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19 19:53:31
  1. 愛閱小說
  2. 游戲
  3. 穿越的死宅提督
  4. 第二章 廢棄的鎮守府

第二章 廢棄的鎮守府

更新于:2018-03-17 16:19:51 字數:2243

  想通之后,陳林感到興奮的同時,卻又想起了艦娘的種種設定。

  而且,現在的當務之急是,他要知道現在是在艦C的世界,還是在艦R的世界。只要能搞清楚自己是到了哪個世界,對他以后的發展也有著一定的好處。

  如果是穿越到了艦C的世界,那以后簡直是拼誰最能肝,而艦R相對的就輕松一些了,沒有遠征失敗,也沒有沉船后艦娘消失的設定,頂多把艦娘的好感降到負200。說實在的,艦C真的是燒時間,而艦R則偏娛樂多一點,發展起來也沒多大的難度,只要過了發展期,后面是想怎么玩就怎么玩。

  “麻煩了,光靠一個鎮守府名根本就不知道這是哪個版本的艦娘。”陳林自言自語道。

  雖然告示牌上寫的是漢字,但問題是日本有些地方也同樣會用到漢字,其中就包括鎮守府的名字。

  既然告示牌無法提供有用的信息,那么就在周圍搜搜看吧,我可是巫師、刺客信條系列的忠實粉絲啊。搜刮什么的最喜歡了,當然,能有一副昆特牌就更好了。

  陳林首先選的,是大門上寫著“提督府”三個大字的建筑,想必里面就有他想要的東西,雖然不知道這座鎮守府是被攻陷還是被遺棄的,不過前任提督的辦公室內應該還留有一兩份文件吧。

  當然,他感興趣的不是文件的內容,而是文件上用的是日文還是中文,從文件上他就能知道自己到底穿越的是哪個世界了。

  前任提督的辦公室并不難找,陳林很輕易的就在辦公室內找到了自己想要的文件,雖然文件已經皺的不成樣了,但還是能依稀看見幾行文字。

  “20..15年...深海...攻...求...支...援...”

  這份文件放得太久了,以至于只能勉強讀出這么點信息,就連這份文件是誰寫的也不知道。不過陳林也算是弄明白了一件事,從文件上寫的是中文可以看出,自己是穿越到了艦R的世界,而不是艦C的世界,一想到這,陳林心中的一塊巨石可算是放下了。

  從文件上來看,這座鎮守府是被深海棲艦攻陷,而不是主動放棄的。想必前任提督也是努力過了,也不知道他現在怎樣了,丟了鎮守府應該是要送上軍事法庭的吧。

  雖然陳林有些同情鎮守府的前任提督,但是這座鎮守府是2015年失守的,也就是一年前的事,現在本人應該早就被軍法處置了吧。自己在這替他默哀幾秒就好了,沒必要一直糾結下去。

  看看還有什么吧,希望能有些有用的東西。

  陳林又在辦公桌的抽屜里翻了幾下,想不到除了這份文件外,里面還保留著一把沙鷹手槍,彈夾也還剩兩個。

  Lucky~看看還有什么...

  除了一把沙鷹手槍外,陳林最后只搜到一張軍官證,上面的人臉已經被磨掉了,名字只知道也姓陳,性別是男,年齡的話只比他陳林大4歲左右,可惜了這樣的年輕人,不到24歲就離世了。

  雖然并不知道他到底有沒有被槍斃。

  離開辦公室后,陳林又到餐廳搜刮了一下,發現了幾盒壓縮罐頭,保質期居然有三年,而且是前年生產的,表示這些罐頭還能吃。雖然不知道里面的食物有沒有變質或壞掉,但鬧肚子也好過被活活餓死。

  同時,陳林在餐廳內發現其中的一個水龍頭還能用,雖然不知道水源有沒有被污染,不過水龍頭內流出的水看著是好好的,也沒有多余的顏色,到時用空罐子煮一下就行了。

  果然呢,煤氣和電這些早就斷了。

  陳林之后又試著打開煤氣灶和電燈,不過也只是做無用功而已,畢竟這座鎮守府早已經荒廢掉了,又有誰會傻到給這里供電。

  時間過得飛快,轉眼間就晚上了,經過一天的搜刮和探索,陳林只找到一些罐頭食物和一些防身武器,雖然算不上是全副武裝,不過也能做到自保了,雖然這里只有他一個人。

  晚上的天氣還是很冷的,幸運的是,這里有著天然的植物可以生火,雖然煤氣這些是沒了,但打火機什么的還是有的,而且前任提督的房間內還留有一套提督服,自己穿越帶著的睡衣顯然是無法做到防寒的,這些提督服雖然放著的日子有些長,不過穿著也還算干凈,保暖效果也挺不錯的。

  沒想到上一任提督還是上校軍銜,如果說鎮守府沒被攻陷的話,他以后應該會晉升為將級軍官吧。

  陳林想是這么想,但這世上有很多事都太過突然了,突然到讓你無法做好準備。

  “嘔~這果然是放久了,不過忍一忍應該還能吃下....”陳林強忍住一股惡心感,握緊勺子用最快的速度,將罐頭內一塊又一塊土豆沙拉送進嘴里,隨意的嚼幾下后再咽下去。每吞下一塊土豆,陳林都有種想吐出來的沖動,但他還是緊閉雙眼、咽了咽喉,將那涌上喉間的惡心感生生的咽了下去。

  不得不說,我真的有些佩服貝爺了,我這還只是放久的的罐頭,雖然味道變得有些怪了,但好歹還能勉強填飽下肚子。相比起貝爺的生吃、雜吞,自己的待遇已經很不錯了。

  “咕嚕~咕嚕~呼...”

  喝下熱好的水,感受喉嚨滑過的一種暢快感,陳林才感覺自己是活過來了,以前不知道水的寶貴,現在他是真正的體會到了。

  吃飽喝足后,陳林簡單的收拾了一下前任提督的臥室,早已累壞的他,剛一碰到床就呼呼大睡了起來,臥室里久違的響起了人的呼嚕聲。

  .....

  黑夜里,一個小小的黑影正慢慢地靠近提督府,黑影順著呼嚕聲來到了臥室內。

  借著窗外射進來的月光,黑影慢慢的露出了她的真容,小小的圓臉,一頭淡黃色的卷發,黑夜里的雙眼如同耀眼的藍寶石一般,身上只穿著一件普普通通的兒童型軍裝,白色的軍帽上鑲著一頭金色雄鷹。

  按體型來說的話,這個小家伙屬于幼女一列,不過從她的臉上,卻看出一絲成熟,而不是小孩子該有的天真無邪。

  幼女慢慢地將一張毛毯蓋到陳林身上,她的動作相當的輕,生怕會打擾到睡在床上的“陌生人”一樣。

  將毛毯改好后,幼女輕輕的趴在床邊,口中喃喃道:“歡迎回來,提督...”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