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18 20:35:11
  1. 愛閱小說
  2. 科幻
  3. 沖出囚籠
  4. 第一章 探索者

第一章 探索者

更新于:2018-03-16 11:02:37 字數:2525

  一位面貌平凡的女子站在清晨的陽光中,臉上掛著淡淡的笑容。在她的懷里,一個看起來只有兩三歲的小男孩兒嘟著小嘴兒,瞪著大眼睛,手上抓著一只毛茸茸的玩具小熊。葉楓坐在椅子上努力地瞪著他那雙本來不大的眼睛,仔細看著這張溫馨的照片上面每一個角落,看著看著不由得彎起了嘴角。

  葉楓這么看著,突然背后響起了一陣憨憨的聲音:“哎呦,這娃娃長得夠精神,看他那小眼睛瞪得溜圓溜圓,可一點兒也不像楓哥啊,哈哈。”

  葉楓回頭反駁道:“大眼睛像他媽沒錯,可他那精神勁兒絕對是我遺傳的!”“哈哈,那是那是,峰哥眼睛小,那叫神光內斂”“安胖子,你又找揍了是吧!”那個叫石安的胖子一聽這話,趕忙往后一跳,連說到:“楓哥,您要是手癢了,小弟我親自給你安排一個機器人陪練,你看我這細皮嫩肉的,也舍不得下手啊。再說,楓哥你這身手,一般的機器人也奈何不了你了吧?”

  石安這話倒是沒錯,在人類進入星際時代以來,隨著對太陽系外行星的不斷探索,雖然沒有找到生命星球,但適合開采的礦物星球卻已經多得遠遠超出了人類發展的需求,豐富的資源使得地球上真正遠離了戰火,爭奪都轉移到了太空之中。在和平安逸的大環境下,人們開始注重自身的開發。最初的目的是在太平盛世中追都想多享受幾年,而隨著研究的進行,人們發現原來不單單可以養生,更可以強化自身。這種強化是一種全方位的強化,包括生命力,身體素質,反應強度等諸多方面。于是,人人都成為了運動健將,武林高手,高智商人才。而葉楓就是強化中的佼佼者,再加上他熱愛武術,因而身手不凡。

  葉楓笑罵了句“滾蛋”,又將視線挪到了照片上,看著看著,卻又牢騷到:“你說這科技發展了這么多年,就找不到比電磁波更穩定介質傳遞信息呢,哪怕慢一點兒也行啊,這樣就算隔著這么遠也可以和家里聯系了。”“可不是嗎”,石安接話道:“算算時間,從出了太陽系到現在,我都有兩年沒和爸媽聯系了。”“是啊,咱們這一睡就是兩年啊,一點兒感覺都沒有。”

  兩人正說著,四周響起了柔美的電子音:“請已蘇醒的工作人員做好準備,還有一小時進入第二批次人員蘇醒階段,請已蘇醒的工作人員做好準備......”。葉楓便說道;“石安,走,咱們去看著點兒他們,可別有什么不良反應,就像你昨天在飛船上蘇醒的時候在我旁邊都快把胃吐出來了。”石安一聽這話樂了:“楓哥你可別光說我,那時候你自己不是也左搖右晃,站都站不穩嗎。我吐那是因為餓的,誰讓咱么進入睡眠倉之前不讓吃東西呢。”“安胖子,就知道吃,想要進睡眠艙之前還能飽餐一頓?再等個十年八年沒準才有希望。”

  兩人邊說邊走,很快就來到了擺放睡眠倉的房間門外,接著,又陸續走來了六個人。他們八個在一起說說笑笑,回憶著自己第一次蘇醒的場景,又互相揭露別人的丑態,聊得正開心,這時候聽到了一陣爽朗的笑聲,還有一個女子清脆的聲音:“你們聊得挺開心啊。”眾人向聲音出轉身,齊聲喊道:“李隊長好,李副隊長好。”

  李隊長名叫李森,是一個十分精壯的男人,國字臉,眉毛又黑又濃,嘴上留著一圈大胡子。在醫療水平與營養水平隨著科技發展的進步下,年近六十的他并沒有任何老態,一雙眼睛炯炯有神,掃視著在場的眾人,點頭說道:“你們恢復得都很不錯嘛,一個個精神十足啊。”石安接過話頭:“等過一會兒范大廚他們醒了,給我們做了好吃的,我比現在還能精神百倍!”這時候李副隊長說話了:“到時候范師傅做飯的時候,我肯定告訴他不要帶你那份,你看看你,都餓了兩年了,怎么一點兒都沒瘦啊。”“李姐啊,你就饒了我吧,再讓我吃那些壓縮流食,還不如殺了我吧!”“你一身肥油,殺了你有什么好吃的?”“就是,石安,副隊長是為了你好,你要一直這么肥,等遇到了異形什么的,肯定先把你吃掉”大家一起抨擊石安道。

  李副隊長叫李欣,今年三十出頭,是李隊長的大女兒,因為她的父親在飛船上工作,每當回家的時候就會對她講述太空的瑰麗以及外星球的種種神奇,于是她從小就立志要像爸爸那樣坐在飛船里遨游在星空之中共,探索一顆又一顆未知的星球。通過自身的努力,李欣終于如愿以償地進入了國家航天部門,并且與父親工作在了同一條飛船上。

  李隊長率領的是一只綜合性科研考察隊伍,共有五十余人,其中在場的十人是負責星球的探索,還要二十余人負責飛船駕駛以及維修。剩下的近二十人則是各方面的后勤人員。而這第二批次蘇醒的人員就是這些后勤人員了。

  又過了幾分鐘,李隊長看了看腕表,朗聲說道:“我們進去吧。”

  就在這時,飛船中突然響起了刺耳的警報聲:“前方出現超強度離子風暴,將在三十分鐘后遭遇,持續時間約十五小時,飛船危險等級中等,生命體危險等級中等,啟動能量防護裝置,請所有人員進入保護裝置中。”

  聽到這個聲音,大家同時色變,李隊長對著自己工作服的話筒大聲吼道:“你們立刻到這里來。”過了不到十分鐘,又來了二十多人,這些是飛船的駕駛人員,其中一人向李隊長匯報:“飛船已轉入智能控制。”“現在全體人員立即進入睡眠倉。”李隊長說道,并在房間的控制臺上將所有睡眠倉的蘇醒時間定在了二十小時后。“好運!”大家互相說道。在進入之前,石安小聲問葉楓:“楓哥,這條路線不是一直安全得很嗎,怎么突然出現了一場離子風暴呢?”葉楓皺著眉頭:“確實很奇怪,但不管怎么說,現在好奇也沒用,快進去吧。”

  在睡眠倉的艙蓋換換合上,營養液不斷注入的時候,葉楓又回想起了那張照片,想著他溫柔地妻子以及可愛的兒子,又露出了微笑,緩緩睡去。

  地球上,在一所幼兒園的門口,一個五歲的小男孩兒在母親的陪同下第一次走進了一個小小的集體中。看著陌生的四周,想著媽媽馬上就要走了,小男孩兒心中充滿了恐懼,不由得哭了起來:“我要回家,我要回家。”孩子的母親蹲下身來,擦著小男孩兒哭花的臉上的鼻涕眼淚,輕聲說道:“小宇不哭,你要像爸爸那樣堅強,做一個小男子漢,將來還要走進太空呢,怎么能被幼兒園嚇哭呢?”小男孩兒聽后嗚咽道:“我不哭,我不哭。”可是眼淚還是沒有止住。母親又說:“寶寶要是不哭,爸爸回來就給你講飛船上的故事,好不好?爸爸肯定比媽媽講的更好玩兒。”小男兒孩兒聽了,竟然真的止住了哭泣,說道:“嗯嗯,我不哭,要爸爸講故事。”

  可是,葉楓即將經歷的一切,真的僅僅是“更好玩兒的故事”嗎?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