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20 05:37:18
  1. 愛閱小說
  2. 奇幻
  3. 龍霧山
  4. 第三章 安琪塵封的歷史

第三章 安琪塵封的歷史

更新于:2018-03-18 21:45:43 字數:2059

  紀元三百二十年,南方蠻族聯合東方炎族先后入侵安琪王國,妄圖攻占王都博法,奪取王宮中的幻彩冰晶石柱,用以達到各自不可告人的邪惡目的。國王天寰親自揮兵南下,對抗蠻族,并命令幻靈率軍東進,消滅炎族的入侵勢力。

  幻靈是魔幻系的領袖,世襲安琪王國東部封地夢緲,精通于各類幻術,對于王國御用的精銳魔幻師團——魘司,擁有全權指揮的敕令,與受封西部迷城的魔術系夜尋和受封南部瑰原的魔法系咒淵以及各地王室親王一并位列王爵。次年,幻靈大敗炎族與赤流河東,俘獲炎族司祭長爪登,標志著東部戰線的徹底勝利。然而南部戰線卻陷入長期的拉鋸戰,雙方傷亡都很慘重,這樣的狀況一直持續到第三年。蠻族至古以來就是亙古大陸上最強大的勢力之一,他們通過部落聯合組成國家,依仗自身強大的力量和惡毒的巫術,常年征戰周邊鄰國,燒殺搶掠,無惡不作,因而安琪王國附近實力弱小的國家紛紛尋求安琪王國的保護,成為安琪屬國,以抗拒殘暴的蠻族入侵。盡管蠻族對安琪王國懷恨在心,但是多年以來也懼于安琪王國的龐大勢力而不曾與之交戰。然而此次大舉入侵,毫無先兆,盡管使者前去敵營質問蠻王為何挑起戰爭,敵方卻只字不答,只說交出幻彩冰晶石柱就可以結束這場戰爭。

  彩色冰晶石柱不僅擁有巨大的能量,可以幫助術族提升魔力,而且更重要的是,它象征著安琪王國的誕生,并一直守護著這片神圣的土地風調雨順,國泰民安。

  傳說遠古時期,在遙遠的西方存在一個強大的帝國,國名為盛,統治者被稱為天子,該國幅員遼闊,人口眾多,物產豐富,然而社會制度卻是等級森嚴,法令嚴苛,固守傳統使統治階級反對一切改變,在這個保守的國度里,隨時都可能因為創造和異象而喪失生命。術族的祖先原本居住在盛國東部邊境叫做遠安的地區,與常人無異,然而某一夜晚,遠安突然降下流星雨,并且千里之內漫布七彩云霧,該異象驚動了朝廷,太常認定此為不祥之兆,遂令軍隊清剿遠安災禍,于是遠安人民不得不攜妻帶子背井離鄉,由于害怕被軍隊趕上屠戮,人們日夜兼程地向東逃亡。當時人們在白天甚至不敢回頭觀望,夜晚傳來的鶯啼也能將人們嚇得魂飛魄散。在逃亡途中陸續遇到不少各門各派流亡的人物,于是大家相互照應結伴而行,逃亡數年,行至安琪境內,一束巨大彩色光柱從天而降,頓時將所有人籠罩在光幕里,少頃,光柱迅速縮小,最后凝成了五尺寬三丈長的彩色冰晶石柱。此后不久,遠安人民逐漸發現自己被解放的力量,于是不再恐懼盛國軍隊的追殺,很快他們定居下來,確立了自己的政權和與盛國完全對立的制度,在這種適宜的社會環境下,安琪王國逐漸擴大興盛起來,彩色冰晶石柱所在的地方修建起了冰雪王宮,王室成員將自己的姓氏改為天,以紀念天空降下的流星雨和彩色光柱,從此術族將自己稱作天國的臣民,并且認為這一切都是天國使者的指引,為了感謝天上帝拯救自己于危難之中并且給予的安寧生活,每年的一月一日,安琪王國全國上下都會舉行巨大的祭祀活動。

  鑒于日久不勝的局面,國王天寰令雨巖王天瀾和咒淵率領各部軍隊支援前線。不料幻靈趁虛而入,利用魘司對毫無防備的博法進行了幻術控制,接著派出自己的軍隊占領了博法,大肆收買人心并清除異己。夜尋為保存自身實力無視王令,不愿出兵討伐叛軍,保持著觀望態度。只有咒淵和王室成員悲憤異常,紛紛要求立刻班師消滅叛黨,然而前線還在與蠻族的進行激烈的戰斗,倘若撤軍失敗,蠻族乘勝追擊,不僅對于整個王軍力量將是一次滅頂之災,而且王國也將會遭受難以承擔的損失。

  正當天寰處于兩難之際,天瀾請纓,接下掩護主力部隊撤退以及堅守南部疆域的重任。盡管生還的機會微乎其微,為了牽制住敵方的攻擊力量,天瀾還是率領本部軍隊繞過前線深入敵境,試圖通過突襲蠻王所在營地,造成蠻族軍隊的混亂。當日,數以萬計的戰士從左翼突入,他們的額頭上全部刻著一個不大的交叉傷疤,走在最前面扛著巨斧的將領一記橫掃,砸碎了用巨型荊棘制成的鹿砦,他大喝一句殺聲,率先沖入敵營將望風而逃的多個狗頭哨兵劈成兩截,右翼的五千名龍騎士已經突進至酋長主營,慌忙反擊的獨眼獸人還來不及投擲出巨石就被龍騎士的畫戟所撕裂,飛龍的嘶吼聲響徹整個天空,后方是保護著的術族力量和祭司團的刺客團,他們不但是很好的獵手,也是絕佳的護衛,四周伴隨著凄厲叫聲襲來的鷹身女妖頃刻之間便永遠沉默,最后化作一片羽毛之雨華麗地飄落,無數只光之箭矢從天而降,穿透獸皮帳篷的同時也刺入了紅紋首領的心臟,頭戴彩繪面具的巫師被籠罩在禁咒光環中,對突如其來的打擊無能為力,斑點獸人變回獵豹形態試圖突圍求援,然而卻只能在編織的迷境中原地打轉,哥布林軍團在地面下布設著陷阱,妄圖讓我軍墜入無底深淵,卻被真實之眼發現,并且受到黑暗懲罰瞬間石化,而祭司團不斷制造著醫療結界,將受傷的人員保護起來并對他們進行治療。一切看似勝利在望,但是天瀾的眼神里卻透出必死的堅定決心以及一閃而過的悲傷,因為他知道蠻族所有部落在夜晚都有互派狼人使者通信的傳統,以示部落安全,而且狼人士兵充滿血性,寧愿自戕也不會成為戰俘,最遲第二天清早,獸人的援軍就會從四面八方奔馳而來,將他們徹底包圍。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