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19 16:55:44
  1. 愛閱小說
  2. 仙俠
  3. 百鬼夜未完
  4. 第二章

第二章

更新于:2018-03-17 17:12:30 字數:3150

字體: 字號:
百鬼夜未完目錄
共5章
  第二章半年前“誒,哥們你們這酒吧的名字挺怪啊?”我指著一塊寫著“繁花深處包子鋪”的牌匾,對面前的一個起碼有三百多斤的胖子說。“你,能看見,我們店?”胖子詫異的問我。“廢話,我又不是瞎子。”我瞥了他一眼。話說我那天也是沒事閑的瞎溜達,要不也找不到這么偏僻的一地兒。“可你是個人吧。”胖子又笑瞇瞇道。這下我有點被他笑毛了“我不是人,還能是妖魔鬼怪啊。”胖子一愣,看看我,又看了看他頭頂上的牌匾試探道“要不,你上我們包子鋪里坐坐?”我也一愣“真是包子鋪啊!”說實話,有這么個奇怪名字的包子鋪要你你也想進去看看吧,反正我是去了。胖子一邊介紹他自己一邊把我往店里迎。我進去一看,店里一個客人都沒有。敢情都中午十二點了他們還沒營業呢。“阿桃,你這店里的員工夠清閑的了,要不你給我也介紹介紹啊。”我已經知道了胖子的名字,半認真半開玩笑的問他。坐在角落里有三個人正在玩撲克,目測是斗地主。其中一個干瘦的漢子聽見了我的聲音,瞟了我一眼道“去去去,晚上六點開張,懂不懂規矩啊。現在來也沒包子。”“大寶,他不是客人。”我身邊的阿桃道“你仔細看看,他是個人。”嘿,這話說的,好像他不是人似的。阿桃弱智青年的印象估計就是這時候在我心中萌芽的。“啊?”“啥?”“我X!”玩斗地主的三個人聽到阿桃說我是個人紛紛大驚。這第一聲是白大寶發出來的。第二聲是牛三發出來的。最后一聲,我X!是對街支攤算卦的唐半仙發出來的。前兩聲是對我“是個人”的驚訝,后一聲是因為唐半仙抓了副火箭。“你等等,你等等。我去找夜老板。”牛三是在白大寶之前回過神的,他丟下這句話噔噔的跑向了邊上一間寫著辦公室屋子。我很納悶,他們對于我是個人的結論為什么反應這么大。我對阿桃說“你們這的員工夠神叨的了,這是你們的創意風格么?”“是,是。”阿桃用力的點頭“老板想出來的,為了招攬顧客嘛。”話剛說完,牛三不知道什么時候從老板辦公室出來了,他身邊還跟著一個瘦高的病態男人,不用說——這就是我后來的老板,夜行了。“歡迎,歡迎!”夜老板一見我就擺出了一副喜笑顏開的樣子,問題是他這一笑不像歡迎你,活脫的某資本主義過家電影里的變態殺人狂。“呃……”我不知道該說什么。“你是來應聘的?”夜老板也不等我說話。“啊……”“我看人還行,明天來上班吧。你們看呢。”這廝絲毫不管我的感受,自顧自的問他身邊的員工。“嗯。”“成”“哦。”“嘿嘿……”這前三聲分別是阿桃、牛三和白大寶發出的,最后一聲“嘿嘿”則是牛鼻子老道唐半仙。他一邊笑一邊猥瑣的看著我,一副欲求不滿的樣子。日后證明,唐半仙的確是個猥瑣的老道。這點不僅體現在他看手相占大姑娘便宜,算卦的時候裝瞎子,更體現在他有事沒事就來包子鋪里偷包子的功夫上。“那就好,一會阿桃跟你說說咱們這的薪資待遇和規章制度,你明天就來上班吧。”說罷夜老板頭也不回的走了。“這……”我都不知道說什么好了,巧的是我當時的確待業沒事做。不巧的是我一個志存高遠的上進青年,怎么能允許把自己的青春都浪費在包子鋪里?但聽完阿桃跟我說晚上六點才開張其他時間在店里待著什么都不用干的時候我就動心了。我是個懶人,吃方便面都懶得放菜包的那種。于是,我糊里糊涂的跟這群看上去不太正常的人混在了一起,而且混的樂不思蜀,毫無上進心可言。現在“嘀嘀~嘀嘀~嘀嘀~”一陣手機鈴聲把我從睡夢中吵醒。“看看**到底誰啊!”我迷迷糊糊的接起電話。“喂~明燈~你這個大懶蟲~”電話那頭傳來了一陣清脆悅耳的女聲。“啊~舒雨啊。我早起來了。正在,呃……給自己量體溫呢。”我望了一眼身邊的鬧鐘,才七點。要放平時,我還得在被窩里做兩個小時的光合作用。瞧瞧,愛情的力量啊~“怎么樣,感冒好多了么。”舒雨問。“好多了。”我撿起昨天扔在地上的溫度計插在胳肢窩里。“你在哪呢?”“我在診所里啊。”舒雨答道“別忘了今天還得打針哦。”“哦,對了。”說道打針我想起來今天還得找個借口跟夜老板請假,“我一會得跟我老板請個假再去。”“沒問題。”舒雨脆生生的答道。撂下電話,我拔出胳肢窩里得溫度計。操!43度了。怎么更嚴重了?我往鏡子里一看。好家伙,要是里面的人長得再高點、頭發再亂點,我都懷疑是不是夜老板跑到鏡子里去了。“這是怎么了?”我一邊自言自語一邊用力揉我的黑眼圈。正想去洗把臉,電話又響了。“喂?”“明燈,我是阿桃。”我去,這家伙今天怎么也起這么早。要知道在平時的話早上九點之前給他打電話都會處在無人接聽的狀態的。“你啊,我正想給你打電話讓你幫我請個假呢。”我說。“假的事夜老板已經知道了,他讓我代表包子鋪來看看你。”阿桃道。“是么。看我的事就不用了吧,我一會還得去打針呢。”“可是我在你家門口。”阿桃剛說完就聽見外面傳來了一陣短而急促的敲門聲。聽這動靜白大寶也在這沒跑了。“來了,來了。”我趕緊去給他們開門。要知道,別看白大寶長得干巴瘦,勁可不小。包子店里只請了他一個廚師就是最好的證明。果然,我把門拽開的同時擋在阿桃身前的白大寶正作掄圓拳頭打人狀。但讓我吃驚的是猥瑣老道唐半仙居然也來了。他站在阿桃的旁邊,見我開門,向我露出他那標準的猥瑣表情道“明燈,聽說你這病得的還走了桃花了?”嘿,這多嘴的夜老板!“啊,什么桃花啊……呃,你們快進來吧。”不知道為什么,我不想在他們的面前過多的討論舒雨的問題。雖然我知道眼前這幾位跟我這樣的正常青年是沒什么可比性。大概是出于我自私的占有欲吧。這幾位標準的瘋癲貨,排隊進了我的屋子。沒發生我想象中的見什么碰什么,反而都像是聽話的小學生,只是大致在我的屋子里轉了一圈就排成一隊坐在了沙發上。“嘖嘖,風水不錯啊,你自己的房子?”坐在左邊的唐半仙問。“租的,別打什么主意啊。”我答道。“明燈,聽說你跟一姑娘好上了?”坐在右邊的白大寶問。“還在發展階段,要是成了我叫舒雨也給你找一個。”我答道。“叫舒雨啊……”坐在中間的阿桃若有所思“明燈,感冒怎么樣了。”終于有一個關心我病情的了。看看前面內倆,再看看人家阿桃,淚流滿面啊。“一會去打針呢,昨天剛去看,效果沒那么快吧。”阿桃皺著眉頭道“那就是沒好轉嘍。”說罷,他從衣兜里掏出一個小藥丸“你把這個吃了。”我接過他伸出的手湊到鼻子邊上聞了聞“這什么啊,別是唐半仙身上的泥球吧。”“呸。”唐半仙瞥了我一眼“你個瓜子,這可比老子身上的泥球值錢多了,不要拉倒啊。”“要,怎么不要。”我一聽這話趕緊接過藥丸問阿桃“直接吃就行唄,還是得嚼碎了。”“直接吃。”要知道,這些人平時雖然神神叨叨,但真格的時候還是很靠譜的。再者,一來我很信任我的這群神經病同事,二來就算是惡搞我,大不了也就是唐半仙身上的泥球了。我兩個月前見過他洗澡,應該沒有那么臟。“吃完了。”我把藥丸吞進肚子里。突然感覺腦袋里有什么沉沉的東西一下子消散了。手腳也輕快了許多。我吃驚的問“這是什么神藥?”唐半仙猥瑣的笑道“阿桃身上的泥球。”噗~~~~~~~~我一陣眩暈。“不要馬上吃別的東西。”阿桃又告誡我。“知道了。”我說。“那成,我們走了。你趕緊打針去吧。”見我把藥吃了,這三個人都起身想走了。我說“不再坐會?”白大寶道“坐個屁,一屋子臭腳丫子味。”我直接無視他問阿桃“你們來不會是專程給我送藥的吧。”阿桃看了我一眼,說“不全是。馬三今天沒來送肉,包子鋪開不了張了。老板說來看看你就給我們放一天假。”嘿,這個死心眼。你就不能說你是冒著被扣工資的風險專門來看我的么。送走了這幾位,我拾到拾到準備去舒雨那。一開房門,一股異樣的感覺充斥了我的神經。今兒是個大陰天,街道外一片慘黃慘黃的景色。我覺得有點邪,想了想還是決定去舒玉家。畢竟,昨天剛給她留下了好印象要是今天就借口不見面那不是我的風格。再說,估計這雨不能下。我自說自話。走吧,我大步邁出。而就是這個決定,后來差點要了我的命!
字體: 字號: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