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20-01-05 20:08:02
  1. 愛閱小說
  2. 玄幻
  3. 熱血堅持
  4. 第一章 噩耗

第一章 噩耗

更新于:2018-03-15 10:12:30 字數:3830

字體: 字號:
熱血堅持目錄
共2章
  “咚咚咚”沉重的敲門聲在昏暗的房間中響起,房內沒有燈光,灰暗的室內僅有滲透窗簾那一絲的陽光。

  “誰?”一個略帶沙啞的聲音在房中響起。

  “請問是羽凡先生嗎?”房外的聲音回應著,是一個女人的聲音,聲音的主人年紀應該不會很大,因為那聲音中的稚嫩還沒有完全退去。

  “你是誰?”屋里的人沒有理會對方的問題,帶著一絲警惕的繼續問道。

  “是我。”屋外一個粗礦的聲音代替了先前的那女人。

  “什么事?”屋里的人似乎知道外面是什么人,聲音中帶著一絲詫異。

  “你妹妹出事了。”粗礦的聲音回答的很簡短,但卻知道這對屋里的人是最好的回答。

  果然,房門迅速的打開了,一個長相略帶瘦弱的青年慢慢走了出來,青年的頭發很長,已經到了肩膀,卻不像社會上的那些年青人一般打理的很飄逸。反而非常的林亂,就像一個很久沒有整理過頭發的人一樣。同時渾身還散發著一種恐怖的氣息。

  金少梅不知道面前這個年青人是誰,可對方身上散發出來的氣勢絕對是她自入伍以來所見戰士中最強的。特別是那被亂發遮掩下時隱時現的雙眸,給她一種來自心靈的震懾。

  金少梅身旁是一個身材高大的壯漢,一身西裝加上一副墨鏡,造型像酷了美國電影里的FBI。感覺青年直視他的那凌厲的眼神,壯漢有些尷尬,心中將派他過來的那位詛咒了千萬次。

  “嘿嘿,好久不見了,凡哥。”壯漢撓了撓光禿禿的頭頂,露出自己感覺上很和藹的笑容。

  凡哥?旁邊的金少梅幾乎以為自己的聽覺出了毛病。因為在她的記憶中,從來沒有誰能讓這位發出如此的尊稱。哪怕是他的頂頭上司。

  “給我一個解釋。”羽凡的回答非常直接,聲音也很沉靜。

  壯漢幾乎下意識的退了一步,有些結巴的道:“那個,那個,你妹妹掉進遺棄之地了。”

  “你說什么?”羽凡頓時失神。接著猛然一個近身右手掐住了壯漢的脖子,咬牙道:“陳二,這個笑話一點都不好笑,弄不好會死人的。”

  金少梅大驚,根本沒想到眼前這個青年說動手就動手,而且速度之快絕對讓人咋舌,她根本沒看清對方是怎么出手的。

  “你要干什么?”金少梅迅速的拔出了槍指向了羽凡。羽凡絲毫不理會指向自己的槍口,冷冷的看著陳二等著他的回答。

  “咕~~少梅,把槍收起來,我沒事。”陳二有些艱難的對著金少梅道。見金少梅的槍依舊指著羽凡沒有絲毫放下的動作。忙對羽凡道:“凡哥,她入行不久,還是個雛,可別為難她啊。”

  “說,到底怎么回事,難道你們忘了三年前的承諾嗎?當真要我把這個世界絞個天翻地覆。”

  “凡哥,誤會,絕對是誤會。是你妹妹和朋友跑禁地郊游自己掉進去的,當時我們龍組的兩個保鏢為了救你妹妹也掉了進去。真的,你是知道我的為人的,難道你連我都不信了嗎?”陳二連忙解釋。

  “去禁地郊游?難道。。。。”聽到陳二的解釋,羽凡陷入了回憶和失神當中。

  “那天,是你父母的祭日。”隨著陳二的回答,羽凡的手漸漸的失去了力量。陳二趁機急退兩步擺脫了控制,深吸了幾口氣。對一邊的金少梅狠狠瞪一眼道:“快把槍收起來,在他面前玩槍,想找死嗎?”

  金少梅對陳二莫名其妙的訓斥有些委屈,但還是快速的將槍收了起來。

  “我們準備組建一個營救小組進入遺棄之地,將里面的人都救出來,只是沒有一個合適的向導,所以頭叫我過來通知你,希望你能和我們一起去把你妹妹救出來。”陳二見時機成熟,將自己此行的目的說了出來。他知道對羽凡最好說實話,拐彎抹角的話反而會讓他看不起。

  羽凡回過神來,冷笑道:“怎么?已經五年了,你們還是對我的話帶有懷疑,哼,要去送死的就來吧。不過丑話說在前,你們進去我不管,但是誰要是妨礙我救人,我不介意那他見識下什么叫死也是一種奢望的滋味。還有是誰是禁地的負責人。她欠我一個交代。”

  對于羽凡的問題,陳二沉默了一會輕嘆:“不用交代了,他死了。被人殺死的。”

  “這么說來,這件事是被人利用了,等我回來。我要一個滿意的結果。否則。。。你知道我的手段。明天五點禁地出口,過時不候。”“哐!”門重新被關上了。

  陳二輕吁了口氣,對著一邊還不知道怎么回事的金少梅道:“走吧!”

  走在回去的路上,金少梅心中一直非常的疑惑,剛才的那個叫羽凡的到底是什么人,一直在龍組里出了名暴躁的陳二怎么會對他如此態度。

  “想問什么就問吧!”路上一直沉默的陳二似乎知道金少梅在想什么。

  金少梅猶豫了一下,開口道:“二哥,剛才那個人是什么人,你好像非常怕他。”

  “沒錯,我怕他。”陳二很直接,似乎理所當然。金少梅聞言驚愣住了,進龍組一年多,還是第一次聽說陳二會怕什么人的。即使面對組長陳二都從未服過軟。

  “怕他不算丟人,即使是龍一那小子見到他也要繞道走。知道方忠嗎。”陳二從懷里掏出一根中南海叼在嘴里點燃深吸了一口道。“知道啊,他可是我的偶像,聽說他是神組中的第一人,百年難得一見的武學天才。”金少梅不知道陳二為什么會提到方忠,但還是帶著一絲崇拜的回答。

  “偶像?嘿嘿,你知道方忠面對羽凡時的下場嗎?人家就用了一只手,還是站著不動。幾乎將方忠打殘了。知道最近幾年為什么沒有方忠那小子的消息嗎,那丫的在醫院養傷呢?”陳二憋了金少梅一眼有些幸災樂禍的。

  “怎么可能!”金少梅幾乎不相信自己的耳朵。

  “哼,怎么不可能,不信你去問龍一,當時中南海三大組的頭都在。他們總不會騙你。再就是,方忠那小子已經傷愈了,應該在這個星期就會調到我們龍組來當副組長,到時候你自己當面問他。真想看看那小子會是什么樣的一個表情。”陳二略帶遐想的道。

  “那個羽凡真的這么厲害?他到底是什么人。這么厲害的人怎么不將他吸收到咱們龍組。”金少梅疑惑的看著陳二。

  “他?怎么說呢,你知道遺棄之地吧。”陳二彈了彈煙灰輕聲問著。

  “遺棄之地?什么地方,沒聽說過啊。”金少梅迅速的在腦海中搜尋著,可是卻沒有找到半點有關的信息。

  “噢,我忘了,遺棄之地是我們內部私下說的名字,官方說法好像叫第三世界。對,就是第三世界。”陳二拍了拍腦門說。

  “第三世界!遺棄之地就是第三世界?那里跟羽凡有什么關系。”金少梅對第三世界還是知道的。十年前在中國南部,一個考古學者在一座深山中找到一個洞穴,在那個洞穴的里他發現了無數殷商時期的青銅器。因此斷定在洞穴的深處肯定是殷商時期某位大人物的陵墓。所以他立刻向考古協會上報,在協會的同意下帶著一只近百人的考古隊伍,深入了洞穴。可是幾天后那只近百人的隊伍盡數失蹤。考古協會見事情不妙,立刻報告給了當地的公安機關。當地的公安機關立刻派遣了數支搜救隊伍進入洞穴,恐怖的事發生了,因為進入洞穴的人再沒有一個出來。此事立刻被上報給了省里,省里又上報給了中央。中央領導立刻將洞穴畫作了軍事禁地,同時派遣了數支小股隊伍探索洞穴。可是卻無一例外的失蹤。洞穴深處就像一個黑洞,讓進去的人全都都莫名其妙消失了。如此一來再也沒有人敢深入洞穴之中。這件事被中央列為五星機密,嚴防流入民間。

  本來這件事到此就畫上句號了,在科學家和中央的人眼中頂多就是在中國多出一個像百慕大那樣的未解之謎。但這一切卻應為一部DV而徹底的改變。管理洞穴的人無意中在洞穴邊緣撿到了一部DV,播放之下大吃一驚。DV是發現洞穴的考古學者留下的,里面記錄了他們探索的全過程。

  他們不是失蹤了,而是到了一個全新的世界。洞穴的盡頭是一個通往神秘世界的通道。只是這個通道人能進去,卻無法出來。他們找不到回來的出口。

  DV中的一切引起了國家領導的高度重視。新的世界,這讓科學家們的平行空間理論得到證實。更讓領導人們看到了資源和發展空間,在當今社會資源嚴重緊缺的情況下,發現了新世界。比哥倫布發現新大陸更讓人垂涎。只要可以利用到新世界的資源,絕對可以讓中國瞬間走向世界的巔峰。為此國家開始動用龐大的人力物力財力對新世界進行深入的研究。為了便于研究,科學家們將這個新世界命名為第三世界。這也是第三世界的由來。

  “什么關系,他是現在為止,唯一一個從遺棄之地出來的人。你說什么關系。”陳二兩眼一白道。

  “什么?怎么可能,如果是那樣,國家怎么會放任他在外面,他絕比對中國人登月更有研究價值。”金少梅驚呼。

  “你當那些大佬愿意?可不愿意又能怎么樣,他們曾經動用了一個軍區的力量對付人家羽凡。愣是被別人耍的團團轉,連禁區司令都被人家俘虜了。那還不是他的真實力呢。”陳二回憶著有些羨慕的道。

  “這么厲害,什么時候的事,我怎么一點都沒聽說過。”金少梅有些懷疑的看著陳二。

  “五年前,轟動一時的北疆演習還記得吧。就那次,什么飛機啊,坦克,大炮啊連毒氣都用上了,只差沒用導彈,核彈了。”陳二侃侃的道。

  金少梅聽得目瞪口呆,好半天才結結巴巴的道:“這。。。這。。。這家伙還是人嗎?”陳二很滿意金少梅的表情笑著說:“不知道,反正我是將這家伙定義為非人類。丫的,啥時候我也能又這么猛就好了。”

  金少梅翻了翻白眼心說,你要是有這么厲害,恐怕天下就要大亂了。

  陳二正感嘆著,接著似乎想到了什么。對著金少梅說:“丫頭,演習的那是你可不能對別人亂說。那可是關乎軍區司令員面子的事,要是被那老頭知道了。我不死也要下層皮的。”

  金少梅輕笑:“呵呵,今天我可是大看眼界了,天不怕地不怕的陳隊長。還有這么多害怕的人啊。”

  “你知道什么!怕羽凡那是因為人家實力猛,咱心服。至于那司令員,咱不能不服。”陳二郁悶的道。

  “為什么?”金少梅還第一次聽到這個理由,好奇的問道。

  陳二撓了撓油亮的腦袋尷尬的道:“那是俺家老頭。”

  金少梅徹底的傻眼了。

字體: 字號:
下一章
熱血堅持目錄
共2章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