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18 07:55:50
  1. 愛閱小說
  2. 玄幻
  3. 至尊多情
  4. 第十五章 弘毅有請

第十五章 弘毅有請

更新于:2018-03-17 13:28:13 字數:2349

  【呵呵,各位從今天開始流沙每天更新兩章以上,每章爭取2000字以上,故事會慢慢展開慢慢精彩,請各位喜歡看我的書支持我的讀者要多多推薦多多收藏,多多給流沙提意見,謝謝大家了,祝大家端午快樂哈】

  清風徐徐,水波涌起,江岸邊柳葉隨風飄揚,孩童在樹下嬉戲玩鬧,好一處美麗和諧的風景。南宮余夢半依聚仙樓三樓樓欄,半閉雙眼深深的吸了一口氣“好香啊”

  “香,哪來的香味”諸葛流云使勁的吸了吸鼻子,卻感覺不到任何的香味,是不是我的鼻子出問題了,他想道。

  “哎呀,你能不能不要說話,這么好的意境都給你破壞了”南宮余夢坐回長椅,秀眉緊皺,嬌嗔道。

  “哦”諸葛流云習慣性的摸了摸鼻子,之前南宮余夢只要一生氣就會糾他的鼻子,每次都是糾的通紅通紅的,一來二去,現在只要南宮余夢一生氣,諸葛流云都下意識的摸自己的鼻子,現在想改也改不掉了。

  “喂,你說我們師傅為什么要我們現在下山呀”南宮余夢問道。

  “我怎么知道,你不是湘師叔最喜歡的弟子嗎,她沒告訴你嗎”諸葛流云自己倒了一杯清酒喝了下去“好酒”

  “我們下山已經半個月了,不知道師傅她老人家現在怎么樣了,不是達到元嬰期的弟子才會下山歷練嗎?我們還沒筑基,師傅怎么就讓我們下山了呢”南宮余夢現在心里有很大的疑問。諸葛流云搖頭苦笑,自己又何嘗不是有很多的疑問呢。自從師傅從天柱峰回來的那天整個人似乎都蒼老了很多,常常一個人躲在廂房內唉聲嘆氣,之后就是南宮余夢奉湘師叔之命邀自己一起下山歷練,師傅竟然一口答應,難道逍遙宮真的發生了什么大事。

  諸葛流云重重的嘆了一口氣“師傅竟然叫我們下山歷練,自然有他們的道理,我們還是遵照二老的意思辦吧,你放心,我會保護你的”

  前面一句還好,當聽到后面一句,南宮余夢立刻火冒三丈,自己什么時候要他來保護了“你保護我”她故意將“保護”兩個字咬的死死的。諸葛流云似乎并不知道危險即將來臨,依然自斟自飲,滿口胡言亂語“那當然,我是男的,你是女的,女的都不是要男的保護的么”

  “你給我去死…你…”南宮余夢已經氣的說不出話來。

  諸葛流云才不管她生不生氣,依舊我行我素,繼續說道“湘師叔也真是的,你一個姑娘家,還沒筑基就讓你下山歷練,萬一遇到什么危險,我還得分神照顧你,哎,你說…”

  “哎呀”黑黑的眼圈呈現在諸葛流云的右眼上,卻是南宮余夢發飆后的杰作。

  南宮余夢把拳頭捏的啪啪作響,陰笑道“你看本姑娘能不能保護自己”

  這時,閣樓的階梯咯吱作響,南宮余夢停止陰笑,仔細的聽了一會,有些不高興“有好多人上來了,小二哥不是說了么,三樓平時都沒人上來的,最是清凈。怎么會有這么多人上來”

  諸葛流云捂著自己的右眼,俗話說吃一塹長一智,現在他再也不敢惹南宮余夢生氣了。“人家也許也是看這里清凈,我們就不要管他們了”

  話剛說完,那幾人已經來到了閣樓上,只見當先一個是身穿絲綢長袍的中年男子,他雙眼緊緊盯著南宮余夢看了一會,又瞟了諸葛流云一眼,自顧自的找了一個靠窗的位置坐了下來,他身后緊跟的四人像是他的隨從,只是分別站在一旁,并沒有坐下去。小二在一旁陪笑,這家伙來頭不小,諸葛流云暗道。

  “小二,我們老爺聞聚仙樓之名而來,待會有什么好吃的盡管上,如果真的好吃的話,我們老爺自有重賞”其中的一個隨從說道。順手掏出一顆石頭類的物件丟給了小二,小二一接那物件看了看,立刻喜笑顏開“好咧,大爺您稍等,小的這就去給您準備”說完喜滋滋的下了樓。

  “哼”南宮余夢冷哼一聲。

  “姑娘似乎對老夫有什么不滿吧”那個中年男子背對諸葛流云二人說道。旁邊站立的四個隨從隨即警惕的盯著南宮余夢,只要南宮余夢稍有一些舉動,相信他們會立刻飛身撲上。

  南宮余夢剛想反駁,被諸葛流云眼神制止了。“這位老哥,我們并沒有任何惡意,剛才同伴多有冒犯,請多多包涵”諸葛流云站起身來行了一禮。

  “小子,一句包涵就想了事嗎”旁邊的隨從喝罵道。

  “哼”中年男子回過頭來冷哼了一聲,雙目不怒自威。那隨從連忙低頭退了下去。中年男子隨即微笑的站起身朝諸葛流云二人走來。

  “怎么,想殺了我嗎”南宮余夢以為中年男子想找自己麻煩,不服氣的罵道。

  “小夢,不得無禮”諸葛流云連忙喝止,朝中年男子抱歉一笑。什么時候自己成了小夢了,南宮余夢嘟囔著不再言語。

  “不礙事不礙事”中年男子笑著回應“不知二位如何稱呼”

  “在下諸葛流云,這是南宮姑娘,我們都是逍遙宮弟子,奉師命下山歷練,剛剛才到此處停留歇息”諸葛流云介紹道。

  弘毅眼中精光一閃“不知諸葛兄弟師從何人”

  “天宇峰掌峰無道子正是在下師尊”

  “無道子?哈哈……”弘毅仰天長笑,自己剛剛才打傷他的師傅,現在又和徒弟稱兄道弟,人世間緣分真是妙不可言啊。

  諸葛流云眉頭緊湊“老哥認識我師傅”

  “呵呵…老夫弘毅,不知二位認識否”弘毅笑道。

  “邪王弘毅”諸葛流云倒吸一口氣,南宮余夢早已驚的跳了起來。弘毅打傷自己師傅的事諸葛流云早已聽說,當下也沒有什么好臉色。

  “你想怎么樣”諸葛流云冷冷的說道。

  “哈哈…老夫沒想怎么樣啊,二位不必驚慌,不知二位有沒有雅興,待飯后到老夫邪王宗一敘如何”

  諸葛流云也是初生牛犢不怕虎,欣然應道“有何不可”

  身旁的南宮余夢早已臉色蒼白,嬌軀顫抖,差點就倒在地上。邪王弘毅是什么人啊,連師叔都一招重傷其手上,自己兩人去豈不是羊入虎口。

  “哈哈…果然是英雄出少年,老夫就恭候二位大架光臨了”弘毅笑著回到自己的座位,待小二送上酒食來也沒再看諸葛流云二人一眼。

  “你想死本姑娘還不想死呢,干嗎要答應他去邪王宗”南宮余夢飛快的看了一眼弘毅,不滿的低聲說道。

  “你認為我不答應他,今天我們就能走出去嗎”諸葛流云苦笑道。

  南宮余夢啞口無言,悶悶不樂的吃著飯食,原本可口的飯食現在卻食之無味,似同嚼蠟……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