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12 22:49:08
  1. 愛閱小說
  2. 仙俠
  3. 出世入世
  4. 第一章 山腳棄嬰

第一章 山腳棄嬰

更新于:2018-03-16 07:09:00 字數:2936

字體: 字號:
  唐朝唐德宗統治時期,戰火不斷,百姓苦不堪言。

  一個身穿藍紫色道袍的老道士,手中提著一個酒壺,搖搖晃晃的走著。那老道長的肥頭大耳,鼻子通紅。不知為何,好似有一層煙霧擋住,總看不清他的真面貌。

  忽而,他眼睛一亮,發現前方有一襁褓,走上前去一瞧,只見內中有一男嬰。再一細瞧,卻見那男嬰周身隱隱冒著淡紫色的霧氣,老道先是一驚,爾后大喜道:“妙哉妙哉,此子莫不是那傳說中的‘氤氳之體’?天不絕我弈宗,天不絕我弈宗!”隨即那老道一把抱住那男嬰,兩腳一蹬地,竟騰空而去。

  片刻,那老道橫跨半個中土,直落到天山腰處。身影一閃,便到了一處簡陋的府邸外。再一閃,直進了那府邸。

  老道士抱著男嬰,小心翼翼的將其放在床上。然后從腰中掏出了個莫約三寸的小袋子,輕輕一抖,只見一顆近乎透明的藥丸從中飄出,老道忙伸手接過。

  看著那藥丸,老道臉上隱隱流露出一絲心疼,而后似乎下定決心一般,滿臉堅毅之色,用力將其捏碎。

  那被捏碎了的藥丸,竟在空中漸漸消散,老道大手一揮,一把將那藥氣攬住,緩緩托下,將其打入男嬰口中。

  那男嬰忽然臉紅耳赤,好似要滲出血來。那道士卻是不慌不忙,一口氣吹出,只見那男嬰臉色便漸漸開始還原,最后重新還為淡紫色。老道“吁”了口氣,喃喃道:“此丹乃千年朱果與萬年鐘乳調制而成,少說可縮短四五千年飛升之日,便宜這小子啦。”

  老道士看著這男嬰,只見其雙眸微閉,粉唇上翹,好不可愛。老道士越看心越喜,想了想,自言自語道:“此子靈識以開,靈覺極強,就且叫其‘趙覺’吧。”

  ……

  一晃三年,在天山山頂上站著一名男孩,說站其實不然,因為那男孩是漂浮著的。那男孩雙腳離地約七八尺,雙目緊閉,口中念念有詞,忽然,他舉起右手,食指向天,那天地靈氣在他指尖漸漸濃厚。慢慢的,凝聚成一個三寸大小的紅色光球。光球散發出淡淡金光,好似火球一般。

  那男孩猛地一睜眼,眼中閃過一絲寒光,揮手一指,手中火球疾射而出,火球所到處,只見一塊大巖石“呯”的一聲驟然爆開。

  男孩露出一絲滿意的微笑,連蹦帶跳的跑到身旁一個老道士面前,道:“師父,覺兒已將‘漂浮術’‘燁焰決’練成。”原來,這男孩就是那三年前的男嬰趙覺。

  老道士輕輕撫了撫那不足一寸的胡須,笑道:“小子莫狂,不過學成皮毛,也敢來此胡吹大氣?瞧為師與你示范。”

  說罷,老道縱身一躍,竟有百丈之高。天空上只見一小小黑點。趙覺不敢眨眼,死死的盯住老道士。

  黑點的上方陡然出現了個小光球,小光球漸漸變大,竟是幽幽綠色。黑點一動,小光球被拋出,將一座大山炸得粉碎。

  老道“哈哈”大笑著從空中飄落,輕巧的落在地上,道:“如何,那不過是為師三層功力罷了。”

  趙覺眼中露出一絲向往,大聲道:“師父,徒兒以決心苦練‘謁奕心經’一定不辱師父之名。”

  老道莞尓道:“你可知為師姓甚名誰?”

  “徒兒不知。”趙覺老實答道。

  老道士道:“說起來,為師都以不記得啦。我等乃修真之人,不計較些俗世虛名……當年,為師好似名為‘逍月’。唉,多少年啦。”逍月,這個名字早在兩千年前,就已在無數修士中留下極其深刻的印象……

  ……

  轉眼四百年過去,天山腰處

  “師父,您怎么了?”一個俊朗的少年恭敬地侍立在床頭,對著盤坐在木床之上的老道士道。那老道士頭上冒著五彩之光,面帶笑容,道:“為師修為已達渡劫之期,不日便要飛升。”頓了頓,又道:“待為師渡劫之時,你盡可在一旁觀看,對你修為有不少好處。”

  “是。”少年道。

  “只是覺兒你十五歲便修成金丹,天資著實過人,不知是好還是壞啊。”老道士道。

  趙覺微微一笑,道:“無妨,徒兒自當努力修行,多讀書,鞏固修為。”

  老道士道:“如此甚好,那為師……不好,天劫來了!”老道士臉色微變,閃身飛到府宅上方。

  看著頭頂那黑壓壓的劫云,老道士面色凝重,縱身一躍,竟直飛入劫云,大袖一揮,云居然就這么散了。

  趙覺看的目瞪口呆。這,這就是那令修行之人聞風喪膽的天劫?這也太假了吧?

  這時,一道威嚴的聲音從四面八方傳來:“下界修士逍月,修行六千余載,天劫順利渡過。準升仙界!”

  老道士低頭看了看還在地上的趙覺,笑道:“為師這就去了,前些日子為師曾為你算了一次,料知八百年后,你將入世修行。不然……”

  話未說完,老道士已然深入云端,再聽不見聲音了。

  趙覺牢牢記住這句話,轉身入府。

  老道士走了,雖然是飛升成仙,但仍對趙覺產生很大的心理波動,往日的點點滴滴歷歷在目,趙覺心里一酸,險些流下淚來。

  盤坐木床上,趙覺嗅著師傅的味道,漸漸入定。

  ……

  時間飛速流過,又過去了八百年。天山腰府邸中

  一個俊朗的青年盤坐在木床上,府內干爽明亮,那青年猛地一睜眼,喃喃自語到:“自師父飛升已過了八百年了,想不到這里居然也有人來,有意思,帶我看看。”

  張雪楓是一名警察,卻不是普通的警察。她還有個身份是中華特別組的成員,簡稱龍組。

  她此刻心中郁悶之極,組織傳下話來要端掉一個毒梟組織。誰知那毒販的窩點竟然有一個古武者,古武者,在現代社會比那鳳毛麟角還難尋些。更可怕的是,那古武者竟已修煉了幾十年,張雪楓遠遠不是其對手。

  好在她輕功極佳,心知不敵,立刻跑路。

  那古武者也是心狠手辣之輩,從湖北一直追殺到天山,好不容易躲過了。嘿!又迷路了。就連定位系統也在逃命的時候搞掉了。張雪楓越想越氣,飛起一腳將身旁那碗口粗的大樹劈斷,才略略順了口氣。

  忽然,背后傳來一個充滿磁性的聲音:“貧道趙覺,姑娘有理了。”

  張雪楓大吃一驚,以她的身手,竟然不知道后面來了一人。只能說明此人功力遠勝于她。

  猛地跳開,站起身來。卻看不到人影。張雪楓暗暗奇怪,剛剛明明有人和我說話呀。一個人影突然閃過,張雪楓一驚,趕忙小心戒備起來。

  驟然,一道身影劃過,定立在她面前。張雪楓看著眼前這青年,詫異道:“你是誰?”

  趙覺一心想與她玩,又一晃,便到了她身后。張雪楓皺了皺眉,暗道:“這人似乎對我沒有惡意,好像只是同我玩。不過,他似乎很厲害呢。先套套他話。”

  打定了主意,張雪楓大聲道:“你好,我叫張雪楓,不管你是誰,能不能好好和我談話呢?”

  趙覺只覺得眼前這人說話甚為簡便,淺顯易懂。有心學她說話,便一閃身,停在她面前,道:“我叫趙覺,能和你好好談話。”

  張雪楓終于看清楚了眼前這人,看這人大約十七八歲,穿著一件白布衫,和一雙紫布靴。張雪楓也不是世俗之人,一看這人穿著,便立刻明白眼前這人可能是隱世苦修的老前輩的弟子之類,可是她沒想到,眼前這人,比她祖爺爺的祖爺爺還要大。

  張雪楓笑了笑,試探道:“請問你是否是在此山中修行?”

  趙覺道:“姑娘所言不錯,貧……我以在這山中修煉很久了。”

  張雪楓繼續試探:“那,你師父呢?”

  趙覺臉色暗淡下來,道:“我師父,他,他已經飛升成仙了。”

  張雪楓雖然知道一些特殊人士,可并不太多,把這話理解成他師父死了。忙道:“對不起,說到了你的傷心事……”

  趙覺也沒覺得這話有什么不對,便道:“沒事,沒事。不久后我也可以去見他老人家了。”

  那張雪楓顯然又理解錯意,認為這青年生性豁達。暗道:“他身手如此之好,又沒有什么牽掛,如果我把他介紹到組織……”張雪楓越想越開心,不自覺口水從嘴角緩緩流下。

字體: 字號:
下一章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