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23 03:02:15
  1. 愛閱小說
  2. 仙俠
  3. 升龍錄
  4. 第三章 求知的葉秋

第三章 求知的葉秋

更新于:2018-03-17 16:17:55 字數:2263

  叫的名字倒是很快,一個個,挺有速度。

  人群也是很快空出一個通道,一個個學子魚貫而入。

  葉秋瞇著眼,不知想了些什么,像是在無聊的等待中。

  不多久,另外一條通道就有先前進去的人慢慢走了出來,臉上神情倒是非常平淡。

  距離太遠,葉秋也是聽不到聲音。

  只是看了一會兒后,他突然身體往后稍微退了一步,若是有人看到的話,那就能知道,他的瞳孔急劇收縮。

  這是受到驚嚇的表現,只是此時艷陽高照,實在不知有什么好害怕的。

  又過了一會兒,身邊的人一個個前去點名報道,而從里面出來的人也是多了起來。

  葉秋隱約聽到諸如黑暗的小屋子之類的東西,什么主考官的聲音聽上去竟然是個女聲。

  諸多細節,葉秋模模糊糊聽了個大概,只是望著那一個個出來的學子,心中疑惑更深。

  “怎么回事?”

  他感覺到處處透露著一絲詭異,不是那么光明正大。

  修行者是假的不成?

  一時間,葉秋也想不出多少有用的信心,只是心中好奇心更甚。

  看著周邊的人數越來越小,葉秋扯了扯自己的衣服,而后找身邊的中年男子問道:“先生對于修行者知道多少?”

  中年男子看了看葉秋,搖頭說道:“倒是不知太多,觀小兄弟樣子,似乎很是向往?”

  葉秋老老實實的點頭,這事情沒必要遮掩太多。

  可惜的是中年男子沒有如同小說劇本中說的一樣,突然間拿出一本破爛的書對著葉秋說,小兄弟,觀你天資聰慧,乃是百年一遇奇才且心至誠,收你為徒了。

  中年男子只是繼續搖頭,“我也不是太清楚,想來修行者都是人中龍鳳吧,我也是聽聞家兄平日說起一些而已。”

  葉秋哦了一句,沒有繼續接話,不是不敢興趣了,只是明白從這人嘴里大約也就能夠聽到這些了,目的已經達到了。

  不太一會兒,葉秋就聽到自己的名字了,緊接著是身邊的中年人也邁步往書院內部走去。

  “觀察還是對的!”

  看了那么久,葉秋觀察的算是比較仔細了,他發覺,從后兩次叫名字必然是相隔非常近的兩人。

  這讓葉秋心中非常好奇,如此龐大的人群,而且是雜亂無章的亂站的,這個報名字的人竟然全部認識,而且能看的清楚誰和誰站在一起。

  這要沒一點本事,打死葉秋都不會相信。

  如此一來,葉秋就不得不想到,這個報名好像是多此一舉了!

  走在路人的葉秋低著頭,看上去興致不是那么高。

  而此時,書院的內部,也有幾個人正透過一片水幕看著走到上的葉秋等人。

  若是葉秋看到眼前一幕,說不得要大吃一驚。

  如此巨大的水幕竟然能夠看清楚整個院落的情況,清清楚楚,這就像是一塊巨大的顯示屏啊。

  “此人好像興致不高?”

  一名老者點了點葉秋的影子,開口說道。

  “葉秋,臨水鎮上的人,少時無名氣,最近兩年卻是文名頗盛!”

  一名胖子玩弄拇指上的扳指,頭也不抬的說出葉秋的事跡。

  “可疑的是此人家中貧困,不曾讀書識字,卻是在十四歲那一年一鳴驚人。”

  那先前開口的老者摸了摸山羊胡子,有點不理解,“生而知之?”

  “生而知之是為圣,葉秋此人剛才還被大師兄呵斥了一頓!”

  胖子坐在那像是一個皮球,滾圓滾圓的,說話的時候也顯得有氣無力一般,一句話慢悠悠的。

  若不是待在這個充滿神秘氣息的房間內,想來別人都要認為這是一個好吃懶做的某種二代。

  “依我看,葉秋這廝聰明的緊,他是有所懷疑了!”

  少女蹦蹦跳跳的說著話,扎兩角朝天辮,身穿紅衣。

  她這話剛說完,就看到水幕上的葉秋突然停住了腳步。

  “怎么回事?”

  這些人雖然是屬于傳說之中的人物,卻是不能一眼看穿一個人,人心所想,最是難測。

  只見葉秋停下腳步,等那中年人,然后笑著說了幾句話,兩人又重新一前一后的往里面走去。

  只是兩人間的順序變換了一下,葉秋此時已經在中年人的后面,透過水幕可以看到,兩人的嘴都不閑著,顯然是說著話。

  “看,快看!”

  少女跑到那水幕的面前,指著葉秋和中年男子的中間歡呼著。

  胖子以及老者等人都是看的清楚,不消那少女提醒就知道,葉秋和中年男人中間多了一條線,一條細小的白線。

  在如此的陽光之下,這么細的白線倒是真能騙過不少眼睛。

  “這小子!”

  胖子好像是想挪動一下身子,可惜那椅子實在有點小,吱吱的響,胖子也沒能將身子擺放的讓自己更加舒服一些。

  無奈的胖子只能稍微移動屁股,好讓那碩大的腦袋更靠近靠背。

  “觀察仔細,心思慎密。”老者點了點頭,“手段雖然幼稚,卻是極為難得,若是稍有天賦的話,倒是不失為一個好苗子!”

  “看天賦了,不然終究是沒有多少用處!”

  胖子那碩大的扳指倒像是一個手鐲大小,他輕輕轉動著,說著話。

  葉秋知道一定會有一雙眼睛盯著自己,他也沒能打算隱瞞過去。

  只是有些事情必須要做,滿足自己的好奇心。

  那些沒走出來的人到底去了哪里?

  他也不知自己這小手段有什么用處,只是現在的自己無欲無求,不懼生死,能活當成是上天的恩賜,不能活也當成是上天的懲罰,倒不怕里面那些修行者用手段對付自己。

  先前他扯衣角之時就是將身上衣服的線頭扯下了,此時掛在那中年男子的身上。

  又走了一會兒,葉秋進入一個小院子,小院子里面排著隊伍,一個個學子魚貫而入。

  葉秋極目張望,沒能發覺那小房子里面有什么。

  而且這小房子看上還是挺破敗的,木門斑駁有被蟲子咬壞的痕跡。

  屋子里面漆黑一片。

  進去的人也是馬上就從另外一個門出來。

  不一會兒就輪到了葉秋前面的中年男子,他進入小黑屋里面。

  只是片刻功夫,葉秋的臉色就變了,身上的線以非常迅速的速度被扯走!

  葉秋身上的衣服也是以極快的速度壞了!

  不對勁!

  葉秋沒想到事情真的發生了,來的毫無癥狀,沒有太多的準備時間。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