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20-08-04 12:56:05
  1. 愛閱小說
  2. 都市
  3. 歸途如虹
  4. 2 圖謀

2 圖謀

更新于:2018-03-15 15:10:29 字數:4026

字體: 字號:
  白水街,號稱大陸繁華中的繁華,奢侈中的奢侈,鷹揚城里最有名的商業街道。在這最繁華之地的中心卻有一座平凡的小樓,平凡得不能再平凡的小樓。突兀,別扭,就好像一個身著破爛衣服的乞丐闖入了華麗的貴族舞會一般。但是卻沒有人敢瞧不起這座樓,只因為它的名字叫鷹望樓,而他曾經的主人叫做鷹神將。

  現在這是一座酒樓,不過卻不對平民開放。想要進去,先出示你的貴族家徽,沒有?那么請拿萬兩黃金購買會員憑證.還是沒有?那么哪兒涼快哪兒呆著去。換言之,這里不是普通人可以來的地方,這里是貴族與大富商賈的聚會地。

  鷹望樓的二樓,這里是只有大貴族才能上來的地方,普通的貴族只能在樓下大廳里呆著。今天包下臨窗的福字號包間的是城里的大貴族伊蘇大公,這是一個超級貴族世家,據說在鷹神將的那個年代他們的祖先被就已經封為公爵,一直綿延到了現在。現任伊蘇公爵從身形上看去倒是個昂藏大漢,這與別的貴族相比倒多了幾分英豪之氣,只是他臉上那一雙瞇著縫的眼睛破壞了他整體的氣質,讓人看了覺得淫邪了許多。坐在他旁邊的是公爵的第十八房夫人,圓如皓月的臉盤,圓潤的瓊鼻,烏黑的大眼睛加上一身用金絲銀線織就奢華衣袍顯露出一股逼人的富貴氣息。她的腿上還爬著一個胖嘟嘟的小男孩,看那夫人溺愛的神情,這應該是他們的兒子。

  伊蘇大公爵端坐著,一言不發,手指不停地敲擊著桌面,發出篤篤的聲音,那瞇成一條縫的眼里不時的有精光閃過。胖孩子似乎對他有些畏懼,原本在他這個年紀應該活蹦亂跳,四處搗亂,如今在伊蘇公爵眼皮子底下倒顯得是有氣無力,暮氣沉沉。

  “哐哐哐……”忽然響起了一陣敲門聲。

  “真悶,幸好有人來了,不然還真是頂不了多久。下次打死也不跟老爺單獨呆一塊了。”夫人夸張地拍了怕她那豐滿的胸脯,長長了舒了口氣對伊蘇公爵說道:“老爺,我帶兒子出去逛逛。就不打擾您的正事了。”

  伊蘇公爵也不想婦人太多的參與他的事。人多嘴雜,這些事少一人知道多一分安全,于是擺了擺手說道:“去吧。把百骨叫上。現在街上也不算太平,有他在,你們母子也會安全些。”

  那夫人顯然也不想多呆,聽到公爵發話,向他福了福然后牽上胖小子的手便往外走去。母子兩走后,那敲門之人仍然恭敬的守在門外,不敢擅闖。

  還挺懂事,伊蘇大公嘴角露出一抹不易察覺的笑。以他的身份本不可能直接見這樣一個嘍啰,但聽得管家百骨說最近幾日發展得還不錯,此人是居功至偉。他知道這百骨不會輕易夸人,一旦夸人那么那人必定不錯。一時興起便想著見上一見。他深蘊御下之道,門外之人雖然只是外圍的一小嘍啰但看來處事也是很有分寸。“嗯,這人有分寸,看來可以提拔一下。”伊蘇大公很滿意。他收起嘴角的那一抹笑容換了一副嚴肅的面孔,低聲道:“進來罷。”

  “嘎吱”一聲門響,從外面鉆進一人來。之所以說鉆,卻是那人身材極為矮小,長得獐頭鼠目,一雙賊眼滴溜溜的四處亂瞟,活脫脫整一個偷糧老鼠。這人進到屋里,一雙鼠眼也不敢亂瞟,老老實實給伊蘇大公行了個禮,然后站在一旁等著大公發話。只不過這人天性猥褻,這禮行得,這站相站得怎么看怎么別扭。

  御下之道,一張一弛,松緊有度方是正道。伊蘇大公深得其中三味,他不以為意的隨便擺了擺手,示意這老鼠一般的人不用拘謹,而后說道:“說吧。”

  這話掐頭斷尾,沒頭沒腦,換一個人聽來肯定滿頭霧水,這個長得跟老鼠一般的人卻是十分的機靈明白大公的意思。“在大公的英明領導下我們鷹揚幫現在已經得到了迅速的發展。”先揀不緊要的說,順帶不大不小的拍了伊蘇大公一個馬屁。他拍完馬屁抬頭偷偷一瞟發現大公面沉如水,并不欣賞他的馬屁,心中一凜趕緊撿緊要說道:“現在我們的勢力已經能夠完全控制西區,北區。現在我們能插手的是入城稅,商業稅。賭坊直接由我們經營,青樓也按您的規定交上了保護費……這三個月以來我們收入已經超過了三萬兩”

  才這點收獲,只拿下兩個區?這也叫發展迅速?伊蘇大公插手地下勢力時日已是不短,雖礙于貴族身份不能直接支持,但也布置了許久,到現在才這樣?伊蘇大公很是不滿。

  雖然他貴為大公,但是這鷹揚帝國實在是太小,靠那拇指大小的封地來養活一家貴族簡直就是笑話,所以鷹揚城的眾多貴族都有自己的產業,伊蘇大公也不例外。城中所有的暴利行業都有他的身影。況且,他的心很大,胃口很好。現在鷹神將失蹤多年,原城主(兼國主)凌默虛也不知所蹤,代城主嘛,哼哼,卻是要有能力的人才坐得。所以他不得不放下身份,把手伸進地下勢力。這是不能小覷的一塊肥肉,用好了便是坐上那個位子的一大助力。

  不過現在嘛,離期望還很遠吶!按奈下心中的怒火,他不咸不淡地說道:“嗯,做得很好。”不過話中的已隱隱有了一絲怒氣。

  大公好像很不滿意啊,下面的話說還是不說?原本以為先說好的把大公逗高興了然后再說壞的就能蒙混過關,沒想到到了這里全都變成了壞事。饒是那人詭詐機變,現在也為難萬分,一個不小心,怕是以后連尸首都找不到了,這些貴族捏死自己這樣的人比捏死一只螞蟻還容易。

  哦?還有更不好的消息?索性今兒就全聽了,免得以后再生閑氣。伊蘇大公見那人面露難色,開口說道:“你直說吧。我自有分辨,若是過錯在你,后果你是知道的。”

  “東區,東區和南區是代城主的地盤。東區住的全是貴族,我們這些小民連進都進不去,更別說往里面發展。南區,南區全是大商人,現在有了代城主做靠背,更不把我們這些混混放在眼里了。”

  “東區我就不說了。南區也拿不下?打砸搶燒,欺蒙詐騙,你不要給我說你們都不會。”那人竟然搶在我前面,占了這油水最厚的南區!伊蘇大公聽了那人的話,壓抑不住心頭之火,猛地一拍桌子,震得桌上碗杯瓶盞一陣叮叮當當亂響。

  媽呀!那人瞧見伊蘇大公發怒,心中如同揣了個活蹦亂跳的兔子。錯不在我啊!如今只有繼續分辨下去,才能保住一條小命。他狠狠的咽了一口唾沫:“不是我們不想進去打砸搶燒,欺蒙詐騙。起頭兄弟們也是這樣做的,只是后來……后來……”

  莫非?伊蘇大公突然想起了什么,他急著問道:“后來怎么樣?”

  “后來,他們那邊來了一個人,身手高強,就算我們去了百多人也不是他的對手啊。有他在我們什么不能做。”

  果然,是了!肯定是了!聽了這話,伊蘇心里更加的肯定了剛才的想法。手下的這些混混他是知道的,雖然個體實力不怎么樣,整體也比不上軍隊,但是百多人圍攻一個人,還敗在那人手下,怕是尋常高手也不能做到。除非……還要再肯定一下,他問道:“那人與別的人有什么大的區別沒有?我是說與普通人的區別。”

  這有什么關系嗎?那人疑惑,不過大公的吩咐要照做。他仔細的回想了一下,然后說道:“沒什么區別,只是那人的嗅覺十分的靈敏,我們幾次下毒都是被他識破的。還有……還有……”他一拍腦袋道:“對了,他打人幾乎不用全,全是用爪,還有咬人。娘的,我從來沒看見過高手用嘴的。奶奶的,用嘴的應該是咱們混混呀。絕招都被高手學去了,我們以后怎么混啦……”

  是了,果然是了!梟啊梟,別以后你是代城主就可以不按規矩辦事。異者可是不能隨便對普通人動手的。既然你做初一我就不得不做十五了!伊蘇大公稍一思考便對那人說道:“這事不能怪你,那人就算是普通高手也對付不了的。他已經脫離了你們口中高手的范圍。”

  “您是說……”那人在伊蘇手下辦了那么久的事,耳濡目染,對其中的秘聞也稍有了解。

  你也知道?伊蘇大公有些詫異,沒想到這些普通人也能知道其中的奧妙。不過他并沒有將詫異放在臉上,仍然保持著身為上位者的風度,他平淡的問道:“你知道些什么?”

  飯可以亂吃,話不能亂講。這才逃過一劫,不要因為亂說又把性命給丟了。那人心中明白,恭敬的回道:“屬下不知,屬下也是胡亂猜測的。請主上恕罪。”

  心中已有定計,伊蘇大公心情大好,沒有介意他的那些小心思。“你也跟著我很多年了吧?”他突然問道。

  怎么問這個?那人摸不透大公的心思,只好恭敬的答道:“有三四年了。不算多。”

  “很好,這些年你沒有功勞也有苦勞。我問你,你可愿意加入到我們?”伊蘇大公將我們兩字咬得很重,像是要提醒什么。

  發達了!聞弦歌而知雅意。瞌睡來了枕頭。一條金光大道就擺在面前,以后的前途不可限量啊。那人明白伊蘇大公的“我們”指的是什么,即便沒有眼見但也有耳聞。驚喜,像海中的怒濤一樣沖擊著他的心。“愿意,愿意。愿做大公的牛馬。”他匍匐在地上,想膜拜神靈一樣拜倒在伊蘇的身前。

  既然梟你這位大城主能直接派出獵犬這控獸者來,我就直接造一個控骨者,哼哼,看誰做的隱秘。“很好,現在賜你骸骨之名。明日到我府邸找白骨領取修行密典和元丹。”伊蘇淡淡說道。

  元丹啊,傳說中能讓人提高元素能量的神藥。修行密典,能修成異者的無上寶典!狂喜,像九天的怒雷一下擊中了骸骨,有些茫然不知所措。呆了一會,他才反應過來連連謝道:“謝主上恩典,骸骨必定大公效死力。”

  “起來吧。現在你已是我控骨家族的一份子。你已為異者,世俗的禮節就不用了。不過你既然已成異者有些話我還得說到前頭。若是你生起背叛之心,哼哼,我有的是辦法讓你生不如死!”說到最后,伊蘇伸出一根指頭在骸骨眼前晃了晃。指尖中凝出點點白色骨屑,漂移,凝聚,最后成為一朵白色的骨制蓮花,只是花瓣如刀鋒,一縷寒光流淌于上。

  震撼!震驚!驚喜!狂喜!骸骨連道:“屬下不敢,屬下忠于主上之心天地可鑒。若敢背叛,必定挫骨揚灰。”

  誓言,誰都可以說,但并不是人人都能遵守。這忠不忠,還要看以后的表現。伊蘇大公并不在意骸骨的誓言,若他背叛自己有的是手段整治。“嗯,很好。你好好的去辦事,還要留意街面上那些有奇異能力的人,能招攬的就招攬,不能招攬的就殺了好了。鋒利的刀啊,還是要把刀柄握在手中。不然我寧愿毀了。好吧,你去吧。好好辦事。辦好了,給你弄個男爵當當也不是什么難事。”該提醒的提醒了,該威脅的威脅了,現在該給顆糖吃了。伊蘇大公很平淡的說道,拋給了骸骨一顆能讓他甜到骨子里的小糖果。

  驚喜連連啊。骸骨眼里冒著金光,躬身退下。

  正在這時,街上傳出一聲驚呼…….


更多精彩男頻小說微信關注公眾號“51云閱讀”(或者微信搜索公眾號“51云閱讀”關注)繼續閱讀

微信掃一掃

添加方法:

1、將二維碼截圖保存至相冊

2、打開微信--掃一掃--相冊,選中相冊中的二維碼圖片后關注公眾號

字體: 字號: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