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16 08:12:53
  1. 愛閱小說
  2. 科幻
  3. 卡斗士
  4. 第一節 卡的世界

第一節 卡的世界

更新于:2018-03-17 09:59:36 字數:2862

  大約五百年前,東洲唐華國一直被西洲加印那帝國管轄,每年必須交納巨額稅金,苦不堪言。有一年,唐華國拒絕向加印那付稅,基于何因已無從考究。那一年,加印那強大的軍隊當即開來問罪,引起一場大戰。

  戰役無情,刀劍寒霜,鐵馬沉橋,殷殷血火。一時間,大地生靈涂炭,哀鴻遍野。

  最后,唐華國的軍隊被逼到了國都。那時候,唐華國的兵馬損失慘重,眼看將要滅亡的時候,一件意想不到的事情發生了……

  十年前提出“卡”理論的問天終于成功完成了他的試驗,發明了一種卡器,這種卡器能發出強烈的光束,光束穿透力很強,一厘米的普通鋼甲瞬間被洞穿,殺傷力極大。

  原來,問天在掩埋他父親尸首之時,在泥土發現了一種叫“鈥”的金屬,鈥和能量體“藍晶”按一定的比例融合后會生成另一種物體,這種物體短時間能壓成各種形態,當時問天把它壓成卡片狀,從而奠定了“卡”的地位。“卡”蘊含巨大能量,但不能釋放,于是問天就結合“卡理論”運用“銩”這種專門引導能量的金屬刀在“卡”上按照能量轉換的回路形式刻畫線路,從而解決了能量釋放問題,并把它應用到武器上。

  就是在這樣的背景下,第一代的戰斗型卡器就誕生了。

  有了這種強力武器,唐華國的軍隊勢如破竹,加印那節節敗退。唐華國在勝利中不斷壯大軍隊,不到半年便拿下加印那,并且一鼓作氣統一了東西洲,建立唐華聯邦,把大陸分為東南西北中五州,聯邦政府位于中州。

  隨后的日子,“卡”的發展非常迅速,各種形色的“卡”融入了各行各業,科技、航空技術、航天技術、工業應用等等大幅度改變了人們的生活方式,物質與精神文明飛速發展,但是也正因為這樣,各州的矛盾也日益尖銳。

  直到五十多年前,矛盾白熱化,唐華聯邦終于爆發了一場史無前例的瓜分運動,戰火紛紛,尸骸枕籍,一個個戰區變成廢土或貧民區,使得各州經濟不斷倒退。

  三年后,唐華聯邦政府被徹底解體,大陸分裂成當今的十個聯邦國,每個國家都有自己強大的軍隊,實力基本均衡;因此,十國在當時便簽下和平條約,換來了此后幾十年的平靜。

  幾十年后的今天,表面上,各州友好無比,科技日進千里;暗地里,卻依然洶涌澎湃,仿佛一觸即發。

  這時,盤踞在大陸東南部的米萊國華燈初上,五光十色,強烈藍色光芒的探照燈縱橫交錯,在空中編織著虛幻而壯闊的天網,那些稀疏的飛翔車也拖出長長的艷麗尾巴,在朦朧幽暗的天空劃出一道道絢麗的虹霞。

  臨南海的江州市是米萊國重要經濟市之一,市內人口高達五百萬,可謂生靈擠擠;在市中心,數十座百層大廈組成的樓群一律采用銀藍發光的玻璃幕墻,凌空而望,這些樓就像一把拔地而起的長劍,熠熠生輝,令人嘆為觀止。

  而此刻,林漢東正像傻子一樣在大街上抬頭看這些建筑,神情偶有驚嘆、偶有迷惘;到現在,他依然有些恍如隔世:自己竟然稀里糊涂的成為這里的一員!

  林漢東搞不清心情是喜是悲,但絕對不糟糕,隱隱中應該是竊喜,哪怕這個世界是赤裸裸的弱肉強食、草菅人命,但畢竟穿越了,作為二十一世紀的新新人類,能穿越應該大大值得開香檳慶賀,可是街上雖然人潮洶涌,自個兒卻一個不認識,即使是家里那個可憐的母親,他也覺得相當的陌生。

  五天前,在夢中,林漢東像大雄那樣從地球的任意門來到這片神奇的世界。夢醒,二十六歲變成了十六歲,林漢東變成林東漢,莫名其妙卻又千真萬確。

  天知道他在這里溜達了多久,一小時?還是五小時?反正這條大街他來來回回走了三趟,像個無頭蒼蠅,按照小學語文書所說,這叫“徘徊”,也叫“彷徨”。

  “呼!”秋風起,幾片黃葉在空中輕舞飛揚,如失魂的蝴蝶,沒有明確的方向,隨風搖曳;一枝尾指大、一寸長的枯枝從闊葉樹上斷裂掉下來,做一個凄美的撲街動作,“啪啦”一聲,碎尸萬段。

  林漢東跨過支離破碎的枯枝,低頭繼續游蕩,腦袋也繼續憶前思后。

  前世,《卡徒》這本小說林漢東愛之又愛,前后廢寢忘食的讀了三遍,對于里面的世界結構相當熟悉;今天,他發現這個世界竟然與《卡徒》的世界有著驚人的相似,都是“卡”與“能量”和“精神力”的世界。

  只可惜他沒有神秘莫測的籌卡,也自認沒有陳暮的驚才絕艷,但林漢東可以肯定,自己一定比陳暮帥。十六歲的他雖然不能貌比潘安,但是身高腰直,劍眉星眼,一套淺藍色襯衣下,書卷氣息有如濃墨。因此對于這副皮囊,林漢東滿意,很滿意,非常滿意!

  前世的時候,林漢東很清楚自己是個沒心沒肺的人,讀過大學,卻渾渾噩噩,實際的東西沒學到半分,游戲倒玩爆幾款;畢業后四年社會經歷,換了十三個不同的崗位,交了一個女朋友,可是因為長得實在太科學,女朋友不愿意再看他這本經典,十天便從此分道揚鑣各走人生路,口袋里也從來不會超過兩百塊,有時候五塊錢的快餐已經是奢侈,個人最高記錄是十塊錢用了三天,每天只啃五毛一個的饅頭,以至于后來每見白晃晃的饅頭,胃里就發酸。

  “唉”想起前世的種種,林漢東不禁懊惱的搖頭嘆息。怎一個失敗了得!

  然而很快,他又想到了今生。林漢東突然覺得“今生”這個詞很有內涵,也很讓他深思。“前世”和“今生”,估計沒幾人能理解它的奇妙,一個完整的思想,前后控制了兩副身體,那感覺,無法形容,玄妙啊!

  對于這副身體原有的思想,林漢東不了解,他不像其他穿越者那樣融合原主人的記憶,只知道一夢醒來,已經可以控制這副身體了,而原有的生命印記不知所終,以至于整個林家的人都一致認為:林東漢被磚頭砸失憶了。一傳十,十傳百,五天后,路人皆知!

  然而他們并不知道,林東漢已經被地球的林漢東替代,此人已非彼人。

  林東漢出生在一個大家庭里的小家庭,大家庭很大。《紅樓夢》里有“阿房宮,三百里,住不下金陵一個史。”在江州市,同樣有“長布區,一百里,住不下一個林”。可見江州長布區的林家之大。然而小家庭也很小,目前只有他和母親二人,名副其實的“孤兒寡母”。

  林家目前四代同堂,林東漢是第三代,屬于偏房的偏房。偏房在林家屬于被遺忘的一類,更何況偏房的偏房!因此,他家唯一的利益便是:一棟十層大樓的使用權。說白了就是讓你收租,但大樓不在你名下,名副其實的“代理房東”。

  對于“房東”這一職業,林漢東非常喜歡;前世,房價高漲,他在社會游蕩那四年,單交納房租就相當于總收入的四分一,恨得他咬牙切齒,深深體會到“房奴”的水深火熱。如今,終于翻身了,由“租客”躍身成為“業主”,每月月頭只需伸伸手,大把大把的票子便落入手中,舒坦啊!基于這個原因,他馬上喜歡上林東漢這個身份,并順理成章的成為另一個林東漢。

  風一陣緊似一陣,深秋時節,穿著單薄春秋襯衫的他被這晚風一吹,他不自覺地縮了縮脖子。抬起頭仰視,不知什么時候,頭頂飄來黑沉沉的一大片烏云,星星躲藏了,那個紅色的月光也逃跑了。

  “要下雨了嗎?”林東漢自言自語,正打算回家,忽然,他發現一輛火紅色的瓢蟲車向他飛奔過來,速度之快,宛如流星;他驚駭一跳,剛剛讓出一步,“吱~”的一聲,這輛瓢蟲車停在他身邊,揚起一陣旋風。

  瓢蟲車的車蓋慢慢打開,露出三張嬌艷欲滴的少女笑臉,其中把持方向盤的長發少女轉頭對他嬌笑說:“林東漢,你在這干嘛?壓馬路啊!”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