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2-15 09:39:56
  1. 愛閱小說
  2. 歷史
  3. 罪刃
  4. 第二章 施以援手

第二章 施以援手

更新于:2018-03-16 10:41:30 字數:2993

  僅靠第二性征來辨別對手的性別具有很高的誤差性。——《江湖安全手冊·辯證觀察法》

  早聽說這林海中的群狼最是厲害,沈映雪總算見識到這些畜生們有多兇狠。半個時辰前,他們停下來休息,剛剛拴好馬匹,屁股還沒有坐穩。出去打水的一個護衛就渾身是血跑了回來,她這才發現數十只野狼把他們包圍了起來。

  于是,沈映雪當機立斷,讓人解開了馬的韁繩,用這些已經筋疲力盡的可憐馬兒做誘餌總算突出了包圍。但是終歸兩條腿的跑不過四條腿的,跑出去沒有多遠他們就被追擊他們的狼群追上了,一番廝殺之后,幾個護衛拼死抵擋才讓他們幾個逃了出來。

  現在他們又被群狼能追上了,兩位平日里一向養優處尊的少爺頓時慌了神,沈映雪也免不了面色蒼白。不過真逼到了這山窮水盡的地步,三個人也都發了狠,紛紛抽出身上佩戴的寶劍和餓狼搏殺在了一起。

  躲在遠處瞧熱鬧的三位獵手和一條大黃狗誰都沒有一點要出手的意思,世風日下,人心隔肚皮,還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好。其實這也不能怪他們冷血,去年冬天,有個淘山客也是被頭花豹子盯上了,林徹好心地出手引開了豹子,哪知道這淘山客看到他連句謝謝都沒有,當胸就給他一刀,還取走了他打來的獵物。要不是一起出來的老爺子趕緊用借來的老山參救了他的小命,他這會兒墳頭上都該長滿草了。

  長了教訓的林徹從此再也不隨便管這閑事了,當然免費的好戲還是得看的。看著人獸大戰的十分激烈,林徹忍不住發表了些評價,“嘖嘖,老爺子,這三個人還真有兩下子啊。”

  “恩,這幾個年輕人都有點武功底子,這內功也都練得有幾分火候了,也勉強算得上是江湖上的青年高手。”老爺子早年在江湖上混過好久,自然對各流派的武功十分熟稔。

  “這就算外面江湖上的高手了,我看也一般啊,幾只野狼都對付不了。”林徹輕蔑地說道。

  “小驢兒,就你那三腳貓的功夫,換你正面對付那幾只野狼還不如他們呢。我估計數著整個村子,也就大山能夠一個人正面應付那幾只野狼。”老爺子毫不客氣地打擊道,接著有些感慨道,“也難得這三位倒都是光明磊落的正人君子,萬一要是有個心術不正、貪生怕死的找個空子倒也是不難跑掉,不過要是這樣這三個人倒也堅持不了這么久。”

  林徹不服氣地哼哼道:“誰沒事和那扁毛畜生死拼,打不過就跑唄。我出手輕輕松松就能殺了那幾只畜生。”說著也不等著老爺子說話,直接躥了出去。看到自己孫子的背影,老爺子搖了搖頭,嘴角卻揚起了淡淡的笑容,“這小子真是不長教訓,不讓人省心。還不如肉丸子你省心呢。”旁邊的大黃狗從裝著肉干的布袋里抬起頭,趕緊乖巧的搖搖尾巴。

  其實在這三個人里,別看沈映雪是個女子,武功確實在那兩位公子之上,憑著手中一口鋒利的飛雪寶劍和宗門傳授的塵緣劍法,已經刺傷好幾只野狼,還能不時的對身旁的陳、李二位公子支援一二。但是,她已經預感到了打斗了這么長時間,自己體力已經有些不支了,這些被激發出了兇性的野狼卻看不到一點疲憊的跡象,這樣下去恐怕堅持不了太久了。

  突然,沈映雪覺得自己似乎是產生了什么錯覺,隱約看到有道人影從自己面前閃過。趁著她一走神,一只總徘徊在外圍的狼找到了機會,張開血盆大口,露出嘴里慘白鋒利的獠牙撲了上來,她趕緊錯開身子躲過這致命的一擊。然而,這只狼落到地上后,就發出一聲低沉無力的哀鳴,再也沒有爬起來。

  嗯,這是?她的目光掃過那只倒下的野狼,發現它嘴角吐出血沫,后腦上插著一根黑色的木質毒刺,心中一寒,這狼是中了喂了毒的暗器,這附近果然還有別人。嗖嗖幾聲輕響,又有三只猝不及防的野狼被毒刺射到失去了戰斗力,剩下的三只野狼一看不好發出凄厲的狼嚎,趕緊都轉頭跑了。

  雖然狼群退走,但是仍有敵我未明的外人在,沈映雪絲毫不敢放松警惕,用衣袖擦去劍上的血跡,右手持著寶劍,左手掐了個劍訣,運足內力喊道:“不知是哪位英雄出手,煩請露個面,讓我們當面謝過,待我們返回盛州必有厚報。”

  林徹收起手里的吹管和毒刺,有點頭疼,這跟他想的不太一樣,按道理這三個人得了救還不趕緊屁滾尿流地離開林子,現在反倒在這里大喊大叫,這待會兒把狼群再招來,那他不白忙活了。

  就在這時,老爺子走出來替他解決了這個頭疼的問題。“小娃娃,告訴我,你這左手運的肉包子劍訣跟誰學的。”這回老爺子走過來難得臉上露出一絲激動期待的紅暈。

  沈映雪看到面前走出一位老人,還以為是那位武林老前輩正想道謝,結果人家一張嘴說出個“肉包子劍訣”,讓她嘴里接下來的話愣是憋了回去,直接岔了氣,“咳咳咳,老人家別開玩笑,我這三七劍訣是我師祖傳給我的。”

  這下老爺子樂了,開心地像個孩子,“那就沒錯了,三肥七瘦的肉餡做的肉包子才好吃。”

  這什么亂七八糟的,沈映雪捏緊了手中的寶劍,今天是怎么了,剛碰見一群餓狼,這又遇見個老瘋子。

  “那個,玉娘還好不?”老人說出這話的時候居然還有點扭捏害羞的樣子,在旁邊偷看著的林徹眼珠子差點掉出來,我擦,這個玉娘八成是老爺子的相好的,嘿嘿。

  聽到“玉娘”這兩個字,沈映雪眼睛一下子就瞪大了,因為玉娘正是師祖的俗家名號,這個秘密除了她師父和幾位宗門的長老,也只有備受師祖疼愛的她知道,她有點遲疑地問道:“您是哪位?和我師祖很熟嗎?”

  “那個,我是你師祖年輕時的好朋友,具體名號不提也罷,你那肉包子,不對,三七劍訣還是當年我給她的。”老爺子搓了搓手干笑道。

  沈映雪記起師祖教她劍訣時似乎是提起過,這劍訣是一位故人送給她的,難道就是這位老人家?她展顏一笑收起了寶劍,旁邊一直戒備著的兩位公子看到兩邊似乎認識,也就收起了手中的劍。

  沈映雪拱手使了個晚輩的作揖禮,“那就多謝老前輩救命之恩了。”

  “咳咳。”林徹咳嗽了兩聲走了出來,似笑非笑地看向自己這位老不休的爺爺。

  老爺子被林徹看的有點尷尬,趕緊說道:“小娃娃,救你的不是我,是我的孫子。小驢兒過來。”

  “爺爺,我不是說了我名字叫林徹。您別老叫我小名。”林徹在不遠處氣得大叫道,發泄完了不滿,這才大搖大擺地走了過來。

  沈映雪被祖孫的對話逗得‘噗嗤’一笑,等到林徹走近才看清面前居然是位不過十五六歲的年輕少年,一身黑色的棉袍,相貌雖不是很出眾卻也是很耐看,尤其是一雙幽黑透亮的眸子很純凈,對望過去他的目光清澈坦蕩,如山中的泉水般單純質樸。

  同時林徹也仔細的觀察著面前的沈映雪,看樣子自己的年齡差不多大,穿著一身素色的絲質長袍,背著七寶劍匣,要不是剛剛的一番搏斗讓他身上粘上點泥土,這副好皮囊誰見了都得道一聲好一位風度翩翩的濁世佳公子。當然讓他最好奇的還是這位的性別,沈映雪為了安全女伴男裝,嘴上貼上了假胡子又刻意描了個粗眉。至于那發達的胸肌說來也尷尬,本來她也用了絲帶做束胸,奈何胸太大束著太難受,只好趁著休息的時候解開放松一下,哪知道這就遇到狼群了,弄得這幅打扮不男不女,不倫不類。

  林徹以一種探索發現新物種的眼光打量著沈映雪,雄兔腳撲朔,雌兔眼迷離,安能辨我是雄雌?目光不由奔著胸瞟了過去。

  不過時間久了,沈映雪看著林徹的目光就不大友善了,那個女生忍受得了一個陌生男子這么肆無忌憚地上下打量自己的胸部。

  林徹緩緩地收回了目光,最終得出了個結論:這位可能是個娘娘腔而且胸肌大的男人,也有可能是個長胡子而且胸肌大的女人。

  至于太監這個選項他倒是沒想過,因為還沒人告訴過他這個人為的第三性別。當然在林徹如此正大光明地耍流氓情況下,沈映雪已經考慮怎么讓他好好認識認識太監這個職業了。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