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13 01:24:14
  1. 愛閱小說
  2. 仙俠
  3. 遁壹
  4. 第二章 銅板

第二章 銅板

更新于:2018-03-18 11:21:38 字數:3253

  “喵~唔,好想有冷的感覺,好想被雨淋到。”

  昏黃的路燈,細碎的雨滴洋洋灑灑,能看到的只有昏黃燈光映照的水汽,和寂靜空曠的街道…

  “媽媽,聽,什么聲音?”一個稚氣的聲音問道。

  “沒有啊,涵涵聽到什么了?”媽媽溫柔的問著自己的女兒,手習慣的放到了女兒頭上。

  “好像有貓咪的叫聲哦。”涵涵認真的說道。并沒有像平時一樣揚起臉看自己的媽媽,眼神還在四處搜尋。

  “哦?是嗎?好像真的有啊。“媽媽這時候也認真的傾聽著。

  “媽媽,在這里,這里!“夾雜著一絲興奮,涵涵向媽媽揮著手。

  “它好小噢。“

  順著涵涵手指的方向,媽媽也看到了樓洞里,標有熱網的鐵柜里面,一個毛茸茸的小家伙,蜷曲在那里,喵喵的低鳴著。

  “這么冷的天,究竟是誰啊。“媽媽心里也升起一股怨氣,貓咪太小了,會活活凍死在外面。

  “媽媽,貓咪好可憐,我們帶它回家吧。”涵涵已經把小小的肉團抱在懷里,撫摸著順滑的絨毛,向媽媽祈求道。

  “我們先抱回去,然后問問爸爸,好嗎?”媽媽不想涵涵太任性,所以要教會她尊重別人。

  “那個傻木頭敢不同意!“媽媽恨恨的想。

  “呵呵呵,媽媽最好啦。“在一串歡快的笑聲中,涵涵快步的跑向樓梯,只留下有一絲無奈的媽媽…

  小貓是一只花貓,并不是很稀有的品種,只是尋常家貓的樣子。身上有白有黃還有黑,如果不是它愛干凈,遠看起來還挺臟的。

  因為屁股上有個銅錢狀的黃斑,所以它的名字叫做“銅板“。

  “銅板抬手“,涵涵指著銅板命令道,這樣的事情她已經做了好久,而且總是樂此不疲。

  “好無聊,我還是再補補覺。“銅板心中想到,慢慢把自己圈成了一團。

  “媽媽,銅板它不抬手。“涵涵嘟著臉向媽媽告狀。

  “呵呵,銅板是貓咪,又不是狗狗,涵涵陪它玩就好啦。“媽媽有些頭疼,這已經不是涵涵第一次告狀了,感覺就像養了兩個孩子。但,帶銅板回來不就是因為這個嗎?

  “那好吧,銅板,這回我們玩個游戲,你來當枕頭…”

  媽媽覺得自己的頭又開始疼了…

  “媽媽,媽媽,爸爸回來了。”涵涵雀躍的跑向門口,銅板也跟著小主人向門口跑去。門開了,寒風順著這個空擋死命的向屋中沖去,一個男人的身影出現在門口,像一堵墻,像一座山,寒風在他的面前也只能退去。

  男人露出憨憨的笑容,一把將涵涵抱起,使勁將涵涵摟在懷里,用滿臉的胡須蹭著涵涵的小臉。

  “媽媽,媽媽,爸爸又欺負我。”涵涵的小手用力的推著爸爸的大腦袋。

  “呵呵,快把孩子放下,趕緊進屋,天怪冷的。”媽媽雖然在說爸爸,但語氣中只有關心和溫柔。

  “好嘞。”又把涵涵往高里拋了幾下,男人這才放下涵涵,脫鞋進屋。

  “看,涵涵,這個是爸爸給你買的。”男人手中揮舞著一個文具盒,沖著涵涵說到。

  “爸爸最棒了!”涵涵跑過去,摟過爸爸的脖子,狠狠的親了一口,接著歡天喜地的欣賞自己的禮物去了。

  “這個是給你的,銅板!“說著,男人提起手中的線繩,一串小魚掛在繩上。

  “喵~,這個我喜歡,看來晚上又要加餐了。“銅板看到小魚兩眼放光。

  “小主人雖然調皮點,但我銅板大人勉強接受,男主人雖然傻了點,不過還會照顧我,也算勉強及格,還是女主人最好了。“想到這里的銅板,顛顛的跑到女主人腳下,小耳朵不斷蹭著女主人的小腿,眼睛瞇成線,嘴里呼嚕嚕的響著。

  “忘恩負義的銅板!“一聲大喝,涵涵已經沖了出來,銅板喵嗚一聲消失的無影無蹤,只剩下哈哈大笑的男人和女人…

  張啟明伸手抓起桌上的煙盒,發現沒有煙時,惱怒的將手握緊,煙盒像他現在的心情一樣,緊緊的揪在一起。

  “啪!“用力將扭曲的煙盒仍在地上,張啟明滿心的煩躁。

  “不是都給賠償了嗎?為什么還不放過我?“一想起那個女人堅定的眼神,一想起那個叫涵涵的女孩無助的臉,張啟明又頹然的跌回到椅子上。

  “哎,是啊,賠償有什么用,那是一個家庭啊。“張啟明深深的理解,但就是因為理解才會更加的糾結。

  “如果礦里的情況上報,不但我完了,上面也會有一批人跟著倒霉,這要我怎么做?“雙手揪著自己的頭發,他真的不想再在這個問題糾纏下去了。

  “三十幾條人命啊!“深深的嘆息,但張啟明知道,他必須做出選擇,一面是按照上面的意思,賠償后隱瞞礦難事故的情況,一面是將情況如實反映。

  時間就在張啟明的思考中過去,房間里只能聽到電子鐘的沙沙聲和張啟明的呼吸聲。

  “還是按照上面的意思來吧。“張啟明做出了決定,一種如釋重負的感覺油然而生…

  “媽媽,爸爸沒有回來,現在連銅板都不要我了。“女孩眼中噙著淚水,媽媽無奈的搖了搖頭,將女孩樓在懷中,她知道,她不能哭,誰哭都可以,她不行。

  深深吸了口氣,媽媽緩緩的說著:“爸爸去的地方太遠了,涵涵不是還有媽媽嗎?“

  “嗯!“女孩輕輕的應著,淚水也漸漸止住,仿佛一瞬間她長大了不少…

  銅板已經好幾天沒吃到東西,也好幾天沒打理自己了,這讓銅板看起來臟的不行也瘦的不行。但銅板不在乎,它在等,在等那個讓它失去家的家伙,在等那個讓男主人永遠回不來的家伙,在等那個讓小主人傷心的家伙,在等那個讓女主人沉默的家伙。

  它看到他開車過來了,一束光線從拐角處轉過來,銅板知道,它已經沒時間再等了,也沒體力再等了,它決定抓住這個機會…

  “滋~“刺耳的剎車聲,銅板眼中只剩下白茫茫一片,它感覺自己好像飄起來了,最后好像聽到女主人在喊它…

  張啟明緩緩的睜開眼,看著眼中的天花板,慢慢的記起了失去意識前的事情。他從來沒看過一只看到車不去躲的貓,也從來沒看到過還要沖過來的貓,那一刻他慌了,死命的轉著方向盤,但他感覺還是撞到了那只貓,直到撞到樹上,車停住了。

  當他失去意識前,看到一直討他要說法的女人沖出來喊著“銅板“的時候,他好像明白了什么。耳邊好像也響起了那個女人曾經說過的話,”賠償?下次呢?“”是啊,下次呢?“張啟明嘴中喃喃的說著。

  “老頭子,你醒啦?“耳邊傳來了老伴的聲音。

  張啟明看著老伴略顯蒼老的容顏,慢慢握住她的手,握緊。“老伴,問你個事。”

  “嗯?你說。”

  “如果我要做一件事,可能會影響很多人,也可能我自己都會坐牢,我要去做嗎?”

  “這件事對得起你的良心嗎?”

  “是啊,良心。”聽到老伴的回答,張啟明露出了笑容。用力的握了握她的手,感覺著手掌中傳遞的溫度。

  “對得起!”三個字,更像是說給自己聽的…

  溫潤的小雨還在昏黃的路燈下飄蕩,銅板只能靜靜的在路燈下注視著眼前展現各種姿態的雨滴,它已經放棄了持續的追逐,它現在什么也碰不到,也沒有人能看到它,它能做的只是不停的飄蕩。

  它試過回到家里,也試過不停的呼喚,但沒有人能理它。

  踏踏的聲音在雨中響起,銅板耳邊傳來一個慵懶的語調。

  “你這傻貓也算異類,居然奔著車撞,知不知道攪黃了小爺我這單生意?”

  “嗯?是在和我說話?”銅板有些不確定。

  順著聲音的方向看去,一個年輕男人打著一把白底的油紙花傘,穿著件白色的襯衫,最上面的兩粒紐扣并沒有扣上,一條深藍色的仔褲,腳上蹬著雙鞋拖,就這樣站在它的前面,用他那雙瞇起的月牙眼看著銅板,嘴角牽著笑容,叼在嘴里的香煙在傘下忽明忽暗。

  “往哪兒看呢,對,就是小爺我,就是我和你說話呢,你這傻貓,把小爺我的生意攪黃了,小爺我就只能拿你抵債了。”說著,年輕男人伸出手,向銅板抓來。

  “什么情況?“銅板有些迷糊。

  “抵債?我才不要被抓走。“

  “別動傻貓,到了明天,你真會消散的。“銅板聽到男人如是的說道。

  “嗯?你能抓到我?“銅板感覺不可思議,怎么可能?

  “跟我走吧!“年輕男人將銅板放到自己的肩上,手中的紙傘微微向銅板這面移了移。銅板發現它居然可以蹲坐到這個男人的肩膀,它放棄了掙扎,而且這個男人身上有一股它喜歡的味道,有點像他的小主人。看著偏移到它這面的花傘,銅板的眼睛漸漸瞇了起來,身子向年輕男人靠了靠。

  “人家不叫傻貓,叫銅板!”銅板抗議道。

  “知道啦,叫銅板的傻貓…”

  踏踏的聲音在安靜的街道上響起,昏黃的燈光下,一個年輕男人用著奇怪的姿勢撐著傘。冰冷的雨滴在踏踏的聲音中也好像漸漸有了溫度……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