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20-08-08 13:35:28
  1. 愛閱小說
  2. 二次元
  3. 我的獵人手札
  4. 序·新手獵人與轟龍之間不得不說的故事

序·新手獵人與轟龍之間不得不說的故事

更新于:2018-03-14 21:29:10 字數:3442

字體: 字號:
  “給我站起來!放棄是不行的!”

  模模糊糊的眼前是教官那被獵人面具擋住的,只露出臉的下半部分的臉,還有那橫飛的唾沫。

  【這是…走馬燈嗎?】

  提比婭?露露耶這樣想著。

  眼前的教官看著露露耶走神的樣子,氣打不出一處來,“白癡!你這樣在戰場上是會失去性命的!”

  “戰,戰場?”露露耶似乎被嚇了一跳,“可是,我們不是獵人嗎?戰斗什么的是士兵的工作啊?”

  【這個,是小時候的記憶嗎…果然是走馬燈啊…】

  “笨蛋!那種士兵之間的只是自相殘殺和傻瓜對于只有傻瓜才會想要的東西的占有欲而已!戰爭可不是這種鬧著玩的東西!”

  “我們是獵人!所以我們要向自然宣戰!”

  【對了,這是我第一次到了能接受訓練的時候,教官是這么和我說的…當時還不理解…現在理解了,我也要死了啊…】

  【真難看啊…第一次出任務,就死掉什么的…害怕和悲傷什么的都沒有,在于自然戰斗的過程中,不,還是說與自然的戰爭中死亡,本來就是每個獵人的宿命,只是…有點不甘心罷了…】

  從走馬燈中醒來,露露耶下意識的抖了個哆嗦。這里是雪山,在接近山頂的位置,有一個廢棄的獵人營地,也不知道是為什么廢棄,但確實幫了現在的露露耶一個大忙。

  “全身都有凍傷和挫傷嗎…右手臂骨折了,嘖,真是雪上加霜的局面啊。”露露耶檢查了一下現在的身體狀況,又在獵人包裹里翻找了一下,身上只有剝取用小刀和骨質的片手和一些補給品,這獵人營地也只剩下了小石子和一些小刀,并沒有什么對現在的情形有幫助的東西,而身上的雪山裝也有多處破損,這似乎是最絕望的局面了。

  遠處悠悠傳來的咆哮似是來自遠古蠻荒,而那咆哮主人的特征也對應了這個說法。

  這就是從遠古以來,一直霸占著生態位高位的存在——轟龍?迪加雷克斯。

  雖然存在了相當長的一段時間,但其特征還是和遠古時代沒有太大的改變,從它出現開始,就是這個樣子,雖然會因為地區的不同而有所改變,但其本身的特征決定了它極強的適應性。

  “所以為啥會有轟龍啊!老娘只是來弄幾個波波的舌頭而已!波波舌頭對轟龍那么有吸引力嗎!原來滿山都是的波波今天全特娘在山頂了啊!老娘爬上來熱飲都喝了兩瓶啊!”兇悍的吐槽不斷從露露耶的口中說出,似乎把緊張和惶恐都一口氣吐了個遍,或者說,臨終之言。

  “再見了面善心黑的村長婆婆,

  再見了兇悍的教官,

  再見了只有外表看起來很可愛的不老喵,

  再見了總是給我糖吃的行商龍人大叔,

  再見了總是拱我的小豬豬,還沒來得及給你換衣服呢…”

  感覺到眼皮越來越重,營地破舊的布根本無法擋住外處不斷侵襲的風雪,而重重的腳步聲也越來越近,這種慢悠悠的腳步是不可能出現在轟龍就在附近的波波身上的,也就是說,轟龍正循著氣味找到她。

  【身體已經沒有知覺了…】仿佛下一秒就會合上眼睛的露露耶迷迷糊糊中想到,【剛剛都看見走馬燈了,我馬上就要死了吧…】

  不知怎的,教官的話語又出現在耳旁。

  “傻瓜!你以為和草食龍戰斗就是獵人了嗎!你以為戰爭,獵人,自然是那么弱小的東西嗎!”

  “可是,不狩獵的話,不是還會有很多強大的獵人來除掉那些魔物的嗎?”

  “...智障!如果你這么想的話,那你還不如放棄當獵人的想法吧。”教官的語氣一下子冷了下來,“世界上有著無數個王國,每個王國的兵力都強過我們的村莊數萬倍,為什么我們能接受他們的委托,由我們來狩獵魔物,而不是由王國出兵剿滅那些魔物?”

  “因為只有我們獵人!才在與自然的戰爭中!獲得了與自然作戰的力量與經驗!”

  “這不是人數可以彌補的東西!我們科科特村和其他各種各樣的狩獵村,處在怪物遍地的地區中央,能開辟出這么一塊凈土,靠得就是獵人!”

  年幼的露露耶自然不服氣,吐槽道:“那和我不想出去狩獵強敵有什么關系嘛!”

  教官一臉臥槽這貨居然沒有被我忽悠,哎呦臥槽此子未來不可限量的驚詫表情。

  記憶就此中斷。

  “...現在,我大概知道為什么要和強敵戰斗了”露露耶摸上了背后的骨制片手劍和右手臂上的小圓盾,眼神漸漸清明。

  “為了,生存。”起身,拔刀,向外走去。

  而遠處突然暴起的咆哮聲讓這個剛剛下定決心去戰斗的新手獵人手一抖,差點把刀插在自己的腳背上。

  “嗚哇!果然還是好可怕!”露露耶嚇得差點哭了出來。

  她又等了一會兒,在廢棄營地的門口悄悄探出一個腦袋,老鼠似的向外張望。

  一個男子正傻愣愣的坐在雪地上,穿著明顯不適合雪山頂的短袖和短褲,身上也沒有喝熱飲后冒出的熱氣,身上也沒有任何,任何用來狩獵的裝備,包括剝取用小刀。

  而他呆呆的面龐所對的正前方,正是發出暴怒咆哮的轟龍,狂暴的沖鋒而來。那姿態讓露露耶想起了村里行腳商人逗她時說的故事里的擊龍槍和人類王國作戰的工程車。

  “危險啊!”“臥槽!”幾乎同時露露耶和那個不明男青年吼出了口,然后在露露耶詫異的眼神中,男青年起身,蹲伏,起跑,飛身翻滾一氣呵成的在不到一秒內完成。

  從轟龍龍車時前后腿之間的縫隙里穿了過去。

  “臥槽!”“危險啊~”男青年松了一口氣,與之相對的露露耶嚇了一大跳。

  轟龍一擊沒有造成結果,在慣性的作用下向前繼續滑動了一段距離,帶起了一片片積雪和一道深深的溝壑。

  在沖出去一段距離后,沒有撲殺到獵物的感覺讓轟龍憑借著自己強大的肉體力量硬生生扭過了龐大的身軀,向著翻滾躲過一次龍車的男青年再次咆哮而來。

  翻滾過后起身的男青年略略瞄了一眼轟龍沖過來的方向,便向露露耶所藏身的廢棄營地跑了過來。

  然后他便發現有個腦袋露在營地外面。

  男青年一愣,隨即不由自出的喊出口:“臥槽鬼啊!”

  露露耶勃然大怒:“誰特娘是鬼啊!老娘這么青春亮麗的美少女你都能認成鬼你是眼睛被怪物的糞填滿了吧!”

  男青年發現了眼前的是一個還不算太大的女孩,切了一聲:“我以為還是那種傳說中的在雪山出現把旅人誘拐走啪啪啪一通再送下山的漂亮聚乳大姐姐鬼呢,結果是個貧...”

  露露耶火氣越來越大,當準備用小圓盾拍扁那個看不真切的青年的臉時,極速接近的隆隆聲讓兩人都會想起了還有一只從遠古以來就是獵手的頂級掠食者在。

  男青年跑進了廢棄營地,大吼出聲:“有武器嗎!”露露耶猶豫了一下,看了看進入營地,相貌平凡卻耐看的青年。

  “有就給我拿過來!看你的裝扮你也是新手獵人吧!”露露耶更猶豫了,因為她注意到話語中的那個也字。

  不過下一瞬間,她咬了咬牙,遞了身后的剝取用小刀給男青年。

  男青年看了看手上的,恩,匕首,再看了看那個十分顯眼的骨制片手,搖了搖頭,轉身沖出了營地。

  露露耶嚇到了,呆了一下后,便看到了驚人的一幕。

  一個巨大的身影即將沖進營地,而這個身影的頭上便是那個男青年。

  “今天真是,老娘怎么這么倒霉啊啊啊啊啊!”內心悲憤與驚恐交加的露露耶使出了從練習獵人技巧以后,最為完美的一次翻滾。

  下一個瞬間,廢舊的獵人營地被巨大地沖擊給沖垮。

  待煙塵散去,露露耶不知所措的看著營地的廢墟,聽到了幾根營地骨架下的咳嗽聲。

  她趕緊跑到營地那里,用已經凍得龜裂的雙手開始尋找那個咳嗽的主人。

  “他肯定還活著!”她這樣想到,在外,獵人之間相互幫助是傳統中的傳統,獵人不得自相殘殺更是列進了集會所的條例之中,進入集會所的獵人第一眼就能看到。

  而越挖她的心就越冷,相當多的新鮮血跡出現在身下的廢墟中。她想到:“那個人難道死了嗎?”

  眼淚從她眼眶中慢慢流出,一滴滴的滴落在身下廢墟的血跡中,將鮮紅的血跡染成了櫻花的顏色,她在行腳商人帶來的商品中見過櫻花,很美。

  “為什么啊....你是笨蛋嗎?你是白癡嗎?”顫抖的聲音混雜著眼淚滾落在廢墟之上,“雖然不知道你為什么救我,但我這樣的新手獵人和你肯定是不用救我的啊...”

  露露耶早就判斷出來了,從那個男青年翻滾時的身手來看,要跑絕對是沒問題的。

  “咳咳...”

  咳嗽聲從背后傳了過來,然后露露耶便感受到自己的臀部有著奇怪的觸感。

  “少女...能否從我身上下來...?我要被你...壓死了...”

  那奇怪的觸感,是他的手。露露耶感覺出來了。

  原本梨花帶雨的面龐,瞬間充滿了微笑和一絲黑氣。

  啪!啪!

  “唔哦!噗!哈!”

  男子身體還在廢墟下面,手不停地拍地板。

  并不斷地被露露耶在廢墟上跳著踢踏舞。

  露露耶滿面春風:“呀這廢墟這里好軟呀,是不是轟龍還沒死呀,我可得好好補刀才行呢~”

  男青年淚流滿面,哥我錯了還不行嗎?可惜出口后只剩下噫吁兮的慘叫聲了。

  這便是少年與少女的第一次見面,充滿了虐待【?】與熱血的獵人手札就此開始。


閱讀更多二次元的小說,請微信掃碼關注公眾號(或者微信搜索公眾號“閱者悅心”關注),回復“1”繼續閱讀

微信掃一掃關注公眾號

關注公眾號方法:

1、將二維碼截圖保存至相冊

2、打開微信--掃一掃--相冊,選中相冊中的二維碼圖片后掃描關注

3、點擊關注,回復1閱讀

字體: 字號: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