聲似欲震動天地!也不知何時,其身形竟是早已出現在了崖邊。

  嗚咽之聲未停,卻見那中年人雙目緊盯著這萬丈崖谷,面目卻是異常猙獰——左邊是無比的哀痛;右邊卻變成了赤黑色,只有猙獰可怖!

  只見他眉頭緊鎖,左手結一印,似在竭力抑制著什么,隨即右臉的赤黑緩緩褪去。將邪火壓下去后,中年人依舊皺著眉,瞧那表情,似是十分痛苦的模樣。緩步行至那泛著碧光的石塊旁,只見那石塊的碧芒中似是有一點青綠之色。

  見狀,中年人先是一怔,于是輕輕將其拾起,拂掉上面的土灰,仔細一看,不由地又是一驚——這石塊竟是發了芽!先前所見的那點青綠便正是這嫩芽!

  “他竟是真修至了韻術士高階!”中年人見到那朵嫩芽,不禁嘆道,“料是這般,我便也不該來此。”隨即嘆了口氣。

  卻在這時,石塊似乎感應到了什么,頓時碧芒大作,中年人只覺一陣鉆心的刺痛,那石塊如燙手的山芋一般,手一顫抖,石塊掉落地面。

  離了中年人的手,石塊似是脫離了危險一般,碧芒又恢復先前的光亮。卻也在這時,那中年人的身體登時僵住了!只見從其心臟部位開始,赤黑之色緩緩蔓向全身,直至通體的泛起恐怖的赤黑——猶如風干了的血液一般附著全身!面目上充斥著的是比先前更加可怖的猙獰!此時,中年人仿佛變成了另外一個人,不,應該說是變成了一只人形的野獸!且不說仁慈和藹面目,更是連人的面目都完全消失了!可想是哪般的恐怖!

  只見得那怪物雙眼放出赤芒,直指面前的碧芒青石,握著長戟的右手登時一緊,雙手持戟在空中猛然一揮,劃得一紅色光陣,猛然向那石塊擊打著去。鏘的一聲,只見碧赤兩色光芒同時濺射而出!原一塊普普通通的小石塊,此時竟堅硬如此!

  那怪物見狀,赤黑的雙眼一瞪,附著著血塊的嘴唇一張一弛,也不知是作得甚么古怪響聲,隨即,只見那怪物便再次轉身,提起大腳向著崖邊行去,腳步每每落下,都是震天撼地的動靜!行至崖邊,泛著赤芒的雙眼緊盯著懸崖下面,似是能看到崖的底端一般,卻見那怪物血色的眼睛掠過一抹驚詫,隨即驚詫轉為憤怒,赤芒大作!自始至終,恁怪物舉動竟都保持著獸性的警覺!

  也不知那怪物看到的是什么,頓時獸性大發——只見他舉起布滿血塊的手臂,肌肉糾結,青筋暴起!隨即“嗤!”的一聲詭異的嘶吼霎時便充斥了整座山谷,地動山搖,原本還略帶暮色的天空頓時陰暗下了,在中年人,不,是一頭人形的野獸的長吼中,一道道赤紅的閃電劃破昏暗的天空,一聲聲炸雷隨后震天撼地的響起!這是旁邊無人,若是有人,只怕早已被這氣勢嚇得魂魄分離了罷!

  也不知過了多久,狂獸般的長鳴嘶吼終于漸漸弱了下來,與此同時,那怪物渾身的赤黑竟開始慢慢褪去,變回中年人的模樣。不!那赤黑并未褪去,而是被那幻音奪魂慢慢吸取!當中年人完全恢復正常時,那柄長戟的卻正耀眼與無羈的煥發著赤黑光芒,赤色漣漪在戟身緩緩流動。

  隨著嘶吼聲落下,那中年人竟是脫力一般大吐了一口鮮血,隨即便攤倒在了崖邊,無力動彈,呼吸漸弱。手中那柄長戟也隨著手松開,墜入懸崖。

  卻見那長戟離開了中年人的手,原本就泛著強光的長戟竟是猛地起了一陣刺眼的紅光,隨即便消失作一道血色光芒,劃破夜空,消失在天際。

  懸崖邊,只剩那脫力倒下的中年人呼吸漸弱,還有那柄倒插著的殘楓軒轅,劍身的青色漣漪依舊緩緩流動著,波瀾不驚。風景卻也在此時,變得更加凄涼。

  一只離隊的大雁掠過,使得原本就不堪驚擾的風景更加充滿了悲色!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