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19 04:14:42
  1. 愛閱小說
  2. 科幻
  3. 姬神少女
  4. 01.蘇鳴,蘇桁,還有夏沫

01.蘇鳴,蘇桁,還有夏沫

更新于:2018-03-18 17:06:24 字數:3646

字體: 字號:
  早晨,一切看起來是那么的和平。

  寧靜的街道上還沒有多少行人,偶爾有私家車開過,也盡量保持了安靜。枝頭的麻雀正在追逐打鬧,嘰嘰喳喳的歡叫聲將睡夢中的人輕輕喚醒。

  坐落在市中心附近的這片別墅小區,雖然大家都算不上大富大貴,但也大多是薄有資產的成功人士。

  夏沫將懸掛在落地窗前的窗簾拉開,一邊將睡的凌亂的長發撥開,一邊走上了臥室的陽臺。雙手握住欄桿的她深深吸著氣。

  “真是一個清新的早晨。”

  今年已經15歲的她,正是中學三年級的年齡。因為有著姣好的容貌和樂于助人的良好品格,所以在男生女生中都大受歡迎。

  晨風吹起了她的滿頭黑發,在帶著淡淡涼意的微風中夏沫將頭轉向西面——在那里是與她們家比鄰而居的蘇家。

  夏沫輕輕笑著。

  “那個家伙,還在睡覺吧……真是個大懶蟲。”

  而這時,從街道上,傳來了一個男孩爽朗的招呼聲。

  “喲。早安。”

  夏沫將臉面向前方,她看到在街道上,正有一個男孩子在進行晨跑。夏沫當然認識這個男孩,剛才在對方招呼她的時候她就已經知道了男孩的身份,所以她對著男孩露出一個大大的笑臉。

  “早安,你可真勤奮啊。”

  留著三七中分發的男孩是個非常帥氣的男生,雖然穿著有點趕不上潮流的運動裝,不過依然掩蓋不了他身上特有的迷人氣質。換句話說,這位名叫蘇桁的男孩,在女生中是非常受歡迎的。

  蘇桁還沒有停止跑步,他在與夏沫對話的時候也一直在維持著高抬腿的原地踏步。

  “不勤奮可不行啊,你也知道的,很快就是全國大賽了啊。”

  “是呢,天才總是受人關注的嘛。”

  “哈啊?你在說什么傻話,我才不是天才啦!”

  “好啦好啦,你快點回家吧。過會我去找你,我們一起去學校,對了,你早上沒有訓練吧?”

  “姬神的訓練今天安排在傍晚,所以沒問題的。”

  “那就好,你要等我哦。”

  “好的好的,我的大小姐。”

  說完,蘇桁就對著夏沫揮了揮手,再次開始了晨跑。

  而夏沫則目送蘇桁的離開,然后伸了個大大的懶腰,轉身走進臥室,她隨手拉上窗簾,開始在房間里換下睡衣,穿上學校的制服。

  等夏沫走下樓,家里依然是非常安靜的。客廳里既沒有早餐的美味香氣,也沒有晨間新聞的快速播報。一切顯得悠然而自得。

  夏沫走進廚房系好了圍裙,開始準備一家的早餐。

  從父親臥室的方向,還能聽到不間斷的鼾聲。

  將雞蛋打碎后放入熱了油的平底鍋中,伴隨著煎雞蛋的聲音,一天的早晨就開始了。

  從家里出來,夏沫徑直走向了蘇家。在門口正好與在庭院里澆花的蘇夫人相遇了。夫人是個很和藹的人,看到夏沫便笑著招呼道。

  “小沫兒來了呀,是來等蘇桁的嗎?”

  夏沫行了個禮,將書包置于裙上。

  “是的,請問阿姨蘇桁在家里嗎?”

  “他剛剛跑步回來,現在應該在洗澡。你去客廳等他好了。”

  蘇夫人捋了捋額發,把灑水壺放回了水泥花壇的圍欄上。花圃里栽種著鳶尾蘭,這是一種很漂亮的花。夏沫一直覺得這種花遠看就像是一只黃蜂,充滿了攻擊性。但事實上確實是一種很美麗的花。

  夏沫將視線從鳶尾蘭上移開,抬頭看了看蘇桁臥室的方向。

  “既然這樣,我就去臥室等他好了。”

  “這樣啊,那倒也沒關系啦。那你自己上去吧。”

  “嗯。那阿姨再見。”

  “再見。”

  與夫人告別后,夏沫走進了蘇家的別墅。在走過玄關,不到客廳的地方,又上了樓梯。二樓左拐第三間就是蘇桁的臥室了,不過夏沫走到那里后并沒有停下,而是一直向里,來到了走廊的盡頭。

  在她的前方,同樣有著一扇門。

  夏沫象征性的敲了敲門。

  “我進來了哦。”

  說完就走了進去。而直到她將門完全打開,也沒有聽到房間里有人傳來回話。

  這是一間將近二十坪的臥室,除了在門口位置放著一張很是起眼的美女海報外,房間里幾乎沒什么值得人注意的地方。當然,房間的亂也是一個因素。

  墻根處,擺著書桌和一張單人床,床上的被子揉成一團,像是卷葉蟲一樣緊緊的裹著。從僅有的開口處,能看到人類黑色的頭發。

  夏沫嘆了口氣。

  “哈啊,果然還在睡懶覺啊,你這個懶蟲!上課要遲到了哦。”

  她的聲音并沒能讓床上做著好夢的人及時醒轉,就連卷葉蟲的姿勢那也是一動未動。夏沫不禁叉起腰表示無奈,再次嘆了一口氣,走向了書桌。

  書桌上凌亂的堆砌著紙飛機和紙團的組合物,只有偶爾才能從這些東西的隙縫中找到一本教科書邊角的影子。

  “真是的,睡懶覺也就算了,居然連作業也不好好做,過會可不要找我借筆記,本小姐才不會借給你哦。”

  嘴上雖然這么說著,但夏沫還是從垃圾堆里找出了今天課程所需要用到的課本,并將它們一一塞進了被胡亂丟在地上的書包。拉好拉鏈,夏沫又拍了拍書包回頭看向床鋪。

  “好啦,記得不要遲到啊,你今天可是值日生。”

  和蘇桁匯合的時候,時間已經將近7點。雖然離早讀還有一段時間,不過兩人已經決定出門了。

  和夫人告別,兩人走上了街道。這時街上的行人也漸漸多了起來。

  夏沫和蘇桁并排走在一起。

  “我從小寧那里聽說,這次你們很有希望奪冠哦。”

  “你這么說可不對,我們一直都以奪冠為最終目標的啊,雖然前兩年很讓人泄氣,不過今年一定會得到冠軍。為了努力訓練的前輩們,我也要加油。”

  “哦~!就應該這樣干勁滿滿才對,這樣才是我們學校的S嘛!”

  夏沫笑著揮了揮手。蘇桁則看著這樣的夏沫,說道。

  “不過我不是很有信心,我怕自己會搞砸。”

  “哈……?你在說什么傻話,如果連你都沒有自信的話,那誰還能夠勝任?拿出自信來,蘇桁,你一定行的!fight!”

  “呵呵……”

  看著為自己鼓勁的夏沫,蘇桁點了點頭。在他的眼中,藏著某種莫名的光彩。在看著夏沫的時候,那抹光彩才亮了起來。

  “到時候總決賽,我會和你哥哥一起來看的。”

  “嗯。”

  “不過你要是沒打進總決賽,我可是不會去的哦。”

  “啊?怎么這樣!你的加油對我可是很重要的啊,小沫兒。”

  “那個稱呼是禁語啦,我已經不是小孩子了耶!”

  “呵呵……可是很可愛啊。”

  “哪里可愛了?”

  “就是可愛啊……小沫兒。”

  “蘇桁你再說一遍試試,我可要動拳頭了!”

  看著火冒三丈的夏沫,蘇桁哈哈大笑著往前跑去。夏沫揮起拳頭,奮力追來。

  而這時,在蘇家。

  “叮鈴鈴~~————”

  “起床起床!!懶蟲懶蟲!”

  “嘟嘟嘟嘟………………”

  十幾個鬧鐘擺在床頭,并在同一個時間一起響了。像卷葉蟲一樣的生物,被忽然炸響的聲音驚醒,猛地從床上一下子坐了起來。

  他迷糊的左右看了看,最終確定了聲音的來源,將目光看向擺在枕頭和被子上的各式鬧鐘。

  “有沒有搞錯啊……”

  而樓下,蘇夫人的聲音也傳了過來。

  “蘇鳴,給我把鬧鐘關掉,蘇鳴!”

  “是,知道啦,媽媽!”

  一邊回答著,蘇鳴一邊將手邊的鬧鐘抓起來摁掉鬧鈴開關。余光一掃的同時——

  “啊!慘了,已經七點二十了!”

  迅速關掉所有的鬧鐘,蘇鳴從床上跳了下來。三下兩下穿好學校制服,拿起靠在椅背上的書包,蘇鳴竄出了臥室。

  “媽媽,我的早餐……啊~~~~~~~~”

  咚咚咚咚咚咚……

  然后跟著慘叫一路滾下了樓梯。

  在客廳和父親打了個照面,問過好,蘇鳴拿起一片面包飛速的涂上奶酪,一口叼在嘴里,含糊不清的說著“我出門了”,接著又如之前一樣急急忙忙的跑出了家門。

  等來到街上,正在奮力跑著的蘇鳴忽然想起了什么。

  他馬上停下腳步,打開書包,發現昨天被自己丟的到處都是的教科書已經整整齊齊的擺放在了書包里面。

  他疑惑的想了想。是誰啊?

  “夏沫?”

  估計是了。也只有她才會幫自己整理書包。

  既然沒有忘記拿課本,蘇鳴就再次開始了晨間的飛奔。最后終于趕在7:30之前,安全到達學校。

  伸著舌頭,累的像狗一樣的推門走進教室,在路過某個課桌時,聽到了某人含著笑意的聲音。

  “居然沒有遲到,真是可喜可賀,都破紀錄了耶。”

  蘇鳴頭也沒回的說道。

  “別鬧了。累死我了。”

  等蘇鳴坐好,夏沫伸過頭來,含著笑說道。

  “既然知道累,那明天和我們一起早起怎么樣?”

  “那你還是殺了我吧。”

  “哼,大懶蟲!就知道你沒這個毅力。”

  夏沫揮了揮拳頭,一臉不爽。不過她這些表情算是白給了,蘇鳴正仰著頭勻著呼吸,根本沒看見。

  “對了,今天你值日,一定忘記了吧?”

  “啊?”

  蘇鳴霍然抬起了頭。夏沫一臉的得意洋洋。

  “不過早上我已經幫你做了,記得下午不要忘記了。”

  “哈哈,3Q,夏沫你對我太好了!”

  “慢著,我還沒說交換條件呢,你不會以為我幫你做這些事是免費的吧?當然不可能是免費的,這怎么可能是免費的?”

  夏沫抬起眼皮白了蘇鳴一眼。聽到她的話,蘇鳴頓時傻了眼。

  “交、交換?你想用什么交換?”

  “嗯……這樣好了,星期天有場電影,爸爸說不想去看,所以就把票給我了。我們一起去看怎么樣?”

  “哦~!真的?有免費電影可以看?……呃,慢著,是什么類型的?功夫片?科幻片?還是災難片?”

  “都不是,是愛情片。”

  “你、你殺了我吧!……或者你可以讓蘇桁陪你去看,那家伙是就算看愛情片也不會睡著的類型。”

字體: 字號: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