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20 05:38:04
  1. 愛閱小說
  2. 科幻
  3. 生化物種之爭
  4. 宴會 上

宴會 上

更新于:2018-03-18 19:30:41 字數:2449

字體: 字號:
生化物種之爭目錄
共1章
  “快點都快點,還有些酒在下面,等電梯太慢,你們拿上去,我這邊(電梯)上去就下來”經理對員工吩咐著,電梯門一合上,年輕的服務員的嘴巴卻合不上了。

  “狗東西,十二層的樓梯,嘖嘖這說扛就扛”

  “對啊!憑什么自己使用電梯,媽了個逼,氣死老子了”

  “……”

  老員工則是已經搬走許些了,年輕的服務員們也才停止抱怨開始搬運。畢竟在一個屋檐下打工,有事讓你做就做了吧,對于這種忍忍就好了。

  宴會布置得熱火朝天,后續的裝飾也基本完成,圓桌上的轉盤也已經擺滿甜品。

  晨峰慢條斯理的從門口走向柜臺前,一個穿著休閑裝的人看到晨峰才停止對柜臺小姐的

  “抱歉,朋友來了,下次再聊。”

  隨手在一張紙上寫下了自己的手機號,替給了前臺小姐,熟不知在自己轉過身時紙張早以被拋棄在垃圾桶里。

  “喂,怎么才到”

  “嘖,你這句話說的不對,時間不是還早,怎么…你沒參加過宴會所以很期待?”

  “不,不是,只是餓了早點來罷了”景益聳聳肩笑著說,顯得很傻

  晨峰:“……”

  問了問柜臺前的總管才知道這次宴會地點在頂樓,不過晨峰看得出總管看自己死黨的眼神不是很有善,晨峰才從中揣測出自己未到酒店前這里是什么情況。

  走到樓梯門前頭,晨峰還沒開口,景益就向晨峰伸了伸手指頭示意要煙,晨峰不解,歪著眉頭。

  “煙啊!蠢”他顯得很饑渴

  晨峰才反應過來,拍了拍口袋表示沒有煙。

  “靠……”

  “你得戒了,這東西碰多了在過十幾年你就得得肺癌了”

  “得了,這話幾年前我媽也對我爸這么說過,現在還不是這樣子”顯然這種話他不太會聽。

  “電梯是不是卡了,怎么一直在12樓”

  “可能是還在搬東西吧,我們還是走樓梯吧”晨峰看了看手表“我們早來了1小時,他們應該還沒布置好”

  他顯得有點不滿,隨地吐了口痰,也不管總管不善的眼神走上了樓梯。晨峰只好為好友的行為向總管示意賠個不是,嘆了口氣也跟了上去。

  路上晨峰向寒暄了一會,酒店也挺大講了好一會兒人卻還在9樓轉悠。

  “對了,你女朋友怎么樣了”晨峰隨口問道

  “什么怎么樣,都人不都那樣兒嘛,有時候撒撒嬌,鬧鬧脾氣,吵吵鬧鬧也就這么過來了。”

  突然他好像想起什么事情,猛地一抬頭,這可把晨峰嚇得不輕。

  “怎么了?”晨峰拍了拍胸口,緩解因驚嚇過度出現了短暫的低血壓。

  “沒事,不過我得發個短信了,有手機沒,我手機沒電了”他神情恢復,拿出口袋的手機搖了搖。

  “我沒帶,覺得也沒幾個人找我”晨峰攤了攤手,“愛莫能助,你可以看看上面有沒有充電器。”

  這時的他們已經走到頂樓了,聽到大廳繁雜的聲音晨峰就知道其他人也到了,一旁的電梯確實在用,不過車子才推出來一半,電梯就自然的停在了上面,一旁的應該就是酒店的經理,現在在跟公司的大頭們套近乎。

  “這次游戲的想法不錯啊,你們公司絕對火了”之類的馬屁話,這讓晨峰心情有些波動,在一邊的死黨就不同了臉色鐵青,就差罵上去了!說好的顧客就是上帝呢?!不過畢竟是好友的宴會,自己也只是參加而已。

  他直接走進了大廳頭也沒回,晨峰還沒來得及跟上就被一群人拉住了。

  “晨峰,以前怎么就沒看出你有這個腦子”

  “哎!晨峰,有了錢別忘了兄弟啊”

  “……”

  “好好好…”晨峰牽強的笑著回答,正想介紹一下死黨以便脫離話題,四處看去才發現景益已經不知道去了哪里。這讓晨峰感到了絕望。

  在人群一旁的一男一女著裝十分惹眼,這讓人們不得不注意到他們的存在。

  女人看到晨峰“喲!你看大功臣來了,喏,就是那個。”說著,向晨峰招了招手,站在身邊的男性神情上充滿了質疑,皺著眉歪著腦袋開始打量晨峰,這個看起來也就二十二的年輕人。

  “看起來沒什么突出的地方。”他心想著,開始盤算著此人對他所能帶來的利益

  在人群的夾縫間晨峰看到有人揮手示意他過去,連忙向周圍的朋友寒暄幾句向眾人解釋有事先撤的意思,隨后就溜到了旁邊。

  不過這并沒有使得交談聲減少,即使話題不在以他為中心,人們還有許多轉移話題的點子。

  “組長,怎么有事嗎?”晨峰抓了抓頭皮,頭發額外的瘙癢這讓晨峰感覺很不好,這個時候一般都沒什么好事。

  小時候晨峰也算個野孩子,在故里的時候一個人跑到山上,小時候想象力比較豐富,能想象到一些奇奇怪怪的事情,玩得不亦樂乎,獨自一人玩到黃昏時。

  突然頭皮一陣瘙癢讓小時候的晨峰難受萬分。正回過頭,從旁邊突然閃過一道黑影——是狼!鋒利的爪子抓破了晨峰了衣裳,兩道淺淺的傷口清晰可見。

  正好晨峰身后便是一條急湍的河流,狼瞬間就被沖得不見蹤影。

  那時候晨峰可是嚇破了膽,從那時候開始就再也沒在去過老家后山上。后來每當有不好事即將發生晨峰的頭就會額外的瘙癢,晨峰也就全當第六感。

  “來晨峰,給你介紹一下,這是我們公司的合作公司的技術總監李俊,他對你好像很有興趣。”說完,在旁的李俊伸出了手,眼神就好比看到裸體女子,這讓晨峰打了個寒顫“這人是個GAY。。?”握了握手后一樣寒暄了幾句,便以有事的蹩腳借口離開了。

  “李俊總監,晨峰也是個人才,聽貴公司缺少一些技術性的人才,不去讓他去貴公司幫忙幫忙?”

  “你這是夸他呢,還是賣他呢?”李俊笑著說“或者是增進公司合作的。。”

  “對,增進合作罷了,確實沒有別的意思。”她笑著說

  晨峰走到廁所洗了把臉,一路來花的時間不少,距離宴會開始的時間還有三十多分鐘,晨峰四處張揚著。

  他確實有事,因為景益不見了!

  雖然可能在大廳等他來是個合理的選擇,但是晨峰感覺很不妙,應該會出什么大事情!瘙癢的感覺還未散去。

  站在大廳望去,除了還在聊瑣事的一些同事以外,沒有看到著裝休閑裝的男人,晨峰走向門口,有幾名還在搬運酒的服務員,也不見景益的去向。

  正當晨峰琢磨著景益是不是出去了,一位同事叫住了晨峰“你看到你朋友了沒,我手機這邊也快沒電了,叫他趕緊的。”看起來十分的急躁。

  “該不會找地方充電去了吧”晨峰心想,并向同事表示不用著急他過會就來。

  晨峰看了一下大廳的時鐘,距離宴會開始時間還有二十多分鐘,快開始了,但人究竟在哪?

字體: 字號:
生化物種之爭目錄
共1章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