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13 01:17:54
  1. 愛閱小說
  2. 都市
  3. 電池霸主
  4. 第一章 茵德學院

第一章 茵德學院

更新于:2018-03-16 09:03:44 字數:4947

字體: 字號:
電池霸主目錄
共123章
  2011年,“橋康血鉛”事件,到今年5月爆發的“清德血鉛”事件,包括2010年9起“血鉛”事件……用鉛量占八成的鉛酸蓄電池行業,一度站在風口浪尖。今年5月始,一場史無前例的涉鉛企業大整肅,席卷中國。

  沈雷的女友燕婉,是一線汽車制造大廠——絕塵集團——的老總千金,在家排行老么,上面還有兩個英俊能干的哥哥和一個同樣才貌雙全的姐姐。

  目前絕塵集團的電池業務由燕婉的大哥掌控,而二哥繼承了絕塵集團根底最深的汽車業務,燕婉的姐姐卻是進軍房地產,有著絕塵集團這個強大的靠山撐腰,這嫵媚美女毫無疑問地在房地產混得風生水起,頗有聲望。

  至于燕婉的老爸,早就已經退居二線,偶爾聽取孩子們的業績報告然后略微指點一下,平日里便全世界旅游,仿佛游仙一般。

  這兩位哥哥和這位房地產大姐頭的光芒縱然奪人眼睛,但在自家里,全家人都是對燕婉眾星捧月一般。這燕婉從小就長得小仙女一般美,可惜卻有些遲鈍,所以家人都是寵著她,是為了彌補缺憾吧。

  但燕婉上了高中之后,智力卻是翻天覆地變化了,簡直是天神附體一般,令人不可思議,直到她在大學完成了發動機材料研制并且應用到絕塵汽車上,燕家才真正接受這種神奇的轉變。

  十五歲便考上全國最好的高校——華夏科技大學,更讓人嘆為觀止的是,她在大二第二學期便直接考上母校的汽車工程系研究生,然后一年半后便通過研究生畢業辯論,拿到汽車工程系研究生文憑后又考上母校的金屬材料系的研究生。

  別人苦讀四年拿到華夏科大的本科雙證就已經很了不起了,可這燕婉卻在同樣的時間內拿到本科雙證、研究生雙學位的證書。

  當時很多人都認為燕婉不過是靠著二世祖的身份才能如此自由,暗地里不知道絕塵集團給華夏捐了多少個億的研究經費。

  但沒多久,華夏科大中公認的天才美女導師主動出來辟謠了,曰:誰能拿出愛徒燕婉走后門的證據,我就給誰當二奶!

  這彪悍美女導師的辟謠行為帶著強烈個人情緒。

  但當時,不管社會上的“磚家”信不信,反正華夏科大的學子們都信了,因為不久后燕婉在實驗室研發成功的一種耐高溫材料達到國際領先水平,直接填補了國內發動機關鍵耐高溫材料的空白。

  不久后頗有打假精神的“磚家們”也信了,因為這新型材料很快成功應用到絕塵汽車的發動機上,絕塵立馬制造出全球最頂尖的跑車,F1賽場上,絕塵汽車那傲視群雄的彪悍表現可是全世界有目共睹的。

  世人能理解有的人確實是天才,可無法理解為何燕婉這樣的身份還要去讀工程碩士。

  燕婉大學畢業后,在一次汽車展上與沈雷巧遇,后來便放棄榮華富貴與沈雷私奔,其實也不算私奔,因為燕婉公然到沈雷的公司上班,燕婉曰:從基層做起,而電池技術是未來汽車制造行業的關鍵所在。

  沈雷經營的這家公司充其量不過是國內較大的公司罷了,連上市都沒有。一時間令社會人議論紛紛,沈雷與汽車制造龍頭企業的未來繼承人燕婉的緋聞傳得滿天飛。

  帶有無解謎團的緋聞才能被傳得滿天飛。

  為何這公認的絕塵集團最佳未來繼承人會跟一個名不經傳的小子私定終身?

  從燕婉“下基層”到現在已經過去兩年,兩人約定好了,等這家電池企業成長到超越絕塵電池企業的時候,就由沈雷到燕婉家提親,到時候一定可以談下這門婚事。

  大企業的繼承人,婚事往往無法自主,只有男的一方實力強大到接近與女方家業平起平坐,或者超越比女方的強的時候,他們才有能力自己掌握自己的婚娶。

  全國2000余家鉛酸蓄電池企業80%被勒令關停,只有13%的企業可以正常生產,沈雷的雷霆電池公司便是這13%中的一家,這意味著,這場電池企業的劫難反而是沈雷的機遇,很快就可以成為國內十強。

  這本來是值得慶祝的事,但沈雷卻把公司賣了。

  由于在“蕭鉛”行動之前,絕大部分的鉛酸蓄電池工廠都對含鉛廢水廢氣的處理不重視,沈雷與燕婉所居住的地區長期受到含鉛的廢氣污染,鉛酸蓄電池本身并不會污染,而是其制造過程中造成了污染。

  沈雷的這家公司規模一般,而燕婉雖然貴為絕塵集團的繼承人,但那是曾經的身份了,她為了跟隨沈雷而放棄了這個身份,除了腦子里的知識就一無所有了。

  或許是他們實在太渴望這個公司早日崛起,都努力得忽略了很多東西,包括這健康問題。

  兩人都嚴重血鉛超標,血鉛超標的人抵抗力很低,偏偏這個時候,燕婉又染上了一種流感,虛弱的抵抗力無法抵擋這流感對身體的摧殘。

  病床上,燕婉似乎已經到了遺留的時刻。沈雷臉上沒有掛著淚,但就算傻子都能感覺到他悲痛欲絕。

  沈雷捧著燕婉的手,而燕婉此時還在昏迷。沈雷靜靜地望著病床上的愛人,眼睛里滿含絕望。

  他的眼睛一眨不眨,仿佛害怕眼前的愛人一眨眼就失去了。一分一秒對他來說,都極其漫長。

  沈雷已經通知了燕婉的家人,這代表他為了拯救愛人,放棄了他與燕婉的約定,放棄了愛情,放棄了自己的幸福。因為燕婉落到這個地步,燕家絕對不會原諒沈雷,從此沈雷再也不可能與燕婉有何交集。

  甚至,若是燕婉就這樣病死了,他沈雷大有可能會被燕家取了性命。

  沈雷沒得選擇,他賣了公司,錢都用來治療燕婉,現在已經到了絕境。

  只有通知了燕家,燕婉才能繼續用極其昂貴的治療。

  發呆中的沈雷突然發現燕婉的眉頭動了動,對著病床旁邊的緊急呼叫按鈕大力而快速地拍了幾下,然后轉過頭,焦急而輕柔對燕婉說道,“婉兒,婉兒,你醒了?有沒有覺得好一點?”

  燕婉虛弱地不能說話,過了好一會兒,憋足了力氣才終于聲音微弱地說道,“啊雷……有件事我必須跟你說……不然我會內疚……”

  沈雷感覺自己的心碎了,愛人已經到了這么虛弱的地步了,卻依然一如既往地為他著想。沈雷顫聲道,“婉兒,你要堅強啊,我不能沒有你,知道么?先休息一下,等醫生來……”

  燕婉蒼白的嘴唇拉長了一下,露出一個淺淺的微笑,說,“不……我說了才能安心……”

  “好……你說……你說什么我都答應你,我只要你好起來,公司沒了,我們還可以努力,總有一天我們可以走到一起的……”

  “不是這個……你不要打斷我……我好像沒多少時間了……”

  沈雷的眼淚終于滑了下來。

  “啊雷……你知道為什么我會不顧一切跟你在一起么……”燕婉露出一個凄涼的微笑,“因為你跟一個人很像……相似地令人不可思議……連胎記都完全一樣……我都懷疑你是不是他的克隆人了……我忘不了他……所以不顧一切跟你在一起……”

  沈雷呆呆地看著燕婉凄涼的眼神,一時間說不出話。久久才說,“他是誰?他在哪里?”

  燕婉說道,“在遇到你之前他就死了,他是被奇怪的雷電劈死的……對不起……你一定覺得我把你當初替代品……我很多時候分不清你是不是他……但他確實是死了……在我面前死的……”

  沈雷停頓了好一會兒,苦笑了一下,輕輕搖了搖頭說道,“我怎么會因為這個就怪你……婉兒,你……是真的愛我嗎?”

  說完,沈雷馬上掌了自己一巴掌,顫聲道,“婉兒,你應該是剛才做了夢,你看著我,你已經醒了,我是沈雷啊,我是最愛你的沈雷啊……”

  燕婉卻看著沈雷,仿佛在回憶著說道,“真是不可思議……他有時候也會在我面前,突然這樣摑自己……”

  沈雷莫名其妙的覺得這燕婉好像不是在說胡話,問道,“你說他跟我相似地像克隆人?不可能,天下沒有兩片一樣的樹葉,人也不可能完全一樣。你……你只是太過于思念他,所以才會覺得我跟他一模一樣……”

  沈雷突然覺得很悲涼,不是愛人病重,不是失去了公司,而是自己為了愛情不顧一切,結果只是一個替代品。

  但這未免太扯談了點,想到愛人病成這樣了,有什么幻覺也是有可能的,啪的一聲,沈雷又突然摑了自己一下。

  燕婉卻露出一個淡淡的微笑,看起來就像在久別重逢的戀人面前莞爾一笑。

  看到愛人這個微笑,了解她的沈雷心中那一絲感覺更加強烈了一點。

  真的有這樣一個人?

  不可能,一定是婉兒出現幻覺了,難道……

  沈雷猛然心驚,難道這是回光返照?

  瞬間,沈雷的心沉到冰點。

  我就要失去你了嗎?上天為何如此殘忍,我寧愿代替她死去,如此美好的女子,應該會幸福快樂才是啊,讓我代替她死吧……

  兩個星期后……

  沈雷自己一個人在燕婉的墓前靜坐了一天。

  僅僅一個星期,他瘦了一大圈,臉頰深深凹陷下去,掛著黑黑的眼圈,一副死氣沉沉的樣子很是嚇人,仿佛他是從墓園中某個荒墓里爬出來的死人。

  他已經兩個星期沒有吃飯,沒有換洗,沒有說話,唯一的食物是酒,喝得不省人事的時候才能閉上眼睛。

  生不如死的他,似乎不必燕家請殺手,他也活不了多久。

  燕婉的墓碑旁邊空氣一陣涌動,仿佛有水蒸汽在升騰一般,看上去對面的景物都在搖晃,那面積大約有三米見方,而且還在擴大。

  沈雷以為是因為自己喝多了,他已經習慣了天旋地轉的視覺和漂浮的感覺。

  但遠處幾個參加葬禮的人卻驚呼道,“你也看到了?那個人從頭往下變透明,不見了!”

  沈雷醉眼中感覺自己好像飄進了什么,然后好像看到了電影才能看到的飛碟形狀的飛行物,而且好像有好幾個,然后自己身后的“水蒸汽”快速地縮小直至消失不見。

  緊接著天地之間出現了粗粗的雷電,一條雷電劈中沈雷,沈雷疑惑地看著自己雙手上不停閃現的絲絲電蛇,緊接著天地之間所有的雷電都劈向沈雷,沈雷雙手的電蛇更多了,好像還在手掌心浮現一些水晶一般的碎片。

  緊接著便看到這幾個飛碟接連發出刺目亮光,爆炸了,四分五裂,聽不見爆炸聲,過了幾個眨眼的時間,其中一個分裂塊砸向他,接著便一片黑暗。

  ……

  “啊!”一個年約十八歲的少年渾身大汗地驚醒,顯然是惡夢驚醒,粗略一看,此人好像是沈雷的弟弟,跟沈雷極其相似,再仔細一看,天啊,簡直就是沈雷的克隆人!

  少年怔怔地發著呆,眼神無焦,過了半個小時終于眼睛恢復了轉動,第一句話就是,“酒呢……”

  少年絲毫沒有去理睬身處何方,只顧四下找著酒瓶。

  身邊沒有酒瓶,于是站起來翻抽屜,還是沒有,走進一個小房間,那是室內廁所,廁所里有一面鏡,少年從鏡子前掠過,突然身子定住了,回頭再看鏡子。

  “啊!”少年見鬼一般驚叫一聲,因為鏡子中的人影不是變瘦了的自己,而是一個身體健壯的少年。

  沈雷一臉不可置信地盯著鏡子里的自己,抬起左手,他也抬起左手,靠近眨眨眼,他也……

  “怎么回事?難道在做夢?”

  壁上的電子萬年歷顯示的時間是2000年10月10日,走到客廳,沈雷的父親沈彪正在看電視,電視上正在播放廈門某個姓賴的走私案件,記者的語氣有些夸張激動,說什么這個案件很可能會是中華共和國第一經濟大案,打破這個案件具有劃時代的意義。沈雷的母親在打電話,不知道在跟誰在討論什么千禧蟲的危機……

  “難道我夢回2000年?”沈雷一臉的茫然。

  母親看到了兒子,感覺有點不對勁,匆匆掛了電話,走近沈雷身邊,摸了摸兒子的肩膀。

  沈雷已經長得整整比母親高了20厘米,母親已經不能像小時候那樣摸著他的頭,現在改成摸他的肩膀。

  “啊雷,你是不是不舒服?”

  老爸老媽年輕了十歲……

  莫名的,沈雷終于收回了驚魂。

  停頓了一會兒,沈雷突然抓著母親的手臂說道,“今天是何年何月?我是不是在做夢?”

  “痛!”沈媽想甩開沈雷卻甩不開,便忍著手痛一臉擔憂反問道,“啊雷,你怎么了?怎么神神兮兮的?你一定是在做白日夢!醒來了沒有!日歷在那里,你自己看啊。”

  沙發上看電視的沈爸站起來了,不耐煩說道,“你這小子晚上到處野,白天就睡覺,現在還說著胡話!我叫你去找老師打聽哪個高中比較好,現在打聽到了沒有。”

  沈雷脫口而出,“茵德學院!我要去茵德學院讀高中。”

  如果這是十年前,那么,剛剛失去的燕婉此時就是15歲,正在茵德學院讀書。

  “你說什么?英德學院?我讓你去問老師哪個學校好,你就問到了全亞洲最貴的學校?”沈彪睜大眼睛大聲說道。

  茵德學院可是全亞洲最貴的學校,只有大財團的后代才會去那里讀書。其學費可以把人嚇得瞠目結舌,沈彪就被嚇到了,一年的學費要一百萬啊。

  沈媽皺著眉頭,忍著手痛,一臉詫異地看了兒子又看了丈夫。

  “我未來的老婆在英德學院,我必須去啊!”沈雷也激動了。

  “痛!”沈媽忍不住了,敢情兒子發瘋了,猛力一甩,終于掙脫了。

  沈爸卻笑了,朗聲地笑,“哈哈哈!”

  “怎么樣啊?老豆……”面對這個十年前的父親,沈雷喊得有些自己覺得怪怪的。

  “這樣的話,我倒是可以考慮一下!”沈爸不知道在開玩笑呢還是在說真的。

字體: 字號:
下一章
電池霸主目錄
共123章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