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19 19:53:15
  1. 愛閱小說
  2. 科幻
  3. 寒冬法則
  4. 第三章 一點點信任

第三章 一點點信任

更新于:2018-03-18 14:30:56 字數:2740

  太陽的光暈已經幾乎落到了地平線上的時候,前方的田野里出現了巨大的黑影。那是墜毀的重型直升機,看來已經有一段時間了。秦一冰有些疑惑這里怎么會有這種東西?在劇本中這里完全是大后方的非軍事區。

  眼下他確信這里有人來過又非常暴露。不過如果安全的話,去搜索一下的上的物資也并不需要額外花太多時間。或許軍用品的抗電磁脈沖性能應該好一點,再不濟也可能有吃的或者彈藥之類的東西。雖然并不抱什么期望,他還是趴低身子開始觀察四周,這總是比較安全的。有一點極其微弱的風拂過農場,四周非常安靜,墜機點附近的作物被燒完了,像是一塊巨大的傷疤。蹲在枯黃的田地里四下張望著度過了安靜的三分鐘后,秦一冰最終決定過去看看。

  子彈上膛,打開保險。秦一冰開始跑過燒出來的開闊地。

  但就在接近墜毀飛機艙門的時候,已經習慣了安靜的耳膜被身后槍膛的脆響和子彈尖嘯強烈的喚醒了。他渾身打了個寒戰,只覺得左臂火辣辣的疼。

  他心說****,完了。

  條件反射般的用盡力氣向前一撲,秦一冰抓住機艙門邊的鋼板,在第二聲槍響的時候躲到了機艙里,彈丸在腳邊的地板上濺起耀眼的火星。那是小口徑步槍射出的子彈,應該是沒有辦法打穿這架飛機的機艙的。他抽時間看了一眼傷口,滲出的血黏住了劃破的風衣,并沒心情仔細檢查,但剛才的動作并沒有收到大的影響,應該只是擦傷。他環顧著機艙中試圖發現一點有用的物資,然而并沒有。除了明顯損壞的設備,連柔軟的飛行員座椅都被拆走了。

  這回賠大了。

  外面又恢復了安靜,只有風拂過麥田的聲音。

  秦一冰撿起一塊破碎的機艙玻璃利用微弱的反光觀察外面的情況。卻并沒有看到任何的活動。不過他知道就算是兔子也明白現在沖出去就會被獵人打死的。

  時間一分一秒的流逝著,天色開始暗下來了,這樣僵持下去秦一冰并不覺得自己會處于有利地位,他決定做出一點嘗試,把槍藏到腰間,想了想又拿了出來。

  “喂!不管你是誰!我只是想去T市碰碰運氣!”我靠著機艙沖外面大喊。

  他聽了一會兒,并沒有回音。秦一冰的身體和腦袋卻因為自己的喊聲變得激動起來。

  “我有武器!但是我不想傷害你!我也不想要你的地盤!如果你愿意我們可以合作!”他又喊出了第二句。

  還是沒有回音。

  秦一冰覺得自己基本上沒什么好說的了,合作這個詞多么的蒼白。如果讓對方知道自己有吃的,顯得像一只非常有蹲守價值的獵物,恐怕會更加糟糕。他憋了半天,剛想再說點什么讓自己不再緊張的發抖的時候突然聽到一個年輕的女聲。

  “T市已經封鎖管制了!你進不去的!”秦一冰沒來的及聽到對方聲音中的情緒,因為他自己的眼淚都差點掉下來。久違的人聲既讓人感覺到親切,又讓他感覺到無比的恐懼。

  “進不去也要試試!活在外面只能毫無意義的等死!”他想,交流在這個時候總是比猜謎更好。

  長時間的沉默。秦一冰希望自己能夠繼續做點什么,與這個蹲守他的生物繼續剛才的話題。“你知道我是對的!儲存的糧食總有吃完的時候,在這樣的地方,我們是活不到春天的!一起去碰碰運氣,比自己單槍匹馬總要好吧!”

  這次的沉默顯然短了許多。

  “好吧!我愿意和你一起去!但是我怎么相信你!”遠處的聲音好像很猶豫。

  “我有食物,如果一起去,我可以分給你,但你就算把我的全搶走,你也只能多活幾天而已!”秦一冰決定把食物掏出來一搏。

  “讓我看到你的食物和武器!兩只手分別拿著!”食物果然是有誘惑力的。

  秦一冰覺得真是一只會和獵人談判的好兔子。高度的腎上腺素讓他的腦袋沒法冷靜的思考,但是潛意識的認為對方的提議是無害的。他把玻璃架成了一個即使不用手拿著也能看到外面的角度之后,照著她說的做了。但徒勞的晃了兩分鐘,外面仍然沒有任何動靜。

  秦一冰突然看到一支小口徑步槍指著機艙的方向,從作物的邊緣移動出來,然后是端著它穿著全地形迷彩的小個子。迷彩的顏色從枯黃變的深暗了一些,在燒焦的地面上盡力的掩護著它的主人。

  她在十來米開外的地方半蹲著。微微揚起了槍口。不再直接瞄準這邊。

  “把吃的扔出來!”她的聲音有些抖動。

  秦一冰吞了口口水,他發現潛意識不僅希望對方是無害的,甚至希望能夠相信她,甚至是想象著對方能夠相信自己,以至于已經能讓這個狀態下的自己意識到這種有些不理性的想法。于是他用力丟出了一份口糧,但手仍然扶在門框上讓對方能夠看到。

  她沒有馬上去撿。跨過食物向前走了兩步,繼續僵持著。

  “我們都把槍放下好不好?!”我大喊。手拿著槍慢慢放在艙門口的地板上,但仍然抓著槍柄。

  她猶豫了一下也照著做了,也抓著槍的握柄。

  “如果我們真的能夠合作,我們就松手吧!”秦一冰繼續喊。

  兩只手,同時慢慢的,逐漸遠離著自己的武器。她保持著半蹲的姿勢,手向著槍的方向伸著,仿佛隨時會撲過去。

  “你出來!”這回是她喊,聲音像秦一冰一樣的顫抖。

  秦一冰雙手懸在空中,慢慢站起來。露出了半邊身子。

  然后她也慢慢站起了身子,雙手向前平伸著。昏暗的光線中,完全看不清對方的相貌,就像猜不透對方的想法。

  “我們這就算能夠信任了對吧?”我試圖緩和一下氣氛。

  她輕微的,非常輕微的點點頭。

  這一切,多么像被慢放的電影。

  “所以…你從哪里來到底什么打算?”她遠遠的問,聲音依然很緊張。

  “我從B市來。我不想在地堡里被困死。我打算去T市,那里是最近的地熱城市,應該有足夠的資源能夠維持下去。你呢?你是軍人?”

  “我是S軍事學院的學員,我們之前在護送新一批食品合成設備去T市,和總部失去了聯系,然后飛機設備失靈墜機了。”

  應該是核戰爆發時產生的EMP把他們打下來的…可那也是好久之前的事情了呀。真是活的夠久的。秦一冰心想。

  “B市情況怎么樣?”她問。

  “我一路上過來都沒有見到人,如果現在還有活著的應該差不多都在地堡系統里玩生存游戲了。不過如果呆在那個地方,最終結局應該都差不多。”

  她點點頭。“T市情況也不好,被一個組織管制了,封鎖的很嚴。”

  “所以你才待在這里?”

  她又點點頭。“不過你說的對,如果不能去這樣的地方,結局其實都是一樣的。”

  “所以我們可以合作了吧?想要進去的話,兩個人總可以互相掩護。”

  “有道理。”她緊張的臉上試著做出友好的表情。“我們明天出發。”

  “可以。不過我呆在這里會凍死吧。”秦一冰放松的神經開始考慮到一些現實的問題。但轉而又覺得,這樣的情況下祈求對方提供安身之所不一定是個友善的信號。

  “機艙后面有個裝工具的地方。”對方蹲下撿起食物。“你把機艙里剩的內飾拆一拆,在里面過一夜應該不成問題,明天天亮我過來找你。”她又抓起槍的提柄,向后退著消失在枯黃的作物當中。

  這一晚秦一冰窩在這那個小小的工具箱里,像幾天來的每個晚上一樣緊握著槍。但這一夜卻沒有睡覺。

  終于,天又快亮了。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