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20-01-05 20:06:59
  1. 愛閱小說
  2. 玄幻
  3. 花神八方之花神傳
  4. 第二章·得到名額

第二章·得到名額

更新于:2018-03-14 20:24:31 字數:2694

字體: 字號:
  “你……還決定去么?”

  “屈指可數的人么……”即墨低頭思考,“父親,那出來的人是否都擁有了像您一樣的異能呢?”

  “嗯……是那么回事,那里的磁場特殊,可以改變人的體質,就好像接受了洗禮一般。”即墨桀閉上眼,回憶著當年的事跡,淚水不由得從眼角滑下。

  “父親?”

  “啊?哦,有點失態了,兒啊,既然你要去,為父也不攔你,那你好好修煉吧,我等著你在成人禮上一展風采!”說罷,便是轉身走出了屋子,在走出的一瞬間,不著痕跡地用手背揩了揩眼睛。

  “父親,你放心,我一定會活著出來的!”即墨拳頭緊握,周圍的風都伴隨著他的信念開始涌動。

  成人禮

  “各位族人,今天是我們家族一年一度的成年禮,這次的……”二長老捧著手稿,站在族中的玉石高臺上哇啦哇啦的念叨著,臺下亂哄哄一片,這種老一套的臺詞每年都要說,除了一些來看熱鬧的會稍微聽一下以外,其他的人都是自己干自己的事。

  “唉……”臺上的二長老無奈地搖搖頭,轉身向看臺上的族長看了一眼,示意是否可以跳過,族長,點點頭,然后站起來,說道:“族人們,這次的成人禮就不再廢話了,直接進行第一步吧,下面此次參加成人禮的五十個族人依次到玉石臺上來進行抽簽,抽到同樣簽的族人將進行依次對決,這只是測試族人的資質,點到為止!”

  二長老取出一個箱子,箱子里放著有不同標號的簽,以此來決定決斗的對手,五十名族人依次抽了簽,便站在臺邊邊等候指示。

  “第一場,即墨磊對戰即墨琴!”

  一個穿著黃色獸衣的男子從左側跳上了玉石臺,他便是即墨磊,是族中數一數二的戰斗精英,擅長使用兩柄巨錘,對自然界的土相元素有所感,他平時主要鍛煉肌肉,如今的肌體強度在族中也是無語倫比的。

  另一方則是一個穿著談綠色的女子,她的感應屬性較為奇特,是無可捉摸的音,音因此她主要是先用聲波影響對手的心志,在對手煩躁之時尋機會一擊致命!

  “好,雙方準備,戰斗開始!”

  即墨琴在戰斗一開始便是取出了一架古琴,手指靈活地舞動,動聽的旋律從琴中泄出,貌似輕柔的琴聲卻是在一瞬間將場下的一切聲音壓下。

  “喝!”即墨磊雙錘高舉,重重地砸向地面,一瞬間,大地顫抖,但對面即墨琴卻如同牢牢吸在了地面一般,絲毫沒有受到影響,即墨磊腳掌一踏地面,身體便是向著即墨琴沖去,雙錘帶起勁風沖向即墨琴。

  即墨琴見到來的即墨磊,冷笑道:“只會用蠻力的家伙是贏不了我的。”同時劃起奇異的舞步,在巨錘臨身是身體卻是貼著錘面躲開,手指仍在不斷地撥動琴弦,絲毫沒有受到影響,反觀即墨磊,面色潮紅,看樣子已經受到了干擾,忽然,即墨琴的琴音一變,有先前的婉轉變得慷慨激昂,激蕩的琴聲使即墨磊耳膜震顫,終于是經受不住露出了破綻,被即墨琴一腳踢下玉石臺。

  “第一場,即墨琴勝!”二長老春光滿面,即墨琴是二長老的親孫女,如今獲勝,怎能不高興?

  “第二場,即墨驖對戰即墨鐵!”

  “即墨驖對即墨鐵,名字一樣的么?是同一個人吧?”

  “才不是,即墨驖是大長老的兒子,即墨鐵是族長的兒子,在族中皆是戰斗天才,誰勝誰負還真的不好說呢!”

  ……

  即墨鐵從左側一躍而上,落在了玉臺的左側,他的實力不錯,只是性格有些孤僻,族長為了讓他在成人禮中獲得第一,以求自己在下屆族長競選中能穩居族長之位,因此狠心將兒子鎖在密室中,希望兒子能夠悟出什么道一類的絕技,而即墨鐵也不負眾望,成功地與天地間的金屬元素有了共鳴,但當時純正的金屬僅有金銀銅鐵等一些常見的金屬外,其余的一大部分金屬則是以化合物的形態存在于世,現在的即墨鐵并沒有能力將其分離,只有使用現有的金屬。

  即墨驖跳上玉石臺,對著對手輕拱了拱手,然后握起拳頭,擺出了戰斗的姿態。

  “快看,他居然不用武器,難道他的能力是他的身體?”

  臺下人議論紛紛,都對即墨指指點點,即墨鐵的能力可是金屬,單用肉體怎能抵抗?

  “你還是拿一樣武器吧,我不會對你的武器進行分解的。”即墨鐵望著即墨,淡淡地說道。

  “不,不用了,我不擅長武器,還是拳頭實在一點。”即墨笑道。

  “那隨你吧。”?即墨鐵輕點頭,然后手對臺邊的武器架一招,所有武器上的金屬部分全部被分解,同類型的金屬被組合成了一柄柄各式各樣的武器,長劍,短劍,斧頭,被組合起,懸浮在他的周身。

  “去!”即墨鐵手一揮,數十把武器便是向即墨飛去,攻擊這他全身各個方位。

  “金屬元素果然是個好東西,夠坑爹!”(別問我“坑爹”哪里來的)即墨在心里暗罵了,一句,旋即手微微抬起,風在一瞬間聚集在他的周圍,形成了亂流,完全阻礙了武器的刺入。”

  “喝!”即墨一聲怒吼,纏繞周身的風便是開始急速旋轉,居然形成了一個小型的龍卷風,風壓頓時籠罩全場,對面,即墨鐵頓時感到了壓力,這個對手,絕對不簡單!

  “起——”即墨鐵全身發力,天地間的金屬元素不斷發生共振,一時間他周身所有的金屬兵器向著即墨驖噴射而出,氣勢驚人。即墨見狀,手掌輕揮,風在他的面前沿著一條奇異的軌跡流轉,竟纏住了飛來的兵器,兩種截然不同的力量在天空中糾纏,臺下原本激動興奮的人群頓時鴉雀無聲,這種力量對于他們普通人都可以說是可望不可即,而且若是沾到一點,他們的肉體很可能就會當場泯滅。

  “萬刃歸一!”即墨鐵雙手合攏,金屬兵器應聲而動,相互感應融合成了一柄巨劍,直攻即墨。看臺上大長老面色一變,一拍桌子,站起身來,剛想怒喝,卻看到了即墨臉上的一抹笑容,“難道這小子還有什么殺手锏?”

  只見即墨雙手一抬風開始急速涌動,剎那間天地變色,烏云翻涌,一道巨大的雷霆從天際墜下,重重地擊在那一柄巨劍上,巨響聲頓時充斥了整個即墨一族,地面塵土揚起,遮蔽了這一方天空。

  “第二種異能?怎么可能?”即墨鐵感到極為詫異,一個人的身體被自然元素改造過后的人雖然可以獲得一種異能,但若是再多,身體可能會在自然元素強大力量下消失,若是再幸運一點,最好的結果就是異能消失,變回普通人。

  塵土散去,玉石臺竟被摧毀成一堆廢墟,即墨鐵渾身血跡地倒在廢墟中,對面,即墨腳踏著風,立于虛空,如王者歸來一般,俯瞰大地。

  “怎么會,兒子!你沒事吧……”族長沖下高臺,抱起即墨鐵,不停的喊著自己兒子的名字。

  “他沒事,靜養幾天就沒事了。”即墨望著族長,淡淡地說道。

  “第二場,即墨驖……獲勝……”

  接下來,五十名族人經過層層篩選,最后選定了三名,一個是即墨驖,他是因戰斗力量過于強大,因此直接競入,一個是即墨耿,是二長老之子,另一個名為即墨晨,只是族中一個普通人家的女兒,但同樣因被自然改造,戰斗力量同樣極為不凡。

  “啊——”走在回家的路上,即墨伸了一個懶腰,喃喃道,“馬上就可以進入鏡面森林了,有點期待啊……”

字體: 字號: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