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12 07:37:21
  1. 愛閱小說
  2. 玄幻
  3. 赤幽
  4. 第二章 侯府四郎

第二章 侯府四郎

更新于:2018-03-15 20:02:50 字數:2084

  作為緊鄰十萬大山的大型要塞,青州城又以出產獸核和各種天材地寶而聞名。無數懷揣夢想的武者和追名逐利的商人蜂擁而至,給青州城帶來了無比的人氣與財富。外界一度流傳著一個說法就是青州城是個遍地黃金和人氣的地方,青州城的繁華可想而知。剛經歷了一場戰爭的影響,很快青州城就恢復了往日的繁華與喧囂,相比而言,整個鎮南候府就顯得安靜很多了,似乎在這個龐然大物面前,一切都顯得那么的渺小而波瀾不驚。“又東又東三百里,曰青丘之山,其陽多玉,其陰多青雘。有獸焉,其狀如狐而九尾,其音如嬰兒,能食人,食者不蠱。有鳥焉,其狀如鳩,其音若呵,名曰灌灌,佩之不惑。英水出焉,南海注于即翼之澤。其中多赤鱬,其狀如魚而人面,其音如鴦鴛,食之不疥”。幽深的侯府深處的一處獨立院落內,一陣隱約的聲音似輕聲的低喃,給人一種復雜和矛盾的感覺,讓人很難想象如此稚嫩的聲音怎么能透出一種成熟的韻味。透過那半掩的窗戶屋子內的情形一目了然,簡單的陳設收拾的整整齊齊,在臨窗的一張書桌后面正坐著一個約莫七八歲大的小孩,此時正看一本書看的出神,那低喃的聲音正是他不自覺發出的,或許他自己都還沒發現他已經讀出了聲音。這個小孩正是鎮南侯的第四子,人稱楊四郎的侯府小侯爺,楊林。“哎”輕輕嘆了口氣,楊林放下了手中的書籍,赫然是一本《異獸志》,從那略顯陳舊的頁面可以看出,真本書應該是被翻了不知道多少次了。這到底是一個怎么樣的世界啊,楊林在心里默默地問自己,一切都與以前的世界截然不同而又存在著一些莫名其妙的聯系,比如這本《異獸志》,又比如記載這本《異獸志》所使用的古篆體漢字。楊林并不像人前表現的那么無憂無慮,他有著自己的煩惱,因為他根本不是這個世界的人,或者說他的靈魂不是這個世界的人,他還記得兩年前他生活的那個地方,那個叫地球的世界。兩年前的一天,楊林本是地球世界的一位考古學家,在一次考古發掘中不幸發生的坍塌事故中遇難了,沒想到一切都像是一場夢一樣,醒來就發現來到了這個世界,成為了鎮南侯府的小侯爺,到現在他還不知道發生了什么,自己到底是怎么來到這里的,還有最關鍵的是,自己怎么死而復活的。兩年過去了,楊林一直戰戰兢兢,害怕有一天自己又莫名其名的死去,或者被別人發現了自己的秘密,那時候鬼曉得會發生什么,盡管楊林不確定這個名為赤幽大陸的世界里會不會有鬼。“應該會有吧”,楊林自嘲的笑了笑,現在他也只能接受這一切了,一個充滿神奇的強者世界,一個權勢滔天圣眷正隆的強者老爹,以及一個八歲大的孩童身體。深深吸了口氣,伸了個懶腰,頓覺神清氣爽,不得不說這是個神奇的世界。完全不同于地球世界的科技文明,這是一個以一種名為元氣的東西為基礎的世界,元氣無處不在,而又與每個人息息相關,人們以吸納元氣煉化而達到修煉的目的,地上跑的天上飛的無一不是以元氣為能量基礎的。兩年來,通過對元氣的接觸,楊林已經知道這是一種類似與武俠小說里真氣的東西,也深深的體會到了元氣對自己的好處。就拿現在的身體來說,才八歲而已,就已經能力舉千鈞,這在地球上說出去還不把人嚇死啊。不得不說,楊林的性格還是有點小腹黑的。不過,到底是性格使然,一貫性子淡然的楊林并沒有什么追求武道極致的想法,盡管現在是占盡了天時地利人和,在這個強者為尊的世界,楊林就是一個另類,這一點很是讓鎮南侯惱火。若不是小楊林有一個成年人的靈魂,從小表現的乖巧聽話,恐怕鎮南侯都要放棄這個小混蛋了。正在楊林還是出神的時候,房門被推開了,一個十一二歲的的小丫頭急匆匆的跑了進來,一見楊林還在發呆,忍不住低聲催道“小侯爺,你怎么還在發呆?大將軍都要到城門口了。”楊林微微一笑,“知道了,襲人,我們這就去迎接大哥”。這又不禁讓人感嘆楊林這廝的腹黑。當初第一次見到襲人的時候,這個比自己大三歲小丫頭就給楊林不一樣的感覺,乖巧聰明,關鍵是對楊林是盡心盡力,關懷無微不至,不經讓楊林想起那句“花氣襲人知暖晝”,于是就給她改名叫襲人了,這也算是對原來世界的一種懷念吧。原本就很熱鬧的街道早已經被無數熱情的百姓擠的水泄不通,城門口更是如此。盡管楊林乘坐的輦車是侯府專用,人人都認識,但還是廢了九牛二虎之力才來到了城門口。正在這時,原本喧囂的街道就像被人扼住喉嚨一樣,偌大的街道上漸漸變得鴉雀無聲。遠遠的看到一支安靜的部隊慢慢開了過來,隱約可以看到那一身身冰冷的盔甲上淡淡的暗紅,頓時一股刺骨的氣息混雜著淡淡的血腥味撲面而來,原本這個冬季就很寒冷,此時更是讓人感到刺骨的陰寒。平時的時候不乏見識一些自稱“高手”的家伙在自己面前展露其懾人的氣息,楊林還記得當時還被唬的一愣一愣的,但此時見識到那股壓抑的人幾乎發瘋的逼人氣息,要不是后面有襲人扶著,楊林不知道自己是不是要當場嚇倒在地,恐怕到時候,那個“恐怖”的據說是青州第一高手的強者父親會一巴掌拍死自己這個不爭氣的兒子。走在隊伍最前面的正是楊林的大哥,大將軍楊林,英挺的身姿,再加上赫赫戰功,楊天的形象就要比楊林正面多了。楊天一眼注意到了城門口的小弟,慢慢朝著楊林行了過來。楊林不待大哥來到身前就已經高聲叫道“恭迎大哥凱旋”,楊天微微一笑,“四弟,跟我回家。”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