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20-08-05 02:39:24
  1. 愛閱小說
  2. 科幻
  3. 考骨迷情
  4. 小說迷情(中)

小說迷情(中)

更新于:2018-03-15 18:06:26 字數:4894

字體: 字號:
  Chapter3

  回到青竹的宿舍,我的腦中總有揮之不去的血跡的記憶。我好討厭那股血腥的味道,讓我回想起來就覺得頭暈和惡心。

  我忽然想到一個名字!齊軒!不是那個一直神秘追求青竹的人嗎!剛才太慌亂了,我一時間沒有想到這一點。

  第二天一早,我接到了方諾的電話,方諾說經過血液DNA的樣本測試,證明了喬燁老師家所有的血跡都是青竹的!

  我的眼淚一下子就流了出來,到底是誰殺死了青竹,到底青竹的尸體跑去了哪里?

  我來到警局,找到黎威表哥,我只是想告訴表哥,那個叫齊軒的男孩子在這半年里一直在神秘地追求著青竹。

  “我已經派人去調查那個叫做齊軒的男孩子了,讀友會的檔案里也有他的記錄,我們一會兒就可以知道他的身份了。”表哥說到,

  終于,去調查齊軒的警員回來了。

  “原來,那個叫做齊軒的男孩子,在半年多以前的車禍里就喪生了。”一個警員說到。

  “什么!齊軒在半年多以前就死了?那這半年來,一直以齊軒這個名字神秘地追求青竹的人到底是誰啊?難道是鬼嗎?”我感覺到非常詫異。

  “也許是重名也說不定,可能是同一個名字的兩個人也有可能啊。”表哥說到。

  “還有一件事,我們調查到,那個叫齊軒的男孩子雖然是在半年前的車禍里喪生,但是至今也沒抓到撞死他的兇手,而且齊軒的尸體在當晚就在太平間里神秘地消失了。”那個警員繼續補充到。

  “你們確實是按照讀友會的檔案記錄去調查的嗎?”我還是感覺到很疑惑。

  “沒錯,我們完全是按照讀友會上記錄的姓名、年齡、性別、地址、聯系方式來調查的。”

  “我在想,能不能有人,在暗中盜用了齊軒的身份來做這一切的呢?”我想到了,青竹的尸體沒有了,齊軒的尸體也沒有了,到底事情的真相是怎樣的呢?

  晚上,我又回到了青竹的宿舍,正好在走廊里遇到了做清潔工作的彭阿姨。

  “小姑娘,你還敢一個人在那個宿舍里住下去啊?阿姨告訴你啊,那個宿舍很邪門的,還是盡快回家住把。”彭阿姨這樣勸我。

  “對了,彭阿姨,你能不能告訴我,那個宿舍到底發生過什么事啊?”我問到。

  “8年多以前啊,有個叫柳藤靜的女學生就在那個宿舍上吊自殺了!第一個發現她自殺的也是和她同一個宿舍的女生。那個女生看到她上吊的樣子就驚呆了,然后就跑去叫人,但是當大家來到宿舍的時候呢,你說邪門不邪門,柳藤靜的尸體突然就不見了!前后都不差幾分鐘。尸體就消失了!從此以后,也沒有人再找到過柳藤靜的尸體。”

  ……

  我聽了彭阿姨的敘述,思考了一下,我忽然發現了一個共同點,就是最近聽說的命案,好像都是無法找到尸體。

  柳藤靜,齊軒,還有青竹,他們的尸體,都哪兒去了呢?

  深夜,我一個人坐在青竹的宿舍里,回想著整件事情,一抬眼,我剛好看到了桌子上的那本昨天夜里拾到的《幻想世界》。這本推理小說應該是柳藤靜生前喜歡看的。

  于是我走到青竹的書架前,看到了擺放得工工整整的她收藏的喬燁老師的推理小說。大概有六、七本那么多。看到青竹把這些書保存得這么好,就知道她一定很珍惜這些小說。

  我抽出其中的一本,名字叫做《碎殺》,簡單翻看一下梗概,大致是講一個變態殺人狂專門喜歡模仿各種電影、小說里的謀殺方法來殺人,并以此為樂。而他也給自己起了一個殺人者的專用名字:碎殺者。

  我實在沒有心情再看下去了,因為青竹的死讓我感覺到很難過和悲哀。

  就在這時,我的手機忽然響起來了,嚇了我一跳。是表哥打來的。

  “小葉,我們調查過了,讀友會的會長齊軒和半年多以前死于車禍的齊軒確實是同一個身份。但是他做喬燁的會長也是近半年的事,并且很少有人見過他。尤其是從青竹的死到現在,我們根本找不到他。”表哥在電話里說到。

  “看來青竹的死就絕非意外了!因為神秘的齊軒一直在追求她,卻不現身,難道真的是齊軒殺死了青竹?”我在電話里質疑著。

  第二天,我來到警局做詢問筆錄,主要還是關于我所知道的齊軒的事情。

  通過喬燁和警衛的筆錄,我知道了青竹被害的那天晚上,喬燁確實不在現場,而他邀請來參加讀友會Party的人也不是很多,有藝術家柳艷顏女士,司機鐘伯伯,上班族小許,高中生,青竹和齊軒等人。而這些人都是當晚陸陸續續去喬燁家參加Party的。

  “喬燁的書迷層次還真廣泛呢,什么樣的人都有。”我感嘆到。

  “到底是其中的哪一個殺死了青竹呢?”表哥說到。

  ……

  Chapter4

  要在10000多名讀友會的會員中尋找到去參加喬燁Party的那幾個讀者也并非是一件容易的事,更何況邀請這些人來參加聚會的發起者主要是齊軒,而不是喬燁。喬燁老師除了有齊軒的記錄之外,剩下那些人的資料就需要警方來搜索了。

  可是最后調查的結果卻令人震驚。原來在全國各地的10000多名讀友會的會員記錄中,幾乎找不到那天去參加聚會的人的資料。

  那么,那天從晚上5點一直延續到9點多的聚會,到底是怎樣的一群人在參加呢?熱鬧的音樂,閃亮的燈光,豪華的別墅,到處的血跡和神秘的人物……很多天過去了,整件案子還是沒有任何頭緒。

  這天,我和導師張澤法去警局為幾個剛剛抓獲的搶劫犯做心理分析。據說這個團伙一直都是化妝成出租車司機,然后搶劫剛剛在銀行提過款的乘客。尤其是在兩年多以前,師大有個高教授,就是在銀行提款之后失蹤的。奇怪的是當晚高教授的家也有被搶劫過的痕跡。因為高教授一直都是一個人住,所以沒有任何目擊證人。警方也不知道他到底是在坐車回家的途中還是回到家以后才失蹤的。總之就是活不見人,死不見尸,很蹊蹺。

  警方只是想知道高教授是不是因為遇到這個搶劫團伙而被害。

  我看到了高教授家被搶劫之后,被警方拍下來的現場照片。看了好久,我忽然看到掉落在高教授家地板上的一堆書,很明顯是因為匪徒胡亂翻弄造成的。其中有一本書,我好眼熟啊!紅黑色的封面。可是我想不起來在哪里看到過了。

  晚上,我去青竹的宿舍整理她的遺物。本來她答應過我,要把喬燁的所有小說都借給我研究的,現在也只能由我來保管她的這些生前珍藏了。

  在整理青竹的書時,我發現了一本紅黑色封面的書,名字叫《匿尸》,也是喬燁的作品。對噢,這本書的封面和我今天看到的高教授家被搶劫時的案發現場發現的書一模一樣!怪不得我總覺得在哪里見過這本書呢!

  《幻想世界》《神秘游戲》《碎殺》《匿尸》……這些書,柳藤靜,青竹,齊軒,高教授……這些人,他們好象都和喬燁的小說有關。

  這時,有人敲門。是方諾。

  “你也來幫忙收拾青竹的遺物啊?”我看到方諾的臉色也很沉重。

  “青竹的爸爸媽媽很傷心,我看還是我們幫她整理這些留在學校的東西吧,所以想過來看看,有沒有什么可以幫忙的。”

  “對了,你那時候和我說的焚尸案有線索了嗎?”我問方諾。

  “幾乎沒留下什么線索。那個廢棄的小屋里,只有一個很大的油桶,四周的墻上也都是迸濺的血跡。油桶里的尸體早被燒成骨灰了。不過可以肯定的是,那個小屋應該是案發第一現場。兇手應該是在那里殺完了人之后又放到油桶里去焚燒的。”

  “這個兇手可真夠狠毒的!”

  說完這句話的時候,我發現方諾在盯著我整理好的青竹的書。

  “這些是青竹收藏的推理小說。”我解釋到。

  方諾從那堆小說中抽出了其中的一本,仔細地看了半天。

  “我好像在哪里見過這本書!……對!是在那個焚尸的小屋里!沒錯!”

  “可是如果人都可以被燒成骨灰的話,書就更應該被燒盡了啊,怎么你還能看到呢?”

  “是這樣的,我們在現場發現有打斗的痕跡,所以很有可能是被害人被帶到小屋時身上還帶著那本書,在與兇手搏斗的過程中,書可能被甩出去了,所以,就算兇手焚燒了被害人,卻沒有注意到那本被甩到角落里的書。”

  “真是奇怪,怎么最近我聽說的兇殺案,好像都和喬燁的小說有關呢,這些死者也好像都是喬燁的書迷。”

  “對啊,這可能是一條線索。”

  “柳藤靜,青竹,齊軒,高教授,無名尸,8年前,2年前,半年前,最近,似乎是一群好不相干的人,時間上也沒有任何的連貫性。可是他們的尸體都不見了,他們卻幾乎都讀過喬燁的小說。我看,我有必要去拜讀一下喬燁的這些小說了。”

  “呵呵,推理是你的擅長,看看這些案子是否完全相關,你是否能夠找到那個隱匿的兇手吧。”方諾微笑的樣子似乎有點戲謔。

  “我知道你不相信我可以找到,你在嘲笑我!”

  “呵呵……”

  Chapter5

  還剩不到半個月的時間暑假就要結束了,而我卻一直窩在家里看青竹生前收藏的那些小說。

  我看的第一本小說,就是《神秘游戲》,這本小說青竹當時買回來,還沒來得及看,就已經不在了。想到這里,我還是感覺到難過。這本《神秘游戲》大概是說,一個一直暗戀一個女孩子的男生,因為希望可以用最浪漫的方式接近自己愛的女生,所以就一直偷偷地給那個女孩子寫信,發電郵,發短信,送禮物,還偷偷地幫女孩子打水,買參考書,最后,女孩子終于被感動,非常想要知道那個一直默默關心自己的男孩子是誰的時候,卻神秘地被人殺害了。原來兇手就是那個一直暗戀女孩子的男生,設下關懷的圈套,然后殺死自己喜歡的女孩,是這個男生的最大嗜好。其實這個小說描寫的是一個有極度扭曲想法的人。

  整件事情越來越撲朔迷離了。

  天啊!怎么這個故事,跟青竹遇到的那個齊軒那么像啊!可是這本小說出版的時候,青竹還沒有出事啊,而且,怎么書里面那個女主角的結局和青竹那么像呢。難道真的只是巧合?

  我突然想起那天,喬燁老師一直在講座里講述的重點,就是關于文學作品與現實世界的關系,有時候,文學作品和現實世界之間是有極大的雷同和巧合的。就像俄國14世紀的那個畫家也可以在無意間畫出酷似于兇手的畫像啊。

  這天,我又來聽喬燁老師的文學講座了。他今天所講的主題就是:文學的預示作用。

  “《泰坦尼克號》這部電影,相信大家都看過吧?可是你們知道嗎?就在1898年,一個叫摩根?羅勃森的小說家曾出版過一部小說,描述的就是一艘號稱永不沉沒的泰坦尼克號豪華油輪觸礁沉沒的故事,結果死傷無數。14年后,真正的泰坦尼克號居然重蹈小說的覆轍,和小說里的細節竟然驚人的相似……這樣的巧合,讓人很難以解釋,所以文學作品對于現實的生活起到了某種預示的作用。”

  看到講臺上依舊神采熠熠的喬燁老師,聽著他的高論,我在想,究竟是《神秘游戲》那本小說給青竹的命運起到了某種預示的作用,還是有人在刻意地模仿呢?

  我想,我有必要和喬燁老師聊聊了。

  隔天,我約了喬燁老師在他的辦公室見面。

  喬燁老師是師大為數不多的青年教授之一,雖然還不到30歲的年紀,但是已經拿到了文學理論博士的學位,而且出版了很多受歡迎的推理小說。

  我把我所知道的關于齊軒的事情都和喬燁老師講了,希望可以得到一些啟示。

  “小葉同學,我想你的猜測可能是對的。那個神秘的齊軒也許真的是在模仿我小說中的角色。其實在兩年多以前,我就經常收到一個叫齊軒的男孩子寫給我的信。他說他是我的忠實讀者,還經常寫信和我一起探討關于推理小說的事情,我可以感覺得到,這個男孩也很聰明,而且對推理文學很有獨到的見解。”

  “那在兩年多以前,您有見過他嗎?”

  “沒有。我見到他呢,是直到半年多以前,大概是今年的2月份左右。因為我們交流了一年多的時間,所以我就選擇他作為我讀友會的會長了。”

  “可是根據警局的記錄呢,真正的齊軒,大概在今年1月份左右就死于一場車禍了,而且,他的尸體還在車禍當晚從太平間里神秘的消失了。”

  “那也就是說,過去一直寫信給我的,才是真正的齊軒,而后來和我見面的,做我的讀友會會長的齊軒卻是假的齊軒?”

  “老師,您有齊軒的照片嗎?”

  “有一張,就是我們在那個Party之前一起在我的別墅的合影。”

  我看到了齊軒的照片,警局也一直在用這張照片上齊軒的樣子在通緝他。但是和我見過的調查到的真正的齊軒的照片對比之后可以發現,兩個齊軒雖然很像,但是確實不是同一個人。

  “老師,那天參加您Party的其他人,有沒有可能也有作案的嫌疑呢?”

  “其實呢,那天來參加Party的人都是齊軒從很多讀者當中選出來的人。我一直以為齊軒作為會長,一定是有他們的資料記錄的。可是沒想到,卻完全沒有那些人的記錄。我自己現在想來,都覺得后怕。”

  ……


更多精彩男頻小說微信關注公眾號“51云閱讀”(或者微信搜索公眾號“51云閱讀”關注)繼續閱讀

微信掃一掃

添加方法:

1、將二維碼截圖保存至相冊

2、打開微信--掃一掃--相冊,選中相冊中的二維碼圖片后關注公眾號

字體: 字號: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