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12 17:41:30
  1. 愛閱小說
  2. 玄幻
  3. 幻魔語錄之騎士歸來
  4. 第二章 午馬汝女

第二章 午馬汝女

更新于:2018-03-16 18:46:36 字數:5728

  蒼池修想,現在最緊要的關頭,是看能不能找到醫生,救落落的命。

  那毒鞭,蒼池修沒有受過,可是單單看見最后的戰斗,就知道毒性的強大,而且落落直接被大蛇包裹。就算蛇蝎女人為了不傷性命,下手輕些。受傷或多或少總會有的。可是,蒼池修抱著落落,一手扶著背上,說也奇怪衣物完好無損。兩只白皙的雙手死死垂下,然而生命看上去微弱,卻怎么也不像將死之人,臉色分明從蒼白,變得紅潤。

  蒼池修從小就和落落生活在一起,十歲那年,同村的李大嬸需要降仙山的佘魚草做藥引,幽婆婆同意自己和落落從高聳如云的懸崖邊去采摘。當時全村的人都反對,說孩子太小,怎么可能爬的上那么高的高山,并且佘魚之草能治百病,必有魂獸看守,然而執拗不過,因為沒人敢去,最后落落雖采的佘魚,然而也從懸崖摔下,奇怪的是,身體卻完好無損,人類怎么可能有這體質。

  那件事情之后,村民待落落更加和藹可親。

  然而此一時彼一時,這可是劇毒,連大地都能腐蝕,何況是落落。

  可是看落落臉色的程度,分明是一點事都沒有,身上淡淡光暈流轉。

  落落的體型,在同齡女孩子中,也算嬌小的。可是蒼池修抱著這么久,應該也會剛覺到疲勞,但是給蒼池修現在的感覺,落落好像就是自己身體的一部分,好像是被生生分離出去。蒼池修救人心切,挨家挨戶的敲擊房門,不停的問:“有沒有大夫,救救我家妹妹”。

  這里本是集市中心,房間一間挨著一間。蒼池修敲了半天,也沒有一個人開門。正轉頭心灰意冷之時。那檀葉木門輕輕打開,里面傳來極不情愿的中年男人的聲音。

  “誰呀”。

  蒼池修馬上抱有希望說到:“大夫大夫,幫我看看我妹妹的”。

  “進來吧”。

  蒼池修把落落抱在床上,等帶那位大夫診斷的結果。

  大夫把手放在落落的手上,自言自語:“奇怪,根本就沒有脈搏,但是卻有體溫”。然后又去搬開落落的雙眼看了看“瞳孔也沒有擴散”。然手疑惑的對蒼池修說。

  “恕老夫直言,少年不要生氣,這女娃,并沒有病,就算有病我也醫不好,因為,她不是人”。

  “不是一般人,那是什么東西”。

  “就算是那些獸族,精靈族,他也會心跳,也會有脈搏,老夫不才,估計這小女孩,不是一般的人。”

  “不是一般的人。”落落和自己生活也有十幾年了,最近也在考慮這個問題。

  “既然無病,少年還是走吧”。

  蒼池修無可奈何,心想“估計這是一個庸醫,我再找找其他大夫問問”。

  走了大概半里路,微風吹拂,涼風習習,背脊一股陰風,蒼池修瞬間大了個冷顫。

  一句溫柔卻冰涼的話語對午馬說道:“神經感知還不錯,就是沒有魂力,這和廢物有什么區別?”

  “對呀對呀,汝女大人說的對極了”。

  “味道應該很好吃”。

  “對呀對呀,汝女大人說的對極了”

  蒼池修轉過頭去,遙遠的望見一男一女,男的面目猙獰,濃眉大眼,魁梧身材,****上身,肌肉輪廓線條分明,下身短褲,粗布麻衣,旁邊站著一個女人,衣著華麗,亭亭玉立,風姿綽約,妖嬈嫵媚,一雙大大的眼睛,然而頭發卻不是頭發,是一群蛇,而且蛇頭到處張望,看在池修眼里,說不出的恐怖。

  蒼池修把衣服脫安全脫下來,包裹著落落。蒼池修知道,這次一定要好好保護落落,不再像上次一樣,留下遺憾。

  可惜,愿望真的只是愿望而已,永遠變不成現實。

  夜色降臨,妖魔猖獗,夜色是妖魔最好的保護傘。世間萬物,相生相克,陰陽平衡,陽氣漸衰,陰氣漸長。

  蒼池修背著落落,撒腿就跑。前面不遠處,卻是自己呆了十幾天的晨之酒館。

  月光的雪,照耀在這片看似安寧的大街,大街的路道上,緩緩呈現出兩個拉的老長的影子,只見其中一個影子像行人一樣立刻起來,然后慢慢的走向晨之酒館,像人一樣的動作,敲了敲門。店小二打開大門,看到一個影子,以為自己眼花,然后再仔細一看,卻是一長相猙獰的魁梧大漢,不敢多想,開門讓他進來,背后跟著一個非常漂亮的女人,頭上帶著紗巾。

  店小二碎碎念:“真是糟蹋了”。雖說時間已晚,但小二在看來,必定是闊錯的一對夫妻,雖然月入中天,突生寒意,可是老板的眼睛都被男人手上一定金光燦燦的金子早都勾住了魂魄。那還有向外推的道理,老板收了金子,用力狠狠的在金子上咬了一個牙印,眉開眼笑對夫婦說道,:大人想來是住店”,還沒等富貴夫婦說話,直接惡狠狠的對小二說道,還不趕快帶貴客上上等的房間,還在等什么。

  小二心領神會,小心翼翼,學者老板對客人的禮貌,帶客人上房,心想只要伺候好了,說不定一年的工錢就到手了。這種貴賓,可不是說來就能來的。

  伺候好了貴賓,確實得到不少錢財,想起隔壁房間的窮酸少年,心里更不是滋味,沒錢還要讓人伺候,雖也打了一盆熱水,敲了下門,不理會蒼池修明不明白,憤然離開。

  蒼池修知道,今晚一定是不好過。落落雖說無礙,但是卻昏迷不醒。只好用熱水,給落落擦拭身體,讓其好睡。

  蒼池修雖不知隔壁房間這兩人的來意,但也大概猜出分毫,一定是為了落落。雖說兩人樣貌有所改變,但分明就是那兩人無疑。人類那有生的如此妖嬈的人,想來也是莫名其妙,妹妹到底是什么人,現在看來,和自己相處了十八年的妹妹自己也看不清楚了。

  夜深月明,窗外想起了依稀的談話聲,雖然聲音細小如蚊,但是蒼羽就是聽的一清二楚。

  “汝女,你說那小姑娘真的靠身體封印了滄海之牙,那可是靈長類魂獸啊,千年難得一見,圣君多次提到對著魂獸的喜歡,咱圣君是什么人物,叱咤不死界頂天立地的人物,對一個小小的魂獸這么看重,還派我們二人來取,可見這魂獸不一般吶”。說話的正是那英俊男子,貼著蒼羽的窗前,在紙糊的窗子上戳了個洞,使勁往里看。

  取出一只笛子使勁往里面吹了一口煙霧,這種東西有一個好聽的名字叫做,鶯鶯煙煙,只要吸上一口,魂力雖在,但是卻提不起半點的力氣,這能任人宰割,蒼羽雖然沒見過世面,但是卻也知道決計不能吸這種東西。胡亂找了些布,打濕了水,分別把落落和自己的鼻子蒙上。

  雖然相信自己的實力,但是做事一定小心,這是汝女牛馬執行了這么多年的任務,從未失手的原因。

  “午馬,據我所知,魂獸一般只能寄生在魂器里面,一件魂器只能寄生一直魂獸,難道說圣君不朽是要我們來取這件魂器不成?”

  “這我就不知道了,我們最好把人一起帶走,萬無一失,圣君的心思,豈是我們能夠猜測的,只要把事情做好,萬事大吉”。

  蒼池修做了一個小小的陷阱,只有等汝女和午馬進來了,可是也是沒辦法的辦法,然后把妹妹藏起來,自己也找了個地方,自己隨身攜帶的長劍,拿在手里,等待隨時出擊。

  汝女牛馬一踏入門口,牛馬頭頂上桌子就直直的掉下來,出乎牛馬的意料,那桶沒有還沒倒完落落的洗澡水瞬間扣在汝女的頭上,汝女兩眼一黑,把自己嚇個半死,慌亂的取下水桶,那驚恐又皮笑肉不笑的表情,著實讓午馬笑出了聲來,汝女嘴里以后洗澡水,噴在午馬的臉上,午馬也郁悶起來。

  蒼池修躲在角落,也看出來了,這兩人雖然實力強悍但是也不能太過張揚。不如先下手為強。

  蒼池修一劍橫空向汝女劈去。蒼池修也算聰明,從體制上看,汝女一個纖纖的弱女子,看上去是最合適了。蒼羽一劍劈下去,帶著狠勁,雖然沒有魂力支持鋒利度不夠,但是對付一個弱女子,那應該是相當容易的了。可是誰會想到,汝女真的是弱女子?

  蒼池修一劍確實厲害,位置也是選的好,汝女的后脖子。可是誰又能想到,雖然蒼羽的劍是劈到了點上,可是蒼羽的手感是劈到了一塊泡了水的肥皂上面,潤而細滑。

  “幻魔大陸竟有如此光滑的皮膚,可以直接滑開自己的攻擊,那么自己的勝算從百分之一直接變為百分之零,就那么一點點的希望也直接破滅”。

  汝女“咦”了一聲,反手一拍,還以為是什么蚊蟲叮咬,但是感覺又不對勁,轉身一看,一個裹著黝黑衣服,風度翩翩的少年,木訥的站在自己的身后,眼里滿是疑惑。

  午馬反應過來,一把抓住蒼羽的脖子,舉的老高,掐的蒼羽差點背過氣去,才肯慢慢地放下來,反手把蒼羽綁在客店的飯桌的柱子上。

  蒼羽心想,這次肯定完了,翻著白眼,視死如歸,可是落落已被藏好心中或多或少有些許安慰,只希望落落不被發現,但是,就這么大一個房間,被找到也是遲早的事情。現在只能裝死,拖一時算一時,就看天意。

  可是對面的兩人,怎么能讓自己這么好過,一盆洗腳水,接潑在蒼羽的臉上,等了這么就早就口干舌燥,不好意思舔了舔舌頭。看的午馬汝女兩人滿臉黑線。

  “小子,你把那小姑涼藏哪里去了,你們人族居然也綁架她,看來那小姑涼身上確實是有秘密地”。

  “快點說出來,不然割了你的舌頭,拿去喂狗”紐瑪說著用手在蒼羽的嘴巴上空劃了一下。毫無面部表情,也不是到是真是假,但是容不得蒼羽不信,如今莫名奇妙的被綁起來。雖然也是預料之中,還說人類綁架了她,到底什么意思。

  既然這么想,那么就豁出去了。

  “兩位漂亮的大哥大姐,你們夜深人靜,伸手不見六腳趾,跑到我的房間,不問三七二十三,把我綁起來,還問我要小姑涼”你們是不是搞錯了了“

  看著蒼池修的表情,午馬和汝女也是一頭霧水,午馬與汝女雖是不死神族手段殘忍,那只是為了完成任務,而且從不濫殺無辜。

  蒼羽眨巴著眼睛,眼睛迷離的望著汝女,以為汝女會有所不同,畢竟是女人,對男人或多或少都有那么一點點感覺上不一樣,可是誰曾想,汝女二話不說一巴掌就扇過來,直接把蒼羽扇蒙圈了,開始懷疑自己的人生。

  看來賣萌無望,也就只能等死,反正是死也不能把落落找出來,這是做人的底線。

  真要閉眼等死的一瞬間,蒼池修還是有點落寞。

  “在房頂”。

  只見一個白衣飄飄的男人,正從天空房頂之上飄下來。

  遇到救苦救難的觀世音菩薩。可是影響中,沒有這么漂亮的男菩薩啊。管他妖魔鬼怪,玉皇大帝,能救自己的都是恩人。

  說不定,也是來找落落的。蒼池修莫聲不語,只能尋找機會,趕快逃開。

  白衣少年二話不說,一柄光劍就這樣直導午馬眉心,午馬反應過來,立馬跳開,白衣少年變換著手勢,從嘴中吐出以后火焰,劃著一條小火龍直直的奔向鈕榪汝女二人,兩條火龍來勢洶洶。只見汝女幻化收拾,一口大水,把火焰澆滅。

  “二位可是不死一族”。

  “我奉勸而為,那里來,還是會那里去,休怪我手下不留情”。

  “不死一族做事,外人休要插手,否則,死”。

  “那要看你的實力”。

  那白衣少年幻化手勢,只見一條紫龍在空中亂舞,紫色魂力,不容小覷。以一敵二,雖說不能勝利,卻也不甘落后。打成平手。

  午馬汝女兩人雖說與白衣少年持平,汝女卻完全在靠體力戰斗,只見汝女幻化手勢,口中說道:“美杜莎之眸”。房間之中形成了一個紫色氣泡形的霧障,把蒼池修,白衣少年全部籠罩其中。

  蒼池修對這個并沒有感覺,但是在白衣少年心里,暗道不好,這美杜莎之眸,感覺是讓時間和速度都放慢,意思是說,自己的速度,都慢了很多。雖然看到午馬來襲,明明可以躲過,卻還是受了傷。

  只見午馬又是一擊,正要中白衣少年的腹部之時,卻被趕過來的蒼池修擋下。

  其實蒼池修早已解開繩索,只是也看出汝女的招式,就是把敵人的速度和時間都降下來,而且自己隊友也不能使用魂力。但是,奇怪的是,蒼池修卻沒有受這美杜莎之眸的影響。

  論力量,但是擋兩三次攻擊還是可以的。

  白衣少年被蒼池修救下還沒好好感動,救被蒼池修一腳踢到美杜莎之眸的實力范圍,白衣少年明白,蒼池修不可能是那午馬的對手,只是出其不意的抵擋一下而已,要成敗,還是要靠自己。于是好物保留幻化手勢:“星辰星宿,月神之名,聽我使命,封存視聽。”

  白衣少年心想,既然叫做美杜莎之眸,肯定是與自己的眼睛,或者皮膚的作用影響,既然我能看到,那午馬的速度,但是躲不過,那么肯定是皮膚肌肉受影響,就連魂力也是不出那也是身體被暫時封住而已。既然這樣只要封住所有肌肉吸收,就不會被影響。

  果然如此。

  蒼羽被午馬一擊直接穿破木墻,倒飛出去。

  只見一道月光灑下,籠罩白衣少年。白衣少年突然之間像是換了一個人一樣,目不斜視。威風凌凌,痛快的給午馬慘痛的一擊,午馬直直后腿,撞到木墻之上,破洞而出,瞬間木屑亂飛。

  “星辰殿”。鈕榪與汝女同時出聲。

  星辰殿可謂魔幻大陸一個數一數二的大宗教,但是這個宗教保持絕對的中立,致力于人類生命的保護作用,以保護人類不為外族勢力所侵犯,是一個說一不二的大宗族,而且族人遍布全大陸,只要以保護人類為己任,就可以加入這個宗族,要說星辰殿的人出現在這里,完全不奇怪,但是會星辰殿法,吸收日月精華,吐納海內百川的人,那是極少出現的,有言道,星辰一出,誰與爭鋒。

  蒼池修從剛才飛出去的大洞爬了回來,午馬一跳早就回到原來的位置。真是差別啊。

  午馬給汝女一個眼神,在一起這么久,汝女明白,美杜莎之眸,還有個作用就是可以感知在美杜莎之眸中任何的東西。包括被藏起來的落落。

  午馬還在和白衣少年戰斗中,幾乎使出了絕對的實力。

  片刻之后。

  汝女動了,直奔床下,卷起落落跳窗而出,速度之快,不容蒼池修多想,瞬間消失在茫茫夜色之中。

  蒼池修大叫不好,卻被午馬擋住,美杜莎之眸作用消失,午馬又恢復了魂力。

  鈕榪四周環繞紫色的,看起來像煙霧的魂力,手上也是魂力凝聚的的武器,開天大斧,相傳為幻魔大陸三把神器之一,希梅斯特的掠奪,其中知道的一把叫做,******之耀,被不朽圣君使用。一斧能開大山,二斧能斷河流,三斧可破空間。

  可是這把斧頭早已失傳,現在所用的都是仿制品,或者像午馬一樣,直接凝聚出來,雖然形象相差不多,所謂差之毫厘,繆以千里。

  白衣少年看著午馬手上的那把斧頭,聚氣成刃,果然還是隱藏了實力。不容小覷。而且蒼池修已經去追汝女,但是沒有魂力的蒼池修,速度怎么可能比得上。只能乘興而去,敗興而歸。

  回來的時候,白衣少年也沒能留住午馬。

  白衣少年名叫星夜嵐,星辰殿座下第三執事使徒,來這里的目的就是調查滄海之牙的去向。

  沒有實力,什么都保護不好,不可能每次都要人保護。這次落落還是離自己而去。真的是悲哀啊。

  白衣少年嘴里念念有詞,可以明顯的看出背后月光幻化的一對翅膀。劃破蒼穹,扶搖直上。

  “少年我們還有機會再相見的”。星夜嵐飛到半空中,嬉笑的說了一句。

  “和你見面沒好事,不如不見”。蒼池修氣氛的罵道。

  現在也只有回去,把事情和幽奶奶說一遍”。等待最嚴厲的懲罰。

  殊不知,回得去的是故鄉,回不去的卻叫遺憾。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