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20 05:42:52
  1. 愛閱小說
  2. 玄幻
  3. 念神空間
  4. 第一章:因念而死,因念而生!

第一章:因念而死,因念而生!

更新于:2018-03-17 08:49:04 字數:5299

字體: 字號:
念神空間目錄
共136章
  “你個小野種,以為被家主撿了回來就能一飛沖天,麻雀變鳳凰了,說到底,你不過是薛府里的一個下人而已。”古香古色的小院之中,一個身穿錦袍身材微胖的少年正踩著一個灰布少年,對著腳下滿臉泥巴的灰布少年大聲的辱罵著。

  爬在地上的灰布少年滿目猙獰,青筋暴起,怒吼道:“我不是野種,我有奶奶和雪姨,我不是野種……”少年一邊大叫,一邊奮力的反抗,竟然掙脫開了錦袍少年的壓制,在地上滾了一圈之后,立馬爬了起來,旋即對著錦袍少年大罵道:“薛宏,你個賤人,等我長大了,變強了,定要狠狠地揍你,揍得你滿地找牙,跪地求饒。”

  罵完后,拔腿便向著院子外面跑去。若是不跑的話,待會兒又要被猛揍一頓。而陸寒逃離的方向,正是薛宏口中,薛家家主所在的小院。

  薛宏見陸寒罵了自己不說,還揚言以后要揍自己,怒氣上頭,拿起手中的一階低級念器,向著陸寒的后腦勺猛的扔了過去。

  陸寒不知道后腦勺飛來的圓盤形念器,仍然向前方跑著,突然感覺自己的頭,被什么東西給重重砸了一下,頓時覺得四周的天地一陣旋轉,頭暈目眩,意識漸漸模糊,瘦小的身體直接栽倒在了地上,半天也不見動靜。

  薛宏見陸寒被自己砸中,高興的做了一個勝利的姿勢。

  待陸寒半天不起來,這才有些心慌了,以為他是在裝死嚇唬自己。走向前去,用腳踢了踢陸寒的身子,小心翼翼的說道:“陸寒,喂,陸寒,你別裝死了,大不了我以后不欺負你就是了。”

  見陸寒還是不動,薛宏半蹲下來,將陸寒趴著的身體翻了過來,使勁的搖了搖,神情慌亂,語無倫次地說道:“喂……陸寒你可別嚇唬我,我膽子小,真的,以后我再也不欺負你了,再也不打你了……”

  薛宏雖然經常欺負陸寒,說到底不過是一個十二三歲的小孩罷了,遇到這種情況,立馬慌了神。胡亂的大吼了起來:“來人啦,救命啊,來人啊,死人啦……”

  道道呼救聲遠遠傳了開去,附近院子的人全都聞聲趕來,沒過一會兒,薛府內的丫鬟,家丁以及薛家的家主薛天奇等人,全都聚集到了這個小院子當中。

  薛天奇打量了一下院子內的情況,旋即走上前來半蹲下去,伸手一探陸寒的鼻息,用手貼在陸寒脖子上面的動脈感受了一會兒,說道:“沒有什么大礙,只是昏死過去了而已……”

  說完此話后,瞪了一眼薛宏,狠狠道:“不要以為你是大長老的孫子,我就不敢拿你怎么樣,別讓再我見到你欺負他,否則,有你好看,就算是大長老的面子我也不給。”

  “誰要不給我面子啊?”一個蒼老的聲音傳來!

  眾人只覺得眼前一花,一個身材略顯佝僂的白發老者便出現在了院子里面。

  老者打量了一下院子里面的情況之后,淡然道:“原來是家主啊,我還以為是哪個阿貓阿狗敢在背后說我的壞話呢!”

  老者輕蔑的看了一眼薛天奇之后,對著正在一旁發抖的薛宏柔聲說道:“乖孫子,別怕哦,咱們回房去,別和這個不知道哪里撿來的小野種一般見識!”說完還重重的哼了一聲。旋即帶著薛宏,趾高氣揚地離開了小院。

  薛天奇緊緊的盯著大長老的背影,暗罵了一聲“老匹夫”隨后抱起躺在地上昏迷不醒的陸寒,走向了自己女兒的房間。

  ……

  ……

  (場景轉換)

  北臨市,海淀區某公交站,一輛編號為300外的公交車上。

  “北太平橋西,到了,需要下車的乘客,請準備下車。”電子合成的女聲響起之后。

  車內有五六個人站起身來,來到了后車門。

  一位年紀大概二十歲左右的少年正提著行李箱,背著大大的行李包,一只手緊緊得抓著一旁的扶桿,等待著車門的開啟。

  他有著一張十分清秀的臉龐,單眼皮,嘴唇長的有點小性感。也算是標準的帥氣小正太一枚。只是少年的身高僅有一米七左右。如若不然,只怕走在大街上也會迷倒一大片的花癡少女吧。

  等前面的人下去之后,少年提著自己的行李緊跟著下了車,拖著行李箱上了人行道。

  人行道上來來往往的路人以及一輛輛自行車正在穿行,少年拖著行李箱,向著南邊行去,沒有理會旁邊的幾個美眉審視自己的目光。自言自語道:“該死的夏天,這么大的太陽,是不是看哥哥我不夠黑,也不夠有男人味。”清秀少年的左手放在額頭前,阻擋著刺眼的陽光。彎腰從行李箱邊上的小口袋里面,拿出了一瓶礦泉水,餓狠狠地灌了兩口之后,繼續朝目的地行去。

  高賢,來自南方巴蜀之地。今年二十二歲。在這個城市呆了三年有余,是傳說中的北漂一族。

  十七歲不到便開始打工,之前在另外一個名叫GD省的地方做過很多種工作,制衣廠,玩具廠,電子廠,手工作坊,工地上的搬磚小工,只要是你能想到的底層工作他基本上都做過。

  而現在的他卻是一名廚師。也就是北方人口中的‘顛大勺’的。期間也談過半段后知后覺的凄慘戀情,最后以揪心和失敗告終。

  馬路上川流不息的車輛以及來來往往的人群之中,高賢的身影看起來那么的孤單,迷茫!

  高賢的眼神漸漸變得迷離而深邃,陷入了那段不堪回首的記憶當中。

  那時候高賢只有十六歲多一點,父母老來得子,年紀已經六十多了,看著雙親為了自己的學費,整日里唉聲嘆氣,拼命賺錢。

  高賢滿心自責,沒有繼續讀書,而是選擇了出去打工,剛出家門的時候天真爛漫,對未來充滿著無限的遐想和渴望。

  初到GD市找到了自己的發小,旋即跟著發小進了一家大型的電子廠成為了一名錫焊工。

  每隔幾天,幾個玩的好的哥們,就會去廠子馬路對面的小飯館聚一聚,因為這個小飯館的飯菜不僅可口無比,而且便宜實惠,很受廠子內打工的兄弟姐妹們的歡迎!

  一次意外的邂逅,高賢在這個小飯館吃飯的時候,因為手機沒電了而認識了一位溫柔可愛的姐姐。

  從那以后,高賢每到那個小飯館吃飯,居然都能夠見到她。兩個人漸漸的熟悉,開始交流,互加扣扣,聊的很是盡興。

  女子的名字叫陸雪,二十歲,從那以后高賢便稱她為小雪姐姐,陸雪被高賢的樂觀開朗深深的吸引,而高賢也為陸雪的善解人意,溫柔善良所折服,相互吸引的兩人便開始交往了起來。

  陸雪比高賢大了三歲多。對高賢照顧入微,沒事就會到廠子里面去找高賢,幫高賢收拾床鋪,洗衣服。甚至連內褲都會在高賢不好意思的目光下,幫陸寒洗干凈,晾起來,高賢每次見到陸雪的時候都很開心,很快樂,心里面好像被什么東西給填滿了似的。

  年少的高賢卻不知道,陸雪已經深深的愛上他了。而他自己的內心深處,也深深的埋下了這個女孩的身影。

  然而,好景不長。

  某日,在飯館吃飯的時候,七八個頭發顏色各異,發型奇特的男子沖了進來,抓著陸雪的頭發就往外面拖。

  在小飯館外面毆打了起來,高賢憤怒異常,青筋暴起,提著板凳便沖了出去,干翻了三個人之后,高賢也被打趴下了,將陸雪緊緊地抱在懷中,壓在身下。

  任由拳腳落在自己的身體上。而這一次擁抱也是兩人第一次的身體接觸!同時也是最后一次。

  看著拼命保護著自己的瘦小身影,陸雪的眼神迷離,心痛和自責填滿了她的心房。下定決心要一輩子和高賢在一起,永不分離。

  而在毆打的過程當中,幾位殺馬特男子的污言穢語之下,高賢知道了陸雪挨打的原因。

  原來,陸雪竟然是一個援交女。在見到了高賢之后就再也不去做了,因為陸雪是那里所謂的頭牌,不做的話,給那幾人帶來了很大的損失,這才被毒打,高賢帶著陸雪找到了一個小診所處理傷勢。

  當陸雪見高賢滿身的淤青時候,流著眼淚哽咽著問道:“高賢,你為什么這么傻,為什么要保護我,我不過是殘柳之身,被打又如何,我不值得你這樣做的。”

  高賢堅毅的望著陸雪說道:“小雪姐姐,我絕對不會讓別人碰你一根毫毛,絕對不允許,你放心吧,日后他們若是再來找你的話,我定要為你報仇,只要我在你身邊我就要保護你,絕對不會讓你受到半點傷害。”

  陸雪見高賢這樣說,神情堅定,感覺自己的心已經被幸福填滿了,看著高賢的目光滿是愛意。

  陸雪忽然問道:“你喜不喜歡我。”

  高賢立馬回答道:“當然喜歡姐姐了,姐姐這么漂亮,這么賢惠,關鍵是還對我這么好。”

  陸雪見高賢這樣回答滿心歡喜,旋即又問道:“那你愛我嗎,你愿意娶我為妻嗎。”

  當高賢聽完這句話之后,沉默了,吱吱嗚嗚的回答道:“姐姐,這個不一樣的,其實我現在都不明白什么是喜歡,什么是愛,你叫我怎么回答。”

  高賢其實是一個比較傳統的男孩子,現在正是懵懂的年紀,畢竟才十七歲。而且之前只知道念書,根本就沒有接觸過太多的同齡或者是比自己大的女孩,就是個愛情小白,根本就不會說什么甜言蜜語。

  當陸雪問高賢這個問題的時候,高賢感覺這是個嚴肅,很神圣的問題,當然不能胡亂說我愛你啊,我愿意娶你啊,這一類的話了。

  而且,高賢的內心深處還是很抵觸做過這個職業的。

  畢竟每個男孩都希望自己未來的老婆是個純潔無暇的女孩。雖然他通過這段時間的了解,知道陸雪出來打工是為了治好自己弟弟的病。被逼無奈之下,才走上了這一條路。

  但高賢還真沒有想過要和陸雪過一身一世,取陸雪做自己的老婆。所以才會如此回答。

  陸雪見高賢這樣說,笑了,笑的是那樣的無奈,還有著無盡的苦澀:“原來他始終還是不愛我的,呵呵,也是,我不過是一個人盡可夫的女人,又怎么配得上他呢!”

  高賢雖然奇怪陸雪為什么會笑,卻沒有在意,也沒有發現陸雪眼中的一抹失望,一份傷心,一絲相見恨晚,還有著一縷決絕。

  從那以后,陸雪的扣扣沒有再上過,也沒有再去兩人經常吃飯的地方,更加沒有去過高賢的宿舍,幫他打掃床鋪,幫他洗衣服。沒有再見到陸雪的高賢,這時侯才感覺自己仿佛失去了什么東西似的。

  高賢辭掉了工作,開始四處尋找陸雪,把他們一起去過的地方都走遍了也沒有再遇到她。

  高賢想到了當初的那幾個男子,于是去找那幾個打過陸雪的男子尋問,這個時候高賢才知道。

  陸雪竟然自殺了,聽到了這個消息之后,高賢呆站在了原地,眼淚不停的流,流的撕心裂肺,肝腸寸斷。

  原來,我真的離不開她,原來,我是愛她的。剩下的只有眼淚與自責。

  沒有了她的世界竟然失去了彩色,剩下的只有黑與白。而他也明白了什么是愛,愛情是不需要計較什么的,只需要你只需要我。

  高賢找到了陸雪最后居住的地方,發現了陸雪留下的字條:“高賢,若是你來找我了,那么說明我已經不在了,是我配不上你,我更加不會怪你,我只恨蒼天為什么不早點讓我遇到你,若是早點遇到你的話,那該有多好……愛你的陸雪,絕筆。”

  紙條的下方還寫著一句詩。

  “我生君未生,君生我已老,化蝶去尋花,夜夜棲芳草。”

  高賢看著這句詩哽咽道:“好一個化蝶去尋花,好一個夜夜棲芳草,小…雪…姐…姐,是我錯了,是高賢錯了,我是愛你的,你為什么這么傻,為什么啊……”高賢拿著被自己淚水打濕的紙條,抱著自己的頭,半蹲在地上,撕心裂肺的大吼了起來。

  陸雪就這樣靜悄悄的離開了人世,高賢甚至沒來得及正式的給過陸雪一個擁抱,留下的只有銘刻在心房上的情殤!

  高賢帶著滿身的傷痕與愧疚,離開了那個城市,來到了現在這個地方開始了新的生活,新的人生,不過卻沒有再遇到一個可以讓他敞開心扉的女孩子了。

  拖著笨重的行李箱,來到了以前就租好的房子,高賢做了一個,人生中最最重要的一個決定,那就是寫小說。

  提著筆在筆記本上開始構建整部小說的框架,一邊寫著,一邊自言自語道:“小雪姐姐,這部小說是為我們兩個而寫,既然我們不能在一起,那么就讓我們的故事在這部小說中延續下去吧。

  寫著寫著,高賢竟然沉沉的睡了過去……

  ……

  ……

  陸寒緩緩地睜開眼睛,映入眼簾的竟是粉黃色的帳幔,頭頂是一襲一襲的流蘇,隨著午間的輕風不時搖動。

  身下的床榻冰冷堅硬,即使那繁復華美的云羅綢如水色蕩漾的鋪于身下,很是柔軟卻也單薄無比。不時飄來一陣紫檀香,幽靜美好。

  榻邊便是窗,精致的雕工,稀有的木質。窗外一片復古之景,假山,小池,碧色荷藕,粉色水蓮。

  看見這些擺設,陸寒怔住了。

  反應過來之后,居然在床上大叫了起來:“救命啊,我這是在神馬地方啊,耶穌,上帝…阿門,救救我吧。”

  穿著白色褻衣褻褲的陸寒,此時正抱著頭,站在床上歇斯底里的大吼大叫。

  卻沒有注意到,房間里面已經進來了三個人,薛天奇,薛美凝,還有田倩。

  此時的三人,看著發瘋般的陸寒,兩眼瞪得老大,盯了半天之后,薛美凝忽然說道:“爹爹,娘親,你們說,小寒弟弟是不是瘋了。”

  “美凝,不得胡說。”田倩瞪了一眼薛美凝。

  陸寒聽到二人的對話,忽然跑到了薛美凝的身前,大聲問道:“小蘿莉,哦,不,小美女,你叫什么名字啊?”

  “我說小寒弟弟瘋了嘛,你們還不信,說話都不分條理了。”薛美凝大聲地對著薛天奇夫婦說道。

  薛天奇緊緊地盯著陸寒,眼神奇怪,突然問道:“你叫什么名字?”

  聽到了這個問題之后,陸寒愣了半響,旋即抱著頭大叫了起來:“我的頭好痛,好痛……”

  聲音漸漸變小,最后昏死了過去。

  半日后,在床邊薛美凝等人的注視之下,陸寒慢慢地睜開了眼睛,隨后大笑了起來…

  笑聲是那樣的張狂,那樣的興奮……

  (有人說都市那一段不應該寫,但這一段必須寫,同心魂劫,女主與男主之間的愛情是受到詛咒的,而地球上的生活是怎么回事,以后會介紹,男主是萬古世界大能的分魂,因為發生了意外,為了逃脫掌控,將自己的命魂給分離了出去,來到了地球。而高賢就是陸寒,陸寒就是高賢,這不是穿越,而是主角中了魂術。)

  (鄭重說明一下,這本書不是穿越)

字體: 字號:
下一章
念神空間目錄
共136章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