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16 10:54:10
  1. 愛閱小說
  2. 仙俠
  3. 鳩歌
  4. 鳩歌三

鳩歌三

更新于:2018-03-18 20:30:56 字數:719

字體: 字號:
  “你是國君!”藍煙看著他,平靜的問道。

  夜錦柯點頭:“不過,這國君日后是不是我的,還難說得很那。不知道煙兒可曾聽過鳩歌之事?”

  聽聞鳩歌,藍煙那眸子瞬間便黯淡下去:“我自小居于深山,少于外出。不得而知。”

  成群的婢女便圍了上來,要給藍煙梳妝打扮。藍煙又吃吃的笑,一個勁兒的閃躲:“別,我不習慣別人伺候。我自個兒來。”

  那清清脆脆的聲音,像是最原始的天籟,讓夜錦年也綻開一朵大大的笑靨。

  他說:“藍煙,我要封你為后。你可愿意?”藍煙從花從中抬起頭,眼光從他的身前移到他身后的白衣男子身上,輕輕搖頭:“藍煙受不起。”

  垂了頭,看見夜錦年身后的白衣男子挑起一絲意味深長的笑,藍煙又道:“不知這位公子是?”

  看他衣著隨意,表情自在。定不是夜錦年的護駕隨從。藍煙看著那雙微微上揚的鳳目,沒來由的,竟覺得有些心慌。那是一種出于見到天敵的慌亂。

  夜錦柯與那白衣男子相視一眼,答道:“他是我皇弟白慕,只因自小不愛江山美人,只愛那些降妖服魔的道法,一直長年在外與個道長清修,近日才回來。”

  藍煙還未想好如何招呼,倒是白慕率先笑起來:“白慕是我的法名。在這里,他們都是叫我夜御天的。”

  “你…。爺,藍煙想起昨日那畫還未完成,先告退了。”不給兩人反映的機會,藍煙轉身,踩著碎步離去。留給兩人一個火紅的背影。

  待得回了居住的月靈居,藍煙沖入房內關上門,背抵在門上一臉憤恨之色。

  就在她抬頭看白慕時,竟看見了他寬大的白袍衣袖中露出的一點五色東西。那是她再也熟悉不過的,世人都在找尋的--鳩歌。

  她一直以為,它應該在夜錦年身上,難道事情,真的偏離了她所預知的軌道?!藍煙神色痛楚的抬起頭,心里暗暗下了一個連她自己,也不曾料到后果的決定。

字體: 字號: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