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20-01-05 20:06:56
  1. 愛閱小說
  2. 都市
  3. 玄機變冷
  4. 第二章 那人卻在闌珊處

第二章 那人卻在闌珊處

更新于:2018-03-14 18:27:30 字數:2358

  當再次上課時,祈陌開始打量起整個教室的人,當他看到那幾個熟悉的身影時,不由得展現出了他傾國傾城的笑容。很好,我需要找的人都在。祈陌嘴角揚起嗜血的笑容,如曼陀羅花絢麗卻可奪人性命,時隔這么久了,你們還能記得嗎,該要討回的我一個我都不會放過。上課的沉悶總是壓抑著人的最基本的歡快情緒,整間教室此時是一遍寧靜,所以當后門悄悄地被推開時,那微乎其微的聲響還是吸引到了眾人的注意力。前面興致勃勃上課的老師此時一臉怒氣的將手中的粉筆頭飛射而來,夏筱蕊見已經敗露行徑,馬尾一甩,眼睛一亮,手飛快的抓住了襲擊的“暗器”。“呃······”夏筱蕊一臉鄙夷的看著手中的粉筆頭,“老師,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需努力。”說完,不屑的扔掉它,拍拍手,悠哉的坐到位置上去了。可憐的老師獅子吼的咆哮道:“夏筱蕊,你給我出去!!”而此時的夏筱蕊樂呵呵的哼著不知名的調子,歡欣的打著節拍一臉陶醉著。一邊的左卿實在看不下去了,拔掉她的耳機,輕踢了她一腳,“筱蕊,老師和你說話呢······”夏筱蕊撲閃著無辜的眼睛,大牙一露,笑容滿面的面對著此時凝膠狀的老師,眼中閃爍著光芒,提示著老師“再說一遍吧!”然后就沒有然后呢,這堂課以老師的戰敗結束。

  夏筱蕊何許人也,博蘭高校的一朵奇葩,惹得眾老師頭疼,愛好廣泛,卻熱度不高,可是老師卻也拿她沒辦法,她的父親是學校最大的贊助商,她本人的成績從來不掉出年級前十,于是乎,沒人可以拿她怎樣。還好蘇素老師的課上,她卻乖得像只貓咪,從不多說話,大眼一直撲閃著像討好主人,要魚吃一般。眾人不解后,調查方知,蘇素乃夏筱蕊的表姐,從小到大的偶像,偶像的魅力是無窮的,眾老師連忙申請蘇素幫忙時,偶像只是笑笑的說,筱蕊只是有點叛逆,別太見怪。眾人完全石化了,這個叫做有點叛逆,光榮的教育事業該如何進行。大家一窩蜂的列舉其罪名后,偶像又說了,筱蕊已經改善多了,大家不要給她施加太大的壓力。眾人風化了,那小妮子從前該有多么的邪惡。偶像無辜的說,筱蕊只是有點頑皮罷了,大家別這樣啊。于是乎,眾人只有開始祈禱自己不要上課時碰到她。

  樂呵呵的夏筱蕊抬頭一臉得瑟的看著蘇卿,“小妞兒,感謝我拯救你于水深火熱吧,不用太激動,只要以身相許就行了。”左卿眉頭一緊,抬手就敲上了夏筱蕊的額頭,“你呀,真拿你沒辦法,我哥怎么會看上你的,唉。”夏筱蕊細眉緊湊,慢慢的湊近左卿:“那個人是誰啊?”左卿順著她的目光回頭看,祈陌此時正打量著她們,灰色的眸子發出讓人無法抗拒的王者之氣。左卿一下子愣住了。“左卿,俺覺得他是俺的菜。”夏筱蕊砸吧著小嘴,有神的大眼放光光的盯著祈陌。

  祈陌看著夏筱蕊那逗趣的表情,忍不住輕笑了下,略微上揚的嘴角弧度在陽光下讓他看起來很是高潔。夏筱蕊此時看呆了,撲閃撲閃著大眼盯著看,生怕下一秒他就消失。“呃,筱蕊,你正經點行不,別一副沒見過世面的樣子。”左卿扳回那呆住的小腦袋,“等下,我哥怎么辦。”夏筱蕊掏掏耳朵,無辜的看著左卿,“你哥,我又不用對他負責,關我什么事。”接著大牙一露,手捏著左卿的下巴,“不過,你,我可以負責。”“筱蕊!”左卿憤憤的敲上了她的頭,“你······”“小卿,俺錯了。”夏筱蕊眼汪汪的看著左卿,柔聲求道。于是乎,左卿就被她的無辜眼神打敗了。

  “陌,那個叫夏筱蕊的貌似和蘇家、左家關系不一般啊。”杜子恒輕聲的湊過來匯報他剛剛得手的最新情報。“額。”祈陌慵懶的閉上眼,斜靠著桌子,左手在桌子上打著輕快地拍子。夏筱蕊和左卿正在打鬧著,一眼瞥見在那邊休息的祈陌,心咯噔被什么東西敲打了一下。

  “老實說,筱蕊,你為什么看不上我哥啊。”左卿捏著夏筱蕊的臉蛋,上下左右認真的打量著她的神情,想從他的表情中窺探出什么東西,“左逸他要才有才,要貌有貌,要背景有背景······”“打住!”夏筱蕊一臉郁悶的扯下那個蹂躪她幼小臉蛋的魔爪,“怪就怪是他追我,不是我追他。”夏筱蕊對著左卿瞇眼打量,柳葉般的眼睛露出陣陣邪惡,“不過你從了我,我可不介意喲······”

  蘇素從當時離開后就覺得心中慌亂,她回到辦公室后從抽屜里拿出相冊,翻開小時候的相冊,左手忍不住撫摸上去,照片中的兩個陽光少年笑的如此燦爛,緊握的雙手向他人展示著他們不讓外人侵犯的友誼。一切都過去了,我真心的不希望你們再次相遇。蘇素無奈的低頭嘆息,微卷的秀發擋住視線,讓人無法知道她在想什么。蘇素掏出手機,嘆了一口氣,輕撥出號碼,“喂,左逸,聽好了,他來了。”

  “我知道了,蘇姐姐,沒事的。”電話那頭傳來的清爽聲讓蘇素著實安心了不少。“你和他解釋一下,我相信他會再次信任你的。”“我會的,很期待能夠再次見到陌,我明天就可以出院了,蘇姐姐準備吃的招待我吧!”蘇素輕笑了,“好的,我讓筱蕊明天一起過來。”“額,我掛啦,醫生不讓多打。”“好!”蘇素掛掉電話后,合上相冊,不斷地撫摸著。如果沒有那場大火就好了。

  此時教室里一向不上課的夏筱蕊正乖乖的端坐著,然而她卻兩只眼飄來飄去的盯著祈陌看,心里想,嘿嘿,這下可逮到你了,再也消失不了了吧,陌哥哥。水水的眼睛盯得祈陌有些頭疼,老實說那雙眼睛和蘇素的著實很像,卻多了一些純真,不像蘇素面對他時總是一副防范的樣子。然而每每想到小時候的事情時,祈陌都感到胸悶,快喘不過氣來,他扭頭看向窗外,原來無論走到哪里,天還是這么的昏暗。他很累的閉上眼,此時毫無防范的像嬰兒般。

  當一天結束,暮色降臨時,祈陌從浴室中走出來,強健的肌肉勾勒的他更加完美。他一眼瞥見那個剛剛被換上的新鏡子,和原來的那個一模一樣,似乎從來沒被打破一般。呃,碎了的東西怎么可能重新恢復,自欺欺人。祈陌粗劣的擦拭著頭上的水,該怎么去面對呢,你說呢,左逸,他的嘴角勾出曼陀羅花的醉人,一個不小心就讓人淪陷。銀白的月光照射著他,原來這就是罪孽的源泉。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