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20-08-08 16:49:20
  1. 愛閱小說
  2. 玄幻
  3. 沽名酌
  4. 第一章一場風雨送一場風雨

第一章一場風雨送一場風雨

更新于:2018-03-15 15:23:12 字數:3398

字體: 字號:
  城外下著雨,這場雨已經下了幾天,全城像在一場壓抑的氛圍下運行著,而王府內的一位身著名貴衣服且不怒自威的人卻在大廳里焦急的躊躇著,于此同時府內上上下下都在忙碌,在另一個屋子里進進出出好似街景繁華。

  這時一個下人進來對這位男人說:“王爺,你要的道士請來了。”

  男人聽了這句話后只是緩緩開口問道:“什么來歷。”下人立馬回答道:“是個云游道人,就在前幾日剛剛進城的。”這位王爺皺了皺眉頭,這時他身旁的一位年輕人開口道:“還有其他的人么?”“沒有了”下人說完這句不敢多說生怕王爺怪罪。年輕人知道下人的難處,轉身對旁邊這位王爺說道:“爹,凡是看的是緣分,姑且讓他一試。”,這位王爺似乎很不高興,但今天畢竟是孫子出生的日子也不方便不問兒子的意愿,就開口道:“江湖騙子而已。”說完就緩步走出了大廳回自己書房去了。

  “等我兒子出生不用先請我爹。”年輕人坐下說道,似乎知道下人的不解又補充道:“我爹看見孫子肯定就不肯走,我爹又看不慣那道士,就等道士走在喊。”下人明白這位世子的話后就退下,準備去請道士了。而世子坐在椅子上喝著茶也不在意。他喜歡有點腦子的下人,這會讓他很舒服。

  稍等了一些時候,另一個下人急急跑來:“世子殿下,夫人生了!”

  男人聽到這話本來就有些激動的心情就更加激動了,走起路都讓下人們感覺是在跑一樣。

  急急來到夫人的地方,開口詢問夫人怎么樣,侍女恭敬回到:“回世子,夫人一切安好。”里面瞧見世子來到,負責接生的穩婆出來對世子說道:“恭喜世子,是個男孩。”

  剛想見夫人一面的的世子,看見道人已近來到,招呼了一聲,讓他去附近的廳堂等候,然后進屋見了一面妻子,說了些安慰的話語。那道士在廳堂稍等了片刻,就等來了世子。

  “貧道見過世子。”道士不敢怠慢見世子進屋時就說到,“不用多禮,請你來是給孩子看相,順便問個名字。”世子回道。

  “剛瞧見過少爺,因緣廣,能成大事。”

  “那這逢這連日春雨又是如何。”

  “只怕是...。”“怕是什么。”

  “山村野夫,不敢多語。”

  “哦?有什么事但說無妨。”“能成大事,也看因緣際會,不過貴公子福祿雙全不難成事。”“看來是要我培養一番了,可我兩個兒子那個會成就的更高呢?”凡是看遠看長,才會看的明白,世子低頭思索,或許見到幾十年后的景象。

  之后又與道士暢談了一些其他的神鬼天命之說便離開了,讓手下款待老道。不過老道婉言拒絕了后就走了,臨走時還說了一句:“命存天地間,行居蒼茫里。”

  另一個房間里一名面色憔悴婦人躺在床上,喚這丫頭把孩子報進來給她瞧瞧,看著孩子臉上滿是幸福,,又問起:“宏兒怎么樣。”一個貼身的丫鬟回到:“好著呢,跟著隔壁的玩呢。”“可別摔著了。”“不會放心吧夫人。”

  這時世子來到,丫鬟們都退到一邊讓世子直徑來到婦人床邊,“夫人覺得這孩子取個什么名字呢。”世子直接開口問道“這孩子應這春雨而生,我看是要取個筠字才好。”“還是夫人文化好。”說完世子笑了一笑。女子剛想再說點什么,卻聽見世子吩咐到,“你們在這好好照看著夫人有什么問題及時向我稟報。”回頭向夫人解釋道“我去見父親。”女子恩了一聲便靜看著男人出去。她知道他還想說什么,好生靜樣,因為他已經說過一遍了。

  到了書房看見父親緊鎖眉頭看著手中的文案,就先吩咐下人們出去自己到父親身邊,開口問道“爹怎么了。”中年人放下手中的文案讓他自己看,嘴里還補充到:“南邊一部村落又被賊人搶了,這是本月第3個,最氣的就是他們居然搶到距我們只有20里的地方,這件事不親自去一下不能給百姓一個說法,這些賊人狡猾多疑,又擅長偽裝,你在家留守幾日,我出去看看,孩子的事你自己拿捏就是了。”

  正當王爺想著下一步的行動的時候,旁邊的兒子開口說了一句:“父親,還是我去吧。”王爺一愣,想著讀書讀了好些年的兒子怎么會想到去冒這個險。世子當下解釋道:“爹,我讀了這么多書知道什么是方寸。”王爺還想勸,不過想著自己這么大的時候早就混在軍營經歷諸多生死,也是讓他經歷一番的好,便改口道“你們讀書人我不懂,也不想懂,此去危險不大,這波賊人一直都是一擊即退,但你也要以防萬一,人馬帶足些。”“是。”允諾了下來,當夜在書房中與父親詳談了一些后事,和著手的辦法,隨即吩咐下人去辦了。

  沒有父母想讓孩子冒險,也沒有孩子想讓父母冒險。只不過都是些不一樣的說辭。

  王爺所在南王城,是南國最南之地的大城,城西城東都有大山圍繞,在此建城坐擁地利,以此往南數十公里便是南泯之地,而南泯之地終年因為瘴氣環繞不適合人住,臨近數里都會讓人疾病纏身,幾年不退。所以南王城以南一直都是流放之地,日久也有了幾座城池,雖然流放之地通往王都道路多如牛毛,但是大道只有一條,那就是路過南王城,如其他小道多遇剪徑賊,多事多風險,非是帶罪或見不得人的,一般無人經過,南國最南之地雖說是流放之地,但是土地富饒,且多礦脈,而身處地理位置特殊,鄰國極少,雖說不建議人住,但也需大將住手,能在此處皆是位高權重之人,而此地權利最大的,便是身在南王城的城主,由皇帝親封的“鎮南王”。而南王城以北一帶,雖然只有一城之隔,但卻是繁華之地,不僅繼承了最南之地的富饒,而且且適合人居,且少****,是理想的安居之地。多年以來流放之人一直想去那只有一城之隔的地方,山路險阻,南王城盤查極嚴,每年只有寥寥數人能過。

  雨沒有停的意向,但人是要出發了,沒有告訴妻子事情的全部,只說是出去幾日巡查,帶著百號人馬前往被洗劫的地區。

  路上倒也是順暢,都知道世子來巡查各路的官員都提前開道,在當日半晚十分就到事發地,隨行官員也在路上介紹了這個村落。這個村叫孛家村,坐落在南王城就是王爺府邸所在的城池的西南方,通往此山本不難行只是連日陰雨道路泥濘拖延許久。

  到了孛家村出,尸體大都處理完畢,但依稀可見血跡流淌,房屋上面有些燒毀的痕跡,看來這伙賊人做事狠辣,要不是連日陰雨,或許連這些些尸體都不會留下,看著這些排列在村口密密麻麻的尸體,其中年長到年幼都有,青壯還在少數,也是陰雨的關系,村里很少外出,導致一村幾乎無人生還。

  世子只是先嘗試問了一下是否還有人生還,卻被回復到有意孩童因藏于廢墟下得以生還,只是這孩子不哭不鬧,才是主要原因。世子說道:“孩子先收養,那伙賊人的去向可有清楚?”“有些頭緒,這些天道路泥濘行路多有痕跡,但那伙賊人,也是狡猾邊行路邊清除痕跡,讓我們追查很是麻煩,但大人放心,此事我們一定會追查到底。大人奔波勞累,還請往附近府上一坐。”說話人心中忐忑,也是怕有什么差錯。

  陰雨天氣沉悶,總能打擾人的思緒,索性依他便由說道“也好,到那再議。”

  說完,便由那人率人帶路前往府上去。

  只是去的路上遇到一人,自稱與世子認識,雖有疑問,但也通報了一下,讓人帶到面前。那時世子也是一驚,原來是那日的道士,沒想到出城后便是去了這里,這也是讓世子很詫異,不只是老道能未卜先知,還是巧合。

  道人到世子面前,倒不是前來敘舊參見行禮,就為一事而來

  “請世子收養這孩子。”

  府內,下級的官員問道,“世子殿下剛才為何收下那孩子,不過是流放之人的后人,能有多大作為?”在他看來能進王府日后作為必然比他們大,如此輕易就能作威作福,難免心生嫉妒,不過世子沒說什么,回想著剛才不多的話語,倒是有些讓他很期待。

  “為何?”世子不慢不緊的回到

  “此子骨骼驚奇,日后必成大事。而且與世子的兒子同月同日生,老朽卜算了一下,這孩子日后必有大用。”

  “大用,多大用?有很多人想糊弄,結果自己可沒有好下場”

  “大人誤會了,老朽只是覺得此子與貴公子命運相連。再加上世子殿下剛得一子,應多造善業以添福澤。”

  “不錯的說辭,這孩子我就收下,不過你還沒說完吧。道長這等善心也順便給這孩子取個名字吧。”

  “叫孛白風吧。”

  之后老者就走了,走之前還給了世子一句意味深長的話“福澤相潤”

  世子“...真是有意思的人呢。”

  漸漸遠去的老道,口中南妮這自己都聽不清的話語“孩子只能幫你到這了。”

  那天夜雨中,聞聲而來的老道看見一片狼藉的村莊。

  在之后的反復搜尋下,在一處倒塌屋檐下的女子懷中找到了這個孩子,不忍孩子和他一樣行走天涯,如一浮萍般說死便就死了經過一夜思考便有了對世子說了這些,都說出家之人不打誑語,但與性命攸關的事,沒有對錯。小路上越走越遠的身影,慢慢悠悠,像是背負著蒼生的命運。


更多精彩男頻小說微信關注公眾號“51云閱讀”(或者微信搜索公眾號“51云閱讀”關注)繼續閱讀

微信掃一掃

添加方法:

1、將二維碼截圖保存至相冊

2、打開微信--掃一掃--相冊,選中相冊中的二維碼圖片后關注公眾號

字體: 字號: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