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15 19:16:43
  1. 愛閱小說
  2. 游戲
  3. 蒂爾維亞
  4. 第一幕 女巫之死

第一幕 女巫之死

更新于:2018-03-17 11:20:10 字數:3060

字體: 字號:
  那是神權即將腐朽傾塌的年代,玫瑰和白骨堆砌的道路上,羔羊們將迷失于荒野,唯有王者執劍前行。

  ——出自網絡游戲《蒂爾維亞傳說:女巫詛咒》

  嘈雜的人聲將李鐵吵醒。

  “伊恩少爺,您沒事吧。”

  緩緩睜開眼睛,一個銀發碧眼的外國老頭出現在李鐵面前。老頭背后的天空一片漆黑。不是在網吧里嗎?

  李鐵頭有些發懵,彷佛做了一個漫長的夢,又像是在床上睡了十幾個小時,大腦一片混亂。

  “伊恩少爺,您終于醒了。您要不舒服的話,我們就先回家吧,處決女巫這種事情在我看來也沒什么好看的。”銀發碧眼的外國老頭十分關切地看著李鐵,李鐵心里有些感激,不過話說伊恩是誰啊,你認錯人了吧,老頭。

  李鐵這么想著,心里卻有另外一個聲音告訴自己——你就是伊恩,伊恩就是你。

  一段段陌生而又熟悉的記憶忽然闖進了李鐵的腦海里,那是關于一個叫做“伊恩”十五年人生的記憶,仿佛是看電影一樣,只不過劇情里的喜、怒、哀、樂卻感同身受。

  身旁的管家皺著眉頭看著自己的少主人合不攏嘴地坐在地上,來來回回摸著自己的身體和臉,彷佛夢游一般的表現,讓被圍觀的管家也覺得臉上無光,這么想著的時候,伊恩少爺忽然勾了勾手指示意管家過去。

  管家以為對方是要自己扶自己起來,伸出手的時候,卻感覺到自己大腿被人狠狠擰了一把。

  “啊——嗷——少爺你要干嘛?”

  罪魁禍首卻沒有解釋,只是幽幽飄來一句——“原來不是做夢啊……”

  “喂,做夢應該掐自己吧,少爺。”

  李鐵看了看周圍,有點像歐洲中世紀的建筑風格,周圍也全是外國人,金發、褐色頭發,如果是為了騙自己這個**絲,這個代價未免太大了一點。

  竟然真是穿越了。

  這么狗血的情節發生在自己身上,實在是不知道該說自己運氣好呢,還是運氣壞呢?

  李鐵站起身來,面前一片廣場,廣場的盡頭是一座是哥特式建筑,尖頂直刺夜空,像是巨大的鐵甲騎士拿著鐵槍,看上去是類似教堂的建筑。

  廣場的中央是一根巨大的白色六棱柱,棱柱下方此刻架著柴火,柱子周圍被身穿鐵甲的騎士隔出了一片空地。閱讀過有關中世紀的網絡小說,李鐵隱隱約約能猜出即將發生的事情,女巫將被燒死在這個棱柱上。

  看完周圍的情況,李鐵得出一個結論——窗口廣告不能亂點啊。

  記得上初中的時候,李鐵正在網上閑逛,忽然間彈出了一個窗口廣告,里面的內容很黃很暴力。

  李鐵當時就很氣憤,覺得竟然有人在網上傳播這種內容,就不怕毒害到廣大的青少年嗎?

  李鐵很生氣。

  于是他很果斷地點擊了那個網頁廣告,想用批判的眼光來看看這種網站到底有多黃多暴力。

  當然,后果也很嚴重。

  李鐵不得不在DOS下重新安裝了系統才能再次打開計算機。

  但是,這次的網頁廣告有點玩脫線了吧?!

  老子都穿越了,做彈窗廣告的程序猿們,你們能不能不要這么亂搞啊。

  李鐵就這么胡思亂想著。

  人群忽然騷動了起來,身邊的一個少年點著腳尖喊道:“女巫來了!”

  人群讓出一條道路,周圍的人們變得群情激奮起來,一個頭發凌亂的紅發婦人被兩名騎士架著走向白色石柱。

  投過人群和閃爍的火把,李鐵只能看到一個婦人的身形,婦人低著頭,看不清樣貌,只能通過身材發育成熟和尚未發福,來推斷出大約是個二三十的婦女。

  身穿白甲的兩名騎士,胸前和佩劍上刻有“羽毛和劍”的徽記,通過伊恩的記憶,李鐵知道這兩名騎士隸屬于教廷的“圣光之子”騎士團。

  “圣光之子”好耳熟的名字啊。

  這種熟悉不是來源于伊恩的記憶,而是來源于李鐵本人的記憶。

  周圍的人顯然都很痛恨女巫,不時向女巫投擲雞蛋和石子,離女巫最近的小孩子,還不時向女巫啐吐沫,而白甲騎士也很郁悶,不得不伸出手臂遮擋住沒有被盔甲遮擋的眼睛。

  “燒死這該死的女巫!”伊恩身后一個拿著酒瓶的醉漢,邊喝酒邊喊道,飛濺的吐沫星子不得不讓伊恩離這個人遠一點。

  “魔鬼的淫婦!”一個臉上掛著面粉印子,圍著圍裙的大媽指著那女人罵道。

  在不絕于耳的叫罵聲中,女巫被綁在了白色石柱上。

  這個時候,李鐵注意到一個身穿白衣的教士摸樣的人出現在了石柱前面,他清了清嗓子——“蒂爾維亞在上”。

  人群的叫罵聲頓時化作異口同聲的“蒂爾維亞在上”。

  李鐵也假模假式地跟著念了一句,無奈張口的時間太晚,整個人群都靜下來了,李鐵的“蒂爾維亞在上”顯得格外明顯,人群中有小孩子爆出清脆的笑聲。

  李鐵感到有些臉紅,但是好在大部分成年人都對此并不在意,他們此刻所有人的注意力都集中在那個白衣教士身上。

  “神將救贖任何一個靈魂,哪怕是魔鬼本人。”白衣教士的看上去年紀不小,他所說的每句話每個字卻能清楚地傳入每個人的耳中。“我們從來不針對任何人,我們所針對的是邪惡本身。”

  “今天,我們在此是為了見證邪惡的消亡和靈魂的凈化。”

  “這個女人瑪利亞·亞德萊達·勒諾曼,曾和我們一樣,沐浴在神的光輝里。”

  “然而,魔鬼的出現讓這個女人陷入癲狂,她和魔鬼交媾,并將自己的靈魂賣給魔鬼,來換取魔鬼的力量。”

  “本應是盲人的她重新獲得了視力,她誘導密特曼修士放棄苦修,留戀情欲,她詛咒羅伯斯先生死于大火。”

  “她聲稱夜之女王莉莉斯才能挽救世界,而蒂爾維亞講給世界帶來毀滅。”

  “魔鬼!”“騙子!”“巴爾的情婦!”白衣教士的話引發了圍觀人群對于婦女的陣陣聲討。

  白衣教士舉起手掌示意大家安靜。

  “瑪利亞·亞德萊達·勒諾曼,你可認罪?”

  石柱上一直低頭的婦女緩緩抬起腦袋,露出一張美得驚心動魄的臉,她的眼睛是李鐵從沒有見過的明亮,她目光所到之處,沒有人能與之對視。

  “我?認罪?”她笑著詰問。

  “你們誰能治我的罪?”

  “我用雙眼探究世間真理,只是預言命運中必然發生之事,密特曼修士還俗,羅伯斯死于火災這都是命中注定之事,無可更改。”

  “盲人?睜眼看看吧,無知的世人,你們和我,誰才是盲人。”

  “你們要真理,他們卻拋給你們狹隘的教義。"

  “你們要面包,他們卻每月拿走你的錢幣。”

  “他們讓蒂爾維亞的每一次降臨都響起喪鐘之音。”

  “沒有來自女神的救贖,你們的信仰將為你們帶來滅頂之災。”

  “你們站在自以為的天國門前,推開大門,卻看見另一座地獄。”

  “可憐的人們,你們活在自己制造的煉獄里,你們已無可救贖。”

  “認罪?”

  “你們誰有資格定我的罪?”

  “你們可知道掌握真理之人將要審判世界嗎?我們還將審判天使?最后我們還要審判造物之主,萬魔之母——蒂爾維亞!”

  “瘋子……”目瞪口呆的人們在聽完這個紅發女人的瘋狂的話語不約而同地說。

  而李鐵也被這席話震驚地無以附加。

  原因是他曾經聽過這些話,見過這個場景。

  瑪利亞·亞德萊達·勒諾曼被燒死這一場景是蒂爾維亞首個測試版本“女巫詛咒”的開場CG內容。

  作為“蒂爾維亞傳說”的頂尖玩家,李鐵很清楚,這名被燒死的女巫并不是什么惡魔的信徒,而是擁有預言能力的游戲NPC。

  瑪利亞·亞德萊達·勒諾曼的死是拉開整個蒂爾維亞游戲的序幕!同時也吹響了百日戰爭的序幕。

  “你已經被魔鬼欺騙地太深,瑪利亞·亞德萊達·勒諾曼,圣火將會凈化你的罪惡。”白衣教士做起了行刑前的彌散。

  圣油被潑灑在石柱上,瑪利亞·亞德萊達·勒諾曼在烈火中喊道——“你們的宗教將為你們帶來滅頂之災。”

  廣場的角落里,一個名叫“克勞爾”的混混剛剛從燒死女巫的震驚中清醒過來,他嘴里低聲念叨著一個并不屬于這個世界詞語——“屬性”,緊接著他的黑色眸子里出現了一些東西,,他用右手食指蹭了蹭鼻尖,嘴角露出一絲微笑。那笑容彷佛在宣告——這個世界已向我全部打開,我能看見所有秘密。

字體: 字號: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