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16 08:10:16
  1. 愛閱小說
  2. 奇幻
  3. 游戲進化時代
  4. 第一章 入侵前奏

第一章 入侵前奏

更新于:2018-03-17 16:19:57 字數:2616

字體: 字號:
  第一章入侵前奏

  “報告首長,空間站出現異常磁場波動!”觀測臺前的工作人員看著頻幕上的異常波動,轉頭向身后身著軍裝,背負雙手的的背影匯報道。

  “繼續觀察!及時匯報情況!”背影人沒有回頭,簡短的回復道。

  “是!——首長,黑、黑洞出現在空間站附近!空間站失去聯系!”

  “首長,黑洞沒有吞噬空間,這是-——,黑洞在劇烈波動,好像,好像有東西要從里面出來,那是、是巨人,!”工作人員看著屏幕中央從黑洞中緩緩飄出的通體發紅,體型巨大的人形生物,驚慌地叫道。

  人形怪物高約二十米,四肢粗壯,皮膚發紅,皮膚下似有巖漿流動,怪物頭部卻不是人類,而是生有兩只黑紅色的犄角,口大如盆,口中有兩排利齒,眼窩深陷,眼中兇光四射的猙獰惡魔頭。

  背影男驀地轉身,直奔檢測臺,看到屏幕上的怪物后,不覺吸了口冷氣,隨即喊道:“聯系國防部,接通一號,快快快!”

  ————————

  類似的情景同時發生在好多地方。

  米國。“部長先生,根據圖像來看,很明顯不是地球生物!”一個肥頭大耳,頭上一片地中海的白種人胖子正緊張地匯報,時不時拿著手帕擦著頭上的汗。

  “先生,我不想聽廢話,我只想知道,他是否是外星生物?是否對地球抱有敵意?你懂嗎?”身著軍裝的壯碩男子冷聲道。

  德國,“先生,不明生物不接受任何交流信號,不過也沒有向地球前進!”“做好防空準備!隨時啟動紅色警報!”

  日本。“首相閣下,除了美國,其他國家都進入了戰備狀態!我們是否?”“坂田君,你想多了!我們只要跟著米國走就行了!”

  英國。“事出不尋常!馬上啟動最高級別的戰備狀態!”

  ——————地球外。

  各國的空間站早就被人形怪物搗毀,光怪陸離的宇宙空間里,到處飄浮著各種千金難買的珍貴的“宇宙垃圾”——空間站的碎片。而人形怪物卻似乎是守候“黑洞”一樣,在“黑洞”旁邊寸步不離,最可怕的是這怪物居然不受宇宙無重力、無空氣影響。

  地球內,各國首腦正在召開全球應急峰會。而普通的民眾卻對地球外的消息一無所知,依舊按部就班的過著正常的日子。

  華夏三晉省省會太原,“辰耀,你真的決定了嗎?”一男一女站在汽車站外交談,女孩一頭干練的短發,上身一件緊身無袖T恤,下身一條七分牛仔褲,修長的身材展現的淋漓盡致;男孩卻是一身迷彩服,上身一件叢林迷彩體恤,下身一件叢林迷彩服,腳蹬黃色沙漠靴,就像軍人一樣。

  男孩女孩都很高,男的一米八左右,女的一米七左右。而此刻,女孩正仰頭向面前的男孩詢問。

  “阿菁,你知道我的性格,我決定的事,沒有誰能改變,除了你,但是,這件事我必須做。”男孩堅定道但是面前的女孩卻一直愁眉不展,“如果我能活著回來,我——,算了,即便活著回來,我也成了通緝犯了!還有什么資格!”男孩自嘲道,”阿菁,忘了我吧!都說時間會沖淡一切!你一定要忘了我!。”說罷,男孩提起地上的包,頭也不回地進入車站,而身后的女孩一邊流淚,一邊盯著他的背影,直到消失。

  “小姐,我們該走了!辰少爺吉人自有天相,一定會沒事的!”一個頭發花白年過半百的老人走到女孩身后出聲安慰道,女孩默默點點頭,轉身離去。辰耀,你如果真的出了事,我不會放過他們的!

  幾個小時后。辰耀走出中途小站,打車直奔自己的住處。

  辰耀,男,22歲,三晉商會會長辰建之子,一個月前,商會內部一個部長級別的老鄉伙同外人給自己的父親下套,而一向相信老鄉的辰建并未察覺,直到法院傳單送上門,才知道自己的公司瀕臨破產,所有資金或被凍結,或被套牢,難以流轉。辰建的人脈很廣,但是在此刻卻都不愿出手相助,辰建最終被陷害入獄,但那些人還不放心,買通牢內的關系,將辰建搞的癱瘓才罷休,不過辰建也因此出獄,但卻已經精神奔潰。辰耀雖出身商人世家,卻對經商毫無興趣,而是對運動,武術一類的東西感興趣,而其性格也是那種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犯人的直率性情。辰建出獄后進入精神病院,辰耀的母親因此受到打擊,一病不起,辰耀將她送到舅舅家療養,但心中復仇的怒火卻越燃越烈。但此時幾乎一無所有的辰耀向一個身居高位的人復仇,說實話難度很大,所以只能用最直接簡單粗暴的方式,于是他孤注一擲的踏上了復仇之路。

  阿菁,和辰耀算是青梅竹馬,全名蕭靈菁,其父蕭天北和辰建是白手起家的合作伙伴,也是好兄弟,蕭天北的生意規模雖然難與陳建相比,但二人之間并未因此產生間隙。辰建入獄,蕭天北動用了好多關系幫忙,但是還是沒用。辰耀和蕭靈菁從小一起長大,兩家大人也一直盼著他倆能走到最后,卻不料發生這件事。

  辰耀老家在三晉省的一個小縣城里,原來的舊房子一直沒有賣掉,而是翻修一遍后,請一個親戚幫忙照看,而如今,辰耀在網上買的一些東西也就送到了這里,有親戚幫忙接收。

  “小耀,回來了!”看房子的是辰耀的一個表爺爺,老人家一輩子命苦,兩個兒子早夭,妻子也去世得早,一個人孤苦伶仃的,于是辰建就讓老人家住在自家,一來周圍熟人多,老人家不至于太苦悶,二來照看一下房子。

  “表爺爺,我回來了!我那些東西您幫我取了吧?”辰耀笑著打過招呼,老人指了指客廳一角“都在那!你們年輕人都不知道玩的什么稀奇古怪的東西,怪重的!我還是讓快遞小哥幫忙搬上來的!”

  “爺爺,辛苦你了!我先去擺弄一下這些東西!您老先休息吧!”

  半夜時分,辰耀背著大大的背包,悄悄地出了門,只在房間留下一張銀行卡。

  凌晨,一座正在施工的工地上。辰耀正藏在一座施工完畢只待裝修的二層樓里,拿著望遠鏡向著遠處的馬路望去。

  “現在是5點,還有兩個小時,弓弩射程在50-100范圍內,呂池,只要你出現,就不要活著回去了!”辰耀看著表,咬牙切齒道。

  倆個小時后,幾輛豪華轎車由遠處緩緩駛近,正好在辰耀所在的樓下停車。“老天都在幫我!呂池,你還有幾分鐘的時間。”車上走下十幾個人,而一個一身休閑運動裝的肥胖中年人如眾星拱月般被圍在中間,而這胖子,正是呂池,害得辰家幾乎家破人亡的罪魁禍首。

  辰耀趴在窗口,壓低了身子,緩緩地將黑布抽開,露出下面的“兇器”———一把改裝過的勁弩。辰耀很早就開始計劃著要復仇,所以早在一星期前,他就動用自己的存款買到了呂池下一周的行動計劃,幾番對比之后,在這處施工工地上動手最合適,人少,不易傷及無辜;地形復雜,易于逃脫,容易躲藏!

  呂池來此地是要做動員大會,激起工人們的勞動積極性,這一招是從辰建的身上學到的,如今卻——,“很快!很快!你就會變成一只死驢了!”辰耀的聲音中飽含著恨意。

字體: 字號: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