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20 16:02:49
  1. 愛閱小說
  2. 奇幻
  3. 橫行戰紀
  4. 第一卷 轉城之戰 第一章 生日

第一卷 轉城之戰 第一章 生日

更新于:2018-03-16 17:19:12 字數:3419

字體: 字號:
橫行戰紀目錄
共155章
  本卷編劇:劉廣英

  當李一橫決定踏上這條充滿未知與艱險的道路時,他知道,這在十年前就已經注定。

  不管是命運的安排還是形勢所迫,不管前面等著自己的是深不見底的萬丈深淵還是吃人不吐骨頭的洪水猛獸,他都必須義無反顧的邁出這一步。

  父親的那句話言猶在耳,盡管已經過去了十年的時光,盡管那時候他只有七歲,還只是一個少不更事的孩子,但他仍然一字不落的把這句話記在心里,然后用十年的時光去理解它,領悟它。

  所以當李一橫給自己過完了十七歲的生日后,他決定獨自一個人踏上這段征程,不為別的,就為了父親的那句話。

  “兒子,你要記住,你將來要幫助很多的人,所以,從現在開始,你要堅強,無論遇到什么事情,你都要做一個真正的男子漢!”

  當一個男子漢就要學會堅強,當一個男子漢就要學會承擔,更重要的是,作為李耳的兒子,他更要像一個男子漢一樣學會承擔。

  李耳只是一個名字,只是一個普普通通的男人的名字。

  在李一橫幼年的記憶里,這個名字只和父親兩個字能掛上鉤,只是和那個每個月只回家一兩次,每次都匆匆而來,匆匆而去的陌生男人能掛上鉤。當然,還有他嘴唇上那撇性感的小胡子。

  直到十年后的今天,他還執拗的相信,當年母親會愛上這個男人,并無怨無悔的為他生下自己,就是因為那撇小胡子的緣故。

  為此他曾經問過紫御——一個冷艷的女管家,以前李一橫尊敬的稱呼她為紫御姐姐,可十年時光過去了,他的稱呼也變成了紫御,可能過不了幾年,他就得要叫一聲紫御妹妹了。

  因為這個女人似乎不會老,至少李一橫并未在她臉上發現任何衰老的跡象,永遠給人一種不茍言笑,冷若冰霜的感覺——可得到的回答居然只是兩聲嘿嘿的干笑。

  一個美艷的女人的干笑,李一橫相信世界上沒有幾個人能想象的出那是怎樣一種表情。

  可是,李耳并不僅僅只是一個名字而已。

  在七年前,他就是一個在轉城喻戶曉的人物,因為他是這里最大的富豪,也是最大一位慈善家。據當時媒體的估計,李耳的財富可以買下轉城,而他所成立的慈善基金幾乎救助過全城任何一個需要幫助的人。

  他只是一個商業家,但卻是整個轉城名副其實的主宰。

  不過,現在看來,這種估計顯然是不準確的,因為從李耳被殺的那天晚上開始,不光李一橫的命運發生了轉折,整個開普市的命運也發生了逆轉,從一個平靜祥和的自由之城變成了現下岌岌可危的煉獄之地。

  轉城是一個很奇特的地方,它是一座轉動之城,而且是分層轉動,每隔三個月,這里就會發生翻天覆地的變化,今天你與甲隔街相望,三個月后,與你四目相對的可能就是隔著三條街道的乙。

  當然,轉城是這個地方的一個名字,它還有另外一個更現代的名字,叫開普市。

  曾經有位老人這么告誡一個年輕人,當你喜歡上一個姑娘的時候,其實并不用急于去表達愛慕,因為三個月后她就會離開,在這段時間里,你盡可以去做好充分的準備,因為再過三個月,她又會再次出現在你的面前,你可以游刃有余的去打一場更有把握的勝利。

  前提是,如果那個姑娘還是單身的話。

  這雖然近乎一個笑話,但卻完美的詮釋了開普市的奇特之處。

  開普市還有一個更奇特的地方,在它的中心位置,屹立著兩座相鄰的建筑,開普市人稱其為陰陽雙塔。

  這是開普市內最宏偉高大的建筑,無論開普市如何滄桑巨變,它們都巍然聳立,不動分毫。

  這兩座高塔就是全城人心中最神圣的所在,當一個人的生命走到盡頭時,他的肉體會消解,可靈魂卻會化為瑩瑩閃爍的光點進入塔內。

  開普市人不信鬼神,不拜圖騰,但卻把陰陽雙塔看成最圣潔的所在。他們篤信,陰陽雙塔是開普市的根,也是開普市人最終的歸宿,他們不信鬼神但卻敬畏未知,他們不拜圖騰但卻膜拜先祖。

  這是一群善良的人,但卻注定了要遭受一場無妄之災。這一切都源于十年前的那個晚上,源于一場密謀已久的刺殺和一個小家庭的毀滅。

  那一年,李一橫七歲,那一天,是他七歲的生日。

  那是一個夜晚,在開普市平民區,還差一個晚上就七歲的李一橫趴在窗臺前向外面仰望夜空.

  但他看不到星光,因為這時候的蒼穹已經被陰霾覆蓋,反而是下面的萬家燈火更像是美麗的星空,在燈塔一樣的陰陽雙塔的帶領下,爭奇斗艷的閃爍著。

  一眼望去,星星點點,霓虹閃爍,蔚為壯觀。

  李一橫執拗的盯著縈繞在陰陽雙塔頂端徘徊不散的陰云,連眼珠都不轉一下。

  他已經試過了無數的辦法,不管是發狠恫嚇,還是祈求商量,甚至在心里用稚嫩的詞語咒罵了一番,那黑幕一樣的烏云卻比他還執拗,炫耀一樣在天空中旋轉騰挪,翻來覆去,就是沒有離開的意思。

  這讓小小的李一橫憋了一肚子的氣,因為如果烏云不散,明天的安排就有可能要泡湯,而這個安排卻是父親難得一次主動提出來的,這在李一橫的記憶里可為數不多。

  這時候的李一橫還不知道父親是一個大富翁,他只知道父親是個大忙人,一個月回家的次數很有限,掰著手指都可以數過來,每一次又都是來去匆匆,只有母親一個人在家陪著自己。

  李一橫每一次看到別人家的小孩被父母牽著小手在大街上漫步的場景時,都羨慕得要死。

  背后傳來房門推開的聲音,然后是再熟悉不過的腳步聲。

  李一橫都不用去想就知道是誰,果然,很快一張溫暖的毯子就裹在了他身上,然后有一只帶著鉆戒的溫軟手掌在他頭上輕柔的撫摸了兩下。

  “一橫,該睡覺了。”一個同樣溫軟的聲音輕聲催促。

  李一橫固執的盯著天空,仿佛他正與陰云較量,誰先低頭就算認輸一樣。

  “這孩子!”那個聲音略帶責備的說了一句,拉過一張椅子坐下,將李一橫的小身軀攬過來抱到自己腿上,愛撫著他的小腦袋,說,“兒子,你是怕明天下雨,你跟爸爸說好的事情泡湯了吧?”

  這個人當然是李一橫的母親,一位身材豐腴但卻絕不臃腫的婦人,皮膚柔滑白皙,五官精致,風姿綽約。

  如果說少女吸引人的地方在于她們的青春活力,那么這個婦人吸引人的地方卻是淡定從容的貴氣。她的名字也跟身上所散發出來的恬然從容的氣質一樣:林恬兒。

  不過,她更愿意別人稱呼自己李夫人,盡管沒有多少人知道她是李耳明媒正娶,而且是唯一的女人。

  李一橫終于移開了目光,不確定的看向林恬兒:“爸爸會嗎?”

  林恬兒點著李一橫的小鼻子,笑著反問:“你說呢?”

  “爸爸不會,對嗎?”李一橫仍然不確定的問。

  林恬兒攬著李一橫輕輕搖晃著:“兒子,媽媽告訴你,爸爸答應過的事情,從來不會變,就算外面下成了一片汪洋,爸爸也會劃著小船來給我們的寶貝過生日……”

  “那要是船破了呢?要是爸爸不會游泳呢?”李一橫打斷母親的話追問道。

  “爸爸會游泳啊!”林恬兒微笑回答。

  “我是說萬一,萬一爸爸不會呢?”

  林恬兒無可奈何的笑了,道:“那就讓爸爸變成一條小魚游過來。”

  “不,爸爸要變成一條大魚。”李一橫認真的糾正道。

  林恬兒頗感奇怪:“為什么啊?”

  “爸爸要是一條小魚,那我呢?”

  林恬兒啞然失笑,點著李一橫的小腦袋罵道:“你個小鬼頭,真不知道你這小腦袋里到底在琢磨什么。好了,趕緊上床睡覺,不然,我可告訴爸爸你不聽媽媽的話,讓他取消跟你的約定。”

  李一橫撒嬌的搖晃著林恬兒:“媽媽——”

  林恬兒佯裝不樂的板起臉:“睡覺。”

  李一橫伸出手指,道:“那你跟我對塔。”

  “為什么對塔啊?”林恬兒不解的問。

  “你保證不向爸爸告狀。”

  林恬兒只好伸出手與兒子拇指相勾,用一大一小兩根食指擺出陰陽雙塔的形狀,轉了一圈。

  “對塔,對塔,說話不假,誰要食言,就變蛤蟆。”

  在母子兩人開心的笑聲里,李一橫蹦蹦跳跳的回到床上,像一條小泥鰍一樣鉆進了被窩。

  林恬兒將被子給他掖好,在他額頭上輕輕吻了一下,看了一眼整面放光的屋頂——后者緩緩暗了下去,變成輕柔的光暈,然后帶上房門走出了房間。

  林恬兒并未走回自己臥室休息,而是倒了一杯甜酒,站到了落地大窗前,惆悵的向外看去。當然,她并非像兒子一樣擔心明天的天氣和丈夫與兒子的約定,而是想起了十年前的往事。

  那一年,是林恬兒十九歲的生日,就在那座陰陽雙塔前,風清星朗,還沒有留起那撇小胡子的李耳向恬兒正式求婚。

  那是林恬兒第一次被一個男人正式求婚,以前追求她的男人很多,但向來清高的恬兒根本看上眼,也不會給他們這種機會,可當李耳鄭重的向自己求婚時,她整個人都融化掉了。

  當她終于適應了這突如其來的幸福時,發現手上已經多了一枚閃著湛藍色光暈的鉆戒,束在自己的無名指上。

  當時,李耳很鄭重的告訴她,自己這輩子只會喜歡她一個女人,并囑咐她決不能把戒指摘下來,要將它戴一輩子。

字體: 字號:
下一章
橫行戰紀目錄
共155章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