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19 04:09:03
  1. 愛閱小說
  2. 玄幻
  3. 冰帝劫
  4. 引子:冰絕宮

引子:冰絕宮

更新于:2018-03-18 09:17:44 字數:2163

字體: 字號:
  “小姐,接任務,王牌特一號。“一個全身包裹在黑袍之中的人遞過一張有金色花紋的黑卡。”

  柜臺小姐的瞳孔收縮了一下,黑縷金,是全世界王牌中最頂尖殺手的象征。而這個榮耀,是殺手工會破格頒發給一位殺手的。那殺手是一個傳說、神話。可謂空前絕后。不僅如此,她還是古董鑒賞師、盜賊工會首席長老、一個小國的幕后黑手(后來那小國在她的指使下,成為第一大國)。她在世界的最冷的地方有一座古堡。里面的古董、珍寶、異獸,不計其數。但來這偷東西的人,都死了,死在異獸口下。

  柜臺小姐顫巍巍地遞過卡,眨眼間,人已消失。

  希克亞塞峰,“圣潔中的恐怖”。凡是登上這座山的人,都有去無回。那些前仆后繼的攀登者的目的只有一個:一睹王者晶石的光彩。相傳,只要獲得了王者晶石,那么,他將為王,全世界的王!因此,不少人慕名而來。有的為權力;有的只為觀賞......但,都無一例外地離奇的死亡。王者晶石,亡者晶石。

  此時,一個黑點在山脈上快速地移動著。如果有明眼人在這里,看見那個宛若塵埃一樣輕巧的身形,一定會想起那個傳說——虛塵修羅。

  虛塵很快來到山頂,一座巨大的冰宮屹立在山頂上。“呵,這么大一座宮殿。”說罷,縱身向宮內走去。

  進入宮中,一塊巨大的冰雕立在那。“冰絕宮?”虛塵輕聲念著上面的字。笑了笑“絕嗎?吾從來不怕。”冰宮深處,黑暗中有星星銀光在閃爍——巨龍的瞳孔。

  虛塵在宮殿的長廊里邊走邊看,長廊上的壁畫讓眼界極高的虛塵嘖嘖贊嘆,而浮雕更是讓虛塵大開眼界。不知不覺中,來到一個大廳,廳內黑洞洞的。虛塵剛想打開手電筒,一個濕潤的繩狀物體纏上了她的腰,將她帶入空中。

  霎時間,宮內一下子亮堂起來,虛塵這才看清楚,纏住自己的,竟是一條巨大的黑龍,自己的周圍,密密麻麻的都是晶石——王者晶石。而她的正下方,是一個透明的平臺——祭臺。

  虛塵冷笑,手腕一翻,一把漆黑的匕首出現在掌心。這是一把用隕石打造的匕首,在極寒之地經過九九八十一天的淬煉,削鐵如泥。虛塵用力的把匕首刺入黑龍尾端。但,隨著一聲清脆的響聲,匕首掉到了地上。這把削鐵如泥的匕首竟刺不穿黑龍的龍鱗。

  黑龍似乎并沒有被激怒,而是把虛塵放在祭臺上。祭臺升起一道巨大的光柱,將虛塵困在其中。光柱漸漸縮小,虛塵的身體漸漸上升,呈十字型。“鏘——”光柱最終變成一塊巨大的晶石,將虛塵禁在其中。虛塵雙眼漸漸合攏,陷入沉睡之中。其中一部分晶石化作點點星芒,全部涌入到祭臺上。這,才是王者晶石的最高奧秘——權利的束縛。

  在一旁的黑龍口吐人言,喃喃自語:“尊敬的冰帝大人,請等待下一個后裔的到來吧。”話畢,緩緩閉上雙眼。

  ......

  7840年12月18日

  殺手工會公告:

  頂尖王牌殺手資格取消。

  ......

  千百年后,還是希克亞塞峰。一行隊伍在山脈上緩慢的攀登著。為首的是一個戴著金絲邊框眼鏡,身披貂皮大衣,腳踏鱷魚皮靴的男人。他身后跟著五個男女。他們的目標很明顯:王者晶石。

  他們和千百年前的虛塵一樣,進入了宮中,來到大廳。同時,他們也看到了密密麻麻的晶石以及晶石中的虛塵。龍,就在他們的頭頂上。

  “老大,那是什么?”其中一個人指了指中央那塊紫色的晶石。

  “不知道,你說我們拿哪塊晶石好呢?”老大問其他人。

  “中間那塊敲一點下來吧。”一個艷麗的女子說。

  “嗯,走,我們上去吧。”六個人一齊走上祭臺,拿起工具,“乒乒乓乓”的敲起來。三小時過去了,晶石紋絲不動,那六人反倒累得跌倒在祭臺上。

  “老大,這怎么弄啊?”一位紅發男子問道。

  “鬼知道,我也沒見過。”老大沒好氣地回答到。

  “老大,不知道你們有沒有聽說過這晶石是要認主的。我奶奶說,只有滴上自己的血液,血融進了晶石中,才算認主。”一位黑發男子說。

  聽了男子的話,眾人紛紛想辦法弄破手指,依次將血滴在晶石上。

  黑發男子在一旁快速地記錄著:老大,無效果;二姐,無效果;三姐,無效果;四哥,無效果;五哥,無效果。

  “六弟,要不你也試試?”五姐在旁邊喊道。

  六弟莊重地點下頭,望著晶石中少女精致的面龐,不禁想起奶奶的話:記住,小風,一定......定要找到冰帝大人,按......按找我......教你的方法,希、希克亞......這是奶奶未說完的話語。

  雪山中的冰宮,這,應該是冰帝大人吧。想到這,他虔誠地朝少女拜了拜,割破自己的手指,小心地滴在晶石的頂端。

  “六弟,這......”老大剛想問,卻被二姐攔住了。二姐朝他搖頭,把他拉到一邊。只見六弟在距晶石5米處跪下,口中高喊:“尊敬的冰帝大人,您的子民接到歲月的召喚,來到您跟前,吾偉大的帝皇,復蘇吧!”

  良久,沒有一點動靜。

  六弟失魂落魄地跌倒在地,“為什么?為什么會這樣?為什么?”

  龍,下到地面,冷冷地說:“你這么晚來,冰帝大人只剩下一座軀殼了!如果不是冰封,她早煙灰云散了!”

  體猶在,魂已滅。

  “那,那現在怎么辦。”

  “呵呵,祭禮,開——始——!”

  黑影劃過,道道血線出現在眾人脖子上。倒地,血,染紅了整塊地板。

  “嗚,還不夠。”黑龍毫不猶豫的撕破自己的喉嚨。一陣血色光暈籠罩整座大廳,過了約莫半分鐘,血光消失。血染的大廳上躺著七具尸體,六人,一龍......

  唯獨不見那塊晶石,淡淡的紫,很漂亮,里面還有一個人......

字體: 字號: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