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20-01-05 20:07:11
  1. 愛閱小說
  2. 仙俠
  3. 死靈界
  4. 第三章 風之靈動——毛詮

第三章 風之靈動——毛詮

更新于:2018-03-15 07:50:45 字數:2109

  毛詮消失了,或者說是毛詮的速度太快了,臺下的人根本捕捉不到他的蹤跡。

  “砰!”毛詮不知何時跟沈四撞擊在一起,兩人飛退數步。

  “哼。”毛詮冷哼一聲,在飛退過程中將手中的兩把扇子直接飛向了沈四。

  沈四見狀伸手欲將其納入手中,卻不曾想小扇子竟然猶如擁有靈性一般,靈活地繞過了沈四的手飛到了沈四的背后。

  怎么回事?沈四皺起了眉頭,到底什么地方不對勁?

  忽然,沈四雙目圓睜看向毛詮,大呼道:“你竟然掌握了風!”

  武館眾人紛紛轉頭看向毛詮,他們也感受到了從擂臺上吹出的風,這事情似乎已經已經超出了他們的認知范圍。

  毛詮在擂臺之上停了下來,他低頭說道:“我十二歲習武。”

  雙手輕輕一揮,兩把扇子很是聽話地飛回到了毛詮手中。

  沈四注視著毛詮,他知道,能領悟到元素的武者一旦成長起來,未來將不可限量。

  “至今已經四年。”毛詮的頭依然低著,沒人看得到他的表情,也沒人知道他此時此刻的想法。

  “四年來我一直在武館中度過,林老師就如我的父親,大家都是我的兄弟。”毛詮的頭漸漸抬了起來。

  終于,沈四再次看到了毛詮的臉。

  毛詮的眼里精光迸發,大喝道:“這里就是我的家,我不準任何人傷害它!”

  擂臺上的風驟然大了起來,雷聲轟隆,一陣陣雷光閃映在武館內眾人的臉龐上。

  “風變大了!”一個學徒驚呼道,

  項照龍此時正出神地看著擂臺,他幻想著,如若有一天自己也能變得如此厲害,該多好?

  沈二在一旁面露愁色,此處竟然有如此高手,真是失策。

  毛詮將目光投向了沈四,這目光似乎都能直接將沈四吞進去。

  “呼。”一陣風聲掠過,毛詮再次消失。

  沈四將自己的注意力提到最高點,他想捕捉到毛詮的位置。

  毛詮陰冷的聲音忽然在他耳邊響起:“聽清楚了,我不允許任何人傷害它!”只見毛詮已經來到了沈四的身旁,重重地給了沈四一腳,沈四竟然直接被他踢飛了。

  是的,是踢飛,而不是踢退!

  “沈四,我最后再說一遍,我不允許任何人傷害我的家!”毛詮平地怒吼,猙獰地沖向了飛退的沈四。輕靈一指,兩把扇子速度飛到了沈四的背后狠狠地撞擊了一下沈四,沈四感受著背后胸口撕心裂肺的疼痛,他的信心早已被打滅。他想大吼一聲投降,未曾想毛詮的速度快如狡兔。

  “呼!”又是一陣風聲在沈四的耳邊掠過,毛詮已經來到了沈四的背后。

  他雙手結拳狠狠地打擊在沈四的背后,沈四一個區區的普通武者怎么可能跟領悟到元素之力的武者比?“砰”地一聲,沈四被毛詮砸飛到了擂臺之外。

  周圍的風全部向著擂臺上的毛詮吹去,漸漸地,風消失了,毛詮也趴在了擂臺之上。至于掉出了擂臺的沈四,早已昏迷不醒。項照龍急忙跳上擂臺,跑到了毛詮身旁扶住了毛詮擔心地問道:“毛詮哥,你怎么樣了啊?沒事吧!”

  毛詮苦笑一下,然后虛弱地揮了揮手道:“沒事,你扶我下去休息一下。”

  “嗯。”

  項照龍扶著毛詮從擂臺上下來,臺下的學徒們激動動地擠了上去,關心地詢問著毛詮有沒有受傷。

  毛詮之前其實已經超負荷使用風之元素了,超負荷使用真氣,那么后果便是全身虛弱很多天。

  “噗……”走下擂臺的毛詮吐了一口鮮血,眾人瞬間炸開了鍋,毛詮該不會是受傷了吧?

  毛詮在項照龍的攙扶下端坐在椅子上。他揮了揮手,然后微笑著說道:“我沒事,休息一下就好了。

  林虎看了一下,確定了毛詮無事,然后開口說道:“都安靜一下,現在我宣布,第一場比試,鹽城武館毛詮勝!”

  “哦哦哦~”“耶~”武館眾人高興地歡呼了起來,勝利了,喜悅是大家的。

  話一說完,林虎便自己跳上了擂臺,他注視著臺下的眾人,說道:“第二場,我來。”。

  “哦?那我來會會你。”沈三說著便跳上了擂臺,沈二則是走到了沈四身旁將其扶起。

  項照龍眨巴著大眼睛,看著擂臺上的林虎,一臉的崇拜。不過,他心里卻是在祈禱著,千萬不要受傷啊!

  “只不過贏了一場而已,有什么好激動的?就算這毛詮再厲害又怎樣?每個人只能參加一次比賽,接下來他又幫不了你們。”沈三看著鹽城武館的學徒們高興的樣子,不屑地說道。

  “轟轟轟!”雷聲越來越頻繁,天空中的那團黑氣緩緩地靠近了武館。

  陰風從大門口陣陣吹入,夾雜著毫無反抗之力的雨珠侵襲著武館內的一切。

  地面,濕了。

  黑氣順著風飄進了武館,它懸浮在了房頂,沒有人注意到它的存在。

  擂臺之下,項照龍忽然大聲地吼道:“師傅加油!”

  他突如其來的吼聲讓武館內的眾人全都楞了一下,隨后,眾學徒也紛紛吶喊了起來。

  “師傅加油!”“師傅,揍死那個不知死活的家伙!”

  “師傅,干掉他!”

  “加油加油加油!”

  “在下林虎,多多指教!”林虎客套了一下拱手說道。

  沈三也是如此。

  客套話之后,兩人直接動手。

  林虎與沈三各自沖向對方,沈三一招黑虎掏心直指林虎胸口。林虎右掌拍掉了沈三的黑虎掏心,然后左掌迅速擊出。沈三反映迅速,一個后跳便躲過了林虎的攻擊。

  林虎也后退數步,拉開距離,他笑著說道:“我已經好久沒有真正打過一架了,來吧,哈哈!”

  項照龍聚精會神地看著擂臺之上,黑氣已經從房頂之上緩緩隱匿到了項照龍的腳邊,他絲毫沒有發覺。

  “轟!”雷聲轟隆,黑影之中,似乎有人在說話。

  “巴爾,是你嗎?我終于找到你了,巴爾……”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