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19 01:34:26
  1. 愛閱小說
  2. 奇幻
  3. 狼紀元
  4. 第三章 巨人之血

第三章 巨人之血

更新于:2018-03-18 08:48:44 字數:3244

  “你……你怎么能這樣?”雪晴指著野人呢生氣的說。碎巖拍了拍雪晴的肩膀,安慰道“楓,他是狼神的祭品,我們也將會一樣。”“那是它們應得的食物。”野人如此解釋道“告訴我獵殺狼靈是怎么回事。”

  “五年期,新月頒布了一個任務,獵殺狼靈,說是為了銀葉村的人們報仇雪恨,但是只有新月和戰斧的雙方高層才知道真相——新月的首席魔法師墮星——一個煉金術師。他為了煉制一種藥,而需要狼靈之血,我也是機緣巧合之下,才知道的。也只有新月的高層,才會話這么大力氣去獵殺狼靈,據古木的說法,狼靈在四年前,就被殺了。”碎巖解釋道。

  “怪不得,怪不得姐姐這么久都沒有回來……怪不得啊,墮星,墮星…”野人呢喃道“墮星他在哪,帶我去見他。”野人以命令的語氣向碎巖說道。

  “他是新月的首席魔法師,當然在新月城里,不過以你現在這樣,是見不到他的,更別說報仇了。”碎巖如實的說道“剛才那個法師叫古木,只是新月的普通的一百多魔法師中的一個罷了,新月還有八位高階魔法師,而墮星,更是厲害,像比剛才古木吟唱的黃昏之刃更厲害的星空之刃,他都不用吟唱就能使用。”碎巖繼續說。

  “我和雪晴來自戰斧,那是一個與新月水火不容的組織,戰斧里的每一個人都和新月有死仇,我們為了損耗新月一點點力量都萬死不辭。但是我們沒有奢望完全擊垮新月,因為它太強,而永冬之域不過是它的一個分部。我們只是想把新月趕出永凍之地。不如你加入我們戰斧,一起來反抗新月。”

  野人沉默不語,好似被碎巖的話打擊到了。一陣無聲后“我代表狼神赦免你們。”野人突然道“你們可以走了,我是不會加入戰斧的,因為我不想反抗新月——我要消滅新月。”野人露出堅毅的眼神,雪晴突然打了個寒顫。

  碎巖一聽心中一喜,知道自己是逃過了一劫“后會有期。”碎巖一抱拳,顯然不看好野人,拉著雪晴就走。

  “不”雪晴掙開了碎巖,道“你一個人回去吧,我相信他。我也想要——消滅新月。”

  碎巖一皺眉“可是你……”碎巖還是想勸雪晴和他一起回去。“不,我決定了”雪晴如是說。

  “好吧,既然你意已決。只是不知道這位朋友如何稱呼?”碎巖問道。

  “我叫……”野人想了想“……狼。”

  “呃,人如其名,那么后會有期了,狼、雪晴。”碎巖對著周圍的雪狼一一低頭,然后才轉身而去。

  “雪晴?”狼匐在地上,傷勢好像不輕,周圍的雪狼將他圍了一圈,恨恨然的盯著已經走遠的碎巖和面前的雪晴,“你是要留下來做食物么?”

  “你需要我。”雪晴抿了抿嘴,顯然有些緊張,但目光中卻透著堅定,“你……我們要報仇,得在城市里戰斗,而你,只懂得叢林。”雪晴從古木口中得知,狼便是那狼靈的弟弟,在森林中長大。

  “我了解城市。”狼看向碎巖離開的方向,“我去過,有房子,有……石頭…有……”“有人,有很多人,有好人也有壞人,有你想象不到的東西,有你意料之外的致命危險。”雪晴接口道。

  狼皺了皺眉:“是的,是的沒錯,我不了解。可是姐姐說,男人的陰險裝在肚里,女人的狡詐裝在胸里,胸越大,人就越危險,千萬不能靠近,更不能相信。”

  雪晴臉一紅,悄悄往下一瞟,確實不小。心中暗恨:這狼靈是怎么教育弟弟的,難道她自己是平…咳,嫉妒別人不成。口中卻是道:“你不信任我,但是我信任你,我相信你能消滅新月,你,有狼,而狼,是永冬之域的主宰。如果你不相信我,便把我吃了吧,雪狼一頓飽餐能增加一點點力量,消滅新月,我也愿意。”

  雪狼圍著雪晴,幾乎就要撲上,只等狼一聲令下。

  “俘虜!”狼對著雪狼們說,雪狼紛紛低吼一聲,散了去,沒走幾步,雪白的皮毛便隱入雪白的森林,消失不見。“俘虜,綁了。”狼從腰間又取下一節麻繩,扔給雪晴。

  雪晴愣住了:“你讓我綁誰?”“當然是你,你是我的俘虜,不應該綁起來么,你怎么一點常識都沒有?”狼不屑的說著,口氣中還透露著一種青年特有的驕傲。

  雪晴又好氣又好笑:“你傷成這樣,站起來的力氣都沒有,還想綁我?你趕走了你的狼群,就不怕我趁機殺了你?”

  狼一怔,猛地往后一退,痛的齜牙咧嘴的道:“我赦免了你,你為何還要殺我?胸大的女人果然都是壞人!”雪晴被問得臉上有些尷尬,不過也確定對方真的是在森林中長大,一點基本常識都沒有,只好解釋:“我不是要殺你,我是要救你。”說著,走到了狼的身邊,手中發出白色柔和的光芒。

  狼掙扎的向后爬,卻痛的實在爬不動,狼漸漸感覺到了傷口的異樣,掀開染紅了的皮毛,只見傷口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愈合,“這么快,你做了什么?”

  “這是魔法,你姐姐也會。”雪晴說著,手中不停,心里暗喜自己的愈合術好像大有長進,“每個狼靈天生都會一些魔法。還有,我不是俘虜,是朋友。”“朋友?”狼很不解“難道你是狼么?”雪晴不語。

  “鐵錘、溪澗、挽歌還有短腿等等,它們就是我的朋友……短腿它曾經是我們之中的短跑之王,經管它腿很短。”狼眼中露出悲傷,“你認識它,就是被砍死的那只,他們都是我的朋友,你是狼么?”

  他說的是“我們”,不是“它們”,雪晴意識到,他真的把自己當狼了。“不,我不是狼,但我會是你的朋友。我的父母、大哥二哥、我所有的親人,都因為新月…就是那個害了你姐姐的組織。你也可以說我是一只狼——一只復仇的野狼。”

  “原來你不是壞人。”狼好像有些明白了,突然伸手像雪晴胸部抓去。雪晴正回憶的有些出神,待胸上感覺傳來,驚得一退,護著胸口,怒道:“你在做什么!”狼一本正經的在低頭沉思:“你不是壞人,但是為什么…為什么呢…”

  雪晴氣的咬牙切齒,卻一時不知道怎么對這一臉正經的狼發怒。“是女人都會有的啦!難道你姐姐沒有?”“沒有。”狼好像在回憶,隨即肯定的搖搖頭。

  浪潮過去十六年了,狼靈如果死的時候怎么也快二十歲了,想到這里,雪晴還忍不住有點小得意。

  “哼,不跟你說這個,你若是覺得我是壞人,為什么不讓雪狼咬死我?”雪晴問。“因為你是女人。”狼回答,“姐姐告訴我,手無寸鐵不殺,女子兒童不殺,胸再大也不殺。”

  雪晴對這個話題很是無語:“想不到你還是個騎士,那你為何要殺了楓——就是那個手無寸鐵的青年。”“他一定有刀,而且讓我感覺很危險。”這也許就是野獸的直覺吧,雪晴心中暗道。

  “走吧,我們在這里住一晚,明天,便是復仇之路!”狼站起身,活動活動肩膀。

  雪晴目瞪口呆:“你…你能動了?”俗話說傷筋動骨一百天,看狼這傷勢,肋骨也斷了幾根,就是雪晴在自信,也不信自己的愈合術能有這種威力。

  “多虧了你啊,要不然這傷勢怎么也要修養一晚上。”

  只要一晚上?簡直是怪物,這怎么可能?狼靈…狼靈…一定與這血脈有關,難道狼也是狼靈?這可大大的不妙,狼靈可是人類公敵。

  “呃…是么…已經好了么?”雪晴小心翼翼的問。“好了,完全好了。”狼說著,還在雪地里翻了幾個筋斗,“魔法還真是神奇啊。”

  “你…不是狼靈吧?”雪晴雖然心中早已有了答案,但還是忍不住問道,狼靈的眼睛一定是與雪狼的眼睛一般碧綠,而狼,烏黑的眼珠明顯不是。

  “當然不是,你還真是沒有常識,像我姐姐那樣的眼睛,全世界就她一個!”狼好像很驕傲,“你是覺得我恢復的太快了么?”雪晴點點頭。

  “那是因為姐姐在我小時候,有一次回來帶給我一種叫巨人之血的東西,她說喝了能使人強壯…不過真難喝,腥臭腥臭的,我喝了一個月,后來姐姐病了,就沒有了,不過我的身體確實強了不少。”狼向雪晴招招手,便往林中走去,雪晴跟上。

  巨人之血…好像沒這功能啊,“啊…”雪晴腳步一停,被自己想法嚇了一跳,古木說煉金需要狼靈的血液,自己還在奇怪為什么非要狼靈不可?

  “怎么了?”狼回頭問道。

  “你聽到你姐姐的死迅一點也不憤怒么?我覺得你很淡定啊,好像死了就死了,大不了報仇一樣。你們的感情應該很好啊!”雪晴突然這么說。狼也有些奇怪,面色漸漸冷了下了,“那是她應得的…我雖然不知道她是怎么死的,但是無非是疏忽大意或是技不如人,就像叢林里的兔子,死得起所。而報仇是我應該的,以為她是我姐姐。”狼慢慢的解釋道。

  雪晴不再說活,只是低著頭想著什么,一路跟著狼在雪白的森林里穿梭。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