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21 07:40:07
  1. 愛閱小說
  2. 武俠
  3. 紫霄驚鴻錄
  4. 第二章 驚雷山莊

第二章 驚雷山莊

更新于:2018-03-16 21:14:14 字數:2740

字體: 字號:
  陸弒元之前由于身體不好,一直都呆在家里面,并沒有出過遠門。此次,他離開家,只身在外,終于體會到了出門在外的難處。當天,他離開家只是不忍爹、娘天天為他*心,為他流淚。

  作為老年人最不愿意看到的就是白發人送黑發人的慘劇,為了避免爹娘傷心,所以才離家出走。心想:“即使是死也不能死在自己的爹娘面前。”所以才決定出走。在留給自己爹娘的心中,他也只是寫了比較簡短的幾句話:“爹、娘,我走了,自從被你們收養以來,我覺得很開心。這次我只是想出去外面看看,要不了多久我就會回來。你們在家里要注意身體。”

  來到外面之后,陸弒元感受著外面的新鮮事物,心情也好了許多。不過,出門在外也讓他感到很悲哀,就是吃的東西快要全部吃完了,現在的他沒有什么經濟來源,要怎樣才能填飽肚子為他現在的當務之急。

  這天,陸弒元不知道從什么地方弄來了兩個包子,正興高采烈的走著。看到前面有一個長亭,就想著過去坐坐,順便把自己手上的包子給吃完。

  來到長亭一看,看見一個老道士打扮的老者坐在長亭里面自己和自己下棋。對于圍棋這樣的平常事物,在常人面前自然不會引以為奇,不過在剛剛走出小漁村的陸弒元來說卻是很新鮮。

  話說陸弒元來到老者面前,此刻的老者卻是異常的心煩,望著棋盤,右手執白,躊躇不定,不知該如何落子。

  陸弒元本事聰慧之人,看著棋盤,對于棋道便已經略知一二。

  看著這個舉棋不定的老者,便提醒到:“哎,老先生,你應該把棋子放在這個地方。”陸弒元吧手往棋盤上指了指。老道士本來不屑一顧,但是突然看到這個少年指的的方位,突然一凜。見棋盤西邊尚自留著一大片空地,要是乘著打劫之時連下兩子,占據要津,即使棄了中腹,仍可設法爭取個不勝不敗的局面。

  “哈哈哈”老道士突然仰天長笑,“果然是英雄出少年的,小兄弟年紀輕輕,卻是深得棋藝之精髓啊。好、好、好!”

  “呵呵,老先生,你太高看我了。小子只是從來沒有下過棋,只是剛才看著棋盤列式,心有所感,便口出狂言,望先生不要見怪。”

  老道士突然感覺這個年輕人似乎在埋汰他,心中便有意思怒氣。但是看著這個年輕人真摯的面龐,似乎不想是在說謊的樣子,也就罷了。

  這位老道士看了看陸弒元的樣子,說道:“小兄弟,是不是身體不適?”

  “老先生何以得知。”

  “貧道看你臉色雖白,卻是盡顯蒼白,兩眉之間猶如白蠟,故知你的身體不適,必有疾。”

  “老先生果然是醫術高超,小子的確是身患疾病,而且是不治之癥。”

  “小兄弟,能不能讓貧道看看。”

  “在此謝過老先生,先生,請”陸弒元說完之后,便將自己的手伸了出來,請老道士把脈。

  老道士右手三指分別放于陸弒元“寸口”“尺中”“關上”三穴,一口茶的時間過去之后,老道士將自己的手緩緩收回。說道:“小兄弟,若是我師傅,恐怕還有醫治之法,奈何老夫學藝不精,無法為你診治。”

  “老先生這是說的哪里的話,先生能夠為我屈尊診治,已經是小子的榮幸。”

  老道士聽到年輕人說話如此得體,心中頓生好感,掏出隨身攜帶的一粒藥丸,說道:“兄弟,今次你我有緣,今次我便贈與你藥丸一顆,能夠解你病痛發作時的疼痛。”說完,便將藥丸遞于陸弒元。

  “先生慷慨,俗話說無功不受祿,小子怎能接受先生如此福緣。”陸弒元推辭道。

  “小兄弟說笑了,這只是一粒普通藥丸,那稱得上是福緣啊。你我一見如故,便是有緣,切莫推辭。”

  陸弒元本身也不是迂腐之人,便道:“先生如此,小子不敢推辭。”便接過藥丸,放于嘴中。放入嘴中之后,馬上就化了,一股藥物的清香便逸了出來。陸弒元頓時感覺神清氣爽,說道:“謝過老先生了。”

  “呵呵,你我也是有緣,如有需要的話,你可以去三清山,玉虛觀找我。”說完之后,便不知從什么地方來了一只青驢,騎驢而去。“鶴發童顏白眉開,手持塵拂青驢來;萬里星云乾坤在,三錢一撒天機來。”這首詩描寫的是誰?此人就是天機我曉曌清霊的清霊道人,應玄子。

  陸弒元看著應玄子走遠,此刻,心中卻是充滿了感激之情。心道:“此人與我素未謀面,一見面卻送我這樣的一份厚禮。以后倘若不死的話,我一定要去感謝他今日之情。”不過,他有無奈的想到:“這位老先生如此大能都說我無藥可解,想必···”

  想到與此,陸弒元難免悲痛起來。他不知道自己到底能夠還能或多久,家中的父母以后應該怎么辦?想著想著,一股溫暖柔和的氣息在自己體內擴閃開來,陸弒元頓時感覺神清氣爽。陸弒元想著,恐怕是剛才吃下去的那顆藥的藥力發作了吧?

  想著想著,陸弒元便坐在長亭里面睡了起來。

  一下午的時間很快就過了,當他醒來之時,已經是傍晚時分了。此時,他覺得有點餓,想著想著應該去找點東西吃。

  一件破廟之內,當陸弒元來到了自己棲身破廟的時候天已經完全黑了。

  “今天的運氣還真的非常不錯,抓到一只又肥又大的兔子,今天晚上可以大餐一頓了。”

  陸弒元朝著破廟內堂走去,突然發現地上有一攤血跡。“誒,地上怎么會有血跡啊?”陸弒元說著說著,便已經進入到了內堂里面。前幾天,當陸弒元打算在這個地方落腳時,內堂經過陸弒元一番收拾,已經十分的整潔,沒想到現在又是凌亂一片,而且到處是血跡。

  陸弒元雖然才剛剛除了家門,但江湖上面的事情,以前還是聽說過的。突然外面傳出了打斗聲,年輕人難免有一些好動。對于打斗當然是充滿了好奇,在好奇心的驅動下,陸弒元便朝著打斗聲的地方趕去。

  “凌浩云,恐怕你們今天是出不去了。”

  “何方鼠輩,竟敢在此攔截我們驚雷山莊之人。豈不知現在我莊正廣要天下群雄齊聚驚雷山莊,召開武林大會。爾等可是要與天下群雄為敵。”

  “哈哈哈,天下群雄為敵,驚雷山莊的確是強大。可是你連我們是誰都不知道,我們怎么與你為敵?哼!”

  陸弒元躲在戰斗不遠處的草叢中,看著眼前這個戰局。一男一女被眾多的高手圍困在中央,其中那個男人已經滿身血痕,那個男人,就是那群高手領頭人所說的凌浩云。那個女人又是誰呢?只見那個女子清麗秀雅,但是神色間卻是冰冷淡漠,真的可謂是人若冰雪,氣若冰雪。

  “世間當真有這么漂亮的女子啊。”陸弒元心中已經被這個女子所迷戀住了。不過,陸弒元心道:“陸弒元啊陸弒元啊,你怎么會有這樣的想法,這樣一個仙女般的女子,豈是你···”

  轉向戰場,凌浩云自知今天兇多吉少,想必今天就可能要留在這邊了。轉身想旁邊的女子說道:“雨涵,待會叔叔與你突圍。打開一條通道,你全力突圍,一定要將這這本秘籍交給你父親。”

  “叔叔,我不走,要么我們一起突圍出去,要不我們一起死在這里。”本來在這個時候,屬于危急之時,任何一個女子應該不會這樣冷靜,可是這女子說話卻偏偏是波瀾不驚,真的可謂是冷若冰霜。

  “聽叔叔說,孩子,這本秘籍事關重大,一定要交到你的父親手中。”

  “不行,叔叔不走,我也絕對不走。”冰冷的女子說道。

字體: 字號: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