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20-08-08 13:51:02
  1. 愛閱小說
  2. 玄幻
  3. 術武驚天
  4. 第一章 入伍名單

第一章 入伍名單

更新于:2018-03-15 10:35:48 字數:4194

字體: 字號:
  大明國境內,陸靈山脈連綿幾百里,蜿蜒在大地之上。山上樹木繁茂,群山連亙,蒼翠峭拔,云遮霧繞。

  在陸靈山脈的群山山腳下,分散居住著幾百個大小不一的村子。

  這些村子分布很廣,但是都屬于羅陽城管轄的范圍。羅陽城,并不是特指一個城池,還包括城池周圍的一些地域。

  以前陸靈山脈下的村民們生活平靜,雖然日子過得清貧,且在神州大地的最底層苦苦掙扎,可是至少過得很安穩。

  但是現在不一樣了。自從十年前,有個落魄的武者發現,陸靈山脈中居然蘊含著有幾千米之長元晶礦脈,整個大明國沸騰了。

  元晶,在整個神州大地是個奢侈物。其內蘊含著充沛的天地元氣,乃特殊地貌或者特殊原因凝結了天地元氣所形成的,有著無窮的妙用。

  大明國立刻派出鐵血軍隊駐扎在元晶礦脈的周圍,進行挖掘和開采,有膽敢擅自接近者,殺無赦!

  開采元晶礦脈是個苦力活,而且很危險。如果安全的挖出元晶還好,可若是不小心挖到了狀態不穩定的元晶,則有被炸得粉身碎骨的危險。若是山體發生震動,挖掘出來的通道則有坍塌的危險。

  開采工作進行的并不順利,十年間,開采的進度還沒有進行一半,傷殘事件卻每天都有發生。當初來到這里的時候,大明國的鐵血軍隊的人數共有五千之多,而現在,剩下來的不過三千了,傷殘的人數近乎達到一半之多。

  大明國禁不起如此的消耗,要知道,這些鐵血軍隊的成員,每一個可都是大明國苦心培養的武者。

  于是大明國開始征收陸靈山脈附近的村民,讓他們入伍,負責開采和挖掘的工作。并承諾只要是成年人應征入伍,除了每月都有一筆報酬,而且入伍三年可以恢復自由身,并且會得到一筆極其豐厚的酬金。

  雖然一開始,那豐厚的酬金讓被貧困纏身的村民蜂擁報名,可是最后能活著且健全回來的人卻沒有幾個。

  在殘酷的現實面前,他們遲疑了。可是在大明國鐵血軍隊的血刃面前,他們又不得硬著頭皮應征入伍。

  已經成年卻不愿意去應征入伍,死!

  這些村民只是普通人,沒有話語權,更無法掌控自己的命運。

  今天是月中,是那些入伍挖掘元晶的村民可以回家休息三天的日子。

  此刻的田林村的村口,早已站滿了許多村民,這些村民大多是些老弱婦孺。

  婦人牽著自己的孩子站在村口,臉上有著掩飾不住的擔憂,就連嘴唇被咬出鮮血都不知道。她們此刻眺望著遠方,祈禱自己男人能夠平安歸來。

  齊云牽著自己的弟弟齊宏站在人群中,望著前方。

  “哥,你說全叔今天能回來嗎?”齊宏仰著頭,問齊云道。

  “當然能了。”齊云摸了摸齊宏的頭道。

  “來了,來了……”此刻大地震動,遠處灰塵飛揚。

  只見三頭體型巨大,全身有著暗紅色毛發的犬類怪獸從遠處疾奔而來。每一頭犬類怪獸的身上都被套上了韁繩,韁繩上拖著一輛很是寬大的木車,木車上身影綽綽,皆是這次回來休息的村民。

  這犬類的怪獸在神州大地上屬于最低等的蠻獸,叫紅犬獸,擁有不錯的腳力,被各大勢力視為最佳的代步工具。

  每輛木車最前方的,都站著一位身穿銀色鎧甲紅色披風的男子,他們正是鐵血軍隊的軍士,此刻他們面容冰冷。

  鐵血軍士一拉韁繩,那紅犬獸微微低吼一聲,放慢腳步,那木車行進的速度減緩,最后停在了村口。

  “田林村入伍共計九十七人,傷五十六人,死三十二人。”

  “李二柱,死!”

  “王黃亮,死!”

  “王木頭,死!”

  ……

  一位鐵血軍士拿出名單,仿佛一個死神般,聲音冷漠的念出一個個死亡的名字。

  隨著開采次數的增多,村民們也積累了不少經驗,所以死亡率相較之前大幅下降,可是卻還依舊高得嚇人。

  “二柱……”一個穿著樸素的婦人如遭雷擊,面色慘白的。她身體搖晃了下,直接昏死過去。

  對于她來說,她的男人就是她的天,她的地,此刻,她的天地坍塌了。

  “亮亮!”一個少女聞言大哭了起來,她的心上人自此一去不回了,只剩下無盡的哀傷。

  那身穿銀色鎧甲的鐵血軍士每念一個名字,村民中都要發出一道撕心裂肺的哭喊聲。但是那哭喊聲無法影響到身穿銀色鎧甲的男子絲毫,他的聲音依舊冷峻,一個又一個死亡的名字從他的口中吐出。

  待那鐵血軍士念完死亡名單,他抬起頭,冷漠的看了那些老弱婦孺一眼,轉身對著站在木車上的漢子冷聲道:“休息三天。三天后,未滿三年之期且手腳健全的,必須一個不少的站在這里。”

  “少一個,屠盡他全家之人!”

  鐵血軍士那冰冷的話語讓現場瞬間安靜了下來,靜得掉針可聞,只剩下村口樹木上樹葉的沙沙聲。

  大明國的鐵血軍隊里面最弱的軍士,都是武者。在整個神州大地,武風盛行。你若不是武者,那只能做個仰人鼻息的普通人,隨時都有可能被厄運砸個頭破血流!

  按照大明國律法,武者只要不大量的殺害普通人,僅僅殺死幾個普通人,是不會有任何懲罰的,因為沒有人會關心普通人的死活。

  可是若普通人膽敢挑釁一位武者,侮辱武者,那么他必死無疑!

  田林村的人不是不想反抗,但是他們根本就是有心無力,這便是普通人的悲哀。

  “大人,您這說的是哪里的話?我們田林村的人安分守己,到時候肯定會一個不少的出現在這。”這時候,一個大約五十歲,頭發斑白的老者匆匆走出人群,他語氣雖然恭敬,但是臉上卻是有倨傲之色。

  那發話的一位鐵血軍士對那老者點了點頭。

  那頭發花白的老者名叫劉明天,是田林村的村長。身為田林村的村長,平時可沒有少欺壓村民。

  可是偏偏老天不開眼,他的兒子劉重在以前被他花重金送往習武堂,因為有著不錯的資質,被選中成為了大明國鐵血軍隊的一員,成為鐵血軍士。

  而那發話的鐵血軍士,正是劉明天的兒子劉重。他負責田林村這一片的村民入征事宜。

  他們父子倆經常一唱一和,利用劉重手中的職權,來謀取利益。

  “下個月,你們田林村必須拿出十個成年人,擴充挖掘的隊伍。”劉重正色道。

  “大人放心,小老兒一定完成任務。”劉明天嘴角都要笑歪了,這次的十個名額,恐怕又能足夠自己大撈一筆了。

  劉明天和劉重心照不宣的對視一眼,然后讓站在木車上的村民下車,劉重和另外兩位鐵血軍士駕馭著紅犬獸絕塵離開。

  現場緊繃的氣氛為之一緩,隨即那些老弱婦孺們,開始哭喊著尋找自己的親人。

  “全叔!”齊云也拉著自己的弟弟來到一位中年漢子面前。當齊云聽到全叔沒有出現在死亡名單上的時候,大松了一口氣。

  “哈哈...齊云齊宏,你們兩個小鬼頭來了。”那叫全叔的中年漢子爽朗的大笑道。

  “全叔,你的胳膊……”齊云來到全叔面前,當他看到全叔缺了一只左手,不由得發愣。

  “哈哈,沒事,出了一點意外。幸虧我老全命大,躲得快,只丟了一條胳膊,沒有把命丟下。”全叔伸手摸了摸齊宏的頭。

  “這次回來,終于不用去挖那狗屁元晶了,而且還領了不少撫恤金呢。”全叔拿出一個袋子,發出陣陣金屬碰撞的聲音。

  按照規定,一旦挖掘的村民有人殘廢,便可退出挖掘的隊伍,并可以領取一筆豐厚的撫恤金。

  齊云的鼻子有些發酸。一個正值壯年的漢子丟了一條胳膊,又哪里是撫恤金可以彌補的?

  全叔那爽朗的笑聲背后,滿是心酸和無奈。

  “大家剛才聽到了吧?剛才鐵血軍隊的大人說了,下個月我們村必須拿出十個人,來擴充挖掘的隊伍。有自己報名的嗎?”這個時候,劉明天在人群中大聲的喊道。

  人群一時安靜了下來,他們的目光均投向了劉明天。

  見沒有應答,劉明天從懷中拿出一個冊子:“既然沒有愿意報名,那我就按照規矩來點名了。”

  聽到劉明天的話,一些剛剛成年的少年紛紛抱著自己的父母,緊張的看著劉明天手中的冊子。村子中的中年漢子幾乎都去挖礦了,現在需要擴充人手,那么這些名額百分之百會在這些剛成年的少年中挑選了。

  “黃力!”

  人群中一個少年聞言居然嚇得大哭了起來,他正是黃力。對于他來說,讓他去擴充挖掘的隊伍,即使不死,也要殘廢。三年的時間,誰又能保證他的人身安全?

  “我不要,我不要……嗚嗚……”那叫黃力的少年猛的撲進一旁的婦人懷里,那婦人緊緊的抱著黃力,母子倆哭成一團。

  劉明天很滿意這種效果,他繼續點名。

  “趙高林!”

  “寧雙!”

  ……

  “齊云!”

  當劉明天念完最后一個名字的時候,目光看向齊云所在的方向,眼神中有著陰冷。

  齊云聽到自己的名字,心中驟然一緊,他狠狠的捏緊自己的拳頭。他知道自己和劉家有過節,卻沒有想到劉明天居然如此明目張膽的整他,要知道,齊云才十五歲,在神州大地,男子十六歲才算成年,這明顯就是要和齊云過不去。

  “這老不死的,太過分了!”全叔濃眉大皺,粗聲道。

  “這老不死的,太過分了!”齊宏睜著明亮的雙眼,學著全叔的語氣氣鼓鼓的道,讓齊云和全叔不禁莞爾一笑。

  “還是老規矩,被點名的人,只要交上兩個金幣,我就可以把他的名字從上面劃掉。”劉明天晃了晃手中的冊子道。

  “什么?”人群中立馬有人怒道,“上次明明才一個金幣,這次怎么變成兩個了?”

  兩個金幣,對于田林村的人來說,可以讓他們一家人衣食無憂的吃喝一年了。

  劉明天不緊不慢的道:“覺得不劃算你們可以不交,沒人勉強你。”

  “你!”村民們怒視劉明天。他們對劉明天的怨氣積累已久,可是懾于他那個鐵血軍士的兒子劉重的威勢,不敢動手。

  “我交!”有剛剛從挖掘隊伍中回來休息的漢子,見自己的兒子被點名了,無奈咬牙從懷中掏出金幣,交給了劉明天。

  有人帶頭了,后面又有三個漢子交了兩個金幣。

  “我幫齊云交了!”全叔單手從袋子中拿出兩個金幣,準備交給劉明天。

  “全叔……”齊云連忙拉住全叔。

  “不就兩個金幣么,你全叔還是能付得起的。”全叔轉身朝齊云爽朗一笑道。

  “別人交兩個金幣就行了,可是齊云要交二十個金幣才行。”劉明天道。

  “什么?”全叔的表情一凝,隨即怒視劉明天道:“憑什么你說什么就是什么?”

  全叔殘廢之后的撫恤金,也就二十個金幣而已。

  “就憑在這田林村,我說的算!”劉明天面色冷淡道。

  “老不死的,我早就看你不順眼了!”全叔幾乎暴走,抬起那唯一的右手,就要沖上前去。

  “全叔。”齊云拉住了他。如果全叔真的對劉明天動手了,那么他的下場一定會很凄慘。

  “我們走吧。”齊云深深的看了一眼劉明天,拉著全叔離開了村口。

  “齊云,你別忘了,一個月后來村口集合,應征入伍。如果你不來,結果你是知道的。”劉明天遠遠的喊道。

  是的,齊云知道如果自己不去的結果。按照鐵血軍士的規矩,被點名卻沒有應征入伍的,不但會被鐵血軍士殺死,還要連累自己的家人!

  “哼!”齊云的指節處都被攥得發白了。

  (新人新書,求一切的支持!)


更多精彩男頻小說微信關注公眾號“51云閱讀”(或者微信搜索公眾號“51云閱讀”關注)繼續閱讀

微信掃一掃

添加方法:

1、將二維碼截圖保存至相冊

2、打開微信--掃一掃--相冊,選中相冊中的二維碼圖片后關注公眾號

字體: 字號: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