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20-01-05 20:07:46
  1. 愛閱小說
  2. 歷史
  3. 南京血淚
  4. 第一章:上海保衛戰失敗

第一章:上海保衛戰失敗

更新于:2018-03-15 07:00:07 字數:4755

  第一章:上海保衛戰失敗

  1937年日本帝國主義制造盧溝橋事變,企圖在華北制造第二個滿洲國。為確保首都安全,中國統帥部遵照國防計劃甲案,陸軍集中兵力準備殲滅上海的三千日軍海軍陸戰隊,海軍堵塞江陰全殲日軍長江艦隊。后機密泄露,日本長江艦隊倉皇逃出長江口。1937年8月9日,日本海軍中尉大山勇夫等兩人駕車闖入上海虹橋機場挑釁,被駐軍保安隊擊斃。

  在全民抗日浪潮推動下,國民政府第二天發表了《自衛抗戰聲明書》,宣告“中國決不放棄領土之任何部分,遇有侵略,惟有實行天賦之自衛權以應之。”開始總攻,中國空軍也到上海協同作戰,并于8月13日奉令向日本駐滬海軍陸戰隊虹口基地發起圍攻,試圖趕敵下海。“八一三”淞滬抗戰由此展開。

  中國軍隊準備進攻上海的第一批部隊是第87、88師,原為國民政府的警衛部隊,是德國顧問訓練出的樣板師,全制式德國武器裝備,為****精銳。秘密開到上海附近后,軍委會命令駐扎在蘇州的裝備優良的第2師補充旅第二團換上保安隊服裝秘密進駐虹橋機場等戰略重點,以充實上海兵力(當時上海的中國駐軍受限于1932年的《淞滬停戰協定》,無正規陸軍)。

  8月9日下午上海虹橋機場事件發生后,時任京滬警備司令的張治中立刻在其蘇州的住所召見第2師補充旅副旅長楊文瑔(旅長鐘松在廬山受訓),要楊文瑔親自到上海調查事件真相(機場守衛部隊隸屬第2師補充旅)。經楊文瑔實地調查核實,認為此事件屬于突發事件,并非中日兩國蓄意而為之。盡管如此,中日雙方已經處于劍拔弩張、戰爭一觸即發之際,二名日本軍人擅自駕車持槍強闖機場警戒線是一種嚴重的挑釁行為,也點燃了戰爭的導火線。

  事件發生第二天,中日雙方就此事開始交涉和談判。11日,日方代表提出“中方撤退上海保安部隊,撤除所有防御工事”,上海市長俞鴻鈞秉奉******之命嚴辭拒絕。日軍第3艦隊司令官長谷川清命令日艦開進黃浦江、長江各口岸,所屬分艦隊緊急開赴上海待戰,同時命令在佐世保待機的海軍第1特別陸戰隊以及其他部隊增援上海。

  為搶得戰爭主動權,趕在日本援軍到達之前消滅駐滬日軍,中國組織淞滬作戰部隊張治中部第9集團軍(下轄3個師和1個獨立旅)準備圍攻日軍,13日戰爭爆發,中國軍隊對上海市區之敵發動全面進攻,同時出動空軍,轟炸日海軍陸戰隊司令部、匯山碼頭及海面艦艇。其攻擊重點最初為虹口,后轉向公大紗廠。

  “八一三”淞滬會戰開始時,中國軍隊占了絕對優勢,除2個精銳師外,還有2個裝備德國火炮的重炮團,即炮兵第10團(150毫米榴彈炮)和炮兵第14團(150毫米榴彈炮),加上坦克、空軍助戰,按理應具有壓倒性優勢。

  其時日軍在上海的部隊僅海軍陸戰隊3000多人,緊急從日本商團中動員退役軍人,合計也不過4000人(國民黨夸大為1萬人以上),重武器也不足,但其依靠堅固工事頑強抵抗,致使中國軍隊一直無法完成重大突破。

  經數日苦戰,第87師占領滬江大學,第88師占領了五洲公墓、寶山橋、八字橋等各要點,14日到滬的第二師補充旅(已改稱獨立第20旅)接替第八十八師(孫元良部)防守上海愛國女校、持志大學,并擔任攻擊虹口公園和江灣路日軍司令部的任務.

  15日,日本正式宣布組建上海派遣軍,以松井石根大將為司令官,率領兩個師團的兵力開往上海增援,進一步擴大對中國的侵略戰爭。日軍增援部隊在中國軍隊側后方上陸后,中方已經無力消滅日軍陸戰隊,******為首的中國軍隊統帥部,考慮在上海作戰比在遙遠的北方大平原作戰補給方便,避開機動力占優勢的日軍。且在有外國租借的上海開戰,極有可能引起大國勢力的干涉,并可能在外國調停下贏得一個光榮的和平,進而挫敗日軍對華北的野心,這對相對弱小的中國來說是極為有利的。

  日軍于16日退守江灣以日本海軍陸戰隊司令部為中心的據點,中日雙方在上海一地不斷投入軍隊。

  此役國民黨方面先后投入8個集團軍又48個師、15個獨立旅、9個暫編旅、中央軍校教導總隊、炮兵7團、財政部稅警總團、憲兵1個團、上海市保安總團、上海市警察總隊、江蘇省保安團4個團,3隊海軍艦隊,兵力總數在60萬人以上。日軍投入5個師團1個旅團達13萬人,鏖戰兩個月后,日軍依靠強大的火力突破中國軍隊防線。

  8月下旬,中國各部隊繼續圍攻盤踞在海軍陸戰隊司令部、楊樹浦等據點的日軍,新抵達戰場的中國軍隊精銳之師第36師迅速投入戰斗,在戰車掩護下攻入匯山碼頭,同時空軍再次出動配合,轟炸地面及江上日軍目標。我軍終因裝備低劣、火力不夠威猛,面對鋼筋混凝土筑造的工事而一籌莫展。

  8月20日凌晨1時,國民革命軍第51師接到軍委會發出的入滬參戰電令,[16]于4小時內集結所部于寶雞火車站開往淞滬,參加上海作戰

  8月20日晨至8月22日,宋希濂第36師、王敬久第87師、孫元良第88師和夏楚中第98師的進攻均受阻,傷亡嚴重。戰局陷入僵持,日軍龜縮據點負隅頑抗待援。

  8月23日拂曉,日軍松井石根率領的2個師團援軍先頭部隊在海空火力掩護下,在獅子林、川沙口、張華浜等方面登陸,******聞訊,急令軍政部次長陳誠為第15集團軍總司令,指揮第98師、第11師及剛到嘉定的第67師、第14師火速分赴各處抗擊敵人登陸。

  ******對第三戰區進行了人事調整,馮玉祥到新成立的第六戰區去當司令長官,第三戰區司令長官的職務由******本人兼任。

  8月31日拂曉,日軍以飛機30余架,并以海軍艦炮猛擊吳淞,強行登陸;日軍另一部由市輪渡碼頭登陸。中國守吳淞的第六十一師的一個團,傷亡過半,不支后退;惟吳淞炮臺,仍由上海保安總團固守。張治中將在劉行的第六師調到楊行、吳淞,驅逐登陸之敵。該師于31日夜,向吳淞攻擊前進,與敵遭遇于楊行以北地區,發生激戰。又第61師因損失慘重而被縮編為一個團,師長楊步飛被撤職,軍政部命令第二師補充旅(即獨立第20旅)充編該師,重組后的第61師下轄兩個旅,鐘松任師長,楊文瑔任第181旅旅長,鄧鐘梅任第183旅旅長,隨后該師奉命在唐家宅、陳家行一線沿蕰藻浜右岸阻擊日軍,與日軍第9師團往返拼殺,戰況慘烈,二名團長壯烈犧牲(第361團團長李忠、第365團團長季韋佩)。

  9月1日,日軍1000余人圍攻獅子林炮臺。日軍為連接和擴大兩個師團的登陸場,于[17]9月2日至5日,連續以軍艦、飛機、坦克支援,向防守月浦、寶山的中國第98師夏楚中部發動猛烈進攻,98師一部與敵反復白刃搏斗,多數犧牲,因傷亡過重,第98師撤出陣地。9月2日起,日軍重兵進攻三官堂第六師陣地,并強渡泗塘河,被擊退。3日至4日,日軍連續向三官堂一帶進犯。第六師十八旅奮勇阻擊,殲敵不少,但該旅傷亡甚眾,旅長翁國華和團長朱福星負傷。5日晨,敵分由吳淞、張華浜和沙龍口夾擊寶山至三官堂陣地。第六師腹背受敵,各村落都被燒夷,火藥局守兵全部犧牲,第十七旅旅長丁友松以下傷亡過半,相持至午,該師退守泗塘河。日軍越過泗塘河橋向西侵犯,于是,獅子林、吳淞間聯系通道被敵打通,而寶山城中國守軍由此陷入重圍。9月5日,日軍集中30余艘軍艦,掩護陸軍向寶山發起猛攻,中國軍隊頑強抵抗,奉命堅守寶山的98師第583團3營500余人在營長姚子青率領下,抱與陣地共存亡之必死決心,一次次打退敵軍瘋狂進攻。日軍施放硫磺彈,城中燃起沖天大火,所有建筑化為瓦礫堆。戰至7日晨,日軍以坦克為前導始得突入城內,姚子青率全營官兵與敵巷戰,打盡最后一顆子彈,至當日上午10時,除一人前夜受命突圍向上級報告軍情外,其余全部壯烈犧牲。

  寶山保衛戰進行的同時,羅卓英的第15集團軍為克復羅店,與日軍再度激烈交戰。但日軍在占領寶山后,以一部沿寶羅公路向西攻擊,吳淞方面日軍也越過泗塘河西攻,日軍尚不斷在各地登陸,中國軍隊頓時面臨腹背受敵的威脅。至9月中旬,日軍援兵陸續開到,中國方面因無制空和制海權,在進攻敵據點、抗擊敵登陸和逐地爭奪戰中損失慘重,部隊疲憊至極,被迫轉入防御。此前,9月6日,第三戰區發布的第二期作戰計劃:上海戰區以持久抗戰為目地,限制登陸之敵發展,力求各個擊破之效。各個擊破不能達成時,則依次后退于敵艦射程外之既得陸地,施行頑強抵抗,待后方部隊到達,再行決戰而取最后勝利。已做好攻堅不利轉而實施防御作戰的準備。

  淞滬會戰進入10月底和11月初,中國軍隊雖處于被動地位,一再后撤,但仍控制上海,這無疑是與日本當初的判斷和盤算背道而馳的。日本統帥部決定將戰略重點轉向華中、華東。為此,決定成立華中方面軍,日軍統帥部還于10月20日下令從華北和國內抽調第6、第18、第114師團,國崎支隊(第5師團第9旅團)[2],獨立山炮第2團,野戰重炮第6旅,第1、第2后備步兵團等部隊共約12萬人,組成第10軍,由柳川平助中將擔任司令官,準備實施登陸作戰以打開局面。同時命將在華北的中島今朝吾第16師團轉隸上海派遣軍序列,淞滬前線日軍兵力至此增至27萬人。其中包括陸軍9個師團另2個旅團、海軍第3和第4艦隊主力及空軍力量。

  就在敵人大舉調兵遣將、即將大兵壓境之際,******卻又深陷于列強干涉制止日本侵略的希望中,并宣布撤銷撤退命令,各部隊堅守原先陣地。短短時間內命令兩次反復,使得中國守軍士氣大受影響,隊伍秩序開始出現混亂。

  11月5日拂曉,日本新組建第10軍在柳川平助指揮下,由艦隊護送在杭州灣金山衛附近之漕涇鎮、全公亭、金絲娘橋等處突然登陸,包抄淞滬中國軍隊防線南方的背后。因******一直認為日軍全力進攻上海正面,不會有從杭州灣登陸的可能,故在戰事趨于激烈、兵源枯竭之時,將防守杭州灣的部隊一一投入前方戰場,到日軍登陸時,在杭州灣北岸從全公亭至乍浦幾十公里長的海岸線上,僅有陶廣第62師的2個步兵連、炮兵第2旅2團6連及少數地方武裝防守,遂迅速即被日軍擊潰。日軍登陸成功后,上海派遣軍與第10軍合編成立華中方面軍,由松井石根統一指揮,日大本營規定其作戰地域為聯結蘇州--嘉興一線以東,任務以挫傷敵之戰斗意志,獲得以結束戰局為目地,與海軍協同消滅上海附近的敵人。第6、第18師團按照預先部署,分別向松江、滬杭鐵路撲去。

  ******得知日軍登陸金山衛的消息后,立即命令淞滬戰場前敵指揮官陳誠作出應變處置,陳誠急令右翼軍的東北軍吳克仁第67軍前往增援松江,卻未能退敵。11月8日夜,日軍憑借強大火力從東、南、西三面突入松江城,第67軍全軍覆沒,日軍遂占松江。隨即兵分兩路,一部沿太湖東岸,經浙江、安徽直趨南京,主力則指向楓涇鎮、嘉興、平望。9日,切斷滬杭鐵路及公路。與此同時,日第16師團在中島今朝吾指揮下在江蘇太倉境內的白茆口登陸成功,前鋒直指京滬鐵路和公路,形成合攏之勢。蘇州河北岸的日軍6個師團于10月31日強渡蘇州河后,迅速向兩路登陸日軍靠攏,淞滬地區中國70萬大軍頓陷危險境地。

  11月8日晚,******下令進行全面撤退,所有部隊撤出上海戰斗,分兩路退向南京、蘇州--嘉興以西地區。由于命令倉促,指揮失控,大撤退結果演變成全面大潰退。

  自9日起,日軍擊退中國軍隊零散抵抗,連占虹橋機場、龍華、楓涇、青浦。11日,日軍進至蘇州河岸,南市及浦東我擔任掩護任務的部隊奉令撤出陣地。當日,上海市長俞鴻鈞發表告市民書,沉痛宣告遠東第一大都市--上海淪陷。

  11月13日,國民政府發表告全體上海同胞書聲明:各地戰士,聞義赴難,朝命夕至,其在前線以血肉之軀,筑成壕塹,有死無退,陣地化為灰燼,軍心仍堅如鐵石,陷陣之勇,死事之烈,實足以昭示民族獨立之精神,奠定中華復興之基礎。中國軍隊向吳福、澄錫國防線撤退,江陰保衛戰開始;至此****以60%的精銳部隊損失殆盡的代價打破了日軍三個月滅亡中國的狂妄話語,淞滬會戰拉下帷幕。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