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19 04:12:44
  1. 愛閱小說
  2. 玄幻
  3. 光明戰圖
  4. 第三章 林家太爺

第三章 林家太爺

更新于:2018-03-17 15:28:33 字數:2780

字體: 字號:
  林千余走在前面。

  風雨見他步速均勻,每一步都跨出相同的距離,落步一點聲音都沒有,知道他是高手。

  二人近在咫尺,互相之間一點戒備都沒有。

  風雨只看林千余一眼,便覺他是正直可信之人。

  之前林千余坐在酒樓上層的靜室里打坐,聽到林辰在樓下喊叫,散出神識下來查探,弄清了事情的原委,進而用神識對風雨進行了查探,被他過人的修行天賦驚到了,惜才之心大起,于是下樓為他解了圍。

  他見風雨小小年紀就能內斂平和,卻也隱有鋒芒,難得的可造之材,大起收徒之心,若他真是前來投靠林家的老親戚或是故舊之后,那十有八九是想進入林家武館修習的。

  林家的武館雖然是附近幾個城里最好的,卻又有哪一個教習能比得上他這個綠柳城第一個高手呢?

  許多年后,已是半步神氣境高手的他回想這一段往事,慶幸當時的想法沒有成事,要不大陸少了那位與天齊高的至尊高手,不知道還有誰能阻止魔化的幽暗部落入侵,還會有多少無辜的人死去。

  “林家,林千余”

  “小生風雨”

  一路上二人再無說話。

  林府坐落在綠柳城的東北角,占地極廣,是城里最大的府第,門前有一對巨大的石獅子,朱門高闊,彰顯氣派。

  二人走到林府門前,守門人遠遠的迎了上來,恭敬的行禮:“六爺”

  六爺就是林千余:“有事找大管家”

  守門人點頭:“六爺請隨我來”說完走在前面帶路。

  風雨走在林千余后面,跟隨守門人走進府中。

  府中風景處處,綠地花園,亭臺樓閣,曲水回廊,假山溪流,甚至還有一片面積不小的人工湖。

  風雨無心看風景,專心的看著腳下,學林千余那般走路,盡量每步都跨出相等的距離。

  剛開始刻意維持每一步都跨出相同的距離,會比平常走路要花費更多力氣,走了一段距離,適應了之后,便覺得比平常走路還要輕松。

  以后就那么走,力氣是好東西,能省一點是一點。

  行至一處拱門,守門人停了下來,轉身對林千余說:“六爺,稍等,小的這就通報大管家”

  “不用通報了”蒼老的聲音從拱門里傳出來。

  聲音剛落下,一名穿灰衣的老者從拱門里走出來。

  老者很老了,頭發胡子白如霜雪,滿臉布滿皺紋,還有幾處老人斑。

  林千余和守門人看見老者立馬行禮,風雨見狀也跟著行禮。

  大管家揮退守門人,對林千余點了點頭道:“千余,找我什么事?”

  林千余側過身子,指著風雨說:“這位風公子,求見老太爺”

  大管家眼睛一亮,看著風雨,很客氣的問:“莫不是在望天山谷中修行的風公子?”

  風雨詫異,自己居于山谷的事情除了風家村的人知道,這綠柳城里林府的大管家如何得知?卻又不得不承認:“正是晚輩”

  大管家笑了笑道:“請風公子隨我來”

  先有氣宇不凡的白發高手為他解圍領路,現在又有滿臉老態的大管家知道他在山中修行,風雨感到疑惑,不過知道這肯定不是什么壞事,向林千余行了禮,跟著大管家走進拱門。

  入了拱門,大管家指著不遠處的低矮竹屋,緩緩道:“老太爺就在竹屋里,風公子,請”,說完走進門邊的小屋里。

  這是一個很普通的院子,一口水井,籬笆圍起一片菜地,角落里有幾竿竹子,竹屋就在綠竹前面。

  這樣的院子存在于這樣的府第中,顯得格格不入。

  風雨望著不遠處的竹屋,看著有幾分熟悉,像極了他在山谷中居住的竹屋。

  師父和這林老太爺什么關系?怎么住的屋子都那么相像?

  風雨緩緩走到竹屋門口,門窗緊閉,他對著門俯身低頭抱拳行禮:“晚輩風雨,奉家師之命拜見林前輩”

  “進來說話”

  蒼老的聲音聽著熟悉,十分熟悉。

  師父?

  聲音那么像,住的竹屋也是如此相像,莫非里面的老者真是師父?

  風雨推開門走進去,看向竹椅上坐著的灰衣長須老者,正是和他朝夕相處、一起生活了六年的師父。

  師父就是林老太爺,林老太爺就是師父!

  山中野道士,林府老太爺,居然是同一個人!

  風雨看著師父臉上的慈祥笑容,緊繃的神經松弛下來,瞪大了眼睛問道:“師父,您老人家逗我玩那?”

  師父示意風雨坐下,微笑道:“老夫就叫林遠謀,就是這林家的老太爺”

  風雨放下包袱和鐵盒,在師父對面的竹椅坐下,拍了下腦門道:“您老人家也不早說,害得我在城里東走西逛,還差點被人揍一頓”

  林遠謀笑著點頭:“沒想到你那么快就找來了,看來為師的擔心是多余的”

  風雨立馬追問:“師父擔心什么?”

  林遠謀道:“為師擔心你對著古卷道藏時間久了,連尋人問路都不知道怎么開口”

  風雨笑了,沒想到師父居然有這樣的擔心,立馬解釋:“我又不是書呆子”

  接下來的兩個時辰里,師父講了很多過往的事情,風雨難得插句話,大部分時間里都在傾聽。

  林遠謀的故事要從三百多年前講起,他原本是林家的偏房子弟,修行天賦也一般,在家族里不受重視,不過他沒有自暴自棄,十六歲后北上游歷,機緣巧合拜入姑蘇萬楓山莊學劍,經過刻苦修行進入了化氣境。

  適逢各地義軍反元,他加入越候的義軍,把暴虐無道的蒙人趕回漠北之后功成身退,回到了綠柳城做了林家家主,沒出多少年就讓林家成為綠柳城第一家族。

  他在兩百歲后,有了兩個兒子,林千河和林千山,兩人的修行天賦都不怎么樣。

  兩個孫子的天賦倒都很不錯,比他們的父輩強出太多。

  一段時間里,關于下一代家主的人選,林遠謀在兩個兒子之間猶豫不決,直到長子林千河外出意外遇襲身亡,才不得不將家主之位傳給小兒子林千山。

  其實他知道大兒子的遇襲身亡小兒子脫不了干系,但那又能怎么辦?總不至于讓小兒子償命,那樣家主之位就要落入旁系只手,那不是他想看到的。

  他希望孫子在修行上走得更遠,在長孫林玨十歲那年將他送去了姑蘇,如今林辰也已十六歲,馬上也要進入天南宗派長風宗修行。

  “過幾天長風宗就會過來接人,到時候你也一起去,這是草堂傳來的命令”

  風雨點了點頭,既然是草堂的命令自然要遵守,反正草堂的人不會害他。

  林遠謀看著風雨,一臉嚴肅的說:“你的神識有問題,長風宗里的陣法對你的神識修煉有幫助,到了那里努力修行,切不可露了身份”

  說到神識,風雨的臉色陰了下來,若不是識海有問題,他早就可以進入歸元境。

  林遠謀坐直身子,伸手虛空一抓,風雨邊上的黑色鐵盒便到了他的手中,他打開鐵盒拿出里面的劍,閉起眼睛感受一番之后說:“這是一把仿制的劍,不過也是不可多得的寶劍,和真正的七星龍淵有很多相似之處,多去熟悉它,說不定以后草堂會把真的給你”

  風雨心頭一動,沒想到這是仿制的劍,原本還以為這是真品,看來是自作多情了。

  林遠謀將劍放入盒中,接著說:“這個盒子是儲物法器,里面的空間不小,只要掌握口訣便可以讓它變大變小”,他說出口訣,果然鐵盒變成了一個黑色的儲物戒。

  風雨感到驚奇,原來這盒子有這般神奇,走過去向師父學了口訣,來回變換了好幾次。

  “記住,寶劍和盒子輕易不要外露”

  “徒兒記住了”

  “這兩天就住在府里,閑來無事可以在府里到處看看,興致好也可以去城里轉轉”

  風雨看著師父慈祥的臉,用力的點了點頭。

字體: 字號: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